•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94章 生活的调味剂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94章 生活的调味剂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对贴身秘书的人选,并没有急于做出决定,他仿佛把这件事情给忘了,上班的第一天,李毅呆在办公室里,哪里都没有去,既没有召开常委们盼望中的常委会,也没有到政府那边去主持召开市长办公会。有人来找他办事,他就办一下,没有人来找他,他就在办公室里看文件。

        这次的升迁,也出乎李毅自己的意料之外,他原本以为,就算临沂有了空缺,自己顶多也就是在政府这边捞个县长当当,令他想不到的是,薛雪和葛贺民等人,如此力挺他,硬生生把他拉上了县委书记的宝座。

        乍当大官,李毅对整个临沂县要有一个全盘的考虑,这一天,他就待在自己办公室里,思考今后一段时间里,自己要做的事情。

        职务的转变,导致了他思考问题方式的不同。以前他要做某件事情,首先要考虑的是,上面的书记和县长会不会同意,他们的支持度会有多高,自己在常委会上能得到几票?

        现在,他就是一把手,就是临沂县里的老大,他要考虑的就是怎么掌控这帮子手下,支持谁的意见,或是反对谁的意见,如果自己有新的施政措施,别人能不能接受,怎么样才能控制住县委常委会上的节奏?

        这天下班后,李毅叫钱多开着车子,载着他在县城里四处转悠。他要以一个县委书记的眼光,重新审视这座城市,为这座城市勾勒出更加美丽的图画。

        车子也换了,虽然还是桑塔纳,但这是大众公司1995年推出来的新款,也就是桑塔纳2000。而且,这是一辆九成新的车子,比起以前那辆老款式的普桑来,不可同日而语,车内的装饰和座椅,也要舒服一些。

        钱多知道李毅要看城市风景,开得极慢。

        李毅一边看着车窗外的市井民生,一边问道:“钱多,昨天晚上,我怎么到了司婧那里?”

        钱多嘿嘿笑道:“司局长打电话给我,说她熬了醒酒汤,叫我送你过去。”

        李毅道:“以后没有我的准许,你别自作主张。尤其是女人方面的事情。你就该知道,偶尔的艳遇对一个男人来说,是生活的调味剂,可是,纠缠的感情,对一个官员来说,却是定时炸弹。”

        钱多肃容道:“我明白了,毅少。”

        车子围绕着县城的主街道转了一圈,李毅要钱多开到那些弄堂小巷子里去,看看底层市民的生活环境。

        钱多犹豫一会儿,说道:“毅少,那些地方,比较混乱,又脏,你就没必要去看了吧?”

        李毅淡淡的道:“你要是不愿意去,你就从这里下车回家吧,我一个人去转转。”

        钱多再不多言,启动车子,往小巷子里开去。

        一个城市,很多在大街上见不到的东西,在小巷子里却能见到。大街上一般都是整洁有序的,而脏乱差的现象,只存在于小巷子。大街上走着的都是体面人,小巷子里站着的,可能是流莺,蹲着的可能是吸毒分子,晃着腿走路的,可能是小混混。

        一个城市的管理者,除了将眼光停留到地图上标注的那些大街道,更重要的是,要关注这些没有标注到的小巷子。这些地方的人,才更代表了这个城市的生活水平和幸福指数。

        临沂只是一个小县城,再阴暗的角落里,也没有十分令人难堪的景象。一路行来,除了贫穷和落后,倒也没发现什么过分的东西。

        李毅知道,在这座小县城里,一样存在着可以令他大吃一惊的东西,只不过,他们隐蔽得更深,而钱多是不会带他去看那些地方的。李毅作为一个重活一世的人,对这些门道当然清楚,他也不是非得看那些怵目惊心的东西,能观察一下这些底层市民的生活,也就足够了。

        车子开进一条小巷子,钱多眼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放缓了速度,说道:“李书记,前面那个人,好像是田源。”

        “田源?”李毅一看,果然看到田源正骑着一辆自行车在前面,看样子是刚刚下班回来,公文包放在前面的菜篮子里,里面还放着两个装菜的塑料袋子。

        李毅道:“田源家是这里的?”

        钱多道:“可能是吧,我也不清楚。不过,田秘书是本地人,听说家在乡下,这里可能是他租住的房子吧。”

        李毅哦了一声:“他结婚了没有?”

        钱多道:“结了,听说还有一个孩子。”

        李毅点点头道:“看看他住在哪里。”

        田源无精打采的骑着自行车,回到租住的楼房前,将车子停在楼前的空地上,上了锁,提着公文包和顺道买来的菜,走进昏暗的楼道。

        这是一座两层楼的平房,一楼是主人自家住,二楼的几间房用来出租。

        李毅坐在车里,看到田源上了二楼,进了一间房子。这种平房,夏天最是热得不行,像蒸笼一般。而下雨天又往往会漏水。

        “他没有分到住房吗?”李毅问钱多。

        钱多道:“分是分了半间房子,是跟人合住的宿舍。那房子很小,也就搁了两张床。跟我现在住的小车班的宿舍差不多。套间房,必须要科级以上职务才能享受。要不就是要自己出钱买一套,价格也很便宜,但一般公务员还是没有这个钱来买房,除非家庭条件尚可的或是工作了许多年的老职工。田源家里的条件看来并不怎么样,连买一套福利分房的钱都拿不出来。”

        李毅道:“田源不是副科级别?钱多,你要是住不习惯宿舍,就搬过来跟我一起住吧,我那房反正空着也是正着。”

        李毅心里有些歉疚,钱多跟着自己这么久了,也没帮他解决一个职务问题。

        楼上忽然传来一阵剧烈的争吵声,一个女人的哭喊声传了出来,田源则一边解释着一边往外退,里面不停的有枕头和衣服丢出来,打在田源身上。

        李毅诧异道:“难不成田源找了一房河东狮?”

        钱多抽了抽嘴角,问道:“要不我上去看看?就说我是偶尔路过这里。”

        李毅想了想,缓缓点头:“你去看看也好。”

        钱多下了车子,很快就上了楼,喊道:“田秘书,你好哇!”

        “钱师傅,你怎么在这里?”田源一边阻挡房里的攻击,一边惊讶的喊了一声,往下面一看,看到不远处停着县委一号车,更是吃惊,不过,在他的位置上,根本看不到李毅。

        钱多道:“送李书记回家后,路过这里,看到你骑着自行车进来了,便跟了来,想找你讨杯茶水喝呢。”

        田源一听李毅不在车子上,松了口气,却又闪过一丝莫名的失望。李毅现在去了县委,要见他一面也就更难了。他跟钱多倒也有些情谊,说道:“钱师傅,让你看笑话了,我老婆正发火呢。”

        田源老婆在房里听到田源有同事来了,倒也停住了手,没再扔东西出来。

        钱多笑道:“怎么了?夫妻不和睦了?”

        田源嘿嘿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还不是因为我没出息,唉,让她跟着我受苦。”

        “究竟怎么回事?”钱多问道:“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

        田源黯然道:“我老婆是个高中生,找工作本就很难,我好不容易托了关系,帮她在县工业局下属的一个事业单位里找了一份临时工,那时我不是帮李书记服务吗,打着他的幌子,工业局的同志也看李书记面子上,给她安排了一份工作。”

        钱多点头道:“我明白了,现在李书记高升了,不分管工业局了,你呢也不是李书记的秘书了,这帮子势利小人,就把大嫂给开除了?”

        田源苦笑着点点头,摘掉眼镜,就着衬衫擦了擦,又重新戴上,说道:“可不就是这个样子!她在单位里受了气,回来后就冲我撒火。”

        田源老婆发完了脾气,倒也安静了下来,默默的走出来,收拾起地上的东西,对钱多道:“同志,进来坐会吧。”

        钱多看了一眼她,挺清秀的一个妇女,二十四五岁的年纪,并不像那种泼妇。看来今天她也是在单位里受够了气,实在没地方发泄了,这才冲田源发火。

        田源拉着钱多进去坐,说道:“钱师傅,你不要被她吓到了,她人挺好的,今天实在是受不了单位那些同事的嘴脸。这火吧,憋在心里也难受,发出来反倒好了。呵呵,小玉,快给钱师傅倒杯茶。”

        小玉倒了一杯水,端起钱多,然后忙着收拾有些凌乱的房子。

        钱多打量了一下房子,看到床上坐着一个小女孩子,两岁多吧,正睁着大大的圆眼睛,乌溜溜的,很是可爱。

        钱多嘿嘿笑道:“你们两个都上班了,这孩子怎么办?”

        小女孩已经能走路了,她跳下床来,举着一根棒棒糖,递给钱多:“叔叔吃糖。”

        “哈哈,真乖。”钱多摸了摸她的小脑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甜甜!”田甜甜露出带着两个酒涡的笑脸,甜甜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