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92章 只敬罗衣不敬人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92章 只敬罗衣不敬人

    作品:《官路弯弯

        若是被人知道他和司婧的关系,会落人口实,授人以柄,说不定哪个时候,这个事情就会被人挖出来说事,当成攻击李毅的利剑。

        帮还是不帮,李毅陷入了沉吟当中。

        司婧轻轻一叹,说道:“我也知道你很为难,算了吧。我看能不能先解决他的工作问题,至于编制,以后再慢慢的看吧,能解决就解决,解决不了,就当一辈子合同工吧。反正到外面去打工,还不就是一个合同工?”

        她越是表现得无所谓,很体贴李毅,李毅反而越发不好意思。一个女人什么都不求的把自己整个儿的交给你了,你却连她的一点小小的要求都满足不了,这还算是男人吗?

        李毅捧起她布满忧愁的脸,笑道:“我记下来了,我会想办法的。笑一个给我看看,你发愁的样子,看得我心痛。”

        司婧一听这话,就知道李毅答应帮忙了,欢快的叫道:“谢谢你,李书记。”翻身坐起来,在李毅的额头亲了一口,然后身子一滑,滑向李毅的下面,媚眼如比的笑道:“李书记,我让你来一次最爽的。”

        李毅笑道:“怎么,合着你以前给我的都不是最爽的,你还藏了私货呢?”

        司婧杨柳腰款款一摆,说道:“当然不是啦,只不过这一次更爽啊,因为以前还没有玩过的哦。”

        李毅道:“再爽我也玩不了啊,你真以为我是梢公的篙,想划就划,想划多久就划多久呢?”

        司婧轻笑道:“是咩?我试试!我就不信我用我的深喉功,还搞不定他。”

        李毅呀了一声,司婧已经匍匐在自己胯间,卖力的使起了她的深喉功。这一招果然厉害,没几下,李毅就再次雄风凛凛。

        临沂县委书记李毅同志,上班第一天就迟到了,整个临沂县,除了司婧,谁也不知道他是因为贪恋花丛而迟到。哦,不,还有一个钱多同志,他也是知道这个事情的原委的。

        钱多当时就很感叹,毅少的本事就是强啊,美女一个接一个的投怀送抱,为什么自己连一个桑榆都搞不定呢?人比人得死,自己是不是该买一块豆腐来一头撞死算了?

        谁也不敢追究李毅迟到的事情,事实上,在县委里面,领导同志迟到是没有概念的,因为领导都很忙,很多事情,并非一定要在办公室里办,他就算几天不来上班,只要有合适的借口就行,下面调研了,或者是到省城和市里跑项目去了,其至是出外考察了,各种名目,不一而足。

        陈凯明和孙正阳虽然被调整了职务,但新的职务还没有下达,而旧的职务已经被免,事实上,他们两个人,成了权力的真空,挂着一个正处级的职级,却没有一点实权了。薪水照领,但事情全无,在新的工作岗位下发之前,他们这种状态还将继续。

        李毅刚刚走进县委大院,远远的就看到陈凯明,他正牵着家里的那只产自英国的黑色米格鲁猎兔犬在散步,这只狗是陈凯明的爱犬,平时下班后,他都会牵着它在大院里漫步。

        县委大院林木繁多,环境清幽,在临沂这个地方来说,其景致丝毫不逊色于临沂公园,而清静更胜公园,离家也近,所以,陈凯明就爱在大院里溜狗。

        以前他只是下班后溜上半个小时,现在无官一身轻,没事可做了,只好出来溜狗。

        他今天起得很早,按照往常的惯例,刷牙洗脸穿好衣服准备上班,等出了门,这才惊觉,自己不是县委书记了,现在什么官职都没有了!

        他黯然神伤,转身回家,把西装和皮鞋换了,穿上了运动服和跑鞋,牵着狗就出来溜达了。

        陈凯明正追着小狗跑呢,一个清洁工叫住他,说道:“陈同志,现在是上班时间呢,你怎么能放狗出来溜达呢?你瞧瞧,这狗太不懂事了,拉的便便到处都是呢,这增加了我们的工作难处啊。要是被新任县委书记看到了,会怪我们工作不力,要克我们工资的呢!”

        她居然称呼陈凯明为陈同志!

        陈凯明好半天才适应过来,敢情这位清洁工大姐,是喊自己呢!这是在跟自己说话呢?这个人很面熟啊,往常见到自己,总是热情洋溢,满脸微笑的喊一声:“陈书记好!”现在居然喊自己为陈同志了!

        以前,陈凯明溜狗时,她会拿着扫把和簸箕,跟在后面收狗粪,还直夸这狗长得真俊,跟外国狗一样。陈凯明也总是会笑着回答她说,这本来就是一只外国狗,是他女婿从外面买来送给他养的。但第二天,这个清洁工马上就又会夸这狗长得真俊,跟外国狗一样。

        陈凯明并不认识她,只知道别人都叫他云姐。

        “喂,陈同志,你牵着只狗,在上班时间到处乱跑,把狗便便拉得到处都是,要是被县委领导踩到了,那我的工作就保不住了!”云姐大声地说话,而且说得那般的理直气壮。

        陈凯明铁青着脸,眼睛一瞪,沉声说道:“你说什么?”

        虎死余威在,陈凯明虽然不在位置上了,但多年一把手养成的威严还在,他这一抖威风,还是挺有几分吓人的气势。

        云姐退了两步,脸上露出色厉内荏的表情,随即大声道:“你瞪什么眼睛?你现在都不是县委书记了,还想摆什么臭架子呢?真正的县委书记,是李书记呢!李书记,您早啊,呵呵,我一直都在努力工作。”

        陈凯明正自愤怒不平,闻言回头一看,果然见到李毅正迈着八字步,往这边走来。

        李毅倒也认识云姐,点头微笑道:“云姐辛苦了。”

        云姐马上跟得了御赐大赏的宫女一般,笑得合不拢嘴巴,露出满口的黄板牙。

        陈凯明重重的冷哼一声,心想这世态炎凉,一至如斯!

        李毅对陈凯明道:“凯明同志,溜狗呢?呵呵,这狗长得不错,这是英国犬吧?毛发黑亮亮的,挺精神的一条狗啊!”

        陈凯明撇了撇嘴,说道:“李书记,这只是一条狗,当不得你李书记如此重夸。”

        李毅挥挥手,叫云姐先去忙,云姐讨好的弯了弯腰,举着扫把走了。

        李毅掏出烟,敬了一支给陈凯明,说道:“凯明同志,刚才的事情我都看到了,也听到了。”

        陈凯明脸色一白。

        李毅笑道:“凯明同志,我一向很尊重你的为人,我们以前共事,合作得很愉快,我也多亏你多方面的提点和照顾,心里对你,一直是存有感激之心的。正因为我当你是朋友,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陈凯明微哂道:“少说风凉话了!李书记有什么指示,请下达吧。”

        李毅笑道:“一个人能享受热闹,能享受追捧,能享受高高在上的权势,这并不稀罕,是个人他都能享受这一切。但是,世间有几个人,能享受清静,能耐得住寂寞?能忍受一时的低沉?我们的南巡首长,三起三落,最终还是成了咱们国家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我们为官者,起时能站立浪头潮尖,不骄不傲,落时亦能以平常心对待,不惊不怒。云姐只是一个清洁工,她认识的字,斗大的字也装不满一箩筐,你身为一个堂堂正县级国家干部,有必要跟她一般见识吗?”

        陈凯明脸色阴阳不明,一时难以揣测李毅话里的含义。

        李毅道:“有一句话说得好,只敬罗衣不敬人。云姐敬的,只是我这身县委书记的官袍——搁在古代,也就是县太爷的官袍吧?她并不是有多么尊重我的这个人,如果今天我们两个易地而处,她敬的人就是你,损的人就是我。”

        陈凯明脸色稍霁,缓缓点头道:“李书记,你说得对,我太过执着了。”

        李毅笑道:“其实,从云姐的角度来讲,她并没有说错,这狗虽然可爱,但随地大小便,的确影响咱们县委大院的清洁啊,如果正好市委领导甚至是省委领导下来视察工作,一不小心踩到了一脚狗屎,他会怎么看咱们临沂县?凯明同志,你曾经也是临沂县委书记,如果临沂丢了脸面,于你脸上也不好看吧?”

        陈凯明道:“李书记,你说得对,我这就把狗牵回去吧!”

        李毅微微一笑,说道:“凯明同志,有时间到我办公室里来喝茶。”

        陈凯明嘿嘿一笑,重重的冷哼一声,牵着狗往回路走去。偏偏说什么来什么,那狗抬起一条腿,就着一棵樟树,就放起狗尿来。一股浓浓的尿骚味顿时弥漫开来。

        云姐并没有走远,见状连忙跑过来,对李毅道:“李书记,请放心,我这就清洗。”

        陈凯明牵着狗走远了。

        李毅淡淡地对云姐道:“你做得对,县委大院里,的确应该禁止溜狗!”

        云姐得了褒奖,十分高兴,马上就去拿工具来清洗狗尿。

        李毅来到县委书记的办公室,这间办公室还是陈凯明以前用的那间,李毅觉得没有必要换。

        他抓起电话,拨通县委办公室的电话,冷冷的道:“春平同志,我是李毅,请过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