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91章 编制的问题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91章 编制的问题

    作品:《官路弯弯

        钱多开车到司婧家楼下时,司婧已经站在那里翘足而待。

        司婧扶李毅下车,钱多想要帮忙,但司婧笑道:“钱师傅,你晚上也忙,我就不留你了。李书记就交给我吧。”

        钱多嘿嘿一笑,说道:“我不忙,我的工作就是为李书记服务,他在哪里,我就跟到哪里。”

        司婧心想这黑小子怎么这么不开窍呢?难道非要我把话说明白说透?她没好声气的向钱多翻了一个白眼。

        钱多挥了挥手道:“好啦,我说笑的。李书记就交给你了,你可一定要照顾好他。”

        司婧道:“是你会照顾人,还是我会照顾人?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这么啰嗦呢?”

        钱多心想,得了,女人都是不可理喻的生物体。她们在怪我妨碍她跟李书记的**时刻呢。耸耸肩膀,转身开车走了。

        司婧费尽力气这才将李毅扶到房间里,轻轻叹道:“你这冤家,也只有喝醉了,我才能把你弄过来。”忙着给李毅擦身子洗脸。

        李毅醒过来时,感觉自己脱得光光的,而另一个柔软的滑溜溜的身子正贴在自己的背后,前胸贴后背的紧紧抱住自己,一只温暖如玉的纤手,搭在自己胸口。

        一缕清晨的阳光从窗户外面照射进来,落在地面上,呈现一种阳光的质感。

        李毅一看房内的摆设,就知道这是司婧的家里。

        昨天晚上的事情,他已经记不起来,自己怎么就来到了司婧的床上?

        李毅转过身,身子的扭动惊动了司婧,司婧满足的笑着缩了缩头,继续将头塞进李毅的怀里,睡了过去。

        李毅伸手轻轻抚摸她的光洁如丝的脸蛋,在她额头上印上一吻,然后顺着她的眼睛,鼻梁,一路往下吻,等到达她的双唇时,李毅舌尖微微用力一抵,将她两瓣红唇轻轻抵开,再用力分开她的两排贝齿,将舌头伸了进去,噙着她的樱唇,慢慢的吸啜。

        “嘤……”司婧受到深入的挑逗,身体在睡梦中起了反应,发出一声娇媚无比的轻吟。

        李毅双手抱着她的头,固定在自己的脸下面,一阵暴雨般的湿吻湿润了司婧的唇齿。

        司婧醒了过来,知道男人恢复了体力,对自己的身体产生了兴趣,闭着双眼,迎合着李毅的侵入。

        李毅腾出一只手,伸入司婧的胸前,握住一只饱满的硕大,轻轻的揉捏。

        司婧柔软的身体,在李毅的亲吻和抚摸下,有节奏的挺起又落下,像海边的潮水,一波接着一波,跌宕起伏。娇嫩的肉身,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擦李毅的身体,给他全身的细胞带来莫大的感官刺激。

        李毅松开她的嘴,身子往下一滑,含住了那颗绯红的豆蔻,用牙齿轻轻的慢慢的咬,像蚕在吞食桑叶一般。

        一股电击般的感觉,众李毅的口齿间传入司婧的体内。司婧哦了一声,双手抱紧了李毅的头,发出声声轻轻的娇喘。

        李毅右手探入她紧紧夹着的双腿之间,摸了一把,笑道:“桃花潭水深千尺,一支竹篙划将去。”

        司婧打开双腿,羞涩地道:“李书记,时间不早了,你玩一次又要那么久,今天可是你升任书记后的第一天,你不怕迟到吗?”

        李毅道:“既然我都是县委书记了,在这临沂县里,谁还敢记我的过错不成?谁敢不听我的,我就辙了他的职!呵呵,包括你在内,小美人。”

        司婧双腿往上抬起,勾住李毅的腰,用力往下压,使两个人的身体实现无疑缝联接。

        李毅的竹篙只在外面击水玩,就是不划进去,一下一下的,挑逗得司婧喔喔乱叫。

        “李书记,我可是最乖了,不管是陈书记和孙县长的时代,还是你李书记的时代,我这个财政局长,向来最听你的话了。你叫我在下面,我就不敢在上面,你叫我用上面,我就不敢用下面。”

        司婧**微微用力,臀部往上抬起来,迎合李毅的磨擦。双手抱住李毅的头,往上一拉,跟他吻在了一起,娇喘道:“李书记,你想痒死我啊,还不进去?你的篙再不划水,就要水漫金山了。”

        李毅见火候已到,慢慢的离开岸边,缓缓划入湖心。

        “哦……”司婧发出一声压抑着的低沉的叫唤,四肢紧紧缠住了李毅的身体,将下身尽量的张开,容纳那巨大竹篙的深入。

        携手揽腕入罗苇,含羞带笑把灯吹。金针刺破桃花蕊,不敢高声暗皱眉。

        几度春风过后,两人相拥而眠,司婧将头埋在李毅怀里,低声说道:“李书记,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我有一个弟弟吧?”

        李毅闭着眼,享受着事后片刻的心身宁静,闻言轻轻嗯了一声。

        “他马上就要毕业了呢。”司婧咬住李毅的胸口,轻轻吸吮。她知道李毅很享受这种感觉。

        “哦?你那个弟弟,我都没有见过呢!如果跟你一般,那不是长得特帅气?”李毅呵呵笑道,伸手抚摸着她的秀发。

        “扑哧,”司婧笑道:“他长得五大三粗的,跟我一点都不像,我爸爸说,他像我爷爷。这叫隔代遗传。”

        李毅笑道:“呵呵,你这么一说,我还来了兴趣了,他什么时候来临沂玩,我见见他。”

        司婧轻轻一叹道:“可惜的是,他现在连工作单位都还没有呢,听说从这一届起,学校就不包分配了。”

        李毅哦了一声,笑道:“这个是真的。自从南巡首长南巡讲话后,我国市场经济体制开始实行。而从去年开始,在211学校并轨改革开始后,原先的计划分配体制已开始无法继续运行,因为政府机构开始精简,事业单位开始裁员,国营企业开始私有化,工人开始下岗,已无力再大规模接收大学生,国家开始允许私营企业接收的大学生落户口,大学生需自主择业,这对大学生们来说,也是一个好事情,可以更大自由的选择自己喜欢的职业。”

        司婧烦忧的道:“可是,我弟弟一无所长啊,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又没有社会经验,更没有相关行业的工作经验,盲目的去找工作,只怕很难找到称心如意的工作。现在他们这一届的毕业生们,都在为工作的事情发愁呢。”

        李毅道:“这对大学生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情啊,可以锻炼他们的社会生存能力。为适应将来更加复局的社会格局而打下基础,司婧,现在这几届大学生,只要本身素质过硬,有能力有思想,踏实肯干的话,将来绝对要比那些包分配的大学生成就更大。”

        司婧道:“上次他打电话给我,问我能不能给他找份工作呢。他跟我说,姐,你都是一个县的财政局局长了,手握大权啊,安排自己亲弟弟一个行政编制,应该不难吧?唉,我都不知道怎么回复他呢。他不清楚我们体制内的事情,哪里知道现在要落实一个编制的难处啊。

        这个浑小子,在同学面前夸下海口,说我这个做姐姐的,早就帮他安排好工作了。唉,我虽然是个局长,可是财政局的大权,其实都握在县长的手里,而编制和人事大权,又握在骆副县长手里,最终的审批在权,更是掌握在县委书记的手里。”

        司婧长长的睫毛往上一翘,抬起桃花媚眼,睃了李毅一眼,见李毅还是在闭目静听,便继续卖力的抚摸李毅的敏感部位,尽量满足李毅的需求,然后说道:“以前我想都不想这编制的事情呢!骆副县长那个人,出了名的难以相处,你对着他笑呢,他还要损你几句的,我是怕跟他打交道。而陈书记在任时,曾经发过话,说编制的问题,他谁的面子都不卖,一个都不增加,如果有人不经过他的允许私自增加行政编制的,被他知道了,就算已经有了编制的也要给撸下来!我就更不敢跟他去提这事情了。”

        李毅微微一笑:“现在你就敢提了?”

        司婧媚态万千的道:“现在不是你当县委书记了吗?我跟你还不敢提啊?我在你面前,也就这么一个要求,还不是给自己求的,你这么痛我爱我,总不能不答应我吧?”

        李毅心想,这个司婧,太会说话了,这么重要的要求,偏偏在这么要命的时刻提出来,叫自己怎么拒绝她?人家连初夜都给了你,你却连这么一个小忙都不帮?你要是帮不到,像以前那样,你管不了这一档子事情,那还情有可原,她也识趣,没有找他。

        其实就算是在那个时候,只要她开了口,李毅未必办不下来。

        朱枫的编制问题,就是李毅找陈凯明商量后办下来的。

        陈凯明话说得狠,其实他手里还是有名额的,不过这名额的数量实在有限,跟以往相比是不可同日而语,所以他才抓得格外严格,也更显得他这个县委书记倍有分量。

        反而是现在,李毅当了一把手了,却不好谋私,给她办这个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