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89章 哥收的不是礼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89章 哥收的不是礼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将成为县委书记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临沂。

        市委组织部的任命虽然还没有下达,但民间组织部门的快嘴们,却早已将此消息传扬得人尽皆知。

        最尴尬的莫过于陈凯明和孙正阳,人未走,茶已凉。

        平时,他们的办公室和家里,总是人来人往,来找他们办事的,或是来串门送礼的,络绎不绝。

        自从要被调走的消息传出来后,门庭冷落车马稀,路人见面避让急。

        那些平常巴结他们,恨不得认他们做亲爹的趋炎附势者,现在见了他们,跟躲避瘟神一般,生怕被他们看见了,侧身而过。

        陈凯明和孙正阳也是官场中的老油条了,对这权力场中的人情冷暖多少有些抵抗能力。但他们以前一直顺风顺水,从未感受过这等受人冷落的滋味,现在冷不丁尝到这等滋味,才知道自己的那点抵抗能力是何等的弱小。虽然表面上装作若无其事,但内心的失落和痛苦,却是浓浓入骨。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自然就是李毅。

        李毅以前虽然也是高配正级处常务副县长,但在县委的排名里,毕竟还不是一把手,连二把手、三把手都算不上。权力和权限也是有限的,他管的不过是他分管的那摊子事情,属于他分管范围内的干部自然要讨好他,巴结他,但不属于他分管范围的,自然就不需要,顶多也就是待之以礼,不得罪就是了。

        现在,李毅马上就要升任一把手,一把手主管县委全面工作,手握人事大权,临沂县里的数千公务员的升迁和职务的调整,基本上全掌握在一把手的手里,这种权力,是其它常委所不可比拟的。

        就算是以前李毅十分强势之时,也只能运用他的手段和能力,偶尔能在常委会上掌控话语权,大部分时候,还是陈凯明这个一把手一锤定音。

        李毅之所以能在临沂呼风唤雨,以一个常务副县长的身份,屡屡与一二把手顶牛作对,主要还是因为陈凯明十分开明,只要是有利于临沂县发展的大事,他能充分听取众常委的意见。而李毅往往能说中他的心坎,让他表态支持。

        如果一把手真的想搞一言堂,李毅再强势,也很难奈何他,因为一把手有一个终极杀手锏,那就是一票否决权。

        这是一把手之所以成为一把手的最重要武器。

        就算你们所有常委都支持李毅,就算所有人都反对他陈凯明,但是,只要他行使了自己的一票否决权,那么这个决议还是得不到通过的。县委书记的权威,是上级党委赋予的,代表着上级党委在临沂县行使相应的管理权。这种权威,市委也是需要维护的。

        所以,在郑春山事件上,就算李毅再反对,只要陈凯明坚持己见,还是通过了这项决议。

        而市委就算知道这项决议是怎么回事,他们还是要同意并表态支持。这也是为了维护临沂县委的权威,同时也是维护自身的权威。

        现在,李毅终于要坐上这个一把手的宝座了!

        这对李毅来说,代表着他在这条弯弯曲曲的官路上,踏出了最重要的第一弯!

        正处级县委书记,一个县的一把手,这个意味非比寻常。

        职务和职级,有着完全不同的含义,有些人级别很高,但手中无权,管不到人,管不了事,说出来的话,没人听。而县委书记,却是实打实的实权派。

        国内有多少个县委书记?

        据近年来的一份统计数字表明,国内一共有2856个县级行政区划单位,其中包括853个市辖区、370个县级市、1461个县、117自治县、49个旗、3个自治旗、2个特区、1个林区。

        现在,李毅成了这2800多个县级行政区划单位一把手中的一员。

        临沂,从现在开始,才真正成为李毅的治地。

        如果说柳林是李毅的一块发源地的话,那么,临沂将成为李毅官路征途上的第一块根据地。

        从消息开始散布的那一天开始,越来越多的人往李毅办公室和家里跑,他们知道李毅的规矩,不敢带礼物来,但还是有人大着胆子,捎带一些茶叶或者土特产来。

        国内的规矩就是这样,空手不上门,上门不空手。要是空手去拜访一个朋友,别人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但自己肯定感觉太过尴尬,好像自己去朋友家里,是去蹭吃的一般。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一次,李毅不但收了礼,而且是来者不拒。所有来送礼的人,只要没有现金,没有贵重物品,他都客气的收下了,而且还要跟你开句玩笑:“下不为例,下次你再送礼来,我就不敢接待你了,直接请纪委的同志来请你去喝茶吧。”

        送进礼去的人,马上就眉开眼笑,高兴的不得了,心想都说李毅同志从不收礼,别人送礼给他,还还要把人家给打出去。怎么他偏偏收了我的礼物呢?这是不是证明李县长——不,李书记对我青眼相加?是不是打算重用我?

        那些没带礼物来的人,悔得肠子都青了,心想自己怎么就那么傻呢?居然相信坊间流传的那些鬼话,千里为官只为财,哪里有当官的不收礼的?现在好了,人家都送了礼,自己却没有送,这叫李书记如何想?今后还敢在李书记前面提升迁的事?还敢求李书记帮自己办事情?

        然而,令那些送礼的人没有想到的是,李毅同志当场就把礼数给回了,你送一条烟,他回你一条烟,你送一罐茶叶,他也回你一罐茶叶,而且送的烟和茶叶的档次,都要比你的高上一点,让你吃不了亏。

        他们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看着李毅书记那威严之甚的容颜,他们只得嘿嘿笑着,接过回礼。转念一想,这也不错啊,我既送了礼给李书记,李书记又回了礼给自己,这也算是礼尚往来了。有来有往,方能长久嘛!看来李书记这是十分看重我了!那我以后一定要好好表现,争取在李书记面前多露脸。

        那些第一次没有带礼物来的人,第二次马上就带了烟酒茶叶,再次上门来了,他们带着谄媚的笑容,乐呵呵进门,把礼物往接礼人手里塞。

        接礼人何许人也?

        柳林花小蕊是也。

        这天恰逢周末,而花小蕊也得知了李毅高升的消息,马上就跑了过来,一则给李毅书记做饭菜,也则给他贺喜。

        现在临沂县里都知道花小蕊是李毅的表妹,对她的到来,倒也不觉意外。

        只是没想到,花小蕊一来,就成了端茶倒水的居家丫环。串门的人络绎不绝,她这泡茶的手几乎没有停过。

        李毅还交给她一项重要任务,那就是记账,哪个人送了礼,送了什么礼,我们回了什么礼,此人的职务级别等等,都是要详细记录下来的。国内的人情账,是一项历史悠久的优良传统。李毅身在其中,也不能免俗。原本来说,他是领导,人家都是他的兵,这种礼尚往来,大可不必记,但李毅不同,他就是要记下来,一则便于日后查账对账,二则便于自己观察这些下属的为人。

        对的,从送礼的方式和所送的礼品上,就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大体品性。这也是李毅当官以来,养成一种习惯,这种习惯久了,竟转化成了一项能力。他现在只要看看别人送的礼品,看看他送礼时的姿态和动作神情,就能揣摩出这个人的性格,还能看出他的大致阅历和能力来,事后几经验证,都是**不离十。

        花小蕊就很佩服李毅的这种能力,也尝试着去观察和揣摩,但往往牛头不对马嘴。李毅笑说,这不是人人都会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能力和特长,你的能力就是泡茶啊,你泡茶的速度,我就望尘莫及。弄得花小蕊好不郁闷:合着我就一当丫环的料?

        我们的花大镇长,一看这些再次来送礼的人,笑道:“你上午不是来过了吗?怎么又来?我泡的茶就有那么好喝?”

        来人说道:“上午来得匆忙,忘记带茶叶了。这茶叶可是咱家婆娘自己在深山里采摘的,比外面买的都要好,我知道李书记喜欢喝茶,就包了一包送过来,给李书记尝尝鲜。”

        李毅笑道:“你们这哪里是来给我送礼啊,分明是看见我准备了很多很好的烟酒和茶叶,别人都得了好处去了,你们便也想着不能吃亏,便翻出家里的陈茶叶,来换我的好茶叶喝?是这个理吧?”

        来人明知道李毅是在说笑,还是出了一身冷汗,揣摩着李书记这是不是在怪我们第一次没有带礼品来呢?

        到了晚上,花小蕊一清点,笑道:“李书记,人家升官,你也升官,人家升官又发财,你升官却还亏了!我算了算这些东西的价格,再把你回的礼品价格一算,你足足亏了一千多块钱!你还不如不收礼呢!”

        李毅淡淡地道:“我收的不是礼,是人心!我回的也不是礼,是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