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85章 官路有悔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85章 官路有悔

    作品:《官路弯弯

        郑春山被双规的消息传遍临沂大街小巷,他的所作所为,也成了临沂人民茶余饭后的谈资。

        有人笑言,前不久闹了场假的,现在出了个真的,这不是弄假成真吗?西州日报那个笔杆子和电视台那个美女主持人,还真是有先见之明啊!

        郑春山的老父老母,再次从邻居嘴里听到这个消息时,都摇摇手,表示不相信:“搞错了,肯定又是搞错了。我家山伢子,那可是很老实很本分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做出这种没良心的事情来?上次连报纸和电视里都搞错了,这一次肯定又是传错了。”

        然而,当儿媳妇和孙子哭着喊着来向他们报信时,他们不得不相信了!自己的儿子,居然成了贪污犯!而且是黑帮老大!

        这个消息来得太猛太突然,老母亲顶不住,当场晕倒在地,经过一番抢救才苏醒过来,但整个人疯了一般,大喊大叫,只要他的山伢子。

        一家人来到市纪委,想见郑春山一面,市纪委的同志说组织上有纪律规定,双规期间,不得与外界联系。老母亲撒泼耍疯,老婆死缠烂打,老父亲求情告神,儿子哭爹喊娘,闹得市纪委无法正常工作了,把市领导都给惊动来了。

        罗正浩了解情况后,跟市纪委书记顾广原商量,网开一面,让郑春山出来见父母亲一面。

        郑春山见到白花苍苍的老父老母,再也忍不住,扑通一声跪倒在双亲面前,无法抑制的痛哭出声,悲哀地哭泣道:“爹,娘,我不孝,对不起你们,辜负了你们的苦心!我该死!”

        老母亲搂住郑春山的头,一下一下捶打着他的后背,像在鼓一般,咚咚作响。

        她老泪纵横地道:“从小到大,我都舍不得打你一下,今天再不打,以后就没有机会了!我打你个没有出息的山伢子!白花花的粮食,红橙橙的红薯饭,怎么就养出了你这个黑心的狼崽子!”

        郑春山拉着老母亲枯瘦干裂的手,号泣道:“娘,你莫打痛了自己的手。要打,我自己来打!”

        说着,就一下一下的抽自己耳光。

        打在儿身,痛在娘心。老母亲心如刀割般捶胸顿足。

        郑父黑着脸站在在旁边看着,没有说一句话。等到老婆子闹够了,他这才上前说道:“小山,你好好接受改造,我要是有那口气,还能等到你出来的那一天!”

        郑春山羞愧的低着头,不敢看父亲那苍桑的脸容。

        妻子走过来,抱头痛哭,她一个劲的问:“他们说你在外面养了很多女人,是不是真的?是不是真的?”

        郑春山艰难的点点头。

        妻子哭道:“我哪点做得不好了?你为什么还要到外面去找野老婆?”

        郑春山搂着自己心爱的妻子,长长的唉声叹气,良久才说了一句:“对不起啊,老婆,如果有来生,我一定好好的,只爱你一个人。”

        妻子哭得更大声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道:“春山,我等你出来,不管多久,我都等你。”

        郑春山双手抱紧了妻子,流下了悔恨的眼泪。

        儿子懂事了,远远的站着,不过来说话。

        郑春山朝他招手,他也不应,撇过头不理他。

        摊上这么一个父亲,让他觉得在人前抬不起头来。

        郑春山走过去,对儿子说了一声对不起,爸爸让你受人唾骂了。

        直到他被纪委的同志押回双规场所,儿子始终没有看他一眼。在儿子心里,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这个父亲的转变。曾经令他多么的引以为豪,如今这般的引以为耻。

        随着郑春山被双规,西州市正对临沂县进行一轮紧张的权力大洗牌。

        市里成立了专案组,对郑春山进行调查。

        专案组在调查过程中发现出许多问题,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郑春山被评为英模这件事情。

        经过调查和调看当天的常委会议记录,专案组的同志发现,当时临沂县委明明知道郑春山受伤的真实情况,但还是给这个无耻小人身上涂上金光银粉,想要粉饰太平!

        临沂常委会里,唯一反对了这件事情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县政府常务副县长李毅同志。从会议记录中可以看出来,李毅同志当时是坚决到底的进行了反对。

        围绕着这件事情,相应的临沂干部都接受了专案组的邀请,分别进行了长谈。

        李毅被请去谈话时,正在办公室里工作,接到电话通知,叫他去临沂宾馆308号房间。

        李毅知道郑春山专案组的同志就住在这间房里,当即收拾好东西前往。

        一进门,就有一男一女两个同志起身相迎,请李毅坐下。

        他们先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男的名叫徐宝达,三十多岁,是市纪委的一个副处长。女的名叫朱影芝,二十多岁,是市监察局的一位科长。

        “李毅同志,我们请你来,是想了解一些情况。”徐宝达表情很严肃地说。

        李毅并不介意,搞纪检监察工作的,一般都这副模样。

        “我一定配合市纪委监察专案组的同志,有什么问题,请问吧,我已经做好了准备。”李毅坐正了身子,很平静的说道。

        “李毅同志,郑春山受重伤的事情,你知不知情?”

        “听说过。”

        “知道他是怎么受伤的吗?”

        “你是指他下体的事情吧?嗯,听说是半夜被人割的。”李毅回答得滴水不漏。

        “那么,你们临沂县委为什么还要授予他英雄模范的称号?”朱影芝忽然发问,她语速十分快,给人一种尖牙利嘴的感觉。

        李毅道:“对不起,朱科长,这个问题我无法回复你,因为我当时是投了反对票的。至于县委出于何等考虑要授予郑春山英雄模范的称号,你们应该去问县委的相当领导人。”

        朱影芝咄咄逼人的问道:“李毅同志,你的意思是,你们县委领导有意包庇郑春山?”

        李毅暗自警觉,心想这种陷阱可不能跳,反过头来,就会给我扣一顶诬蔑上司的大帽子。但这个问题又不太好回答,县委领导的确有包庇郑春山的意思,但这个包庇的目的,不是为了郑春山本人,而是为了县委县政府的脸面。

        李毅沉吟了一下,说道:“县委领导不可能包庇郑春山,他们同意给郑春山一个称号,不过是想给县委受伤的脸面贴上一道创可贴。实际上,我很理解县委的这一举动,我之所以投了反对票,只是因为我是一个党员干部,我必须实事求是的履行我的股票权力。尽管如此,只要是县委常委会通过了的事项,我都表示接受,并且执行。”

        朱影芝道:“李毅同志,郑春山是你抓的?”

        “是县公安局的同志们抓的。”

        “你当时在场?”

        “在场。”

        “据公安局的同志所说,他们到达之前,你已经到了那幢别墅?”

        “是的。当时情况紧急,我开车尾随肖玉莲而去。”

        “请问,你在公安局的同志到达之前的那段时间里,你都做了什么?请如实回答我的提问。”

        李毅道:“我尾随肖玉莲到了别墅……”

        朱影芝道:“你们是一先一后进去的?还是同时进去的?”

        李毅微微皱眉道:“当然是她先进去啊,我是找了一阵子才发现那幢别墅的,看到外面停着的小车,我才知道她进了这幢房子。”

        朱影芝点点头,飞快的在笔录本上记录,又问道:“你进别墅后,看到了什么?做了什么?”

        李毅道:“我进去的时候,门都没有关,我听到二楼有动静,就悄悄的上了楼,看到肖玉莲在翻找东西。后来她进去洗澡,而我就下来跟姚局长他们会合了。”

        朱影芝紧接着问道:“你有没有看到特别的东西?”

        “特别的东西?”李毅道:“肖玉莲洗澡的时候,我躲在阳台上,因为要下楼来,必须经过她的洗澡间,而她又没有关门,所以我就看到了一片春光。这算不算特别的东西?”

        “李毅同志!”朱影芝俏脸微红,正容道:“请严肃一点!这个问题十分严重。”

        李毅道:“朱科长,我一直十分严肃的在回答问题,我所说的,字字属实。是你问我有没有看到特别的东西啊!”

        朱影芝道:“你明明知道我问你的是什么东西。”

        李毅道:“恕我不懂,请明说吧。”

        徐宝达说道:“李毅同志,是这样的,在公安局的同志来到之前,你在别墅里,有没有看到大量的现金?或者是金银珠宝?”

        李毅肯定的摇头:“没有。我进去的时候,肖玉莲正在四处翻找,但她什么都没有找到,然后就打电话给郑春山,叫郑春山到别墅来相会。之后,她就进去淋浴,而我就趁机下楼了。”

        徐宝达道:“李毅同志,据郑春山和肖玉莲的口供,他们在别墅里藏了六百万现金。这笔钱是他们贪污国家的资产,理应归还国家。你再仔细想想,有没有看到过?”

        李毅心生愠怒,心想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怀疑起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