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81章 晴好的春光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81章 晴好的春光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心想,这下子全部穿帮了!

        一出出好戏不但白演了,反而更加刺激了这个疯狂的女人,冒着生命危险,从看守所里装病出来就医,然后挟持人质逃出医院!

        又听到肖玉莲说道:“亲爱的,我出来了,现在就在我们的爱巢里。你过来吧,我很想你了。”

        郑春山坐在办公室里,起身关上门,问道:“你出来了?”

        “是啊。难道你不盼着我出来吗?”

        “你怎么出来的?”

        “你以为没有你帮忙,我就出不来了吗?”

        “我问你怎么出来的!”郑春山语气一厉。

        “蛇有蛇道,鼠有鼠路。”肖玉莲淡淡一笑。

        “玉莲,我并不是没有救你,我一直在想办法呢!只是你也知道,我的身份十分敏感,这段时间县里接二连三的出事,我根本没有办法考虑你的事情。”

        “哦?是吗?我当然也理解你的处境。春山,我并没有怪过你。你现在过来吧?我在里面憋了这么久,好想你了。”肖玉莲忽然之间变得柔情万种,用发嗲的声音诱惑着郑春山。

        郑春山不虞有它,何况心里也着实好奇她是怎么出来的,想找他她问个究竟,答应道:“好,我正好有事跟你谈。”

        “我在床上等你。啵!亲爱的,快来哦。”肖玉莲放下电话,用一种完全不相同的语调重重的冷哼一声。

        李毅躲在阳台上,听到肖玉莲的话,大致可以猜测出郑春山所说的话,心想这个女人把郑春山喊过来,不知道要谈什么事情?是现在出去抓捕肖玉莲,还是等郑春山过来,听听他们说什么再行动?

        里面没有了动静,不一会就传来巨大的水声,肖玉莲洗澡去了。

        就在这时,李毅看到姚鹏程、钱多领着十几个警察从小路那边走了过来。

        李毅心想,自己的车还停在路口,郑春山一来,那就露馅了!于是小心的出来,经过房间时,看到浴室的门居然没有关。肖玉莲脱得光光的,闭着眼睛,仰着头在淋浴洗头发。肖玉莲的身材很瘦很苗条,但双峰并不小,鼓鼓胀胀的,傲人的向上尖挺着。平坦的小腹下面一丛黑黑的耻毛,两条**修长而匀称。

        李毅匆匆一瞥,赶紧走出了房间,悄悄的下楼,迎着姚鹏程等人,吩咐他们,第一,把停在外面的车子全部开离路口,第二,先行布置,在路口和楼房的前后门附近隐蔽人手,随时准备抓捕。

        姚鹏程看了一眼豪华的别墅,冷笑道:“郑春山居然能住得起这么好的别墅?没有鬼才怪!”

        李毅道:“有鬼那是肯定的了,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要搜集尽量多的证据。他们现在说出来,比进了局子里再说出来,难度可太不一般了。我有预感,今天必定有一出好戏看。”

        姚鹏程道:“那我们潜入到楼上去,拿到他们的谈话录音?”

        李毅看看时间,说道:“郑春山很快就会来了,我们分头行事!”

        钱多和两个警察先去把车子开走,其它警察同志,分别进行埋伏和隐藏。

        姚鹏程和李毅带着两个警察再次潜入别墅里。

        肖玉莲还在洗澡,她在看守里待了一段时间,又在医院住了几天,觉得身上特别脏,怎么洗也洗不干净似的。

        姚鹏程打着手势,叫几个警察分别隐蔽在各个角落里。

        十几分钟后,郑春山开着车子进了别墅的院子里。

        他下了车,看看院里停着的小车,再看看敞开着的大门,微微皱眉,他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心里闪过一阵强烈的不安,总觉得今天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

        郑春山眯着双眼,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四周,远方静穆的山峦,在阳光下呈现出一种墨绿的颜色,是那么的美好。

        四月的阳光,晴好,温婉,如处子的手。

        郑春山并没有急着进门,而是掏出了一支烟,叼在嘴里,慢慢的吸着,双眉紧皱,不知道在盘算什么。

        “怎么了?很久没有来,感觉到陌生了吗?站在门口不敢进来了?”肖玉莲那**的声音出现在门口。

        这个女人,在家里从来没有穿衣服遮羞的觉悟,她洗完澡后,就披了那件从医院里抢来的白大褂,趿着一双拖鞋,站在门口,双手抱在胸前,把两只白花花的木瓜托在手臂上,吸引着郑春山的目光。

        郑春山举了举手中的香烟:“吸完烟再进去,怕呛着你。”

        肖玉莲大着胆子走出来,丝毫不怕春光外泄,走到郑春山面前,从他嘴里夺下烟来,放在自己嘴里吸了一口,吐出一个烟圈,说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体贴女人了?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是不是被你老婆管得很严?”

        郑春山抽了抽嘴角,搂着肖玉莲道:“我们进去吧。”

        肖玉莲伸手一推郑春山的胸口,双手扶着他的腰身,将他推倒在车前盖上,说道:“我想,就在这里要了你。”

        郑春山反感的挣扎起来,说道:“玉莲,我们许久没见,我有很多话要跟你说。”

        “说话?”肖玉莲嘴角浮起一丝讥诮的笑:“以前你不是一见我的面就只想着征服我吗?怎么了,对我失去性趣了吗?”

        “不是,玉莲,你听我说,你进去的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我想跟你说说。”郑春山嘿嘿一笑,神色有些尴尬。

        肖玉莲明知他现在是个阉货,但还是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尽情展显自己迷人的身姿,做出各种深度诱惑的表情来吸引郑春山。

        郑春山自从丢了宝贝,对这方面的事情特别无力,因为无力而后感。

        “够了!玉莲!”郑春山忽然发怒,虎着脸道:“进去再说,这个样子,看人看见了,成何体统!”

        肖玉莲咯咯笑道:“这里有人吗?除了你我,也就只有天上偶尔经过的飞鸟吧?”

        郑春山不理这个疯女人,甩手走了进去。肖玉莲娇媚的一笑,跟了上来。

        两个人进了大厅,在沙发上坐下来。

        肖玉莲继续挑逗郑春山,用两只木瓜去蹭郑春山的脸。

        郑春山厌恶的推开她,说道:“你坐下,我有话跟你说。”

        “怎么了?勾搭上新情人了?不理我了?”肖玉莲娇笑着,伸手去掏郑春山下身。

        郑春山挡开她的手,恼恨地说道:“你不要玩了,这下面没了,玩不了了!”

        “没了?什么意思?”肖玉莲眨着眼睛,嘴角漾起浓浓的笑意。

        郑春山怒道:“没了就是没了!”

        肖玉莲攀着他的肩膀,媚笑道:“就算你刚刚交了公粮,我也可以把它吹起来!”

        郑春山重重的叹息一声,说道:“玉莲,我下面那宝贝,被人给割了!”

        “什么?我不信,我要验验货。”肖玉莲说着,就去解他的皮带。

        郑春山恼火的推开她,说道:“你怎么不相信我呢!”

        肖玉莲故做吃惊道:“怎么没有的?”

        郑春山恨声道:“西州阿酷搞的鬼!娘希匹的,叫我抓到那小子,非活剐了他不可!”

        肖玉莲道:“没有了宝贝也不要紧,你可以用手来玩我啊。嗯?想不想?”娇媚的在他眼前扭动着躯体。配着那件白大褂,很有几分制服的诱惑。

        郑春山并不为她所动,沉声问道:“外面那辆车子是谁的?”

        肖玉莲右手摆了一个优雅的兰花指,似笑非笑的道:“一个男人的。”

        “男人用这种娘们车?”郑春山冷冷的道。

        甲壳虫车子车型都很小巧,而且都是双门设计,最受女性的喜爱。

        郑春山不会怀疑肖玉莲在外面有男人,但他怀疑她藏有私房钱!

        “怎么,你以为这车子是我买的吗?”

        肖玉莲坐在沙发上,翘起了二郞腿,咯咯笑道:“春山,我们的钱,不都被你拿走了吗?我哪里还有钱去买车?”

        郑春山道:“现在外面风声紧,我怕出意外,才把那笔钱转移了!你是不是瞒着我藏了一笔钱?不然,你怎么能出来?还不是使了钱?”

        肖玉莲道:“你知道我是怎么出来的吗?”

        郑春山道盯着她的眼睛看。

        肖玉莲寒着脸道:“我装病,从医院里跑出来的。”

        “哦?”郑春山并没有表现得很惊奇,凭这个女人的行事风格,这种事情她完全做得出来。

        “你在里面,有没有供出来什么?”郑春山严肃的问道。这才是他今天的主要目的,也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听到肖玉莲出来的消息,郑春山第一反应就是,这婊子出卖了他,获得了坦白从宽的待遇。同时,这些天闹得沸沸扬扬的“郑周”事件,把他吓得够呛,更加深了对双规的恐惧感。

        他不只一次的告诉自己,千万不能被双规,千万不能进去!

        郑春山哦了一声:“那你现在岂不是很危险?”

        肖玉莲道:“是啊,所以我要赶紧跑路。你把钱放哪里了?快拿给我。我准备到港澳去避一阵子。”

        郑春山淡淡地道:“港澳马上就要回归了,你避不了多久。”

        肖玉莲道:“那我就出国算了。”

        郑春山道:“你也办不到签证。”

        肖玉莲道:“偷渡呗!”

        郑春山忽然嘿嘿笑:“哪里都不安全,但有一个地方,绝对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