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69章 我离婚了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69章 我离婚了

    作品:《官路弯弯

        却听马广宇讥笑道:“就你这破店子,在西州这地方,谁会盘啊?嘿嘿,再说了,你欠我们的债务还没有结清,到时我们可以向法院申请,以资抵债,将你们石头记赔给我们!”

        李毅驻足在外面,听到马广宇这不知廉耻的话,心想马广宇这个人看上去斯文知礼,在孙薇面前表现得也很正派,实则骨子里头阴险狡诈,不但想得到孙家的女儿,还想吞并孙家的财产。

        其心可诛!

        孙薇和朱枫都是自己的同学,同时又是自己的下属,这个忙应该帮。

        李毅敲了敲包厢门,里面传来马广宇极不耐烦的声音:“谁?这里不需要服务!伯母,你们的服务员真没有素质,早就吩咐过他们,不要来打扰我们,这会又来了。”

        包厢门只是虚掩住,李毅信手推门而入,冷笑道:“我看是你没有素质吧?”

        突然之间在这里见到李毅,马广宇又惊又惧。

        惊的是李毅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惧的是李毅这个人很不好惹,上次丁玉升为了沈歆瑶的事情,跟这个人大闹了一场,结果被整得跟龟孙子似的,连沈歆瑶的面都不敢见了。

        丁玉升的家庭背景和能量,马广宇清楚一二,连他那样牛B哄哄的人,都被整成了孙子,自己这种货色,怎么够李毅开涮?

        然而,他转念一想,李毅不过是在政府里面有些背景,自己只是普通的商人,不服他管,怕他个卵,难不成,他还能滥用权力,把我家给灭了不成?

        “哟,李大人,你老人家怎么有空来这里?跟沈小姐的恋爱进行得轰轰烈烈了吧?”丁玉升先就点明,李毅你早就有人了,别跟我争孙薇。这话也有提醒颜秋兰的意思,这个男人有女人了,你别把女儿往火坑里推。

        颜秋兰见到李毅,略感意外。孙薇虽然不太听她的话,但偶尔的言谈之间,也常听到女儿谈论这个李毅,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副县长,而且本事不少。但今天这件事情,涉及到十万金额,在这年代,也算是一笔大数目了。李毅官再大,毕竟工资只有那么高,这件事情,也不可能帮上自己什么忙。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拿权势压人也是不管用的。

        “伯母,我正好在隔壁包厢吃饭,经过外面,无意中听到你们的对话,看不惯这小子的嚣张作风,所以冒昧进来,想帮伯母一个忙。”李毅很有礼貌的对颜秋兰说道。

        “李毅,这事情跟你没有关系。我自己会处理好,你请便吧。”颜秋兰有些不自然的说道。

        李毅知道,人都是爱面子的,颜秋兰再窘迫,毕竟是她的家事,不想为外人道,现在被自己无意间撞破,她觉得丢了面子,所以才这般说。

        面子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却罩在每个国人的脸上。

        “伯母,我是孙薇的同学,同时也是他的上司。朋友之间,守望相助,这是基本的道义。”李毅淡淡地道。

        颜秋兰道:“李毅,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是我们孙家的家事,跟你无关。”

        马广宇哈哈笑道:“李县长,我知道你当了一点官,可惜啊,你是一个清官,清官有钱帮人家这么大的忙吗?”

        李毅轻轻一笑,说道:“人想赚钱,有很多途径。而且,只要有一个有钱而又慷慨的朋友,那我就不会缺钱花了。”

        马广宇讥讽道:“有钱而慷慨的朋友?你知道她欠我多少钱吗?就敢说这种大话。连本带利十二万八千!你有什么朋友,能眉毛都不皱的借你十几万?”

        李毅没有废话,回到天青石包间,从公文包里拿出支票簿,刷刷的写了十三万的支票数目,来到隔壁,将支票递给颜秋兰,说道:“伯母,我这位朋友很有钱,为人也很豪爽。上次给了我一张支票,叫我自己填数字,我因为不缺钱用,一直留着没用。正好帮你渡过这次难关吧。”

        颜秋兰瞅了一眼支票,看出这是真正的国家银行的支票,李毅并不是在忽悠人,看着上面的金额,问道:“李毅,你这位朋友是谁?这么有钱?”

        李毅道:“伯母,你管他是谁呢,反正他的钱多得花不完。”

        颜秋兰还在犹豫,钱好还,但人情难欠,李毅无缘无故给自己这么大笔钱,谁知道他有没有存着什么别的心思?要是跟马广宇一般,也打着自家女儿的歪主意呢?那该怎么办?岂不是刚离虎窝,又进狼群?

        李毅将支票塞在她手里,笑道:“算我借给你的。日后你做生意赚了钱再还我便是。先把眼前的难关渡过去再说吧。”

        颜秋兰心想也是,女儿言谈之中,对这个李毅很是敬佩,想必是个正人君子,欠他的人情,总好过欠马广宇这个王八蛋的强。于是说道:“李毅,这笔钱算我借你的,利息……”

        李毅摆手道:“休要谈利息,我要想靠这笔钱赚利息钱,也就不会借给你了。”

        颜秋兰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将支票对着马广宇扬了扬,说道:“十三万!不用找了!把借据拿来!”

        马广宇仔细看了看支票,冷笑一声,摸出借据递给颜秋兰,对李毅说道:“小子,算你狠!”

        李毅指着门口,冷声道:“滚!”

        马广宇阴鸷的看了李毅一眼,扭头出去了。

        颜秋兰长吁了口气,拉着李毅的手道:“李毅,真是太谢谢你了,你帮了我大忙了。我写个借据给你。”

        李毅笑道:“不必要了吧!”

        颜秋兰道:“这个是必须的。”从坤包里拿出笔纸,写了一张借据塞在李毅手中,一再表示感谢。

        李毅想了想,也就接了过来,说道:“伯母,你这里最好还是盘出去吧。”

        颜秋兰唉叹道:“现在生意这么差,我也曾一度动过盘出去的心思。”

        李毅道:“不敢生意好或者坏,我觉得你还是盘出去的好。孙伯父和孙薇都在西州为官,现在中央对官员经商有着十分严格的规定,你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做生意,会给他们带来意想不到的风险。”

        颜秋兰道:“呀!还有这种事情啊?我倒没有在意,那我家道明被贬了职,是不是也跟我经商有关系?”

        李毅道:“伯父这次的贬职,跟你没有关系,但是下一次会不会被牵连,我就不好说了。”

        颜秋兰道:“下次?他现在已经被发配了,下次再贬的话,这官也当到头了!”

        李毅淡然一笑:“世事难料,难保伯父不会东山再起。”

        颜秋兰道:“倒不是我舍不得这点产业,只是我这个人闲不住,除了经商,我也不会别的啊。”

        李毅道:“如果伯母想做点事情赚点家用的话,我倒是可以介绍我那位朋友给你认识,他生意做得很杂很广,你可以跟他去学习一下,做做别的生意。只是有一条,不要在伯父和孙薇工作的地区。”

        颜秋兰有些犹豫,望了望自己苦心经营起来的店子,眼神中充满了不舍。说道:“这店子,只怕一时半会之间,也不会有人要。”

        李毅微微一笑,说道:“伯母要是舍不得这里,我还有一个想法,你可以跟人合伙经营这里,店子的法人代表写那个合伙人的名字,你只需要跟合伙人签订分红协议,名义上你不再是这店子的法人,也就对伯父和孙薇造不成太多的影响。实际上,你还是这家店的股东之一,怎么样?你要是觉得我这个主意可行的话,我可以介绍一个朋友给你。”

        颜秋兰明显心动了,说道:“那就听你的吧,我相信你。”

        李毅笑道:“我不会辜负您的信任。”当即打电话给饶若曦,给她说了西州这边的情况。饶若曦说,可以叫舒畅过来看一看,然后叫舒畅代表公司签订相关协议就行了。并告诉李毅,舒畅经过这段时间的总部培训,再不是以前那个懵懂的乡下女孩了。

        李毅知道临沂大酒店改建期间,舒畅到了四海集团总部去参加培训,由饶若曦亲自负责。掐指算算,也有几个月时间了,想必可以出师了吧?于是点头答应了。对颜秋兰笑道:“伯母,你放心吧,这几天就会有人来跟你联系的。”

        两人聊了几句,李毅请颜秋兰过去,把她介绍给了薛雪。并请薛雪多多关照。

        一时吃过饭,聊了会天。看看时间快到下午上班时分,李毅送薛雪回市政府。送到市政府门口,李毅叫小寒先行一步,问薛雪道:“薛姐,一直没问你,怎么把头发给剪了?”

        薛雪浅浅一笑:“怎么?不漂亮了吗?”

        李毅嘿嘿笑道:“你就算没有了头发,也是一样的迷人。”

        “说什么呢!我要是没有头发,不成尼姑了吗?”薛雪轻轻一啐。

        李毅笑道:“我记得你说过,舍不得剪头发的。”

        薛雪忽然幽幽一叹,说道:“李毅,我离婚了。”

        说出这句话,薛雪顿时觉得浑身一轻,脸上闪现出一抹少女才有的红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