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68章 皇帝的新装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68章 皇帝的新装

    作品:《官路弯弯

        小寒坐在钱多对面,忽然惊叫了一声。

        薛雪道:“大惊小叫的做什么?我现在又没危险!”

        小寒指着钱多,说道:“薛市长,你看这个人!”

        薛雪看了钱多一眼,问小寒道:“没什么异样啊,怎么了?”

        小寒还是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说道:“他刚刚已经吃了一碗饭了!我才吃了两筷子菜呢!”

        钱多嘿嘿一笑,丝毫没有惊吓到美女的觉醒,从饭桶里又装了一碗白米饭,大口大口往嘴里扒。

        薛雪无奈的摇头:“小寒,人家是大男人,饭量当然大了!你别少见多怪,好不好?”

        小寒点点头,还是拿眼睛盯着钱多看。

        在她看来,一餐能吃一碗饭就算很能吃了。

        她为了保持苗条的身材,每餐吃饭从不过量,顶多是半碗米饭,平素接触的官员们,因为喝酒和吃菜太多,对饭这个主食的需求量反倒不是很大,一般就是酒后吃一小半碗,用来压压酒。

        乍见一个扒拉几下就能干掉一大碗米饭的男人,小寒觉得太过新奇,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发现这个男人虽然能吃,但身体并不肥胖,全身的肌肉,给人一种紧绷绷的力度感。皮肤虽然有些黑,但很健康,很精神!

        小寒一边吃,一边注意钱多,还要听李毅和薛雪谈话。

        薛雪说道:“就算他很危险,跟我也没关系啊!”

        李毅道:“现在临沂县委和西州市委都陷入了一个奇怪的泥沼当中,因为种种原因,把郑春山当成了英雄。这种情况,就好比大家一起用力,扯起一块巨大的幕布,演戏给省委看,也演给市民看。好让大家都觉得,西州的天是晴朗的天,临沂的官员都是好官员。”

        李毅稍微一顿,看到薛雪微微点头,再继续说道:“可是,一旦这幕布被人撕开,就会惊觉,这一切,其实不过是一场戏罢了!到那个时候,人们会看到,华彩的幕布后面,是如此肮脏不堪的内幕!省委知情后,会怎么看我们西州和临沂的官员?”

        钱多这时又干掉了一碗米碗,抬起头嘿嘿笑道:“我听明白了,皇帝的新装!”

        小寒惊叹的抿嘴笑道:“这位大哥真是好肚量!我就奇了怪了,你是餐餐都吃这么多吗?怎么不见长胖?”

        钱多白了她一眼,继续盛他的饭,不想回答这种幼稚的问题。

        小寒也不觉尴尬,越发觉得他很有男人味了。

        李毅道:“钱多理解得很正确,就是皇帝的新装。我们临沂县委,因为诸多因素的综合考虑,给郑春山穿上了这套新装,而西州市委,为了维护临沂县委的决定和自己脸面的干净,也为这套新装叫好。殊不知,这套所谓的新装,只有我们这些被前途迷了双眼的官吏才会看得见,普通民众是看不见的。这个谎言一旦揭开,这些叫好的官吏,会出多大的丑?薛姐,现在你是不是也承认,我是在救你了。”

        薛雪道:“有这么严重吗?”

        李毅道:“西州阿酷,你们都知道吧?这个人最恨贪污**的官吏,知道他为什么要伤害郑春山吗?”

        薛雪和小寒都知道郑春山真正受伤的原因。整个西州官场的高层官员,都知道郑春山的这个丑事。

        但他们都不知道,阿酷为什么要伤害郑春山。

        薛雪道:“我不知道。我也很好奇啊,嘻嘻,这个阿酷怎么这么恶作剧呢?”

        李毅道:“我听说,阿酷的女友被省里一个高官给搞了。从此,他就恨上了官员中的那些败类。阿酷伤害郑春山,并不是一个偶然事件。他应该是早有预谋的,因此才能那么的顺利。这可以证明,郑春山早就因为某些原因,引起了阿酷的注意。郑春山远在临沂,跟阿酷无怨无仇。阿酷为什么要这么害他?其中其定有秘密。”

        薛雪奇道:“阿酷?西州的混混头子啊,你怎么对他这么清楚,连他的**都知道?”

        李毅笑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会相信,阿酷割了郑春山那玩意,居然来送给我,他说郑春山是我的对头,他这是在帮我,以此为条件,要我同他合作。”

        薛雪道:“有这样的怪事?可是,说郑春山有罪,也是你的猜测啊,难不成,你还想找阿酷去证实?”

        李毅呵呵笑道:“唔,薛姐,你真是太有才了!找阿酷来做污点证人,这倒是个可行之策啊。”

        薛雪道:“正话反话你都听不出来了?你去找他做证人,那不是与虎谋皮吗?”

        李毅心里却真的盘算开去,如果再撬不开肖玉莲的嘴巴,去找阿酷做污点证人,未尝不是一个好的方法。

        小寒还在研究钱多,就在李毅和薛雪聊天的过程中,这个黑炭头再次干掉了两碗米饭!

        小寒的表情,已经不能用惊讶来形容了,简直是呆若木鸡!她笑道:“李县长,你平常是不是很亏待这位钱大哥,你瞧他吃饭的样子,好像三天没吃过饱饭了。”

        钱多瞪眼道:“你懂什么。李县长对我可好了,要不是李县长,我哪能餐餐吃饱饭?”

        李毅笑道:“钱多喜爱运动,热量消耗是平常人的数倍,饭量自然也就大了。等你跟他接触多了,就会见惯不怪,他每餐都能吃这么多的。早餐的时候,我一碗面还只吃了一半,他已经吃下四五碗祭了五脏庙。”

        小寒笑道:“他是运动健将啊?这就好理解了。钱大哥,你都会什么项目?”

        钱多饱含一嘴米饭,说不出话来。

        李毅笑道:“他会的项目挺多的,最擅长的是长跑、射击和自由博击。”

        钱多不停的点头,表示李毅阐释得很正确。

        李毅中途上洗手间,回来经过一个包厢门前,听到里面忽然传来一阵剧烈的争执声。

        李毅听声音,好像是孙薇母亲的声音。孙薇母亲的声音有些特别,语音里带着一股糯糯的粘音。

        听到颜秋兰疾声道:“马广宇,你不要逼人太甚!我孙家再穷,也不会卖女儿。”

        听到马广宇的声音道:“伯母,这怎么能算是卖女儿呢?我是真心喜欢小薇啊。你把小薇许给我,你欠我家的钱就可以缓期再还,我还可以多借一笔资金给你,让你盘活这家餐馆。这可是双赢的局面啊。”

        颜秋兰道:“欠你钱的人是我,跟我女儿没有关系。马广宇,请你放心,你的钱,我会一分不少的还给你!”

        马广宇道:“伯母,这话说得过了。我并没有向您讨钱的意思啊。呵呵,我现在只是在跟你商量我跟小薇的婚事。话说回来,这笔钱呢,也是我爸爸看在我跟小薇的交情上才借给你的。如果我跟小薇没有什么关系的话,依他那种铁公鸡的性格,他会借这么多钱给你?伯母,你们石头记现在的经营状况,我很清楚,这几个月来,实在是惨淡经营,只怕连房租水电费都交不出来了吧?”

        颜秋兰道:“我们生意好不好,不用你来操心。总之,我会按时还你钱。”

        马广宇道:“伯母,跟我说话还要戴个铁将军把门啊?按时还?你拿什么来还呢?最近有很多你们石记头的员工跑到我们醉香楼去应聘,连人都快留不住了,你还拿什么来赚钱还债?只剩下九天的期限了,十万块钱啊,你们石头记就算每天赚一万,都不够还的!何况,你们现在每天还要亏钱呢!”

        马广宇这家伙,口口声声说不是来讨钱的,但字字句句不离这笔债务,分明就是想趁火打劫,用这十万块钱来逼颜秋兰就范。

        颜秋兰听了马广宇的话后,气得银牙暗咬,偏偏无力反驳。以前老公孙道明在市政府当官,人脉广阔,给石头记拉来了不少生意,那时节,石头记尚能赢利。现在孙道明因为受牵连,被发配到了下面的小县城,西州市那些局委办的领导干部们,有饭局酒会,再也不往这里来了。

        石头记的装修和定位,是面对西州市的高层人物,普通老百姓,有几个会到这馆子里来吃饭啊?

        这些精美的玉石,对文雅人来说是一种享受,但对老百姓来说,却只是一堆有碍食欲的怪石头。

        就算是暴发户们,也会选择到醉香楼那种装修豪华气派的酒店去吃饭用餐。来石头记的,都半是西州市里那些年轻情侣,或者是刚参加工作的文艺青年。

        而这两类人,消费都不高,高档酒是肯定不会点的,名贵菜肴也不会多吃,而这两样,恰恰是一个酒楼最赚钱的。

        听着马广宇咄咄逼人的话,颜秋兰只能报以一声叹息,这个要强的商界女强人,此刻有无力回天之感。

        “大不了,我把这酒店盘出去,不做了!”颜秋兰挥挥手,叫道:“马广宇,你也想休想拿捏我!”

        李毅听了,暗暗点头,心想颜秋兰还算是一个好母亲,不会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出卖女儿的终身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