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66章 一定要撸掉郑春山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66章 一定要撸掉郑春山

    作品:《官路弯弯

        罗正浩抬了抬眼皮,轻轻哦了一声,问道:“李毅同志,你也知道李惺?”

        李毅淡淡笑道:“李惺先生是我的本家。天下翰林皆弟子,蜀中进士尽门生。李先生弃官从教,三十又四载,为蜀地培育多少栋梁之材?我的一位恩师,很是推崇此公。”

        罗正浩道:“我对李惺这个人并不了解,但对他这几个字,倒是敬服得紧。公生明,廉生威。这六字,你是如何理解的?说来听听。”

        李毅心想,现在很多官员的办公室里,都挂着这幅字,要不就是挂着为人民服务的题幅。也就是一个摆设,真正有几个从做到了这两句话?当即说道:“官员一心为公、办事公正则会心明眼亮;居官清廉则会树立威信。”

        罗正浩缓缓点头,说道:“说得不错,但我们的官员,能做到这六个字的,何其寥寥!一个官员,若不爱惜自己的名声,就像一只孔雀不爱惜自己的羽毛,最终会落得鸟不像鸟,鸡不像鸡。”

        李毅道:“是啊。当官的,爱惜名声确实很重要。”

        罗正浩道:“临沂县的郑春山,可是一个爱惜名声的人啊!”

        李毅心里咯噔一下,原来在这里等着呢,这些高官说话,个个都是鬼灵精怪,看似东一句,西一句,没脚步声么章法,其实都蕴含着深意。真可谓羚羊挂角,雪泥鸿爪,难寻其迹啊!

        罗正浩的意思是,郑春山同志是一个爱惜名声的人,因此,你李毅同志就不要太过追究他的过往了吧?

        看来罗正浩是打算保郑春山的。

        郑春山跟罗正浩有什么关系呢?

        难道,他们都是曹永泰一系的人马?

        略一思索,李毅说道:“罗市长,李惺还有一句名言,我也是很欣赏的。”

        罗正浩便说:“说来听听。”

        李毅沉声说道:“名心胜者必作伪!”

        罗正浩反复地念着这七个字,咀嚼良久,方道:“李毅同志,你学识渊博啊。我知道你跟春山同志很不对付。诚然,春山同志有很多不足之处,但人非圣贤,总要允许犯错误吧?李毅同志,将相和的故事,你一定熟知。你和春山同志,一个是临沂县政府的第一副手,一个是临沂县党委第一副手,就好比临沂县里的将和相,如果你们不和睦了,那临沂县怎么发展呢?”

        李毅正容道:“我不敢自比廉颇,郑春山也比不上蔺相如。罗书记,我今天来,就是想找市委要一个说法。我们下面的干部,整天忙死忙活,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吧?天天被人这般冤枉,我心里不好受,我觉得春山同志已经不再适合担应临沂县委副书记一职,请市委给予慎重考虑。”

        罗正浩微微张大了嘴巴,有些不敢相信李毅说出来的话,李毅居然要辙郑春山的职!太不可思议了吧?

        “李毅同志,你刚才说什么?你想辙春山同志的职?”

        “我建议市委郑重考虑。”李毅点头说道。

        “李毅同志啊,革命同志之间,工作上有些摩擦是正常的,你不要动不动就走极端路线。春山同志是一个老革命,老干部,他的职务,是党和人民赋予他的,不是我一个人想辙就能辙得了的啊!”罗正浩微微摇头,反对李毅这种疯狂的想法。

        李毅微微冷笑。

        郑春山官再大,也只是一个副处级干部,任免权限在市里。而市里的人事大权,就掌握在市委手里。

        市委指的是谁?在西州而言,就是罗正浩。

        市委书记管人事,罗正浩就是管西州人事的大主子,他现在说不能一人而决,推诿的意味更重。当然了,就算他同意罢免郑春山,也还要上市委常委会上过一下。能不能通过也要看市委书记对常委会的掌控能力,毕竟还是有很大把握可以通过,如果市委书记不同意的话,这个变数就要大上许多。

        “罗书记,郑春山可能涉及到帽子帮的案件之中。”李毅沉吟片刻,还是把这个事情提了出来。

        话不讲不明,理越辩越清。

        对薛雪和葛贺民,李毅可以随便说几句就能求得他们的同意和支持,但对罗正浩,就没这么容易打发了。不把这些事情说明白说透彻了,罗正浩因为惧于曹永泰的压力,肯定不会轻易松这个口。

        见罗正浩现出吃惊和不信的表情,李毅说道:“当初,我们临沂公安局展开行动,抓获帽子帮的女老大肖玉莲。那天晚上,公安局的同志就看到郑春山同志一直跟这个肖玉莲鬼混,因为他的存在,那次行动不得不拖延到后半夜才动手。”

        罗正浩蹙额道:“就算发现他们两个一起鬼混,也不能说明春山同志有涉黑嫌疑吧?可能是肖玉莲为了笼络政府高官,使出的美人计。”

        李毅道:“我们也是考虑到这个原因,才没有当场动手,将他捉奸在床!正如你所言,我们的同志,大都是极好的,就算某些时候受不了诱惑,犯了一点错,只要没有祸国害民,我们还是要给他机会改正。当时我们就是基于这点考虑,没有将这件事情上报市委,而是瞒在县城内。然后对肖玉莲展开审讯,只有在有根有据的情况下,我们才会对一个同志进行调查或者批捕。”

        罗正浩颔首道:“嗯。怎么?你们对肖玉莲的审讯有了进展?她招出郑春山来了?”

        李毅道:“暂时还没有。”

        罗正浩摆手笑道:“李毅同志啊,没有根据的事情,我们还是不要讨论的好。”

        李毅道:“肖玉莲之所以还在死撑,就是因为心存幻想,想着郑春山还在任上,还能拉她一把。她一日心存这种幻想,就一日不会招供。”

        罗正浩道:“既然如此,我们也没有办法啊。总不能仅凭猜测就去怀疑一个好同志吧?”

        李毅道:“我今天反这些事情跟罗市长说出来,只是想给罗市长一个借鉴,在用人问题上,还请慎重。”

        罗正浩表情忽然变得有些冷淡,说道:“李毅同志,你考虑的事情太多了。”

        李毅苦笑一声,知道罗正浩这是怪自己手太长,伸到他的那块田地里去了。

        李毅严肃地说道:“罗市长,因为我们以前有过一段愉快的交往,这才掏心窝子把话说出来。接不接受那是你的事情,但作为朋友兼下属,我还是有必要说出来的。郑春山这个人,我一定要撸掉他!罗市长,不管你支持还是反对,我的这个目标,不会改变!”

        罗正浩眉毛一扬,说道:“李毅同志,你好大的口气啊!不怕闪了腰吗?你知道郑春山同志有谁在背后撑腰吗?”

        李毅淡淡地道:“我知道。市委里罗市长你,省里还有省委曹副书记。”

        “知道?你还这么嚣张?”罗正浩道:“你真的以为,你有多大的能量,能在我的护翼下,将郑春山撸掉?”

        李毅沉默片刻,让罗正浩充分感受到自己的的决心和毅力。

        罗正浩逼视着这个年轻的下属,从他眼睛里感觉到一丝冷凛的杀意,心想李毅不过二十几岁年纪,怎么这么大的气场?

        李毅端起杯子,轻轻喝了一口。

        他一点都不渴,在薛雪那里喝了一杯茶,那个时候的确有些口渴。到葛贺民那里时,本不想再喝,但那茶十分诱人,一看就知道是好茶,这种美物,李毅自然舍不得浪费,便也喝下肚去。喝下去后才知道,再好的东西,并不是越多越好,肚子里开始闹腾,胃里阵阵的翻滚。

        对罗正浩这里的这杯茶,李毅闻了一下香味,感觉味道一般,啜饮一口,就放在桌面上,并没有再喝。

        然后,李毅淡淡说道:“罗书记,我可以试试看嘛!”

        罗正浩知道李毅说的试试看,是想撸掉郑春山,不管自己如何反对,他都要试试看!

        一个常务副县长想要撸掉一个县委副书记?罗正浩倒来了兴致,他很想知道,李毅如何动作,怎么样去撸掉郑春山!

        罗正浩对李毅所知并不多,三江市的几次接触,李毅表露得很少,就算是收购三江市毛巾厂,李毅跟罗正浩说,这些也是亲戚的钱。因此,罗正浩并不认为,李毅除了家族有些钱,运气超好,升官有些快之外,并没有多大的能量。

        他微微一笑,说道:“李毅同志,有些事情,不是我们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人,要有自知之明!”

        这话意含警告,叫李毅不要盲目自信,最后撞得头破血流!

        罗正浩低下头,拿起茶杯,作势欲喝。

        现在正是忙碌时间,罗正浩这是端茶送客了。

        该说的都已经说了,李毅知道跟罗正浩再耗下去,也不可能改变他的执着。

        李毅起身告辞,罗正浩端起的杯子又放回原处,轻轻点头,并没有起身相送的意思。

        李毅走出办公室,轻轻带上房门。

        郑其事见到李毅出来,冲他笑了笑。李毅点点头,说道:“郑处,谢谢。下次有空来临沂坐坐。”

        李毅走后,罗正浩看着李毅那杯几乎没有动过的茶,眉头弯了起来,他来西州这么久,见过的人无数,但没有喝完茶的客人,李毅还是头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