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62章 黑就是黑 白就是白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62章 黑就是黑 白就是白

    作品:《官路弯弯

        车子快速的行驶在前往西州的路上。

        李毅坐在车后座,回想着昨天晚上的**滋味,心里一阵巨大的满足。司婧的确是床上的尤物啊!尤其是她那双玉手,葱白玉指往你身上那些意想不到的地方按去,全身细胞就有如猛牛般充满了力量,拉着你往前冲突。

        也不知道她学了什么古怪的按摩方法,经过她一番按摩之后,战斗力是平常的数倍之多!昨天一个晚上,基本上没有合眼,精神好得出奇,一往无前的犁了一晚上的田,直把那尚未开荒的土地,开垦成了良田美池桑竹之属。春风几度玉门关,溪水潺潺而流,娇吟声声不断。

        李毅微微一笑,虽经一夜奋战,此刻却全无疲态,阴阳交合,水乳交融,反觉精神百倍。这种情况,在以前是从未体验过的奇妙。莫非,司婧是传说中那种极品女人?可以令男人**荡魄而不觉疲累?

        “毅少,进了西州市区,先去哪里?”钱多问道。

        “去市政府。”李毅想了想,问道。

        钱多应了一声,将车子飞快的开到了市政府,门卫看到车牌后,便将车子放行。

        李毅在行政大楼前下了车,夹着公文包,往里面走去。

        李毅径直来到薛雪办公室。

        薛雪的秘书还是小寒,从涟水带到了西州。

        小寒见到李毅,笑着起身,笑道:“李县长,你来了,请坐。薛市长正在会客,请稍等。”

        李毅点点头,打量了小寒一番,只见她穿了一套得体的职业套裙,梳了一个清爽的马尾,显得十分的干练和文静,更添了几分秘书的味道。

        小寒给李毅泡了一杯茶水,双手端给他。双手压着裙边,双腿并得很拢,在李毅身边坐下,笑道:“李县长,今天怎么有空来西州?很久不见你来了,最近工作很忙吧?”

        李毅笑道:“是啊,你呢?工作忙吗?”

        小寒道:“领导忙我就忙,领导不忙,我也不忙。最近薛市长挺忙的,市委打算调整下面的人事了。”

        李毅感激的看了她一眼,她能把这么重要的信息透露给自己知道,表明对自己十分信任,而且是把自己当成自己人看待。

        正聊着天,薛雪办公室的门响了。

        小寒的办公室跟薛雪的并不是里外套间,但有一个房门跟那边是相通的。

        那边的人走后,小寒请李毅进去:“薛市长说了,李县长来的话,可以直接进去,不用通报。”

        李毅道了声谢谢,推开里间的门走了进去。

        李毅进门的瞬间就愣住了,惊讶的看了薛雪一眼。

        薛雪居然把一头飘逸的秀发给剪了,只留了个齐耳短发。

        李毅记得她说过,这头长发好不容易留了下来,再也不剪了。

        怎么回事?

        薛雪笑道:“怎么了?不认识我了?”

        “薛市长,你好,我来向你汇报工作。”李毅嘻嘻一笑,拉开椅子坐下。

        “我还以为你把我这个薛姐给忘记了呢!”薛雪假意嗔怪道。

        李毅唉声叹气地道:“怎么可能啊,这不县里忙得一蹋糊涂呢。薛市长,我今天来,是向你诉苦来了。再这么搞下去,我们临沂的工作没法开展了,你请求组织上把我调离临沂县。另派能臣干将前去任职吧!”

        薛雪讶道:“这可不像你的性格啊,一见我面就撂挑子!碰到什么窝心事情了?跟薛姐谈谈吧。”

        李毅道:“你明知故问!”

        薛雪笑道:“你是说联合督查小组的事情吧?你不会这么脆弱吧?几个毛头小子下去蹦达几下,就能把你给吓住?我才不信。今天上午,联合督查小组回市里后,武进同志送了一份督查结论给我,看得是捧腹大笑啊!我就知道,这帮子人下去给你添乱,那是不自量力!果不其然吧。”

        李毅道:“我虽然皮糙肉厚不怕查,可是我们下面的同志总要开展工作才行吧?你们东一个调查组,西一个督查组,搞得我们下面的同志,一天到晚就是陪这些钦差大臣喝酒聊天打嗝放屁了,哪里还有时间去做别的事情?这样下去,我们临沂干部可以改名字,叫陪酒干部了。”

        薛雪道:“你的难处我也明白,可是市里也有市里的难处。”

        李毅冷笑道:“市里的难处?听风就是雨,我不知道你们听信了哪个小人的谗言,人家说什么,你们就信什么?还派了个联合督查小组下去,搞风搞雨。你们市委知不知道,现在我们临沂县的百姓怎么议论我们这些当官的吗?我们还用开展工作吗?”

        薛雪见小寒没有进来泡茶,便笑道:“你渴不渴?渴的话,我给你泡杯茶消消气。”

        李毅道:“不渴,刚才在外面喝了茶。”

        薛雪道:“也是,小寒比我年轻,泡出来的茶,味道自然也要好喝一点。你们年轻人都爱这个味吧?”

        “你别打岔子。薛市长,我今天来,是来请辞的。”李毅道:“乡企改制,不搞了,你们市里拨付的两百万,我原封不动的带了来,仍然还给你们,你们爱投到哪里去,就投到哪里去吧!”

        “你说认真的?不做官了?”薛雪笑道,压根就不信李毅会舍得有官不做。

        李毅道:“官嘛,还会当,但这西州的官,我是当不了了,我申请调换到外市工作,外省也行。请求组织批准。”

        薛雪双手交叉相握,放在桌面上,压着一份文件。含笑看着李毅,并不说话,像一个姐姐在看一个闹脾气的弟弟。

        李毅打开公文包,找出一封信来,往桌面上一丢,说道:“薛市长,辞呈我都写好了。我请求调职!”

        薛雪看了一眼桌面上的信封,上面用斗大的字写着:“辞呈。”秀眉微蹙,肃容道:“李毅,你玩真的?”

        李毅淡淡地道:“对待工作,我从来不玩,我这个人一向十分认真。不像你们市委,整得跟小孩子过家家似的。”

        薛雪严肃地道:“李毅同志,我要跟你好好聊聊天了。”

        李毅道:“聊呗,反正我就要走了,你有什么话再不跟我说,日后就算想说,都难得见面聊天了。”

        薛雪无奈的一声苦笑,说道:“我相信你也知道我们市委为什么要派督查组下去吧?”

        李毅摇头道:“对不起,我不懂。”

        薛雪道:“这个来市委告状的人,你知道是谁吧?”

        李毅道:“猜到一点,不敢确认。”

        薛雪道:“你这是在跟谁治气呢?至于吗?郑春山这个人,吃了那么大的亏,你也不知道让着一点,整个临沂县委都通过了封他为英雄的决议,你为什么就不肯合作一下呢?凡事都得特立独行才能算是个性吗?你身为一个县政府的主要领导人,能不能从顾全大局出发,好好团结同志,稳定社会大局。”

        李毅冷笑道:“你们市委领导都是新上任的官,想要坐稳屁股下面的位子,这才需要团结同志,稳定大局。我一个老官油子,一不怕丢官,也不怕降职,不需要迎合大众口味。就算全天下承认郑春山是个英雄,我李毅也不会承认!在我眼里,黑就是黑,白就是白!”

        薛雪道:“李毅,你这是在逼宫吗?”

        李毅道:“不敢。我只是不想再在这趟浑水里游泳了,想着换一个池子,会不会干净一点。”

        “李毅,天下的池水,就没有干净的!池底有泥,只要有人搅和,就会带起满池的泥巴。市委也有市委的考虑,不是针对某个人。”

        “老实说话,这里面有没有你的意见?你是不是也同意郑春山的意见?觉得他受了委屈,应该打压一下我的苗头?”

        “我服从市委的决定。李毅你也是市委领导下的干部,市委的决定,你也必须遵守,何况,你不是无惊无险,还了自己一个清白嘛?这么一来,郑春山也就死了心,再也闹腾不起什么波浪了。市委对这件事情的结论很快就会给出来,会给你一个明白的说法的。”薛雪把那封辞职信推了回去:“这信你拿走。你是人大代表选出来的临沂县常务副县长,我无权批准你辞职。”

        李毅道:“不准我辞职也行,把郑春山给辙了!或者换走,只要不在我眼前就行!看见就烦。”

        薛雪心想,这才是你的本意吧?这次来大闹市委,目的就是想逼郑春山下台吧?什么辞职,都是借口!这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狡猾。

        “李毅啊,郑春山刚刚被你们临沂县委评为英雄模范人物,这个时候忽然周整他的职位,这不合适。再说了,人事问题,我做不了主。”薛雪笑道:“我知道你心里有气,不服这种小人还能得志,可是,党委的决定就是决定,你就算不服,也必须遵从。”

        李毅道:“党讲的是实事求是,而不是弄虚作假。既然你做不了主,我去找能做主的去。薛市长,打扰了!”

        李毅说完之后,起身就走。

        “喂!这就走了?你的信……”薛雪错愕不已,这家伙,怎么这脾气了?

        李毅淡淡的挥挥手,说道:“送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