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61章 舒妙婧之纤腰兮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61章 舒妙婧之纤腰兮

    作品:《官路弯弯

        司婧缓缓松开双手,露出娇艳不可方物的美妙**,那洁白的躯体,在迷朦的浴灯下,散发着耀眼的白光,胸前粉红的蓓蕾,点缀在高耸的双峰上,像伊甸园的禁果,引诱人前去偷尝。

        她娇媚一笑,伸手打开了水龙头,笑道:“我还以为,我对你毫无吸引力呢!”

        温暖的热水,带着白色的水雾,喷洒而下,小小的浴室里弥漫着一种温暖的迷惑人心的感觉。

        李毅静静的站着,任那温水浇淋而下,从头顶漫过脖颈,湿了衣服,浸染了皮肤。

        司婧走过来,微微踮起脚尖,帮李毅解衣服扣子,动作轻柔而缓慢,表情自然而温馨。李毅握住她的手,往后一拉,司婧嘤嘤一声,整个人软倒在李毅的怀里。

        李毅俯下身,看着她洁润如玉的脸蛋,忽然低头,吻住了她绯红的嘴唇。

        “唔!”司婧的呼吸急乱而短促,双手放在李毅背后,勾住了他的后背,两颗水蜜桃,在李毅胸前挤压,用一种惊人的弹性,给李毅带去致命的快乐感觉。

        李毅粗重的喘息,舌头微微用力,舐开她嘴唇,侵入她芳香的口里,浅尝深卷那软滑的丁香。

        漫道香津同玉液,与郎搅同共绸缪。

        难怪檀郎爱弄舌,几回深卷几回咽。

        “你的舌头小嫩尖香。所罗门的诗句赞美舌头说:你的舌底储藏奶乳和蜂蜜。我觉得用在你身上十分贴切。”一番深吻过后,李毅捧着她的脸,微微一笑。

        感受着李毅手指头淡淡的烟草味,司婧整个人都迷醉了。

        她双手飞快的解开李毅的衣服,身子前倾,贴伏在李毅的胸口,轻轻吸着他的胸肌。

        李毅的双手在她光滑的后背上轻轻的抚摸,用指腹挑逗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胞。

        “好痒!”司婧娇笑一声,身子像水蛇般扭动。

        李毅轻声一笑,左手托住她的腰,右手摸上了她的双峰之上,笑道:“为什么会这么挺拔,这么粉嫩呢?太诱人了。”

        司婧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当李毅的大手触摸到这敏感的部位时,还是忍不住娇笑一声,轻轻闪躲,但李毅的左手将她牢牢的托住,右手紧紧捏住了她坚实挺翘、雪腻香酥的白凤膏,轻轻揉搓,司婧整个人激灵的一颤抖,一股剧烈的电流从胸口漫延至全身。

        李毅双手往她臀下一托,将她身子抱了起来,抱在胸前,埋头在双峰之间,像一个贪婪的孩子吸吮甘甜的汁液。

        浴室里的水雾越来越浓,房门的磨砂玻璃上,两人深色的人影,像皮影戏一般,上演着精彩绝伦的大戏。

        “别,李县长,别在这里,我想在床上。”司婧玉手握住挺进的枪杆,在李毅耳边轻声道:“我还是第一次,不想这么草率。”

        李毅十分惊讶,第一次?这么说,上次自己跟她并没有发生什么关系?

        这个女人在人前的表现,可不像是一个还没有过第一次的女人啊?

        看她在酒桌上荤段子连篇,在男人堆里周旋自如,完全看不出来她居然还是未经人事的少女。

        李毅有了片刻的犹豫,他对司婧的感情,更多的是一种猎艳心理,对花小蕊已经有过一次情不自禁,现在已经深深的伤害到那个纯真的小女孩,如果再招惹上司婧,那自己的情债就很难偿还了。

        司婧感受他的停滞,柔声道:“怎么了?如果你很想在这里玩我的话,那我就答应你吧。”

        “嗯,没有,只是突然间有些累。”李毅淡淡地道,眼前浮现出林馨和郭小玲艳丽的脸。

        “洗完澡,我帮你按摩吧?”司婧也知道他今天十分累,主要是心累。

        “你会按摩?”

        “会一点。我妈妈是学中医的,对这方面有一些研究。通过全身按摩和穴位推拿,可以很好的驱逐疲劳,恢复体力。”司婧说着,拿起毛巾笑道:“我给你搓澡吧。”

        李毅嗯了一声,任由她在自己身上动作。

        洗完澡,两人躺在床上,司婧坐在李毅双腿上,笑道:“你放松,我给你松骨推拿。”

        李毅也确实有些累了,放松四肢,闭上眼睛。

        一双微凉如玉的纤手,在李毅大腿两侧按捏,她的手力度刚刚好,不轻不重,按的穴位也很到位,每次按中穴位后,都有一阵麻麻痒痒的感觉,但是没有疼痛感。

        不知道她按了什么穴位,李毅忽然之间产生了一股强烈的冲动,很有一种站在山巅的狮王傲视群臣的威猛感觉。小弟弟已经坚硬如铁,一柱擎天。

        司婧看着那条小虫在自己面前翻着个儿的长大,像孙悟空的如意金箍棒一般,从一根绣花针大小,变成了直插灵霄宝殿的通天神物。

        司婧伸手触碰了一下那散发着诱人气息的巨根。

        火热!

        怎么这么烫啊?

        司婧轻轻一声惊呼。

        李毅忽然翻身而起,紧紧抱住了司婧。

        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啊!

        司婧娇笑一声,任由李毅的吻如雨点般落下,微带娇嗔的喘息道:“怎么了?不累了吗?”

        这个聪明的女人,早就看穿了李毅的那点小心思。

        面对美女,男人没有不想要的,就看要了之后,有没有不良后果,如果这个不良后果超过了男人能够承受的极限,他多半就会放弃这个女人。

        欢娱与理性,这是男人游戏红尘的法则。如果欢娱的程度抵不过可能带来的后果,面前的女人再诱人,男人还是能理性的控制住自己的小鸟的。

        尤其像李毅这种人,有着成熟的思维,有着体面的职业,想要他完全放松的跟一个女人发生关系,除非各种条件同时满足。一是这个女人具备足够吸引人的资本,二是这个和她发生亲密接触后,不会引发混乱和纠缠。三是彼此之间有了一定的感情基础。

        李毅并不缺女人,如果他想要,多漂亮的女人他都可以找到。

        在这个渐渐以金钱至上的社会里,有了钱,就等于拥有了奢侈,拥有了可以践踏一部分人尊严的本钱。总有一部分人,因为好逸恶劳,或者生活所迫,选择一些轻松的工作。出卖自己的姿色获取生存的资本。有人用按次出售,如夜店的小姐;有人批发出售,如富翁的小三。

        李毅有钱,也有女人,郭小玲,花小蕊,他随时想要,都可以到她们那里去得到满足。

        可是,男人都是有猎艳心理的,就跟古德清所说的,美女是世界上一种最珍贵的稀缺资源,正因为其稀有,因而显得极其宝贵,也被男人所重视和追求。

        看到美女,跟看到各色美景、美物一般。人都有爱美之心,都想占有己有。就算不能一直霸占,偶尔的抚摸和享受,也是人生的一大乐事。

        美丽的女人是—首诗,也是一幅画,是宇宙间灵秀之气的凝聚,更是上帝的杰作。一切的色彩、曲线、声响、形象、韵律与气氛,凡能引起人们美感的事物,都一起在美女的**与风情中呈现出来,令人心旌摇曳。

        李毅对司婧,抱着的就是这种心理,司婧是一个令人想要霸占享受的美女。这一点,李毅必须承认。自己对这个女人,要说完全不动心,那是不可能的。但是要不要霸占她,什么情况下霸占她,却要看时机和心情,还要看身体的需求。

        此刻,各种因素都很合适,就跟两个雌雄动物,安排在一起,产生了交配的需求,时机成熟,就瓜熟蒂落,顺理成章了。两人之间已经十分亲密,亲密到如果再不发生一点什么,连他们本人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了。

        李毅抱住司婧,将她放倒在床上,手指轻轻拂过她嫩滑的肌肤,欣赏着这具近乎完美的玉体。

        他并不急于享用,猴急的扑上去乱啃一气,那是血气方刚的少年人才做的事。欣赏和抚摸,才是李毅这种花丛老手的拿手好戏。

        真正的欢娱能有多久?两性之间,彼此的爱抚和亲亲摸摸,充分调动身体每个细胞的情感和渴望,让内心的饥渴和希冀得到满足,这才是两性相爱的最高境界。

        李毅是老手,淡定而不急躁,但是司婧却有些受不了,她年轻而未经开发的身体,在李毅万般挑逗下,体内的荷尔蒙剧烈的发生了化学发应,她感到喉咙发紧,发痒,干渴难耐,但身体里并不缺水,某个羞人的地方,正自泉水汩汩,冒出诱人的甘泉。

        她修长结实的双腿,互相绞动,拧麻花一般翻来滚去,丁香小舌犹如嫩花吐蕊,娇嫩粉红,时不时的伸出来,舔一下樱唇。

        美人一舔一消魂,魂消甚,愿檀郎尝惯,同苦同甘。

        “李县长,我要……”司婧伸出玉手,轻轻握住李毅,含羞带嗔的道:“你要不要有心理负担,我是自愿的,哪怕今晚过后,你再也不见我,再也不理我,我也不怪你。我愿意给你,只因为我喜欢你。”

        李毅笑道:“你就算不愿意,我今天也吃定你了!”

        缓缓低头,含着她那小巧的香舌。

        “喔!”司婧双手吊在李脖子上,用力一压,把他那重重的虎躯,压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