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58章 很想整一个人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58章 很想整一个人

    作品:《官路弯弯

        一听到有美女,一众男人的眼睛都睁大了,这里只有司婧一个美女,很多人就都往司婧身上瞅,笑问道:“有没有司局长这么漂亮啊?”

        古德清呵呵笑道:“虽然比不起司局长这般有气质,但身段脸蛋,还是不逊色的。”

        武进讶道:“那就算得上是绝色了!这样的风雅韵事,李县长,你真是好福气啊!”

        郑春山嘿嘿笑道:“我就说嘛,这里面肯定有什么内幕吧!这不,钱出来了,美女也出来了。”

        古德清瞪了郑春山一眼,说道:“你懂个屁啊!”

        他不认识郑春山,以为只是一个小小的跟班或者是科局级干部,言语之中颇不讲礼。

        “喂,你!”郑春山抹了一把脸,发怒道:“你这个同志,怎么这么粗鲁啊?”

        古德清嘴角一翘道:“不准你污蔑李县长!换作你这种货色,说不定就要收钱又收色,财色兼得了!呵呵,可惜啊,李县长不是你这种人可以比拟的。他的人格多高尚啊,对我们精挑细选出来的美女,愣是一眼都不瞧,指着她说道,是她出去,还是我回去,你们方南县的人做个选择吧!”

        “啧啧!”武进向李毅竖起大拇指,高声说道:“李县长,我们做督查工作的,最佩服的就是你这种人,高风亮节啊,官员楷模啊!”

        李毅没想到,这个古德清不经意间出现,居然给自己做了一次义务宣传!

        还有谁的话,比这些竞争对手兼合作伙伴的话更令人信服?

        郑春山沉着脸,放下筷子,面对这满桌子的山珍海味,却是食之无味。

        李毅呵呵笑道:“古矿长,你太过抬举我了。我当时只不过做了一个党员干部应该做的事情。”

        司婧眼睛里闪现出满眼的小星星,李毅这个男人,在她看来,本就充满了迷人的魅力,此刻,这个男人的形象,在面前变得更加的高大威武!

        古德清举杯相敬:“李县长,你说得轻巧,说句不怕你笑话的话,我古德清就做不到你这一点,我这个人吧,平生有三个爱好,一是交朋友,一个男人行走天下,靠的就是朋友,朋友多了路好走,多个朋友多条路。

        二是爱财,不过呢,我虽然爱财,但取之有道,不该我的我一分不要,该我的我一分不少!

        三呢,就是爱美,喂,你别笑啊,我说的这个美,不单单指女人,世间万物,称得上美字的很多,美酒、美食、美景、美物,当然,最爱的还是美人。

        古人连江山都不爱,要爱美人,我这个今人,多少学了一点古风吧。这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于我尤甚啊!”

        李毅轻轻哦了一声,心想这古德清还是个妙人啊!这番话说出来,境界立马就不同了。

        可能多喝了两杯酒,加上古德清的坦诚,众人都放得开,陈凯明笑道:“要我说啊,男人这一生,就该有些爱好,男人要是没有爱好了,就没有前进的动力了。”

        古德清问道:“那陈书记,你的爱好是什么?”

        陈凯明打了一个酒嗝,说道:“我这个人吧,说不上有什么特别的爱好,一定要说的话,我这个人喜欢权力!”他伸出右手,紧紧握成拳头,用力纂成一团,说道:“权力!手握大权的感觉最令我着迷。”

        古德清道:“陈书记,现在临沂县里,也就你权力最大了!可谓是权倾一方了!”

        陈凯明可能真的带了三分醉意,摇头呵呵笑道:“不够,不够!”

        李毅心想这样下去,这个古德清非把临沂县这帮人的内心摸清楚不可,这个人看似随意,实则用心良苦,每一步都有深意。

        只见古德清眼珠子一转,又转向孙正阳,问道:“孙县长呢?你这么年轻有为,有什么爱好?爱美,还是爱财?”

        孙正阳可没有喝醉,心里明白敞亮,淡淡地说道:“我这个人没什么爱好。平常也就爱抽口烟。”

        古德清哈哈笑道:“爱抽烟好啊!烟是男人的朋友!我也爱抽烟。回头我送你两盒好烟抽,这可是我在京城淘回来的好烟,一般地方没得卖。”

        孙正阳还真来了好奇心,问道:“什么好烟,还没得卖?”

        古德清道:“烟么,倒也是一般烟,中华烟,不过,这是特供的。”

        孙正阳哦了一声,说道:“特供的那自然不一般哦!”

        匡融笑道:“特供的中华烟,是不是那种过滤嘴比烟身还长的?”

        武进听了,愣道:“过滤嘴比烟身还长?什么烟啊?抽这种烟,那不是亏大发了?”

        匡融笑道:“我见李县长抽过这种烟啊。应该也是特供的吧?不过那烟好像不是中华牌子的,是那什么来着……”

        “熊猫!特供熊猫!”古德清满脸的讶异,看向李毅,眼神里不只是敬佩,简直是惊骇了!

        “对对对,就是一只小熊猫来着!”匡融呵呵笑道:“这玩意做得忒霸道!”

        古德清嘿嘿笑道:“霸道?现在这种东西都是绝版了!如果谁有,一根烟我出五万块!”

        边建军哎呀一声,拍着大腿道:“那天李毅同志随手给了我一根,我好奇心起,当场就给解决了,早知道留到现在啊,那不是可以卖五万块钱?李毅同志,你还有没有那烟?一人散一根,我们就都发财了。”

        武进道:“真有那么贵的烟?李毅同志,你吸的烟,是黄金镶钻石做成的?”

        李毅笑着摆摆手:“你们听他瞎说!我那也是从一个老同志那里顺来的。这种东西,不常有。”

        古德清嘿嘿一笑,笑容里却是饶有深味,对李毅更加殷勤,劝酒也劝得更欢快了。

        一时酒饱饭足,古德清抢先把账付了。出了酒店,他从后备箱里拿出几条烟来,给陈凯明、孙正阳和李毅每人塞了两条烟,笑道:“领导们难得来矿区视察看一次工作,今后咱们矿的煤矸石,就全靠贵县销售了。别的东西我也不敢送,送了你们也不敢接,是不是?所以,每人两条烟,不成敬意,请你们务必笑纳。”

        李毅看了那烟一眼,果然是特供的中华,虽然比不上小熊猫珍稀,但也是价贵不菲,而且有钱都不一定买得到,这家伙一出手就是六条烟,看来也是个舍得下本钱的人。

        这种小礼,众人都不好推辞,只得接受了。

        不一会,又见一辆面包车开了过来,车上的人抬下来两个箱子,从里面搬出许多烟酒出来,从临沂过来的每个人都发了一点纪念品。

        古德清把礼数做到堂,还开着车子送众人出了县界,这才返回。

        坐在车上,司婧说道:“我原以为,我算个会做人的,今天一见古德清,才知道自己不过是井底之蛙啊!人家这才叫八面玲珑,滴水不漏,值得我学习啊!”

        李毅淡淡一笑,说道:“古德清是个人才啊。这样的人放在煤矿里,有些浪费了。”

        司婧笑道:“他这样的人才,放在哪里都吃得开吧!”

        李毅笑道:“是啊,只要是有眼力价的人,会看风向的人,在哪里都吃得开,最怕的就是那些什么都不明白却还要到处招摇的家伙!”

        司婧道:“李县长,你这是意有所指吧?”

        李毅冷笑道:“有些人,你不去招惹他,他还以为你怕他呢!该做好人时,我们就应该做好人,该下杀手时,我们还得痛下杀手!伟人都说过了,两手都要硬嘛!”

        司婧微微一笑:“看来,有人要倒霉了哦!”

        李毅冷哼一声,说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啊!我到临沂这么久,还没有像今天这样,很想整一个人!”

        司婧心里一喜,李毅连这个话都愿意跟自己说了,证明自己在李毅心里有了一定的地位了!望向李毅的目光中,又多了几许柔情。

        钱多听到李毅这话,微微一笑,跟随毅少这么久,还没有见毅少散发过这么浓厚的杀气啊!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虎躯一震,王霸之气充盈宇内!

        车子缓缓前行,快到临沂县煤矸石制砖厂时,前边的开道车忽然停了下来。

        李毅向外一望,只见路边站了几十个人,大略一看,都是制砖厂里的人。

        后面的车子随着停了下来。一个公安同志跑了过来报告。

        李毅摇下车窗,问道:“怎么回事?”

        公安同志说道:“制砖厂的同志们说要面见李县长。”

        李毅嗯了一声,推门下车。

        陈凯明等人都下了车,向人群中走过去。人群见到领导下了车,都迎了上来。

        陈凯明沉声道:“怎么回事?”

        开道车里的公安同志前来报告道:“制砖厂的同志说要面见李县长。”

        陈凯明点点头,说道:“我们正要去制砖厂,他们来得倒巧!”

        来的人挺多,李毅全都认识,参与了股改的十六家老式制砖厂的十六个企业主。还有两家因为各种原因没能参加乡企改制的企业主也跟了来。

        另外,随来的还有几个县里乡镇企业改制办公室的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