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56章 闭上你的臭嘴!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56章 闭上你的臭嘴!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冷笑道:“春山同志,你口口声声说这些煤矸石是废物,我要请问你了,市里其它煤矿的这些废物,是不是免费供应给我们?”

        郑春山道:“这个……南岭煤矿也不是免费供应给我们啊!”

        李毅虎着脸,沉声说道:“春山同志,只要你能签到更加便宜的原料,也就是说把原料送到煤矸石制砖厂的总成本低于现在的价格,我可以把这纸合约给撕了!违约责任我一力承担,违约金我一人来赔偿!而且,只要你能找到这么便宜的东西,你跟人家玩什么猫腻都可以,你想怎么收回扣都可以!”

        这话说得无比大气!把郑春山当场震晕了。

        郑春山皱眉道:“李毅同志,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又没说我能找到更便宜的原料。我只是说……”

        李毅冷声道:“你只知道胡乱猜测,再加上胡说八道!你什么都不懂!你懂煤矸石是什么玩意不?这东西再不值钱,那也是人家的东西!你家的黄土搁在你家后院,不值钱,人家砖厂要来挖你家的黄土去制砖了,你还认为这些土不值钱?你舍得送给他们吗?”

        郑春山黑着脸,抽了一下鼻子。

        李毅道:“你总在怀疑这份合同有问题。我告诉你,当初谈这份合约时,不只我一个人在场,我们临沂去了七八个干部!方南县也来了七八个干部,还有南岭煤矿的十几个负责人!这么多的人谈一份合约,我想请教春山同志,如果是你,你怎么做假?你说的那些猫腻从何而来?

        好,你如果再不信的话,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你代表咱们临沂县委,再去找方南县签订一份合同,只要你郑春山签回来的单子,比我李毅签的少一分钱,我就撕了这份合同,承认你说的对,也甘愿接受纪委的调查!

        嘿嘿,如果你签不到我的这个价格,那就麻烦你闭上你的臭嘴!别再不懂装懂,成日价在这里叽叽歪歪,扰人工作!”

        “你,你!”郑春山气得语无伦次,气急败坏的道:“陈书记,孙县长,你们刚才都听到了吧,他骂我!我要告他诽谤。”

        孙正阳扭过脸,佯装不理。

        陈凯明打了个哈欠,说道:“春山同志,谁骂你了?”

        “李毅啊!”郑春山指着李毅道。

        “哦,他骂你什么了?”陈凯明问。

        “他骂我,骂我臭嘴……还骂我叽叽歪歪的。”郑春山道。

        陈凯明伸手扇了扇,说道:“春山同志,别怪李毅同志说你,我也得说说你,你几天没刷牙了?嘴气真的有些臭!李毅同志好心提醒你,你怎么能怪人家骂你呢?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嘛:道吾恶者是我师!李毅同志以师者身份向你提了个建议,你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

        郑春山听得瞠目结舌,心想这个陈凯明,怎么这么说话啊,这不是明显偏帮李毅那小子吗?再看看武进,只见武进居然掏出烟来,散了一根给李毅,还跟李毅聊起了家常!

        这个世界真是太疯狂了,李毅这家伙究竟有什么魔力,把这些人的心全部拉了过去!

        武进正跟李毅说道:“李毅同志,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你为临沂人民立大功了啊!说实话,现在我很看好这个煤矸石制砖厂的前景。现在到处都是在大搞建设,尤其是大城市里,房改之后,正掀起一股商品房热潮。这个制砖厂不愁销路。”

        李毅并没有接他的烟,摆了摆手,说道:“刚才在会议室里吸得太多,咽喉有些疼,暂时就不吸了。嗯,是啊,用不了多久,农村人也开始有余钱了,也会大肆兴建住房的。越来越多的农村人,走了出去,打工、经商,就算在家里种大棚菜,养猪养牛,十几年后,也能发家致富。我相信,我们国家的农村,在十五年之内,将大为变样!这里现在是一片旧房子,十年之后,将全部变成红砖洋楼!”

        武进笑道:“我也相信啊,现在中央很重视三农工作。有了中央首长们的重视,农村就会越变越好。”

        郑春山道:“武进同志,我记得还有第三条吧?那可是很严重的。李毅同志为了他改制的煤矸石制砖厂能够上马创收,召开了一次全县制砖厂企业主大会,在大会上强迫这些企业主解散自己的老式制砖厂,携带资金加盟煤矸石制砖厂!这可是性质十分恶劣的垄断行为。你们督查小组务必查实了。”

        李毅心想,这个郑春山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武进其实有些老大不耐烦了,但郑春山既然提出来了,他也不得不走下过场,其实,他内心里已经认同了李毅这个人,也认同了李毅的行事风格,就算李毅真的使了手段,强迫那些制砖厂的企业主进行合并,那也是为了乡镇企来改制而不得不进行的行政手段。这些做法,在各地屡见不鲜,没什么值得小题大做的。

        “嗯,这个问题,我看可以稍缓再谈嘛!”武进说道。

        郑春山道:“武进同志,你们可是市里面下来的督查组,你的行为是要向市委领导负责的!”

        武进皱了皱眉头,微微有些恼火,这个郑春山,居然敢威胁起我来了?略微硬声道:“春山同志,我才是督查组的组长,该怎么样做,我自有分寸!用不着你来教我!”

        这话就是明显有些偏向李毅了,并且表示了对郑春山手伸得太长的不满。

        司婧娇俏的一笑,心想李县长那招抽鞭子的绝招起到了效果。有些人还真是这样,你好言好语相待,人家当你是软柿子,偏不卖你的账,你时不时的踢他两脚,鞭他两下,他反而觉得你是个人物,对你另眼相看了。

        在会议室时,武进对李毅的态度是何等强硬?被李毅啪啪两下后,马上就老实多了,对待李毅也有礼貌了,甚至倒过来相帮李毅了。

        李毅这种交际手段,看人下菜的本事,真正是了不起啊!自己还要跟着他多多学习呢!

        陈凯明说道:“时间不早了,我们是不是找个地方先把中午饭给解决了?我们这么多人,下来得匆忙,东沟子乡政府只怕没有预备我们的大锅饭啊!”

        孙正阳笑道:“陈书记这么一说,我肚子还真呱呱叫了。要不,我们去抢东沟子乡政府的食堂餐吃了算了,谁叫他们不准备我们的饭呢?活该他们饿肚子!”

        龚武和傅平顺在旁边听了,惊出一身冷汗来,他们倒不是怕县领导们去抢他们的饭吃,还是怕孙县长等人在心里存下一个疙瘩,觉得东沟子乡的这些乡干部,全是酒囊饭袋,县领导下来视察工作,结果连一餐工作餐都招待不周!

        龚武向前说道:“陈书记、孙县长、李县长,各位领导,咱们乡里饭菜还是管够的,诸位领导要是不嫌我们地方简陋,就请移步到咱们乡政府去,吃个蔬菜饭吧。要不,就到乡上的馆子里去,解决一下肚子?”

        陈凯明笑道:“我们还是不去抢你们的蔬菜饭了!这里离县里也不远,半个小时也就到了。我们还是挺一挺,回临沂去吃吧。”

        龚武还想多说几句,李毅拉了拉他的胳膊,说道:“龚武同志,你就不用瞎忙活了,我们还有事情没有办完呢!”

        孙正阳愕然问道:“还有什么事情啊?这会从临沂开到东沟子乡,又从东沟子乡开到了方南县,还开下去,岂不是要进省城了?”

        “呵呵,那就到省委机关大食堂吃中午饭去,听说那里的伙食挺不错,厨子还是国家特级厨师呢!”陈凯明哈哈一笑。

        “是吗?”李毅笑道:“我觉得这国家特级厨师的手艺也不怎么样嘛!我在那里吃过几餐,还不如咱们临沂机关食堂呢。看来这文凭上的东西,最容易做假了!”

        这话一说出来,众人都愣住了。

        陈凯明不过是信口开个玩笑,凭他们的地位和身份,想要到省委机关食堂去吃饭,那还远了点,也只能臆想而已。

        可是,李毅随口说出来,他在省委机关食堂吃过饭,还不止一次!

        乖乖!

        李毅确实去吃过,而且都是陪省委书记温玉溪吃的!

        还好李毅嘴严,没有说出温玉溪的名字来,不然,这些县干部们还不惊掉下巴?

        见到大家这副表情,李毅才知道自己刚才失言了,他轻咳一声,说道:“嗯,陈书记,吃饭的事情,我看是不是缓一缓,我们既然来到了这里,就干脆先把事情办完了。然后我们再回临沂,到临沂大酒店里去摆上几席,咱们再好好敬武进同志和联合督查小组的同志们几杯酒!”

        陈凯明奇道:“李毅同志,还有什么事情?不是都办妥了吗?”

        李毅瞥了郑春山一眼,淡然说道:“既然春山同志对第三条,也就是老式制砖厂的关停问题存在疑义,那么,我们就干脆把这事情弄清楚了,也好放下心来吃个安稳饭,不然,总有人在旁边叽叽喳喳个没完没了!闹得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