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51章 准备开炮了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51章 准备开炮了

    作品:《官路弯弯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聚焦在田新勇身上。

        田新勇则是一脸的错愕,他显然没有想到,李毅会在这个时候叫他当众叛变!

        他惊讶的看着李毅,半晌没有言语。

        武进冷笑道:“田新勇同志,你有何说法?”

        田新勇低着头,内心做了一番激烈的争斗。

        李毅轻轻一叹,自己给了他机会,可惜他还是未能把握住啊!

        田新勇的回答还是令李毅失望的。

        经历过一次失败的田新勇,再也承受不了失败,背叛过一次的他,也无法再次背叛。

        李毅的官再大,也局限在临沂县,而他却在西州供职,今天就算顺从了李毅,李毅又能帮自己什么呢?自己现在虽然混得惨,但好歹也是在市里有了一份工作,比起在乡下耕地种田,已经强过十倍百倍。如果因为帮助李毅而丢了这份工作,那就是大不值了!

        “我的意见,跟武主任的结论是一致的。”田新勇缓缓说出这句话,每个字都是咬着牙齿嘣出来的。

        李毅双眉微微皱了皱。

        武进欣慰的笑了,呵呵说道:“李毅同志,我早就说过了,这份结论,是我们联合督查组的一致意见,是我们共同调查的结果!”

        李毅淡然道:“武进同志,我还是想给你一次机会,你可以选择把这份报告交上去,或者听我的劝告,多留三天,用这三天时间来重新调查,写一份不同的符合事实的报告出来。”

        郑春山冷哼一声,迫不及待的说道:“李毅同志,你这是在威胁市督查组的同志吗?武主任有自己的党性原则,他们督查组的工作,由他自己做主,你这么说,是想干涉他们的工作?”

        李毅对这个郑春山的反感,已经到了底线,说道:“春山同志,我跟武进同志说话,碍着你什么了吗?你为何一定要武进同志坚持错误的东西?你又何尝不是在干涉他们的工作?你如此行为,居心何在?”

        郑春山道:“李毅,我才要问你居心何在呢?这两项工程,都是你主导的,现在出了这么大的纰漏,你不思悔改,不想办法弥补,却在这里跟督查组的人讨价还价!我严重怀疑你的工作能力,能不能胜任现在的工作!陈书记,孙县长,你们说说看,我说的对不对?”

        他居然直呼李毅的名字,连一句同志也懒得加了。

        这话有些过火,陈凯明和孙正阳当然不会被他当枪使,佯装没有听见。

        郑春山满怀希望的看着陈孙两人,但没有从他们脸上看出任何表态的意思,更别说支持他了。他失望的扭过头,呵呵笑道:“武进同志,我觉得你坚持得对,我挺你!”

        武进道:“我奉市委市政府的指示,前来督查临沂县两大重点工程,我自然要对市委市政府负责任。”

        李毅沉声道:“武进同志,你确定?”

        武进道:“李毅同志,你不必这样。这些问题,跟你个人有关的很少,就算市委要彻查,也查不到你的头上去。”

        李毅哭笑不得,心想你都查出我三条大错误了,现在居然说这些事情跟我没有关系?

        李毅心里有些明白,市里这项行动的关键,并不是要打击自己,也不是要打垮这两个项目。

        恰恰相反,市里的领导都很清楚,乡镇企业改制,成了临沂县继省级经开区之后,又一只会下金蛋的母鸡!

        可是,这两只金鸡,市里作为主管部门,却没有收到相应的利益。

        这个利益当然是指全局性的利益。

        尤其是制砖厂项目,原料煤矸石没有在本市购买,让市委领导比较恼火,但是他们又不能以大压小,直截了当的来跟李毅谈判,说这个项目的原料,你们临沂必须从本市购进。那样就显得太过露骨了。

        可是,他们当大领导的,既然下面有人哭喊了,总不能什么事情都不做吧?派一个督查小组下来敲敲边鼓,提醒一下李毅这个明白人,是最好的做法了。

        可以这么说,今天这场斗法,其实是李毅跟西州市委相关领导人的斗争!

        这个联合督查小组,不过是一着棋子罢了。

        他们是市委领导的棋子,但李毅却想拿过来下一着!所以才三番五次的逼问武进他们,想策反他们为自己所用!如果他们真的能够反过来倾向自己,那么自己起码就赢了一半!

        李毅有些低估武进等人的忠诚度了,这几个人都是市领导精心挑选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打击李毅的气焰,他们对市委领导自然是死忠的。连田新勇这个旧相识都没能策反成功,何况是武进这等级别的人?

        “李毅同志,你不要白费口舌了!”武进闷声道:“我们已经调查完毕!而这份报告,我也肯定会上交市委,领导们如何处置,那就不是我能控制的。”

        李毅本也没抱多大希望,正了正身子,肃容说道:“武进同志,那好吧。现在,我代表临沂县乡镇企业改制领导小组,就你提出来的三个问题,给市联合督查小组的同志们,做一个回应。”

        李毅忽然之间变得这么一本正经,众人都是一凛,心想李毅同志要开炮了!

        司婧居然拿出笔记本摊开在双膝上,准备记录。

        她觉得李毅每次在会议上的言论都十分精彩,有些她是当场听到的,有些是她后来从文件中或者别人嘴里听来的,她都觉得十分有嚼头,因此,今天她想亲自笔录下来。

        李毅喝了一口茶水,不紧不慢的说道:“我们先来谈第一个问题。农民工资的事情,对吧?反正这会是要长久开下去了,今天我们大家也休想再做别的事情。我想事实更胜于雄辩,我想请这项工程的相关负责人和参与过的农民亲口来回答这个结论!”

        陈凯明问道:“李毅同志,你的意思是要请相关人员到会议室来?”

        李毅道:“请他们来还不如我们亲临现场,把所有的相关人员全部召集起来,我们开一个现场办公会,来讨论这个问题。现在我们坐在这里,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武进同志说工资没发,我说发了,大家都没有根据,都在这里扯皮!这样的会议开下去,是没有任务意义的。”

        武进大声道:“好!我今天就同意你,到现场再揭发你们的阴谋诡计!”

        李毅说道:“县委的意见呢?是同意还是不同意我的建议?”

        孙正阳说道:“这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喊几个人过来问问也就清楚明白了,非要搞这么大的阵仗?”

        郑春山道:“是啊,这动静整得太大了。我打电话喊几个人来问问就行了!我许久没来上班,现在就该多动动,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办吧!”

        李毅一阵冷笑,笑得郑春山心里发毛。

        郑春山这番做作,也太过了,把狐狸尾巴露出了一截。

        李毅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现在也只有靠陈凯明的支持了,说道:“陈书记,这事情关系到咱们临沂的声望,务必澄清!否则要是传到市委去,市委领导会怎么样看我们临沂县的干部?省里市里拨了这么多专款给我们,我们却苛克农民工资。这个罪名压下来,那可是很重的。”

        陈凯明沉吟道:“既然分歧这么大,依我之见,还是去现场看看吧!我现在也十分好奇,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么样的。如果农民真的没有领到工资,那这件事情,我们县委一定要当场彻查,将拖欠的工资发放到农民手中!”

        姚鹏程马上说道:“我就这去准备开道车和警卫。”

        解明珍和席如松也说道:“那就下去看看吧!这么大的工程,我们这些当父母官的,还没有去实地瞧过呢!”

        陈凯明道:“尽量轻车简从,能坐一辆车的,就挤一挤吧!”

        一把手定了调子,众人再无话说。

        半个小时后,一溜儿小车开往东沟子乡。

        上车之时,司婧笑道:“李县长,我就不开车去了,坐你的便车吧?”

        李毅犹豫了一下,心想若是拒绝了,反倒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现在临沂县里,风传自己跟司婧的流言很多,这种绯闻,李毅是禁止不了的,也没有想过要去禁止。

        李毅只是觉得有些亏,跟红楼梦里的晴雯一样,明明没有跟宝二爷发生过任何超主仆关系,可就是被人当成了最大的狐狸精,给赶出了大观园,最后抑郁而终。

        感受到周围人那些暧昧的眼光,李毅想起晴雯临终之前,心有不甘的说了一句:“早知如此,我当初就另有一番打算。”

        此刻,李毅也很想对司婧说这么一句话,反正虚名都担下了,我们是不是干脆做点实质性的东西?

        本来另有两个同志想跟李毅挤车子,见到司婧进了李毅的后座,他们都识趣的退让了。

        坐进车子,司婧笑道:“李县长,今天的事情有些棘手哦。那个武主任,很有一套。”

        李毅闻着她身上淡淡的熟悉的香味,笑着说道:“他有翻云术,我有覆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