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44章 红袖夜添被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44章 红袖夜添被

    作品:《官路弯弯

        郭小玲在李毅的提醒下,当场进行了实况采访,得到了生动的第一手资料,当天就完成了一篇详尽而深入的报道,发回了报社。

        南方晚报第二天的销量因为这件事情的报道而突飞猛涨,各个零售报刊亭,一度卖到脱销。

        黄书琪因为这件事情办得好,得到了温玉溪的额外嘉奖,这也是他本人始料未及的。帮人的同时,自己也受惠,两全其美的妙事啊!

        同学聚会乐无央,热热闹闹了两天,彼此又各奔东西,赶赴自己的前程。

        李毅周日晚上赶回临沂,因为当天下午,他接到龚武打来的电话。

        龚武在电话里说,市里来了一个督查小组,正在对乡镇企业的改制和修路资金进行核算。

        李毅淡淡的回应了一句,说只要是正常的调查,那就让他们查吧。

        朱枫和孙薇是坐李毅的车回来的。李毅开车,朱孙两人坐在后排。

        孙薇笑言:“李县长,今天我们当了一回领导的领导了。”

        李毅呵呵笑道:“我们是同学嘛!今天还算是同学聚会日呢!为同学服务,我很荣幸。”

        朱枫道:“周子琪男朋友那副嘴脸,实在叫人生厌。芝麻粒大的官,就拽得跟什么似的!”

        李毅道:“刘明明也就是有些盲目的优越感觉,这种人,多见见世面就会踏实了。”

        孙薇笑道:“你们看到没有,他得知李毅的级别和身份后,那张小白脸都变绿了!”

        李毅哈哈一笑,说道:“小玲做了一个统计,我们班上,成功配对了七对情侣!呵呵,这算不算高成功率?”

        孙薇道:“现在是情侣,但不能保证日后能成夫妻啊!”

        李毅饶有深味的看了她一眼,心想听她的语气,孙薇跟朱枫的事情只怕还要好事多磨呢!

        回到临沂,钱多就来到李毅房里,向李毅汇报这两天来的事情。

        “毅少,市里来了一个神秘的调查小组,一直在财政局进行调查,今天下午忽然跑到东沟子乡去了。”

        “我知道。这帮人在财政局没能查出什么漏子来,就转移阵地,到下面去调查了。不用理他们,身正不怕影子斜。”

        “毅少,还有一件事情,郑春山周五晚上就出了院。而且,他出院后就马上跑到市里去了,这两件事情之间,会不会有什么关联?”

        李毅道:“在春山同志的事情上,我一直持反对态度,就算他现在对我有些不满意,也是可以理解的。只要他的反击,停留在工作层面内,那我就容许他放肆一回!”

        钱多轻笑道:“市公安局下了秘密逮捕令,全城通缉阿酷。电视里还在宣传郑春山的英勇事迹呢,如果阿酷看到了,不知道会做如何想法。这是不是十分讽刺的一件事情?”

        “他一个江湖草莽,妄想用极端手段来整治吏治!这事情本身就是极其荒唐的!政治如果有这么简单就好了。谁犯事就处理谁?”李毅淡淡地说道,但话中颇有几许无奈。

        郑春山的事情,的确给李毅上了一课,这样一个人,因为某些方面的原因,整个县委都要包庇他,还要为他擦屁股!

        这让李毅认识到了更深层次的政治。

        忽然之间,李毅想跟林馨聊聊天。

        花小蕊的纯真,郭小玲的柔情,在这个时候,都无法替李毅解开心结,更无法给他带来心灵上的安慰。只有林馨那种睿智的女人,才能明了他此刻的心情,给他治疗心灵上的伤口。

        钱多走后,李毅摸出电话,拨通了林馨的电话。

        电话只响了一下,就被接了起来,李毅有些惊诧,问道:“你是不是在等谁的电话?我等下再打过来吧。”

        林馨的声音清脆中带着一点高兴:“我刚才想你了,正想着是不是给你打个电话呢。刚刚拿出手机,电话就响了——这算不算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李毅心里一阵感动,说道:“我也在想你。”

        “是吗?这似乎是你第一次主动打电话给我,也是第一次跟我说这么幸福的话语。”林馨轻轻笑道,听上去是那么的开心,如一个小女孩,终于如愿以偿的得到了盼望已久的布娃娃。

        “过得还好吧?”李毅问道。

        林馨笑道:“还是老样子,你们同学聚会玩得开心吧?小玲姐姐本想请我一同参加的,但是我没有同意,这本就应该是你们的狂欢日。”

        李毅道:“这个,林丫头,今天我们不谈小玲。”

        “好啊。”林馨发自内心的笑了:“你呢?工作还顺利吧?”

        李毅把郑春山的事情说给她听。

        林馨听得很认真,自始至终,都没有发言,她知道李毅并不是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也不是真的受伤了,只不过,他想找个人倾诉罢了。因此,她只要当一个合格的听众就行了。

        李毅说完之后,果然就畅快了许多。

        工作上的压力,不能跟郭小玲诉说,她对这些事情根本不感兴趣,跟她说了也是对牛弹琴。

        花小蕊倒是懂一点官场,而且很喜欢听李毅说工作上的事情,但那小妮子,只知道安慰李毅,偏向李毅,只要听到有人对李毅不利,就要跳脚大骂,提不出什么实质建议。因此,她也不是一个很好的倾诉对象。

        林馨不同,她对体制内的事情,比李毅更加清楚,见识得更多。只有她才是此刻李毅聊天的对象。

        林馨等李毅说完之后,先跟他聊了聊自己在学校里的一些趣事,逗得李毅哈哈大笑,然后话锋一转,又回到刚才的话题上,引用了几个政治斗争上的故事来开导李毅。

        李毅静静的听她说话,有一股异样的感觉浮上心头,仿佛这个跟自己说话的女人,真的就是自己此生的另一半。

        她是如此的懂得自己,有时候比他自己还懂。就好像一个人挠痒痒,自个怎么样也挠不到,而那个最懂你的人,伸出纤纤素手,用指甲尖轻轻一刮,你就舒服得想要呻.吟出来。

        李毅半躺在床上,兴许是这两天玩得太疯,晚上跟郭小玲又弄得太过激情,聊着聊着就合上眼皮睡着了。

        林馨听到电话里传来的鼾声,并没有马上挂掉电话,而是静静的聆听这个男人的声音,就跟他躺在自己怀里一般。

        李毅是被人的声音惊醒过来的,他睁开眼睛,看到田源居然在自己房间里,十分惊讶,问道:“田源,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情?”

        田源恭敬的道:“李县长,我接到您未婚妻的电话,她说您在床上躺着睡着了,没有盖被子,叫我过来帮你盖上。”

        李毅看看身上的被子,问道:“我未婚妻打给你的?”

        田源点头道:“是啊,是一位姓林的女士。”

        李毅哦了一声,说道:“她以前跟你联系过吗?”

        田源道:“没有,我今天是第一次接到她的电话。”

        李毅嗯了一声,说道:“谢谢你,田源。你先回去吧。”

        “那好,李县长有需要的话,随时打电话给我。”田源给李毅倒了一杯茶,双手端给李毅,这才告辞。

        李毅心里涌出一股暖流,林馨的体贴和温柔,总是在某个时候,触动他最敏感的心弦。

        李毅起身,洗了个澡,听到电话一直在响,以为是林馨又打过来,顾不上穿衣服就跑了出来接电话。

        “喂,林丫头,你的心可真细啊!”李毅一接听电话就呵呵笑道。

        “李县长,什么丫头啊?我是龚武啊。”

        “龚武?”李毅这才发觉自己有些激动过头,问道:“什么事?”

        “李县长,检查组的人到现在才离开,他们是全封闭性的进行调查,也不知道他们查出什么问题来没有。”

        “什么叫他们查出问题来?我问你,制砖厂和修路工程,存不存在问题?”

        “没有问题啊。”

        “没有问题,你还怕他们能查出问题来?”李毅语气一厉。龚武这么晚了还能打这个电话,本身就不正常,由不得李毅不怀疑。

        欺上瞒下,向来是当官的惯有的手段。

        这两个工程,是李毅乡镇企业改制的第一炮,虽然抓得很严,但他毕竟都很忙,具体的事情并没有经手。

        同时,他本着“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宗旨,对朱枫和龚武等人十分放心。

        如果他们真的背着他做出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来,李毅不只会气愤,更多的是会悲痛。

        就跟诸葛亮得知马谡失了街亭时,既气愤,又悲痛。因为他不得不挥泪斩杀这个平常十分称心的手下。

        “李县长,我敢保证,我没有问题。这两个事情,主要是由乡镇改制领导小组在主导,我们乡委乡政府,主要是起一个配合的作用。修路的钱,是在交通局和公路局账面上,而制砖厂的款子,也基本上没有经过我们乡委这一级的手。”龚武连忙表明清白。

        李毅沉声问道:“那么,你怀疑哪个环节有问题?”

        龚武犹豫着说道:“调查小组主要是查公路和制砖厂的账,在查制砖厂的账目时,花费的时间最久。我猜测这方面出了问题。而这个项目,一直是朱枫同志在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