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26章 你要命,我给你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26章 你要命,我给你

    作品:《官路弯弯

        傅平顺红着脸,不敢回嘴。

        东沟子乡的一个同志回答说道:“李县长,不能怪傅乡长无能,实在是那梁雄太过嚣张啊!出奇怪不意的,就把咱们傅乡长给打了!再说了,当乡长也不能要求会打架吧?我们傅乡长的工作一直开展得很好啊!”

        李毅道:“不错啊,平顺同志,还有手下帮你说话呢!”

        傅平顺道:“李县长,我的工作没做好。我被打,是活该受罪。”

        李毅冷笑道:“你工作没做好被打是应该的,可是,如果是有人故意耍赖逞横,无故伤害于你,你这个乡长,也如此这般无能吗?你是一个乡长,代表着临沂县政府在东沟子乡的脸面和威严!我请问你,政府都被流氓骑上头来了,你还要伸长了脸,给人家去打吗?”

        傅平顺轻轻啊了一声,心想李县长这是什么意思啊?怪我丢了政府的脸?

        朱枫在旁边听到了,说道:“傅乡长,李县长的意思,是叫你手段再强硬一点,对待敌人,要像秋风扫落叶一般无情!”

        这时,一辆小车缓缓驶了过来,在不远处的路口停下,车门开处,孙薇走了下来,老远不喊道:“李县长!”

        李毅回头一看,见到孙薇,问道:“你怎么来了?”

        孙薇笑道:“李县长,对不起啊,我不是来找你的,我是来找他的。”说着,有些害羞的看了朱枫一眼。

        李毅看看她,再看看朱枫,哈哈笑道:“好啊,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开始的?”

        朱枫搓了搓手,笑道:“李县长,就是那天啊,你叫我去约她,本来是想去试试运气的,没想到真的被我约到了!呵呵,我要多谢你这个大媒人啊!”

        李毅点点头,说道:“不错!才子配佳人,绝配啊!”

        朱枫和孙薇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龚武和傅平顺说道:“朱科,孙主任,你们办喜事时,一定要请我们去喝一杯啊!”

        朱枫道:“那是自然啊!呵呵。”

        孙薇啐道:“胡说八道!谁要跟你结婚了?”

        朱枫嘿嘿一笑,说道:“任何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怎么,你想要跟我耍一辈子的流氓吗?”

        那个神采飞扬的朱枫又回来了!

        孙薇道:“哼,你想得美,我现在只是答应,先跟你处处再说!嫁不嫁你,还不一定呢!”

        朱枫拉了李毅一下,说道:“李县长,这事情关系到我的终身幸福,你就是用行政命令,也要把她许给我!”

        李毅哈哈一笑,往前面走去,说道:“先解决这边的事情,我们再去好好喝上一杯。”

        孙薇说道:“李县长,我刚才接到小玲的电话,说下周六在省城开同学会啊!”

        “是吗?”李毅心想,怎么郭小玲还没有给自己通知一声呢?这个郭班长,不会把我给忘了吧?

        来到田埂处,两边的人都停止了叫嚷,都看向李毅。

        梁雄长得很敦实,一米七左右的个子,体重起码有一百六,虎头虎脑的,肌肉虬结,凶相毕露。

        以梁雄为首的闹事村民,都站在田埂的另一边田地里,大约有**个,其中有一个老人家,拿了一把镰刀,在手舞足蹈的,嘴里一直叫着什么话语。

        梁雄见到李毅领头而来,就知道这个人来头肯定很大,他不想输了气势,等李毅一走近,劈头盖脸就是一通数落:“你们这些当官的,是怎么为人民服务的?你看看你的这些手下,做的什么事?我们这么好的田,才补偿那么少的钱,当我们是叫化子呢?我告诉你们,没有我说的那个数,你们休想从我家田里把路修过去!”

        李毅说道:“我今天下来,就是专门来处理这件事情的!”

        梁雄见李毅脸嫩面善,哈哈笑道:“娃娃,你是不是里哪个领导的秘书?我告诉你,就算是你们领导亲自下来了,这事情也得按照我说的来办。”

        李毅淡然道:“我想请问你,你的补偿价格是怎么样算出来的?”

        梁雄道:“很简单,在你们的补偿基础上,再加一倍!”

        李毅道:“为什么要这么多呢?我们的补偿标准,可是按照中央和省里的相关条例计算出来的,是符合法律章程的。我在这里明确回复你,你的要求很无理,我们不可能答应。”

        梁雄狠狠地说道:“不答应的话,就休想从我家田里修路!”

        李毅道:“当初,你们可是签了合同的!一切都必须按照合同来办事情。而且,我告诉你,修路是公益事业,是东沟子乡改革的一项重大举措,不容任何人挡道!任何企图破坏改革进程的行为,我们都会坚决的制止!”

        李毅这番话说得大义凛然,几个村民不自然的扭了扭身子,低着头看地。

        梁雄道:“娃娃官,你别吓唬我,我梁雄从来都不是被吓大的。我告诉你,别以为我不懂法律,就拿大帽子盖下来!你们这是违法征地!我要告你们!市里,省里,中央,总有一个说理的衙门口吧!”

        李毅沉声道:“你要讲理,好,我们就来理论理论一下。合同是你们签的吧?钱你们也拿了吧?现在出尔反尔,算不算无理取闹,试图敲诈?还有,梁雄,你殴打政府公务人员,这条罪很大的,进去坐个三五几年,不是没可能!”

        梁雄道:“是你们无理取闹在先,我只不过是正当防卫!”

        李毅道:“正当防卫?你知道什么叫做正当防卫吗?要不要我给你扫一下盲?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我请问你,你当时受到了不法侵害吗?”

        梁雄理屈词穷,大声道:“你们是当官的,当然什么事情都由着你们来说啰!你说有理就有理啊!”

        李毅看了一眼龚武和傅平顺,说道:“把这个打人的凶手抓起来,追究其刑事责任!”

        龚武点点头,指着梁雄,喊派出所的同志过来抓人。

        几个公安一直站在旁边,这时都跑了过来。

        这一下,那几个被梁雄怂恿起来的村民都慌了,大声说道:“不关我们的事情,我们是他喊来帮忙的。我们不闹了,我们回家了!”发一声喊,都跑回家里去了。

        梁雄一见政府来真的了,大喊道:“喂,你们别乱来啊!我可是守法公民,是受法律保护的!”

        李毅冷笑道:“现在知道用法律来保护自己了?梁雄,你别反抗,乖乖的束手就擒吧!你在西州犯下的那些事情,我们都知道了!你逃不掉的!”

        李毅哪里知道他在西州犯下了什么罪过啊?这么说,只不过想讹他一讹罢了。

        不料想,这个梁雄忽然之间变得十分害怕,眼神闪躲,大叫道:“喂,你们别过来啊!你们想干什么?”

        几个派出所的同志呈包围之势,围向梁雄。

        李毅心想,自己随便诈他一下,他就露馅了,这家伙,肯定在西州没干什么好营生!沉声道:“别叫他跑了!”

        梁雄居然有些身手,不跑反进,扑了过来,一把扼住了孙薇的脖子。

        钱多只顾保护李毅,没有留意梁雄会对孙薇下手,等反应过来时,孙薇已经落下梁雄的手中了。

        梁雄一手卡住孙薇的脖子,一手摸出把弹簧刀,比在孙薇的心脏处,凶狠地叫道:“你们别过来,过来我就弄死她!”

        朱枫吓得面无血色,大叫道:“你千万别伤害她!凡事好商量,你要钱,我可以给你!快放了她,别干傻事啊!”

        梁雄道:“别动!”

        李毅大声叫道:“都别动!”

        几个派出所的同志站着脚,双手伸开,等着下一步的动作。

        梁雄大喊道:“退后!全部都退后!”

        李毅担心孙薇安危,叫道:“听他的,全部退后!”

        众人都退后数步,紧张的看着梁雄。

        那边那个拿着镰刀的老汉,看到这一幕,哈哈大笑着,指着梁雄唱起了山歌。

        李毅蹙眉道:“这个老头,莫非是个疯子?”

        龚武道:“是个疯子,是梁雄的伯伯,上次就是他站在田里,说要割了自己的脖子,可能是听了梁雄的蛊惑吧。”

        李毅点点头,喊道:“梁雄,有事好商量,你千万别干傻事啊!为了这几个钱,你不至于把自己的后半辈子都给搭上吧?值当吗?”

        梁雄道:“是你们逼我的!”

        朱枫急焦得不得了,他在学校里时,就对孙薇上了心,现在历经曲折后,两人终于在一起了,结果却发生了这种事情,孙薇要是在这里有个三长两短,那自己刚到手的幸福就又飞了!

        他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大喊道:“梁雄,你别冲动,你要钱,我给你!”

        梁雄狠声道:“哼!我现在不要钱了,我要她的命!”

        朱枫道:“你要命,要我的吧,我给你!你放了她,你拿我当人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