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18章 与君邀约有礼相赠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18章 与君邀约有礼相赠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看着钱多,笑道:“我看你倒是有点像黑侠,连行头都省了!”

        钱多嘿嘿一笑:“毅少真有眼光。”

        李毅眉毛一跳,问道:“不会真是你做的吧?”

        钱多回过头来,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很认真的说道:“毅少,我的确是想做来着,我昨天请了假,就是想去教训一下这个姓郑的。”

        李毅吃了一惊,说道:“钱多,这可不行。故意伤害别人的身体,这是犯罪行为!我们是政府干部,不能知法犯法。要对付郑春山,我们的方法很多,其实,我已经掌握了他的一些违法证据,只需要时间,就能治他。现在出了这码子事情,反而拖延了我的计划。”

        钱多笑道:“毅少,我是想做,但是没做成。我先声明啊,我没做成,但并不代表我不想做!只不过有人抢在前头已经做了!”

        李毅道:“真不是你?”

        钱多嘀咕道:“我倒希望是我呢!”

        李毅道:“说老实话,我听到这个消息时,第一反应,就是你做的。你像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的主。”

        钱多耸耸肩膀:“多谢毅少抬举。我让毅少失望了。”

        李毅道:“不是你,会是谁呢?临沂县里,还有谁有这种身手?”

        钱多道:“草莽之中多奇人,不足为怪啊!”

        李毅嗯了一声:“不是你就好,交给司法部门去伤脑筋吧!”

        钱多笑道:“毅少,如果是我做的,你会保我吗?”

        李毅道:“你说呢?谁叫我们是兄弟呢!”

        钱多道:“其实,我挺佩服这个人的,真的!如果可能,我倒希望他没有留下什么线索,平平安安,躲过公安局的抓捕。”

        对这个问题,钱多可以这么说,但李毅却不能。钱多说了也就说了,顶多算是民众对英雄的膜拜。李毅身份不同,一旦表态,就可能是代表临沂县委县政府!

        车子平稳的缓缓行驶在临沂大街上,李毅目视前方,看着大街上人来人往。

        忽然,一个年轻男子横穿马路,飞快的窜到了车子前面!

        钱多反应极快,及时的踩了急刹车,这才避免了一场车祸。飞快的推开门,想下车找那个人理论,至少也要骂他几句出出心中的恶气吧?这青天白日的,你丫的活腻味了,也别拖上我啊!

        那个年轻男子似乎知道钱多会下车,右手往前窗玻璃上扔下一张纸片,飞快的跑掉了,钱多走到车前时,他已消失在人群中。

        钱多拿起那张纸,看了一遍,拿进车子里,交给李毅:“毅少,你看看这个。”

        这是一张普通的数学作业本上撕下来的纸张,上面用圆珠笔歪歪扭扭的说着:“落虹街,小二茶楼,恭候大‘架’!”

        钱多说道:“毅少,这些人太嚣张了吧,公开叫我们去打架?”

        李毅笑道:“这个架字应该是写错了,正确的写法是驾!驾驶的驾!”

        钱多道:“什么人哪!连驾字都不会写!还敢邀你去相见!”

        李毅道:“去看看。”

        钱多点点头,启动车子往落虹街开去,说道:“毅少,是不是要预行布置一番啊?谁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呢?”

        李毅淡淡的嗯了一声,说道:“我自有计较。”掏出手机来,想了想,拨出一个电话。

        落虹街的名字好听,其实就是一条破旧的老街。

        小二茶楼也没有古色古香的味道,只是一个临街的门面,里面摆了几副桌椅,每张桌子上都摆着绿白相间的麻将!

        平时这里经常人满为患,搓麻的,看牌的,挤满了小门面。

        但是,今天这里却是异常的安静,里面虽然也坐了不少人,但桌面上的麻将却静静的躺着,没有人去玩。

        看热闹的人们也没有进去。因为门口站了两个黑衣大汉,一有人靠近,就会伸手一拦,也不说话,但那表情,足以说明一切:今天这里有事情发生,闲人免进!

        “小二茶楼!”钱多留神街道两边,慢慢开着车子,终于看到了这四个字。

        这四个字,用红漆写在一块长方形的木板上,挂在门面的门口处。给人的感觉就是,这个东西,其实是可有可无的。挂上它,只不过是用来给工商局那些大帽子的人看,喏,这里不是麻将馆,也不是赌场,这里是正经的茶楼!

        小二,可不就是端茶倒水的嘛?客人打牌搓麻,也是要端茶倒水的嘛!这个招牌,并没有立错!

        李毅并没有急着下车,等钱多下车后帮自己打开了门,这才在李毅的护卫下,走下车来。

        有个时候,风度和排场,不是自己想要的,却是必须要做给别人看的!

        车子停下的刹那,小二茶楼里的人就都望了过来,见到车子上走下来的两个人,他们既没有出来相迎,也没有交头接耳,只是默默的注视着李毅和钱多,就跟动物园里的老虎和狮子,在注视着那些观赏自己的看客。

        李毅走到门口。

        黑衣人伸出手来,挡住去路,这次开了口,问道:“是不是李毅?”

        李毅略微点头。

        黑衣人嗯了一声:“进去吧!”

        李毅振衣入内,缓缓扫视茶楼里的众人,里面总共有六张桌子,每张桌子可以坐四个人,现在这里面已经坐了二十三个人!只有一张桌子的一方是空着的!

        李毅走过去,在空着的那个位置上坐下来,淡淡的打量着对面坐着的一个青年汉子,二十七八岁年纪,留着一头齐耳的长发,坐在那里,十分沉稳,浑身散发着一股英霸之气,身上的每块肌肉,似乎都充满了无穷的力量。这个装扮,让李毅一见之下,就想到了郑伊健在古惑仔里面的扮相。

        这个长发年轻汉子也在打量李毅。

        “你叫我来的?”李毅沉声问道。

        “是。”

        “做什么?”

        “谈笔生意。”

        “我不是生意人。”

        “生意有很多种,我相信我的这笔生意,你肯定会感兴趣!”

        “哦?你很自信?”

        “这是我的特长。”

        “很幽默!”

        “还行!”

        “想谈什么生意?”一轮对话下来,李毅觉得对面这个青年人有些不一般!

        “谈生意之前,我想先送你一份见面礼。”青年人说道:“请一定要笑纳!”

        “不敢当!”李毅淡淡地道。

        “这份礼物,你会有兴趣的!”青年人说完,拍了一下手掌。

        一个瘦小男人端着一个盘子走了过来,盘子上盖了一个盖子,让人看不出里面藏着什么宝贝。

        那个男人走过来,把盘子轻轻放在李毅面前。

        长发青年微微一笑,伸出手掌,指了指盘子,示意李毅揭开。

        李毅并没有动手,淡然问道:“是什么东西?”

        长发青年莫测高深的一笑:“你看看不就知道了。”

        李毅道:“对不起,不是我的东西,我不感兴趣。”

        人都说好奇心害死猫,对方就是利用这一点,在一步步引诱李毅进入他们预先设下的圈套。

        然而,李毅不是雏,也过了好奇的年纪。

        长发青年果然微微皱眉,暗道这个人比想象中还难对付啊!

        “那就由我来代劳吧!”长发青年轻声一笑,伸手来揭盖子。

        李毅反而伸手压住盖子,说道:“不忙。”

        对方越是想揭开这个盖子,李毅越是淡定。这里面的东西,一定是对方急欲让自己知晓的物事,虽然李毅也很想知道这里面是什么东西,但此刻,跟对方的心理战,更加重要,这会关系到接下来的形势。

        “如果我一定要揭开呢?”长发青年语气一厉,手中用劲。

        李毅只觉得手掌一麻,心道对方好大的力气啊!他顺势收回手,无所谓的耸耸肩膀:“既然你是主,那就客随主便啰。”

        长发青年哂然一笑,缓缓揭起盖子。

        “且慢!”钱多伸出黝黑的右手,按在他的左手上,说道:“还是稍等一下再揭开的好!”

        长发青年略感惊诧,显然没有想到,钱多的身手恁地不错!

        两个人,一个向上揭盖子,一下向下压盖子,两股力气在盖子上交叉斗争。

        这种比试,最耗力气,外人只看到他们两个人按在盖子上,并不知道他们两个人其实是在互相使力较劲。

        那个陶瓷制作的小盖子,在盘子上开始剧烈的抖动。一忽儿上,一忽儿下,但始终悬在盘子上空,并没有离开盘子。可见两个人实力相当,不分上下。

        李毅微微一讶,心想这个长发青年究竟是什么人?居然能跟钱多打个平手!

        趁他们都不注意,李毅伸手进口袋,悄悄的拨通了一个号码,估摸着接通了之后,就马上挂断了。

        这是他刚才在来的路上,眼姚鹏程通话时商量的暗号。

        此来赴会,不知对方底细,防止发生意外,李毅把见面的地址告诉了姚鹏程,并跟他商定,如果需要他的帮助,李毅会拨通他的电话,然后不说话就挂断。

        李毅相信,姚鹏程率领的公安人马,此刻应该正准备出发了!

        也就在此时,胜负已分,盖子再次被钱多压回盘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