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16章 天下有贼丢了宝贝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16章 天下有贼丢了宝贝

    作品:《官路弯弯

        饶若曦道:“钱是你和我公司赚的,我也没捞着什么好处啊!却要担那么大的风险,我不干!”

        郑春山道:“饶小姐,只要你肯跟我走,我的钱,就是你的钱!这些钱足够我们花上一辈子了。”

        饶若曦道:“郑书记,你真的舍得丢妻弃子,抛官削职?”

        郑春山道:“我当然愿意啊!为了你这样的美女,我什么事情都愿意做!饶小姐,你知道吗?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开始,我才明白古人那句话的意思。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饶若曦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再也受不了郑春山的下流样子,冷冷地说道:“哦?对不起,我还有事,先走了。”

        郑春山愕然道:“饶小姐,你这就要走了?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到底合不合作啊?”

        饶若曦起身往外面走,郑春山伸手去拉她的胳膊,叫道:“饶小姐……”

        “滚开!”一声冷喝响起,钱多钢钳般的右手抓住了郑春山的咸湿手,用力一甩,将郑春山甩开,鹰眼里放射出杀人的光芒:“姓郑的,别碰她!哪个部位碰了,我就剁你哪个部位!”

        李毅留他在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饶若曦,如果有他在场,饶若曦却被人吃了豆腐去,那他这身武功岂不是白学了?以后也不用跟着毅少混了!

        “嘶!”郑春山倒吸一口凉气!怒吼道:“你一个臭开车的,胆敢对我如此无礼?你认识我是谁吗?便是你的主子,对我也要礼敬三分!”

        钱多抓起桌面上两只筷子,一手一只,右手往红木圆桌上用力插下去,只听一声轻响,那只筷子直直的没入了木桌之中!

        这一手钉筷入桌的绝技,把郑春山吓出一身冷汗,但他并不怕钱多,冷哼道:“黑炭头,练过的又怎么样?你以为现在是古代呢?仗剑走江湖呢?我怕你个黑炭货?你一个臭开车的,你敢对我怎么样?呃?信不信我分分钟就可以开除你?我现在就打电话,叫人开除你!”

        钱多左手的竹筷扬了起来,作势欲钉向郑春山。

        郑春山不但不躲,反而迎面而上,叫嚣道:“来啊,你有种就钉死我啊!钉不死我,你就死定了!小孬种,不敢了吧?瞧你那瘦不拉叽的模样,你敢动手吗?练家子?我呸!”

        钱多的脸本来是黑的,但此刻竟然变成了酱红色!

        还好他自从跟着李毅以来,学会了不少的养气功夫,不然,早就把郑春山打得让他娘都认不出来!

        他的左手捏紧了竹筷,双目似鹰隼般看着郑春山。

        饶若曦看到钱多吓人的表情,连忙说道:“钱大哥,不要跟他一般见识,这种人,杀他还嫌污了你的手呢!”

        钱多缓缓点头,愤愤然将手中竹筷往地下一扔,只听铮的一声响,那根竹筷入地三分!

        钱多扭头跟在饶若曦身后,往外面走去。

        郑春山本来还想多骂几句,但咽了咽口水,愣是没能骂出口来!

        饶若曦说道:“钱大哥,你的那手魔术,在哪里学的?用来吓唬人,很管用哦!”

        钱多郁闷得想吐血!自己苦练十多年的古武术,在她眼里,居然变成了魔术!

        他搔了搔头,嘿嘿一笑,没有回答。

        两人出了酒店,看到李毅已经把车子开到了门口,正倚着车门,夹着一根香烟,悠闲的吸着,见到他们出来,笑道:“比我猜测出来的时间还要早嘛!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钱多心想,毅少越来越举重若轻了!什么事情都先谋而后动!坐看天外云卷去舒,他自闲庭信步!

        饶若曦笑道:“按照老板的吩咐,全部办妥了。”

        李毅道:“那就走吧。”

        钱多送两人回到饶若曦下榻的酒店,对李毅说道:“毅少,今天晚上我想请个假。”

        李毅笑道:“有事就去忙呗!我这里没什么事了。”

        钱多应了一声,把车停好,下车走了。

        李毅和饶若曦回到房间,饶若曦从坤包里拿出一台随身听,扬了扬,笑道:“我从酒店一个经理手中买来的,花了大五百块呢!急着要用,没有法子!这玩意带录音功能,我跟郑春山的对话,全部录了下来。”

        李毅接过去,呵呵笑道:“你办事,我放心!”自己只不过给了她一点隐晦的暗示,她却把自己的意图领会通透,还执行得如此完美,简直叫人夸奖不完啊!

        “老板,你打算对付这个姓郑的?”饶若曦笑道。

        “哼,这个家伙,我早就想对付他了!”李毅淡淡地道:“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良机,今天真的是天欲灭郑啊!”

        饶若曦道:“老板,你不知道,那郑的有多么恶心,我都快吐出来了!若不是惦记着你的任务,我连一句话都懒得跟他说!后来,他还对我动手动脚的,多亏钱大哥保护了我。老板,钱大哥真有本事呢,一根竹筷,随手一丢,就能钉进地里去!”

        李毅倒了带子,听着录音,边听边道:“这个家伙,真不是人养的!这种事情,也亏他做得出来啊!”

        饶若曦道:“问题是,他还没有做啊!老板,我们就算有这个证据,也告不了他吧?法院不可能用一项还没有施行的犯罪想法去惩罚一个人。生活中嚷嚷着要杀人的很多,可真正杀人的毕竟是少数,警察也不可能因为一个人说要杀人,就把这个人给抓起来吧?”

        李毅点点头:“你说得很对。我就算把这盘带子寄给纪委,对他能产生的作用也是极小的。他可以用发牢骚或者酒后失言来掩饰。”

        饶若曦道:“老板,所以我们必须继续引诱他,让他彻底的坠入我们的毂中!”

        李毅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说道:“我们可以玩权术,但不能玩阴谋,更不能做这种诱人犯罪的事情!否则,我就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政客!”

        饶若曦道:“那怎么办?”

        李毅掐掉香烟尾巴,说道:“有这个证据,我就可以做很多用处了!翻录几份,寄一份给他的妻子,寄一份给县委书记陈凯明,寄一份给市纪委!这三个地方,将种下三根刺!随便哪一根刺发作,都够郑春山喝上一壶了!”

        饶若曦道:“我听老板的。”

        李毅淡淡地道:“好了,你也累了一天了,早些休息吧,我回去了。”

        饶若曦嗯了一声,送李毅到门口。

        第二天是个大晴天,是开春以来天气是好的一天了。

        李毅上班后,打电话询问了一下东沟子乡修路的进展情况,心想也该抽个时间下去转转了。

        煤矸石制砖厂的融资出奇的顺利,十八家制砖厂,最终有十六家愿意入股,加上村民们的自愿入股资金,总共筹集到了两千多万!这个数目,大大出乎了李毅的意料之外,也振奋了他的工业兴县的梦想!

        煤矸石制砖厂项目指挥办公室正式成立,李毅担任办公室主任,但并不负责日常事务,具体事情,由他的联络人朱枫同志负责,朱枫难以委决的,再请示李毅。

        项目的前期筹划需要时间,建造厂房,购进设备,招募工人,安装调试,技术培训,等等,一系列事情忙下来,乡里的道路硬化工程也差不多快完工了,两边的进度同时进行,等到东沟子乡四级公路通车之日,煤矸石制砖厂也该正式投产了!

        这是李毅打响乡企改革的第一枪,不容有失,因此,一有空闲,李毅就会跟朱枫和项目负责人进行通话,随时了解进展情况。

        刚放下电话,田源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说道:“李县长,大事不好了!”

        李毅略微皱了皱眉头,平时看这个田源,挺沉稳老沉的一个人,今天怎么冒冒失失的,跟一个愣头青似的?

        “慌张什么?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呢!”李毅伸手敲了敲桌面。

        田源呃了一声,平复一下急促的呼吸,说道:“李县长,出大事了!”

        李毅沉声问道:“什么大事?”

        在政府机关人员眼中,能算得上大事的,那该是什么样的事情?

        能令田源如此惊慌失措的,又是什么样的事情?

        田源说道:“李县长,我也是才听到消息,昨天晚上,郑书记家里进了贼。”

        李毅瞪圆了眼睛看着他,淡淡地道:“郑书记家里进了贼?很大件事情吗?叫公安局的同志前去破案就行了呗!世界再太平,也不可能天下无贼吧?你用得着这么八卦,这般激动吗?还是你觉得郑书记家里进了贼,你幸灾乐祸?你什么心态?”

        田源听出李毅语气的严厉来,吓出一身冷汗,连忙道:“李县长,我没有八卦,也不是幸灾乐祸啊!我实在是很激动啊!”

        李毅挥手道:“你激动个什么劲啊?郑书记家失盗了,还能丢了什么能惊动世界人民的宝贝啊?”

        田源忽然忍俊不住,捂住嘴巴,笑弯了腰!

        李毅皱眉道:“田源同志,如果没有正经事情,请你出去,我要工作了!我没有时间陪你疯笑嬉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