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03章 见微知着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03章 见微知着

    作品:《官路弯弯

        沈歆瑶上次来临沂,跟李毅说过她工作方面的事情,她说要听从李毅的建议,对节目内容进行改版,并且写成了书面建议,交给了他们台的领导。

        这次节目,可能就是他们台里改版后的事第一节新闻播报,因为这次的新闻内容,跟以前的形式完全不同。

        以前都是放一些没有声音的领导视察画面,再配上主持人的画外音。这一次却是全程实录,主持人只是在旁边加上极少的解释和旁白!

        这种风格,跟后世那些红极一时的新都市新闻类节目差不多,也是李毅提醒了她,她才这么向台领导建议的。

        可是,现在出问题了!而且问题比较严重!不然,这个节目不会播到一半就给换下去。广告之后,直接就播放电视连续剧了。

        司婧看出李毅心事重重,问道:“怎么了?”

        李毅道:“我有事,要先回去了。”

        司婧也不挽留,问道:“是穿这套睡衣回去呢?还是换衣服?”

        李毅摆手道:“算了,懒得换,就这样回去吧。司婧,我还有一句话忘了说。”

        司婧心儿一跳,含羞带怯的问:“什么话啊?你现在说呗。”

        李毅笑道:“祝你生日快乐。”

        司婧闹了个大红脸!还以为他会说出什么肉麻的话儿来呢!原来只是说这句话啊!

        “我也有一句话要说,谢谢你,李县长。”司婧俏皮的一笑。

        李毅呵呵一笑,跟她道了再见,回到自己的宿舍。第一件事,就是打了方家的电话,但电话一直是占线的,再拨打沈歆瑶的电话,却是无人接听,再打她的扣机,也很久没有见到回话。

        李毅心想,自己猜测得果然不错,有人对这次节目的播出不满了!这个人,可能是罗正浩,也可能是其它官员!

        等了五分钟左右,李毅再次拨打方家的电话,这次接通了。

        电话是方红军接的,方红军听到是李毅的声音,连忙把电话移交给了父亲方振。

        “大舅,今天的新闻我看了,到底怎么回事啊?”李毅开门见山地问。

        方振苦笑道:“前几天,罗书记到涟水县检查农业工作。以前的领导下来视察,还不就是到柳林镇那些地方走一走,看一看?什么时候到我们枫林镇来过啊?我们也都没有在意,谁知道罗书记突然心血来潮,要到咱们枫林镇来看看,还随机扯住了一个老头,亲切的聊起了天。”

        李毅道:“那个老人家是什么人?怎么这般会说话?”

        方振道:“那是一个退休老教师,叫做方寿堂,对国家的政府法规有几分熟悉,说起话来也头头是道,平素是极为老实的一个人,那天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劲了还是怎么的,跟罗书记说了那番话语!”

        李毅沉吟道:“现在事情只怕有些棘手,这段新闻播出后,肯定会引起各方面的强烈反响!大舅,你们村里,没有加收农民的税收吧?”

        方振道:“借我三个脑袋,我也不敢啊!上面定的多少,我们就收多少,只有少收,没有多收的。”

        李毅道:“这便好,你把村里的账目处理好,不出两天,就会有人下来查账!”

        方振道:“有这么严重?”

        李毅道:“只怕还有比这个更严重的!”

        方振道:“农业税历年来都是这样征收的啊!这个方寿堂啊,真是没事找事做啊!刚才县里的温副县长打电话给我,叫我管好村里的人,千万别叫他们跑到市里或者省城去上访,还特意嘱咐我,叫我看住那个方寿堂。”

        李毅道:“温可嘉?他还跟你说什么了?”

        方振道:“温县长语气十分严肃,好像出了什么大事情一般。他问了那天罗书记下来视察时的一些具体情况,问得很仔细,几点同分到的什么地方,都详细的问过了。”

        李毅脑中灵光一闪,说道:“大舅,你务必听温县长的话,看住村里人,最好跟镇上的领导汇报一下,叫镇上的干部同志们,这段时间多留个心眼,千万别叫村民们跑去上访!”

        方振听李毅语气比较快而且急,虽然不知道这事情有多严重,但也晓得轻重之分,连忙道:“你放心吧,我自有分寸。嗯,我这就到方寿堂家里去一趟,跟他唠唠嗑去。”

        李毅挂了方家电话,点了根烟,缓缓的吸着,思考着这件事情背后的真相。

        自从入了仕途,李毅看问题,越发不停留在表象上了,但凡一件事情,他一定会认真的琢磨,想清楚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事情的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深层次原因?

        正想得入神,电话响起,是沈歆瑶回过来的。

        “李毅,我刚才在领导家里,不方便回电话。”沈歆瑶语气中有几分气愤,更有几分无奈。

        “新闻我看了,办得挺不错。”李毅呵呵笑道:“就是要这样子办下去!要播出人民群众的心声,直播领导的言行,这才是真正的新闻!”

        沈歆瑶唉叹一声,说道:“你还说好呢!我都被领导骂了,暂时停职!以后用不用,还要看情况!”

        李毅道:“处理得这么严重?呵呵,南巡首长还三起三落呢!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增益其所弗能!不说笑话了,呵呵。嗯,临时撤掉节目,是罗书记下的命令?还是省里的命令?”

        沈歆瑶讶异道:“你怎么知道是省里下的命令?”

        李毅道:“果真是省里下的命令?”

        沈歆瑶道:“是啊,省委宣传部值班室,直接致电给我们台长,转达省委意见,叫台长马上辙换掉正在播出的新闻节目!说这样的新闻,是负面的报道,给党和国家脸上抹黑!还说了,以后再看到这种相关的报道,就要辙掉台子的职位!”

        李毅问:“你们的节目,牵涉到市委领导,节目录制好之后,你们节目组有没有跟相关的市委领导或者秘书联系过?他们看过样片没有?给出了什么样的意见?”

        沈歆瑶道:“李毅,你真是神了,什么都被你猜中了!因为这是我们改版后的第一期节目,又事关市委罗书记,我们不敢托大,更不敢胡来,样片出来后,我们找到了罗书记的秘书,联系到罗书记,请他当场看过了样片。罗书记当时说了一句话,他说新闻媒体有自由报道的权利,我个人无法干涉,既然你们都拍下来了,那就播出去吧!”

        李毅道:“这么说来,罗书记是同意播出的?”

        沈歆瑶道:“对啊!他还说我在这个节目里表现得很自信,有大腕的范儿!结果转过背,言犹在耳呢,我就被辙职了。”

        李毅笑道:“你先别气,也别急,工作的事情,随时可以安排,你就权当放假了呗!我问你,下来采访时,你是不是全程跟着罗书记?”

        沈歆瑶道:“是啊,怎么了?”

        李毅道:“罗书记要到柳林镇和柳林镇去视察工作,是他早就划算好了的呢?还是临时起意的?”

        沈歆瑶想了想,说道:“罗书记去柳林,可能是事先划算好了的。罗书记到达柳林后,十分惊叹,尤其是看到柳林镇凤凰山区的村中城之后,更是赞叹得不得了,一直问是谁的任上搞起来的,那些镇政府官员,有的说是李毅书记任上,有的说是温可嘉书记任上,还有的说是薛雪当县长和县委书记时搞起来的。罗书记听了后,就问他们,温可嘉同志以前在哪里工作?听说是在枫林镇上后,他就要到枫林镇去看看。”

        李毅哦了一声:“罗书记到枫林后,说过什么特别的话没有?”

        沈歆瑶道:“怎么了?你怎么问得这般详细啊,有什么用?”

        李毅淡淡地道:“见微知著!”

        沈歆瑶想了想,笑道:“太过高深莫测,我还是不要测的好。罗书记到枫林镇,先是逛了一圈,却是大失所望,说枫林镇比跟柳林镇来,还是差远了嘛!温可嘉同志为什么在枫林镇任上时,就没有把这个镇的经济全面带动起来呢?”

        李毅跟她聊了十几分钟,了解完自己想知道的东西后,又跟她闲聊了一会儿,安慰了她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窗外狂风突起,吹得窗棂子哗啦啦作响。李毅走到窗户边,并没有关窗,而是站在窗户的风口边,享受着微冷的春夜大风吹打在身上的舒畅感觉。

        他微微闭着眼睛,把今天晚上得到的信息进行组合排列,再进行分析。

        结果,他得出了令他十分震惊的结论!

        他的眼睛倏地睁开,炯炯有神的射向黑色的夜空。

        自己刚才想得还是不够深入啊!

        这件事情并不单纯!

        有人要拿温可嘉开刀!

        终极目的,就是剑指省委书记温玉溪!

        罗正浩是曹永泰提拔起来的人,难道罗正浩这些看似无意的举动,其实是在曹永泰的指使下开展的一系列行动?

        他们想搞温玉溪,找不到缺口,就改变方向,想办法搞马红旗,结果也受挫而归,现在,他们把目标指向了温可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