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02章 领导很忙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02章 领导很忙

    作品:《官路弯弯

        司婧回转身,拿了一块毛巾,帮李毅擦了擦脸上的蛋糕,笑道:“李县长,头上全是奶油,干脆在我这里冲洗冲洗吧!”

        “这……”李毅照了照镜子,头发上面的确沾满了白色奶油,还有黄色的蛋糕屑末,这个样子,肯定是不能出去的。

        “洗洗吧!”司婧道:“我去帮你准备睡衣。”

        她说的是那般自然,就跟自家人说话一样随意,说着还动手帮李毅脱衣服。

        李毅似乎没有更好的选择,连忙轻轻推了推她,笑道:“我自己来吧。”

        司婧俏脸晕红,轻轻嗯了一声,低头走了出去。

        李毅刚刚冲洗完毕,司婧听到水声没有响了,就轻轻敲了敲浴室的门,推开一条缝,把睡衣递了进来。

        李毅换好衣服,来到外面,司婧准备好了电吹风,笑着对李毅招招手:“快来这边坐下,我给你吹吹头。”

        李毅摸了摸头发,说道:“不用了吧,头发不长,很容易干。”

        司婧笑着坚持:“来嘛!”

        李毅听到这声有些发嗲的声音,头皮有些发麻,走了过去,在她面前坐下。

        司婧拿着吹风机,左手摸着李毅的头,慢慢地给他吹,差不多快干了时,说道:“床我已经铺好了,先看一下电视再睡吧?”

        李毅回头看了她一眼,她正用柔情似水的眸子看着他。

        “不好吧……我还是回去了。”李毅淡淡地道。

        “怎么了?不喝醉,就不能在我这里留宿吗?”司婧语含幽怨地说道:“今天是我的生日,你就不能送份特别的礼物给我吗?”

        她伸出纤纤玉手,轻轻拂过李毅的脖子。

        微凉的感觉,通过皮肤末梢神经组织,传递给李毅的大脑。

        吹风机的风鸣声嘎然而止。

        “司婧,我其实一直想问来着,那天晚上,我喝醉了,没对你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吧?”李毅想了想,还是直截了当的问了出来。

        他心想,大家都是成年人,没必要遮遮掩掩,就算是发生过一点什么暧昧情节,只有彼此无介于怀,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现在时代不同了,不是那种碰一下小手就要终生非你不嫁的年代了。

        司婧轻轻咬了咬嘴唇,说道:“你不记得了吗?”语气中满含失望与落寞。

        她已经放下了吹风机,但双手轻轻搭在李毅的双肩上。

        李毅眉毛一跳,轻声说:“那天我一醒来,本想问你,但又觉着不好意思。”

        司婧双手攀住李毅的肩膀,轻轻往下滑,双手垂在李毅的胸前,俯下身子,凑在李毅耳边,轻声说道:“那天你喝醉了,抱住了我,要脱我的衣服。”

        李毅伸手想去推开她,听到这话,伸出的手就变成了轻轻搭在她身上了,嘿嘿一笑:“你就没有拒绝我吗?”

        司婧娇声道:“我不敢,也不想。”

        李毅听到她的呼吸有些急促,吹在耳朵上,麻麻痒痒的,叫人心猿意马。

        司婧忽然扑哧笑道:“可惜,你那天喝得太醉了,把我快要脱光了之后,你就打着响亮的鼾声,沉沉入睡了!可怜啊,辜负了一夜美好的韶光。”

        李毅有些放松了,也有些情动,轻轻抚摸了一下她微微泛着红色光泽的玉手。

        司婧娇声一笑,长身而起,莞尔笑说:“今天晚上,还是你睡床,我睡沙发吧。”

        她起身拿了一床毛毯放在沙发上,笑道:“过来看电视呀!”

        李毅起身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下来,正好看到西州新闻里,沈歆瑶正在播报新闻,市委罗正浩同志,率了相关部门的人员,在视察农业春耕工作。

        电视里,罗正浩正亲切的跟一位农民老大爷进行交谈,询问了春耕进展和大棚的收获情况。

        李毅听到老大爷回答说,水稻现在种得少了,也就种上个半亩来地,用来保证自家的口粮,其它的田地,主要是来用种大棚了,因为大棚产量高,收入好。

        罗正浩就问他,现在收入提高了多少,生活改善了没有?

        老大爷看来是被罗正浩临时抓来跑龙套的呢,还是事先没有领会好当地领导的意图,居然说了实话,他说收成还好,反正收多少农作物,省城都有大公司来收购,不愁卖不掉,问题是农业税收得太严重了,尤其是对这个种养殖收的税太高了。

        老大爷兴许是好不容易见到一回市里的高级干部,说起话来有些激动和直硬,他说国家的农业税,规定是15.5个百分点,可是咱们市里定的税收却是20个百分点。

        他直接质问罗正浩:这是不是有些太高了?加上村级三项提留和五项乡统筹,农民的负担很重啊。

        马上就有随行的工作人员跳出来解释,说什么大棚种植和生态种养,以及畜牧业,都是属于农林特种产业,要征收牧业税和农业特产税,征收的税率自然不同。他还说道,咱们市征收的比例算是很低的,有些内陆省份,这一项的比率更高呢!

        李毅问道:“司婧,你对这些方面应该比我懂,给我说说农业税吧。”

        司婧脱了鞋子,双腿盘坐在沙发上,拿那床毛毯盖住两人的腿部,笑道:“李县长,你又来考较我了。”

        李毅道:“你是这方面的专家嘛,我不问你,又去问谁呢?”

        司婧道:“那我就班门弄斧了。农业税起源很早,我们国家,以前商业和工业都不发达,全靠农业税支撑国家的经济发展。农业税在旧社会里称田赋,西方国家称地租税或土地税,是历代农民必须缴纳的一项皇粮国税,几千年以来,农民们也都以为这是自己应尽的义务,从来都是主动纳税,从来没有抵触过。”

        人民真是可敬可爱的啊!

        司婧道:“在封建社会,农业是最主要的生产部门,是封建制国家最主要的税收,是财政收入的主体。但发展到资本主义社会,随着工业、商业的发展,农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不断下降,当代世界多数国家的农业税已不是主体税收,而是作为财政收入的辅助手段。我们国家建国初期,农业税占当时财政收入的39%,可以说是财政的重要支柱。1979年,这一比例降至5.5%。”

        李毅缓缓点头,他清楚的记得,国家进行农村税费改革,起码还要等上数年,要到“十五”(2000-2005)之初,中国才开始了以减轻农民负担为中心,取消“三提五统”等税外收费、改革农业税收为主要内容的农村税费改革。

        2004年开始,中央决定免征除烟叶税外的农业特产税,同时进行免征农业税改革试点工作,直到2006年,国家才彻底废除了这项沿袭了2600年的税费。

        司婧看着电视里的采访报道,讶道:“这种新闻也能播出来吗?不怕引起负面反响?”

        李毅道:“这个问题很正常啊,只要是个农民,都会存在这种想法,而且,他们并不是不交税,只是觉得这税率有些太高。”

        司婧道:“有些事情,大家都是心知肚明,彼此心照不宣,可是一旦说开来,被有心人利用的话,农民们分不清好歹,就会一拥而上,向各地政府机关反应这件事情,甚至会向上级信访部门进行上访,那就会给当地政府带来相当大的压力!”

        李毅看到,电视里头,那个老大爷已经跟政府工作人员起了争执,大声地质问西州政府为什么不按国家规定的税率来征收农业税。

        罗正浩没有料到会出现这失控的一幕,板着脸孔,怔在当场。

        每个领导下去视察前,都会要求下面不要搞形式主义,不要搞迎来送往那一套,更不准事先安排视察地点和受访人员,以显示自己是多么的务实和爱民。

        其实,真正要做到这三点,实在有些为难下级部门。

        别的领导下来时,下面官员鸣锣开道,迎到地界,送出地界,你这个领导下来时,他们如果不迎不送,叫他们于心何安啊?

        再者,世界上的事情,往往是出乎意料之外的,演戏都有演砸的情况出现,何况是随机受访?那变数就太大了。

        哪个地方政府没有一点不欲人知的事情?领导下来视察了,他们自然是要捂盖子的。不然出了问题,领导尴尬,自己受苦。

        一个乡村干部模样的人跳出来,劝着老大爷,叫他稍安勿躁,有什么事情,待会私下里再跟领导反应。现在领导很忙,没有时间处理你提出来的问题。

        这个村干部李毅太熟悉了,居然是自己的大舅方振!

        敢情,罗正浩同志是在方家坳那一带视察工作呢!

        电视画面忽然切换掉了,跳出来猪饲料的广告,巨大的字幅和肥胖的猪,挤满了本就很小的屏幕。

        “怎么忽然就换掉了?绝对是被某个领导看到,责令电视台换掉的!”司婧说道:“我就说嘛,这么敏感的东西,怎么能播出来呢。最近西州新闻经常放一些大胆的题材,怎么回事,是不是现在的舆论改变了风向?”

        李毅却是心情沉重,紧紧锁住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