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00章 止乎朋友之礼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200章 止乎朋友之礼

    作品:《官路弯弯

        朱枫一脸的苦相,说道:“李毅,我是真的看不出来啊!周边我也去走了走,除了你刚才说的那些,唯一引人注目的,也就是方南县的南岭煤矿,可是,那是人家的啊,跟我们临沂没有半分钱关系。”

        李毅说道:“你看对了,就是南岭煤矿啊!”

        朱枫道:“南岭煤矿是个大煤矿,那当然赚钱了。你的意思是找他们承包靠近临沂这边的煤山?人家会愿意吗?那可是寸煤寸金啊!”

        龚武和傅平顺听了,却是大喜过望。

        龚武呵呵笑道:“李县长,如果真的能承包那片煤山,那咱们东沟子乡,甚至咱们县,就都发达了!”

        傅平顺眼睛里闪着精光:“是啊,李县长,由你们县领导出面,去跟方南县商量,共同开发也好,承包也好,只要他们肯同意分一片煤山给我们就行!”

        李毅说道:“你们想得可真美!换位思考的话,你们会同意吗?”

        龚武和傅平顺摇摇头,轻轻一叹。

        朱枫道:“李毅,你刚才不是说,我看得很准嘛?怎么又不是了?”

        李毅笑道:“你们只看到煤炭是个宝,却没有看到另有一种东西,在平常人眼里,他是废物,可是,如果善加利用,又能变废为宝!”

        龚武道:“什么东西?李县长,你就不要跟我们这种粗人打哑谜了!我们的脑筋是直的,转不过弯来,有什么话,你就跟我们直说吧!”

        李毅道:“龚武同志,莫急。且听我慢慢道来。在开采煤炭的过程中,伴随着煤炭,会产生一种岩石,包括混入煤中的岩石、巷道掘进排出的岩石、采空区中垮落的岩石、工作面冒落的岩石以及选煤过程中排出的碳质岩等等,这个东西,你们知道吗?”

        龚武道:“你是说废渣?”

        李毅道:“废渣?哈哈,它有一个学名,叫做煤矸石。煤矸石是一种工业废物,煤矸石的大量堆放,不仅压占土地、影响生态环境、矸石淋溶水将污染周围土壤和地下水,而且煤矸石中含有一定的可燃物,在适宜的条件下发生自燃,排放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碳氧化物和烟尘等有害气体污染大气环境,影响矿区居民的身体健康。”

        朱枫道:“既然是危险的工业废弃物,我们拿来又能做什么用呢?”

        李毅道:“我国每年开采煤炭量达到一亿吨,各种煤矸石的排放量,在20亿吨左右!这么庞大数量的工业废物,占中国工业固体废物排放总量的40%以上,成了我国环保的重要危害源。其实,这个东西,既是废物,又是一种宝贵的资源。”

        朱枫来了兴趣,说道:“哦?煤矸石是一种宝贵的资源?这种东西,可以用来做什么?”

        李毅笑道:“这个东西,对我们穷人来说,可是个宝贝啊,可以用来制砖,制造成水泥,还可以用来发电,提取化工产品,等等。当然,这些用途,也要根据煤矸石成分来确定相应的用途。

        发电和提取化工产品,这两项我们是没有钱去搞的,投入成本太大了。我们可以用它来制砖和制水泥,这两样东西,投资少,利润大!资本回收期极短!是一本万利的致富之路啊!”

        龚武和傅平顺听了这话,两两相望。龚武嘿了一声,说道:“这么说来,我们守着宝山,却不知道利用啰!”

        傅平顺思索道:“可是,我们都不懂这些技术啊,而且,我们也没有机器。”

        李毅道:“我已经跟省城的三江重工联系过了,他们有生产相关的机械设备,锤式粉碎机,搅拌器,液压自动码坯机,他们都有生产,到时,你们派人直接到省城跟他们联系就行了。”

        傅平顺忽然激动地站起来,伸出双手,紧紧握住李毅的右手,激动地道:“李县长,原来你早就帮我们划算好了啊!我们东沟子乡这一次要是能够脱贫致富,一定不忘李县长的大恩大德!”

        李毅轻轻拍着他的双手,说道:“平顺同志,大家都是为人民服务嘛,不用这么动情。呵呵,我跟你们说,这个煤矸石制砖,从耐压、抗折、耐酸以及耐碱性能都高于粘土砖;从建筑用砖的成本方面来看,砌墙及粉刷前不用浇水,可节省用水费及人工费,同时,由于硬度高,产品在运输中的损耗比粘土砖低。所以,我们生产出来的这种产品,肯定能很快打开市场。”

        朱枫说道:“那是不是可以淘汰掉县里其它粘土制砖厂?把煤矸石制砖,当成一种产业化来经营?”

        李毅从办公桌后边走出来,在办公室里边走边说:“我的想法是,把煤矸石制砖,打造成我们临沂乡镇企业改制的一块金字招牌!我要把全县十多家制砖厂联合起来,成立一家大型的煤矸石制砖厂,产业化、专业化、规模化!成为咱们临沂县的乡镇龙头企业!”

        李毅说着话,左手背负在背后,右手不停的挥动,做着表达心情的动作。

        仿佛一幅美丽的画卷展开在众人面前,龚武和傅平顺似乎已经看到了那热火朝天的大型工地,听到了那机器的轰鸣声,看到了源源不断的财富!

        李毅道:“将来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我国的房地产业将高速发展,对建筑用砖的需求将大量增加,这个制砖厂,绝对能越做越大!”

        龚武和傅平顺早就摩拳擦掌,只想着早些动手,快一点把李毅口中的画卷,变成现实。

        李毅道:“龚武同志,平顺同志,蓝图,美景,我已经给你们描绘出来,接下来,你们务必踏踏实实的,一步一个脚印的,将这幅美妙的画卷,铺开在临沂人民面前!”

        龚武和傅平顺乐呵得嘴巴都合不拢了,说道:“请李县长放心,我们一定按照县里的部署,一步步完成任务,达成目标!”

        李毅道:“要致富,先修路,这条路将承载着临沂人民烧制出来的砖头,运送到南方省的各个地方!这条路的好坏,直接决定了今后十数年之内东沟子乡的经济发展!你们两个,必须给我盯牢了!”

        龚武和傅平顺见李毅一再提到这条路的重要性,都是暗暗点头,又拍着胸脯,表了一番态,保证完成任务。

        李毅说道:“这位是朱枫同志,不用我再介绍了吧?”

        龚武笑道:“朱枫同志在我们乡里住了快有半个月了吧,早跟我们混熟了。”

        李毅道:“我会成立一个乡镇企业改制领导小组,朱枫同志将成为这个小组的联络人,代表我本人,处理相关事宜。你们有什么事情,多跟他商量。”

        龚武呵呵笑道:“好的,朱枫同志,日后多到咱们东沟子乡来,我请你喝自家酿的米酒。”

        朱枫笑道:“龚书记客气了,以后有什么事,吩咐我就行。”

        龚武和傅平顺大喜而归,回家去宣传李毅同志的新想法了。

        办公室里只剩下李毅和朱枫两个人时,朱枫叹服道:“李毅,我们俩是一个学校一个班级毕业的,当初我高考的总分数,比你还要高一些呢!我初到临沂时,存着这么一个心思,心想你都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当上一个正处级的县干部,我朱枫再差,也不会比你差很远吧?可是,这半个月跑下来,再听了你刚才那番高谈阔论之后,我真的觉得自己有些愚钝!跟你比起来,相差太远了!”

        李毅在他身边坐下来,说道:“朱枫,话不能这么说,术业有专攻,你的文采,就是我自叹不如的地方啊!我在官场混迹了这么几年,也算是有些心得吧,看问题的角度和方式,跟一般人当然有些区别。或许,几年之后,你比我还要精明呢?”

        朱枫呵呵一笑,说道:“李毅,谢谢你。”

        李毅拍拍他的肩膀,看看手表,说道:“快下班了,你去接孙薇同志下班吧!”

        朱枫脸色随即一暗:“她以前就对我爱理不理的,现在当了官了,对我这个人,更是发乎同学之情,而止于朋友之礼!唉!”

        李毅咀嚼着他的这句话,心想这家伙的文采还真不是盖的!出口成章啊!

        “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嘛!别怪我没告诉你啊,西州有一个男人,正在猛追孙薇,你要是脚步慢了,被人拔了头筹,那就休怪我了!”李毅笑道:“去吧,真诚所至,金石为开!”

        朱枫受了李毅的鼓励,整了整衣服,起身道了再见,真个去接孙薇下班了。

        李毅正要收拾东西下班,田源走了进来,恭敬的说道:“李县长,下班了,办公室的卫生我来搞吧。”

        李毅要赴佳人之约,也不客气,微笑道:“那就麻烦田秘书了。”

        田源道:“李县长客气了,我本就是为领导做服务工作的。”

        李毅笑道:“早上的卫生工作也是你做的吧?”

        田源道:“是的,我早上来得早,左右无事,就帮忙收拾干净了。”

        李毅拿起公文包,轻轻拍了拍田源的肩膀:“田秘书,不错!”

        田源立马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轻了三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