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98章 司婧同志的生日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98章 司婧同志的生日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并没有因为郑春山的故意搅和,就忘记了自己原来的目的,他等会场安静一些后,旧话重提:“这件事情告一段落。接下来,我们是不是继续讨论一下公安经开分局的事情?前面我已经说得很清楚,某些同志不再适合担任那么重要的职务。”

        郑春山道:“李毅同志,恕我不敢苟同你的意见。人有失手,马有失蹄,我们不能要求一个干部同志事事按照你的意思去做吧?只要他大体上是好的,我觉得就不能太过严苛。”

        李毅心想你偷换什么概念啊!说道:“什么叫按照我的意思去做?我们设立公安经开分局的目的是什么?还不就是为了更好的治理经开区?经开区的安全和经侦工作,是要靠公安分局去维持的,现在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了乱子,我们再不整治,将来还会出大问题的!”

        郑春山冷言道:“各位同志,廖德阳同志私下里跟我谈起过,说这段时间,他可能得罪什么大领导了,某些大领导看不惯他的为人和性格,有意打压他。我不知道他说的大领导是谁,我问他,他也不肯说。李毅同志,不会是你吧?”

        李毅皱眉道:“春山同志,你这是什么意思?调整干部分工,就叫打压同志?那我们的组织工作还要不要开展?一个干部工作的调整,只是他暂时不再适合担任现在的职务!”

        郑春山道:“廖德阳同志自调任经开公安分局之后,一直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没有功苦,也有苦劳,我不赞同调整他的工作,我也希望在座的同志们好好考虑我的建议!”

        司婧和刘怀勇都是第一次参加县委常委会议,以前,这种会议,对他们来说,都是十分的神秘,甚至带着几分神圣感,毕竟这是临沂县最高级别的权力会议。坐到这里面来,占据一席之地,是每个临沂干部心中的梦想。

        司婧不止一次的幻想过,常委会议是怎么样一种情形?这么多的大佬级别人物济济一堂,他们是怎么商量出有关全县大事的决策?

        看到会场里一再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司婧的妙眸里闪出神妙的光彩。

        想当初,李毅同志就是在这种群狼环伺的环境下,力排众议,顶自己上位的吧?不知道那一战的具体情况是如何的呢?今天,李毅同志又碰到了强烈的反击,他会如何应对?

        人事问题向来是最敏感的,在这个问题上,各个常委之间,只有利益和权力的平衡。就算是盟友,有时候为了权益的争夺,也会产生巨大的分歧。

        陈凯明说道:“这个问题确实比较严重,经开区的安全工作,十分重要。但是,廖德阳同志刚刚上任不久,现在就急于调整他的职务,是不是有些欠妥当?”

        他这是双面胶的做法,两边不得罪。

        因为廖德阳现在的位置,对陈凯明来说,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而且,现在人事调整工作十分少,他自己并没有什么可以用来跟李毅或者郑春山进行交换,于是,他选择了拖延。

        孙正阳的想法,跟陈凯明正好相反,他现在的地位有些尴尬,上面失去了罩子,下面忠于他的死党也越来越少,他急于在下面培养一些自己的势力,加强自己在政府方面的话语权。

        一个县长说出来的话,如果得不到下属的认真惯彻执行,那是十分可悲的。

        孙正阳笑道:“我倒觉得,正常的人事调整也是必须的,一个人适合什么样的工作岗位,总要在任上试过了才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长,他可能适合这个岗位,却并不适合那个岗位。廖德阳同志是个好同志,但是,既然他不再适合在公安经开分局局长职务,我觉得很有必要调整。这也是对廖德阳同志负责任的做法,说不定在新的工作岗位上,他能发挥出更大的光和热来。”

        李毅眼角的余光看了孙正阳一眼,心想孙正阳这个时候提出来支持我,必定有他自己的如意算盘。

        果然,听到孙正阳继续说道:“我就有一个很合适的人选啊,经开分局现任娄龙副局长,就是一个好人选嘛!”

        李毅在这个人选问题上,倒没有特别的要求,目的是要拉下廖德阳来,杀鸡儆猴。心想既然孙正阳有合适的人选,而且是现任副局长,不妨卖他一个人情,姑且让那个姓娄的上来试试,如果不行,大不了以后再换就是了!于是微微笑道:“娄龙这个人我接触过,我觉得可以让他试试。”

        孙正阳没想到自己随便抛出一个人,就获得了李毅的认可,有些出乎意料之外,心想李毅同志其实也并不是十分强势嘛,只不过他原则性比较强而己。话又说回来了,原则性强,正是一个合格干部的标准,他并没有错嘛!

        郑春山沉着脸,说道:“我保留我的意见!”

        李毅淡淡地道:“我坚持我的建议!”

        组织部长解明珍说道:“廖德阳同志虽然也是个好同志,但我同意李毅同志的建议,把他换到一个更适合他的岗位上去。”

        宣传部长席如松说道:“我们宣传部的同志,也参加了由李毅同志发起组织的法制宣传小组,据这些同志反应,经开区因为外来人口多,鱼龙混杂,当地司法机关疏于宣传管理,存在不少安全隐患。多亏了李毅同志发现得及时,搞了这个法制宣传月,效果显著啊!由此可见,以前的公安分局有些工作,确实做得不到位。因此,我也赞同辙换分局领导。”

        匡融笑道:“李毅同志的提议很好,我觉得可行!”

        人武部长边建军说:“娄龙也是军队里面转业出来的,我相信他能干得好!”

        统战部长吕智鹏说了一句:“我没意见。”

        陈凯明审时度势,呵呵笑道:“既然大部分同志都同意叫娄龙同志试试,那就叫他上来试试吧。至于廖德阳同志的职位,我们日后再行商量吧!”

        这场争夺,以李毅的提议获得通过,孙正阳获利而告终。

        常委会散会后,司婧跟着李毅来到他办公室,进门之后,虚掩上门。

        李毅看到她这个动作,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问道:“司局,有事?”

        司婧笑道:“我来向李县长汇报工作。”

        李毅道:“我说过很多次了,财政工作,向正阳同志汇报就行了。”

        司婧道:“李县长,你是常务副县长,常委会上有分工,你也是分管财税工作的嘛!我来向你汇报工作,也是应该的啊。”

        李毅想了想,点点头,请她坐下,听她说了一通近来的县财务工作。

        李毅听得很认真,等她说完之后,说道:“司局,既然你来向我做了工作汇报,有关财政方面的几个问题,我想有必要提醒你注意一下。”

        “李县长请说。”司婧微微含着,一副虚心受教的模样。

        李毅道:“司婧同志啊,下半年开始,我们县的财政将会出现更加困难的局面,你要做好预防准备工作。”

        司婧微讶道:“李县长,下半年更困难?不是说多了经开区的税收后,下半年就会好转吗?”

        李毅道:“我这也是提前给你打个预防针吧,你们县财政局要做好充分的准备。”

        司婧一脸疑惑,显然很不明白,李毅为什么会这么说。

        李毅总不能跟她说,下半年开始,东南亚要爆发金融危机吧?

        李毅沉吟道:“我给你提几个建议。一是确保工资性支出;二是进一步提高社会保障支出在财政预算中的比重;三是努力保障国家政权建设、科技、教育、文化等重点领域和项目的支出需要;四是加强农业基础地位,大力支持农业基础设施建设,加大扶贫力度,切实减轻农民负担,要足额筹措粮食风险基金,并及时拨付到位;五是加强对公款购置小车和各种公务费、会议费、招待费及通信费等财政支出的管理,严格执行中央和西州市关于厉行节约反对奢侈浪费的若干规定,坚决抵住铺张浪费行为。”

        司婧飞快的拿笔在日记本上写下李毅所说的这五点,完了笑道:“李县长,你的意思是叫我这几个月手要紧一点?”

        李毅道:“你心里明白就好,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只要你上半年这几个月合理利用好财政的钱,下半年再困难,也不会难到哪里去。另外,经过我这番乡镇企业的改制,相信能增加不少税收,你那边再省着点花,要度过这个难关,也不是太困难。只要你能顶过今年,你的成绩和努力,就会被领导所认可。”

        司婧虽然不是很明白,但却知道,平常很少跟她聊工作的李毅,今天如此严肃的跟她说这番话,必定有深意。

        她点点头,笑道:“我记下了,李县长,今天晚上,我想请你吃饭,你一定要答应我。”

        李毅摸了摸下巴,说道:“有什么说法吗?”

        司婧妩媚的一笑:“今天是我生日。不知道这个理由够不够请动李县长大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