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96章 又出惊人之语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96章 又出惊人之语

    作品:《官路弯弯

        司婧和刘怀勇几乎同时来到常委会议室。

        两人推开门,就听到嘭的一声响,李毅一拳重重的砸在会议桌上。

        司婧和刘怀勇彼此相望一眼,轻轻的走了进去。

        司婧轻脆地说道:“各位领导好,司婧前来报道。”

        李毅阴沉着脸,说道:“好了,司婧同志和刘怀勇同志已经来到,春山同志,你有什么要问的,先问完吧!不要耽搁两位局长太多时间。”

        郑春山轻轻一咳,不自然的扭了扭身子,并没有说话,看向陈凯明。

        陈凯明冲司婧和刘怀勇微微点头,说道:“今天常委会请两位过来,是有一桩事情想向两位求证一下。”

        司婧说道:“陈书记有话请问。”

        陈凯明道:“司婧同志,前不久,是不是有一笔两百万的款子,从你们财政局的账户划了出去?”

        司婧点头说道:“是的。具体时间是三天之前。”

        陈凯明转向刘怀勇,问道:“怀勇同志,三天之前,你们交通局账户上,是不是转进来一笔两百万的款子?”

        刘怀勇道:“是啊,这是李县长跟我打过招呼的。”

        陈凯明道:“当着党旗和国旗,两位确定所说的话,没有虚假言辞吧?”

        司婧和刘怀勇异口同声道:“我们对党旗和国旗保证,我们所说的话,句句属实。”

        司婧拿出相关单据和报表,放到陈凯明面前,说道:“陈书记,这是县财政局一个月来的对账单据,请过目。”说着,看了李毅一眼。

        李毅轻轻点头,对她的醒目表示很满意。

        司婧妩媚的一笑,随即肃然。

        陈凯明看过之后,递给孙正阳。

        孙正阳在看时,郑春山一直很紧张的望着他手中的报表。

        孙正阳仔细看了看,并没有递给郑春山,反而传给纪委书记吴开林:“老吴,你看看。”

        吴开林起身接过来,看完之后,说道:“报表和单据都是真实的。可信。”

        司婧咯咯笑道:“各位领导,就算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弄虚作假啊!两百万,都能够要我的脑袋了!江山如此多娇,我可舍不得这么快离开呢!”

        “呵呵,司局长,你真是有文采啊!”陈凯明微微一笑,对郑春山道:“春山同志,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郑春山并不慌张,很显然,他早就知道这笔钱的去向,刚才故意那般说法,只是想打李毅一个措手不及罢了。当即说道:“两百万的去向虽然查明了,可是,李毅同志为什么要转移这两百万?这可是专款专用的钱。交通局有什么事情需要这两百万呢?还是其中另有猫腻?”

        刘怀勇说道:“郑书记,这笔钱……”

        郑春山不等他说完,厉声道:“刘怀勇同志,这里是县委常委会,我们有点名叫你说话吗?你懂不懂组织纪律性?”

        刘怀勇本想解释几句,被郑春山这声厉喝,闹了个满脸通红。

        他好歹也是一局之长,交通局在县里,还算一个中上衙门,刘怀勇在临沂官场,也是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不料被郑春山如此不给情面的喝斥,令他实在下不来台,有些尴尬的站在当场,不好做声。

        李毅看到他的窘态,替他解围道:“春山同志,刘局长是陈书记代表县委常委会请来的客人,他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说明这笔钱的去向和用途,他为什么不能说话?陈书记,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陈凯明嗯了一声,说道:“怀勇同志,你有话请坐下说吧,呵呵,司婧同志,你也请坐。”

        “谢陈书记赐座!”司婧微微一笑,在李毅背后的列席座椅上坐下来。

        李毅说道:“刘局长,现在你可以说了。”

        刘怀勇感激的看了李毅一眼,说道:“各位县委领导,李县长之前跟我说过这笔钱的用途。在这里,我向常委会做个说明:这笔钱,是用来做修路的基金。”

        “修路的基金?”郑春山嗤笑道:“发工资的时候,李毅同志把这些钱握得死死的,现在怎么舍得拿出来修路了?不知道是修的什么路?县里最近有修路的计划吗?”

        刘怀勇道:“县里并没有修路的计划,这是李县长的规划。”

        郑春山啧啧道:“李毅同志,真是财大气粗啊,县里穷得连工资都要拖欠呢,你倒有闲钱去修什么路?你真是拿着政府的钱不当回事!陈书记,孙县长,这算是专款专用吗?还不算是乱花销吗?修的什么路?怎么修?谁来修?这里面可以做假的成分太多了!”

        陈凯明沉吟道:“这个事情,的确是有些欠考虑啊,李毅同志,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李毅沉声说道:“这笔钱,的确是专款专用的,跟乡镇企业的改制并不冲突。”

        郑春山咄咄逼人道:“李毅同志,你别糊弄人!你以为我们都是傻子呢?这笔钱可不是你李毅一个人的,这是上级拨给咱们临沂县的!怎么能由着你的性子乱花呢?与其修一条没有多少用途的路,还不如分摊给每个百姓呢!两百万,临沂县每个人都可以分到两块钱呢!一家几个人加起来,可以称上几斤肉,改善一下生活了。”

        李毅道:“春山同志,你怎么就不容我把话说完呢?”

        郑春山道:“你再怎么狡辩,也掩盖不了你乱花公款的嫌疑,我甚至怀疑,你之所以想修路,只不过是想借修路之机,大肆敛财!”

        李毅眉毛一扬,说道:“我想请问大家一件事,有一句口号,我们已经喊了很久了!这个口号是:要致富,先修路。这难道是一句空话吗?刘局长,你是管交通的局长,你来给我解释一下,好吗?”

        刘怀勇说道:“没有能通车的路,一切物资、产品,靠肩挑手提,其运输成本过高,而且效率低下,当然不可能致富。打一个比喻来说吧,公路之于国家,等于血管之于人体,只有血脉畅通了,我们人身体才会健康。公路加强流通,不仅是物流和人的流动,还有信息的传递,这都是经济发展的必要因素。”

        李毅点头道:“刘局长的话是正解!我们就拿米国来说吧,米国在二战后,大量修建州际高速公路,目的是构建全米国快捷、安全的交通大动脉,加强人员、物资交流,促进经济的发展,结果怎么样呢?短短几十年的发展,美国经济取得很大发展,成为了世界上的头号大国!这一切都受益于高速公路网络的铺设。”

        郑春山满脸不屑地道:“人家那是米国啊!咱们省里才多少高速公路?你不会发疯到,想凭一县之力,就在咱们县里修一条高速公路吧?”

        李毅微笑道:“真要修高速公路,也不是不可能,但是,这笔钱,我并不是用来修高速公路的。”

        郑春山堵他的话道:“既然高速公路那么好,你为什么不修?”

        李毅道:“我们政府提倡‘要致富,先修路’,老百姓很是拥护,也期盼着修好路,能早日通车,节省物流成本,促进经济发展,改善民生。现在各个地方修高速公路的想法和做法是,由中央、地方政府、老百姓、外资,再加上银行贷款,多方活动,筹集修路经费,路修好后开始收费,而且一收就是20年、30年。很快就能收回成本!这也是政府修路最常用的一种手法。如果我们临沂真的想修高速公路,我们也可以这么做。但是,我不屑为之!”

        最后一句话,李毅加强了口气!

        陈凯明和孙正阳听了李毅前面说的话,甚至都有些意动,心想若是真的能在自己任上,在临沂县里修出一条高速公路来,那该是多大的政绩啊!

        像李毅所说的,只要上级交通部门出一部分资金,加上自筹一部分资金,再向银行借贷一部分,如果能拉进几个大款投资商,那要修成这条致富路,政绩路,指日可待啊!

        孙正阳尤其动了心,想就此问题跟李毅深入讨论一番,听到李毅说出那句“不屑为之”,很是震惊,讶道:“李毅同志,为什么不屑为之?这么好的事情,利国利民啊!你自己也说了,要致富,先修路,不把路修好了,我们怎么带领临沂人民发家致富?你说的话,不是互相矛盾了吗?”

        其它人都看着李毅,轻轻点头,显然都认同孙正阳的说法,既然有这么便利的修路方法,那为什么不给临沂县修上几条高速公路呢?哪怕只修上一条,那也是走在了全省甚至全国的前列!

        司婧坐在李毅身后,看着这个俊挺的背影,嘴角微微含笑。

        她知道,一向能言善辩的李毅同志,这次又要有惊人之语了!

        李毅说道:“我刚才说到米国修高速公路,他们建筑资金,基本上由联邦政府和州政府来出,而且,建成之后,绝大部分设施是免费使用的,目的是为了便民和发展经济,地方经济发展了,那政府自然也就富裕了。他们的政府,发挥的是一个服务性的作用。这本是一条极好的方法,可惜,什么事情一到我们国内,就变了味道。”

        陈凯明忍不住问道:“怎么就变了味道?变成了什么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