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94章 新一轮的争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94章 新一轮的争端

    作品:《官路弯弯

        在梁宁帆的劝说下,肉联厂的一位佟姓经理小心的走了出来,见到外面全副武装的武警和公安,这才放下心来,整整衣冠,在梁宁帆的引导下,来到李毅面前。

        彼此互相介绍完毕后,佟经理对李毅道:“李县长,这个事情不能怪我们,当时抓到他们时,他们正从仓库偷了东西要逃跑,我们的工作人员赶上去把他们抓住了。打是打了一顿,但应该打得不严重。这几个孩子,都给滑头,趁我们不注意,就跑了。最后看他们逃跑时的作,还挺利索的。”

        李毅说道:“佟经理,不管怎么说,也要先救人,这笔医疗费用,先由你们厂里出,司法机关会介入、审理,划清界限,责任该归谁就是谁,你觉得怎么样?”

        李毅等县区领导的协调下,各个厂家代表都答应,愿意先出医疗费用,把受伤的人送去就医。

        随后,所有的相关责任人员全部被带回公安局里,接受询问笔录。

        如何审案判案,那是司法机关的工作。

        李毅处理完事情后,就回到了在经开区的办公室,召开了一个临时党委会议。

        在会议上,李毅同志指出,当前临沂经开区的重点工作,除了继续加大招商引资力度外,更要加强园区内的管理,尤其是生产安全的监督和企业周边的环境护理。这个环境,不仅是指卫生环境,更包括了人文环境和治安环境。

        李毅同志强调指出,临沂经开区管委会,要加强园区内的普法宣传教育,要走进企业,深入社区,把法治宣传工作深入到位。

        李毅敲着桌面,语重心长的说道:“同志们哪,市民翻墙入厂偷东西!厂里抓到后,没有想到报警,而是私自殴打!说得严重一点,这是一种法盲的体现!你们身为政务人员,就应该负起总责,普及法律法规的宣传工作!

        今天的会议上,我们就要拿出一个方案来,组织起一个普法宣传小组,深入社区和园区,进行普法宣传!梁宁帆同志,这个事情,由你牵头,孙薇同志,具体人员名单由办公室拟具,跟相关部门进行协调,组织一个普法宣传小组,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强化普法宣传!

        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这是我们工作的要点,也是充分发挥政府服务机能的一种体现!不要临到出事了,这才知道惊慌!从今天起,经开区施行分片责任制,整个区域,分成若干小片,我们在座的党委委员,每个人分一片,这片区域出了问题,如果确定是因为督管不力造成的,就由负责这片的党委委员承担主要责任!”

        这个会议后,经开区的工作果然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偷盗行为渐渐杜绝于萌芽之中。法制宣传小组深入各个厂家,组织员工进行普法知识的学习,加强了法制的宣传。

        这个普法宣传月的活动,从这一年开始,一直保持了下去,受到了临沂经开区人们的称赞和欢迎。

        由于这个普法宣传月是在阳春三月,因此被人们称之为春风普法月。

        朱枫从东沟子乡回来了,在农村十天住下来,这家伙不但没瘦,反而胖了几斤。

        李毅笑道:“你这家伙,不会是跑到下面去剥削农户了吧?”

        朱枫道:“东沟子乡的干部群众太热情了,听说我是下来考察乡镇企业试点工作的,个个把我当大领导供奉,走到哪里,都有人拉着我到他们家里去吃饭,每餐都是好酒好肉伺候,我能不胖吗?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为什么那样当领导的个个都肥头大耳!”

        李毅道:“这话有些大哦!把我也骂进去了,我几时肥头大耳过了?”

        朱枫笑道:“我不是骂你,你在领导当中,算是清瘦的一个,证明你是一个好官。”

        “少贫嘴,说说吧,有什么收获?我叫你观察的事情,怎么样了?”

        “啊呀,这个东沟子乡并没有什么优势嘛!守着一座大煤山,可惜不是自己的,不能采煤,顶多也就是跟别的村一般,搞搞大棚和生态混合种养吧!”朱枫一边摇头,一边叹气,显然对东沟子乡这个地方已经十分了解了。

        李毅淡淡笑道:“你有没有到别的地方去看看?比如说东沟子乡的周边。”

        朱枫道:“你不是叫我考察东沟子乡吗?我没事跑别的地方去做什么?”

        李毅道:“你这个同志啊,不要指个地方就放一枪嘛!我给你说个事情吧,岭南省的投资考察团来到咱们县后,在咱们县的考察时间只占他们总考察时间的三分之一,其它三分之二的时间,全部放在了周边县市甚至南方省整个大环境的考察上。正因为他们经过了这番细致周详的考察,最终才决定落户咱们县城,事实证明,他们是对的,因为他们现在的生意非常红火!”

        朱枫点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眼界要放宽。一个县不是单独的一个县,他是在西州这个大环境里,也是在南方省这个大环境里,更是在国内这个环境当中!从一个乡来说,也是如此。”

        李毅笑道:“再看大一点,要从整个世界的格局来看问题!尤其是经济问题。一县之地,政治只限于一国之内,但是经济问题,总是与全球气候息息相关的。”

        朱枫心底一凛,心想自己离李毅,还是差了一点啊!这个家伙,三年不见,怎么跟换了个人似的,思考问题,跟我们这些同龄人完全不在一个层次啊!

        李毅笑道:“老同学,我再给你三天时间,下去走走吧!我希望你能通过我的考验!”

        朱枫问:“什么考验?难不成我通不过,你还不给我安排工作了?”

        李毅哈哈一笑:“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去吧,多看,多想,眼界放大一些。”李毅双手抱圆,然后忽然放大。

        他给朱枫的考验,是一种政治上的考验,因为李毅打算培养几个真正意义上的李家班底。对于这个班底人选,李毅有自己的考校标准,一是和自己要对味,二是要足够醒目。朱枫的性格,无疑是对李毅胃口的,但是,如果朱枫并不够醒目的话,李毅还是不会重用他。

        接下来的县委常委例会上,李毅和县委副书记郑春山爆发出新一轮的争端。

        问题是围绕公安经开分局开始的。

        本次常委会议,主要是对省委关于加强党风廉政作风文件的学习。

        学习完毕后,李毅在会议上严肃的指出来,公安经开分局严重的不作为,建议换掉公安经开分局的领导。

        他这句话刚刚说出来,郑春山马上火烧屁股般一蹦老高,大声说道:“不行!李毅同志,没你这般打压人的!”

        李毅皱眉道:“春山同志,我只是就事论事,并不针对任何人!更没有打压谁的意思。”

        郑春山冷笑道:“李毅同志,现在整个经开区,基本上全是你的人,你想把经开区弄成你李毅的后花园吗?”

        李毅道:“春山同志,你这话我就听不明白了,我们都是党员干部,拿的都是财政工资,要说我们是谁的人的话,我们全都是党的人,我们都是国家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立思维和行为能力,怎么可能谁是谁的人呢?你这种说法,恕我不能苟同。再者说了,用你春山同志的话来说,那谁又是你的人?公安经开分局的廖德阳同志算一个吗?”

        李毅抓住他的话头,以子这矛,攻子之盾,狠狠揍了郑春山一顿。

        郑春山语气一滞,搔了一下脑袋,重重哼了一声,说道:“廖德阳同志也是党员干部,在任上也一直兢兢业业,工作努力。上次为了帮养牛户找丢失的牛,受了伤,现在还在医院休养呢!这样的好同志,我们怎么能说他不尽责呢?同志们,大们评评理,这样的好干部,我们政府部门里,不是多了,而是少了!我们怎么能打击辙换这种好同志呢?”

        说着,他的双眼,一一从陈凯明和孙正阳等常委们脸上扫过去,期待用这种兔死狐悲的感情,引发常委们的共鸣,众而出面为自己说话。

        陈凯明和孙正阳微微一笑,并不插嘴,在不到表态的时候,他们是不急于说话的。

        现在的县委常委会,情势越发微妙,李毅这匹黑马,后来居上,在常委会上经常有出奇不意的举措,往往能获得大部分常委的支持,就算是陈凯明和孙正阳两人,在某些问题上,都要让李毅三分。

        精明的他们更加不会为了郑春山而轻易出头。

        其它常委则更加端坐不动,该干什么干什么,对郑春山望过来的那丝热切的盼望眼神,视若不见。

        郑春山眼见得不到常委们的支持,并没有气馁,冷笑说道:“各位同志,我可听说了,上面拨下来的那几百万款子,被李毅同志胡乱挥霍了!”

        这句话有如石破天惊,常委会炸开了锅般,立时起了一阵议论和猜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