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92章 你要负主要责任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92章 你要负主要责任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笑道:“你要这么理解也是可以的。”

        接下来,李毅面授机宜,对朱枫大致说了一下他的工作范围和要点。

        正讨论着,李毅的电话响了,是孙薇打来的。

        “李县长,我刚刚接到消息,昨天我们去吃饭的那家酒店,老板姓廖的那家,昨天晚上被人撬了门锁,把里面的东西全给砸了。还好没有员工住在里面,没有发生流血冲突。”

        “报警了没有?”

        “廖老板不敢报警,他说就是因为昨天报警,惹怒了西州帮的人,这才招来这场祸害。他还说了,警察什么事情都干不了,报警等于是害了自己。本来是芝麻点大的事情,一报警,反而越闹越大。”

        “荒唐!你们办公室,必须加强法律知识的普及,要让百姓们明白,只有依靠强大的政府执政武器,才能更好的维护自身权益!只有严厉打击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才能享受安居乐业的生活!”李毅厉声说道:“叫骆德阳给我查,一查到底,不论涉及到什么人,都必须给我抓起来!”

        挂了孙薇的电话,李毅又挂电话给姚鹏程:“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限你七天之内,把经开区撬门破坏案给我破了!”

        姚鹏程有些不懂,为什么一个小小的撬门案,会引起李毅同志如此强烈的关注?平常很少见到李县长如此大动肝火啊!但他不敢问,只是大声地答应了一声是。

        看来,这个周末的美好时光,又要泡汤了!

        李毅打电话给梁宁帆,叫他抓好经开区的各项工作,尤其是安全稳定工作,如果抓不好,就给我滚蛋!

        朱枫道:“李县长,怎么发这么大的火?不就是一起撬门案吗?值得你李大人这般关注?肯定是昨天那几个小鬼头,心中不服气,跑来报复了。”

        李毅收起电话,说道:“老同学,你有所不知啊,这个事件,看起来很简单。可是,你想想,昨天我们已经表明了身份,而且把分局的局长都喊到了现场。这些流氓,明知道我是堂堂县长,还敢如此嚣张,这不是完全不把我们政府放在眼里吗?还有,廖德阳那个家伙,有把我昨天的话放在心上吗?他加强经开区的巡逻没有?没有!”

        朱枫道:“政府人浮于事的作风,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单靠你一个人,改变不了什么。”

        李毅道:“如果我们每个人都不思改变的话,那这种情况只会越来越严重。”

        朱枫耸耸肩膀,转移话题道:“李毅,你刚才跟我说,你已经选定了东沟子乡作为乡镇企业的改制试点?这个地方有什么优势呢?”

        李毅道:“这两天你好好休息,周一开始,你就要进入工作,我在这里,先卖一个关子,你去东沟子乡实地考察,进行调研。我给你十天时间,看你能不能找出东沟子乡的优势来。如果你能看到东沟子乡的优点,那就证明,你的眼光很不错了!”

        朱枫心想,我跟你同学毕业,我的智商不比你差,你能看出来的东西,难道我还看不出来?于是一口应允道:“好,这个任务我接下来了!”

        李毅呵呵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老同学,那就看你的本事了!”

        县政府周一上午的例会上,李毅对发生在经开区的流氓扰民事件进行了通报,对经开区公安分局进行了点名批评。

        孙正阳自从杨烈出事,经过一段时间的低沉期后,最近一段时间,老是往市里跑。

        知情的人都知道,孙正阳这是在寻找新的靠山。有消息说,孙正阳跟罗正浩走得很近。

        反观陈凯明,以前虽然也是马红旗线上的人,但马红旗出事后,既没有消沉过,也没有急着找新的靠山,有人甚至看到陈凯明去过省纪委,听说是为马红旗的案子作证人。

        杨烈是孙正阳的领路人,出事后,孙正阳对杨烈的事情是不闻不问,有些时间还故意回避,生怕引火烧身。

        陈凯明跟马红旗只是政治盟友关系,陈凯明却肯为了马红旗,主动到省纪委去坦承自己知道的,对马红旗案子有利的证据。

        从这两个人面临大事的处理方法来看,高下立判。

        孙正阳虽然为人正当,处事公正,但在对待自己人的态度上,就明显要输陈凯明一头。当然,这种非常时期,明哲自保,是最重要的,也没有人会说孙正阳的什么不是。

        但两者一比较,就不得不让人对陈凯明生出几分敬佩,做人的高低立判。

        李毅对陈凯明的态度,也是从这件事情开始改观的。

        陈凯明虽然跟自己政见时常不合,在处理事情的方式方法上经常起冲突,有时还会在常委会上勾心斗角,大吵大闹。但他这个人,本质上是不坏的,这是做人和做官的基本。

        身为一个官员,为了自保和谋求自己的利益,偶尔的勾心斗角是必须的,也是必要的。

        只要这一切,都是为了办实事!两人争吵的目的,也是为了讨论出一个对临沂更加有利的方案来。

        经开区那起撬门案,临沂警方很快就告破,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归案,果然就是那天闹事的刀疤等人。

        刀疤主动交待了犯罪事实。据警方的笔录显示,刀疤是奉了黑道上西州帮帮主阿酷的命令,前来临沂探路,大闹酒家,继而撬门砸店,目的就是为了闹出点动静来,一是为了试探临沂警方的反应,二是为了立威,想在临沂经开区这边开辟出一条新的生财之路。

        如果临沂警方的反应很迟钝,或者警方愿意接受他们的孝敬,与他们同流合污的话,他们下一步就会大举进入临沂,开办他们的黑窝点。

        李毅从姚鹏程嘴里听到这份口供内容时,很是震惊,这个阿酷,不但有勇,而且有谋,看来是个人物。

        这个人在西州一日,就始终是西州的一大隐患。

        然而,李毅现在还没有能力去管西州市的事情。

        只要阿酷不把黑手伸进临沂,李毅暂时就不打算跟他起正面冲突。

        令人伤脑筋的事情再次出现,经开区的工厂,都是农副产品深加工企业,附近居民看中他们仓库里有许多的肉类和农副产品,趁着月黑风高之夜,厂区里防备松懈之际,翻墙入院,行那鼠窃狗盗之事。

        企业家大业大,刚开始时,并没有人留意到这些小损失。居民们见厂方没有发现,胆子也就越来越大,渐渐的形成了团伙犯罪。

        刚开始时,只是偷些东西自家用,后来觉得有利可图,几个玩得好的邻居朋友,或是姑表兄弟,串通起来,分工合作,有人专门负责偷盗,有人专门负责销赃,形成了成熟的一条地下犯罪链。

        这些人还分了地盘,哪个厂归哪个团伙偷盗,彼此井水不犯河水,但又互相照应,一有情况,就相互通知,一起扯呼。

        事情终有败露的一天,几个失盗严重的厂家,发现这种情况后,没有报警,没有求助于管委会,而是组织起自己厂里的保安和员工,精心布置一番,想对那些偷盗者来个一网打尽!

        一夜蹲守下来,每个厂里都抓到了几个人,抓到了人后,厂方也没有送交法办,而是私设刑堂,对那些偷盗者大打出手,本意是小惩大诫,吓唬他们之余,追回损失的钱物。

        但是结果总是与愿望背道而驰,厂方的这种作为,不但没有追回一分钱的财物,反而更加激怒了附近的居民。

        更因为厂里的保安在打人时,下手没有轻重,只想着发泄,下手有些狠,把几个年轻一点的伢子给打坏了,这么一来,居民们更加气愤,组织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声讨运动,誓要跟开发区的厂家死磕,要讨一个说法。

        接到事件汇报时,李毅正在办公室里,跟几个分管局的局长谈事。

        听完梁宁帆惊慌失措的汇报后,李毅阴沉着脸,说道:“宁帆同志,如果酿成了群体**件,你要负主要责任!”

        梁宁帆心里跟吃了黄连一般苦,说道:“李县长,这个事情我们也是刚刚得知啊!这些厂家和市民们,事先没有一个人来我们管委会反应过!这真的不能怪我们。”

        李毅虎着脸道:“你是负责经开区日常工作的副书记兼副主任,你平常都做什么去了?治下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才知道?这还不算你工作失误?宁帆同志,你该开展一次自我批评和深刻检查了!”

        梁宁帆见李毅发火了,再不敢顶嘴,只是一迭声道:“是是是,李县长,我知道错了。回头我写一份检查给您。”

        李毅语气一缓,问道:“现在情况怎么样?”

        梁宁帆道:“市民们聚集在厂区,分别围堵了几个厂子的大门口。我们管委会的相关工作人员悉数到了现场,分成几拔,正跟围堵几个厂子的市民进行沟通。现在场面十分混乱,那些市民随时有可能冲进厂里打人。”

        李毅皱眉道:“公安分局的同志到了现场没有?”

        梁宁帆说道:“还没有,我早就打过电话给廖局长了,但到现在还没有见到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