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89章 虎将派来公干的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89章 虎将派来公干的

    作品:《官路弯弯

        这是一家临沂本地人开的酒楼,一楼的营业面积有两百多平米,装修还算客气,在临沂这种小县城,算是比较高档的饭店了。新开业的缘故,窗明几净,看起来蛮干净。

        老板搞了一个开业优惠酬宾的活动,消费满二十元,就可以减五块钱,但香烟酒水不计在内。

        这项活动取得了不错的成效,开发区那些穿着白色工作服的企业高管,都被吸引了过来。

        大厅里热热闹闹,喷香的菜味弥漫店内。几个穿着统一服饰的服务员端着菜盘,穿插其间。

        孙薇要去订二楼的雅座,李毅笑道:“就在一楼吧,多有气氛啊。”

        服务员领了他们,来到一张桌子前。

        李毅先入座,拉朱枫在自己身边坐下,笑道:“孙主任,有朋自远方来,这餐酒,你必须陪好了。这是任务!”

        孙薇看了朱枫一眼,大方地一笑,在朱枫左边坐下,说道:“李县长,我也有朋自远方来,这个陪酒任务,就交给你啰!”

        李毅呵呵一笑,对沈歆瑶道:“沈小姐,请坐吧。今天,我来当陪酒男,一定要陪你喝好了。”

        沈歆瑶嫣然一笑,在李毅身边坐下。钱多和花小蕊自行就座。

        李毅问道:“沈小姐,来到临沂,也不通知我,是不是太见外了?”

        沈歆瑶笑道:“我也是刚到呢,正跟小薇商量着,要不要喊你过来一起打牌。”说着,抬起一双秋水似的凤眼,似笑非笑,淡淡的看了李毅一眼。

        李毅听到这话,就知道她还没有忘记那天晚上的事情,迎着她的双眸看过去,她这俨如天鹅般的眼眸,偶一流盼,如此甜美;柔丝般的、弓样的眉睫,荫掩着盈盈的双瞳。

        收银台那边传来一阵争吵声,众人愕然回顾。

        四个年轻男子,正跟收银员争执,彼此声音都很大,整个酒楼的人都在观望,看着热闹。

        一个穿皮外衣的男子,脑后蓄着长发,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收银员,语气不善地说道:“凭什么不给我们减钱?我们这些酒水不是在你们这里消费的吗?”

        收银员道:“我们老板规定了,酒水不算在活动之内。”

        “那就把你们老板叫过来!我怀疑你们故意误导消费者!既然在门口挂了牌子,说满二十就减五块,那就必须要兑现承诺!不然,我们一分钱都不会给你!”皮衣男子语气很嚣张,旁若无人的大声嚷嚷。

        收银员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她倒也不怕事,同样大声的回答道:“我们在牌子上写得清清楚楚!不信你们可以去看,香烟酒水一律不算在活动之内!我告诉你们,这里是临沂,不是你们西州,由不得你们胡来!”

        “哟!临沂咋了?临沂人有三头六臂不成?”皮衣男子冷笑道:“大爷我今儿个还就不付账了,我看你们临沂人能把我怎么着!兄弟们,走!”

        收银员急了,大喊道:“有人吃霸王餐了!有人吃霸王餐了!快拦住他们。”

        几个服务员放下手中的物什,小跑着去阻拦四人。

        厨房里立马冲出来三个男人,一个手握菜刀,一个手执钢铲,一个举着拖把,神情甚是凶恶。拿菜刀的男人大声喝道:“什么人敢在这里吃霸王餐?我砍死他!”

        四个年轻男子见到这阵式,并没有慌乱,为首的那个皮衣男子嘿嘿一笑,掏出一包槟榔,拿出一颗放在嘴里咀嚼着,轻轻摇晃着瘦不拉叽的双腿,满脸不屑的看着那几个厨师。

        拿菜刀的厨师冲到皮衣男子面前,举着刀比划了几下,终究是不敢砍下去,粗着嗓子喊道:“赶快把饭钱结了!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皮衣男子伸长脑袋,指着自己细长的脖子,连声道:“来来来,兄弟,照这里砍!砍啊!看到这疤痕没有?这是咱们帮酷哥打天龙帮时留下来的,天龙帮的人都没能砍死我,我要是死在兄弟你的手下了,那兄弟你就扬名天下了!”

        李毅听到阿酷和天龙帮的名字,眉毛情不自禁的皱了一下。

        孙薇起身道:“我去劝劝架!”

        李毅道:“这架只怕你是劝不了的,叫饭店的人报警吧。”

        孙薇点点头,走到收银台面前,跟那个收银员说道:“大姐,你快打电话报警!那些人不是好相与的。”

        收银员一看那架式,也有些惊怵,说道:“我打电话叫老板来了。”

        孙薇道:“你吓傻了吧?叫你老板来管什么用啊?快打报警电话,公安经开分局的值班电话我知道,是6321548,打这个比打110要快。”

        收银员见那边推搡起来了,怕出事故,抓起收银台上的电话机,拨通了孙薇说的那个值班室号码。

        电话响了很久,才有人接听。收银员把这边情况说了一遍,嗯嗯了两声就挂了电话。

        孙薇问道:“他们是不是答应马上出警?”

        收银员道:“他说知道了,会安排的。”

        孙薇点点头,回到座位上,把情况跟李毅说了。

        这时,皮衣男子见拿菜刀的不敢砍他,气焰十分嚣张,伸手在厨师的脸上拍了拍,又捏了捏厨师胖乎乎的脸部肌肉,嘿嘿笑道:“小胖子,跟我耍横,你还嫩着呢!爷出来混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刀字怎么写呢!”

        其它三个年轻人附合着哈哈大笑。

        厨师红着脸,虽然气愤,但还真的不敢动刀子,刀子提出来,也就是吓吓人罢了,他们都是农家子弟,在这里当厨师,也只是打一份工而已,真要为了老板的一顿饭菜钱就拿命相拼,那也太不值当了。

        皮衣男子虽然只有二十来岁,但在社会上混久了,对各色人等摸得很清,算准了这几个厨师不过是假模假式,不敢动手的,这才如此嚣张。

        收银员大声道:“我已经报警了!你们识相的,就快点把饭菜钱给我结了!大不了,酒水钱也算你们八折好了!”

        皮衣男子哈哈大笑道:“大姐,现在知道怕了?跟我伏软了?呸!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我们兄弟几个能到你这里来吃饭,就是看得起你们,你居然这般不识好歹?还敢问我要钱?”

        “你们这不是抢吗?”一个企业白领站了起来,大声说道:“现在是法治社会,把他们抓起来,交给警察处治。”

        皮衣男子哈哈笑道:“如果我现在走了,算不得我有本事!我就站在这里,等那些警察过来,你看他们抓不抓我?”

        一个中年男人跑了进来,连声问怎么回事?收银员和厨师们都喊他瘳老板,七嘴八舌的把情况说了一遍。

        廖老板听了,说道:“这里是临沂,不是你们西州,你们打流打错地方了!”

        皮衣男子抬头看天,冷笑道:“你是老板,正好,我们奉酷哥的命令,来这一带公干,麻烦你支援兄弟们几个钱花使!”

        李毅轻轻的拍了一下桌面。钱多站了起来,说道:“李县长,我去看看。”

        李毅沉声道:“先不管,等经开公安分局的同志来了再说。”

        沈歆瑶抬起皓腕,看了一下手表,说道:“小薇打电话都有好几分钟了,这出警的速度也太慢了吧?李县长,你们临沂不是一向以治安严格出名吗?我在电视里头,还播报过好几条你们临沂打黑除恶的新闻呢!这出警速度,也太差强人意了吧?”

        李毅虎着脸,没有做声。

        孙薇道:“我给姚局长打个电话吧?”

        李毅摇头道:“今天就是要看看经开公安分局的表现!我倒在看看,他们这些人民警察,是怎么样为人民服务的!”

        花小蕊道:“这也不能全怪临沂的官员,这些闹事的,都是从西州跑过来的。他们知道临沂经开区兴旺发达了,都打算到这里来混前途呢!”

        沈歆瑶道:“西州的阿酷,我听说是极不好惹的一个人物,西州搞了好几次严打,都没有打倒他,这个人,黑道白道通吃的。”

        花小蕊道:“天上龙王,地上双虎嘛!谁不知道他的大名啊!听说还在中东地区做过雇佣兵,参加过特种作战呢!”

        钱多听了,浓眉下的双眼,炯炯有神,忽然亮了几度。

        沈歆瑶轻声说道:“如果他真的盯上了临沂,那你们可要小心些,这个人是个暗战专家,反侦察能力十分强,有一次西州市政法委查克承书记下狠心要打掉这个阿酷,组织了一次针对他的专项行动,行动之前,没有泄漏半丝风声,收缴了所有参与行动警员的通讯设备,出动了三十名精英,终于把阿酷给堵在了家里。”

        孙薇听得入神,问道:“抓到没有?”

        朱枫道:“肯定没有抓到,要是抓到了,这些人还敢这般嚣张?”

        孙薇瞪他一眼:“就你精明?我这是配合瑶瑶说故事呢!”

        朱枫无奈的一笑。

        沈歆瑶道:“差一点就把他给抓住了,可惜,那家伙真的是很厉害,能飞檐走壁呢!在三十多个警察的眼皮底下,愣给溜掉了!全城搜了一夜也没有搜到!你们猜猜,他躲到哪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