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80章 我就存心找碴了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80章 我就存心找碴了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正想着怎么帮何楠解围,忽然一阵浓浓的香气袭来,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狐媚女人走了上来,高跟鞋跟水泥板碰撞出刺耳的响声。

        那女人经过李毅身边,瞥了李毅一眼,微微一愣,冷哼了一声,走了上去。

        又听得宫科长道:“雪枚,你怎么来了?”

        李毅冷笑道:“原来是破坏薛姐婚姻的第三者,宫雪枚!我说怎么这么面熟呢。”

        听得宫雪枚娇声道:“哥,我有事找你啊。”

        宫科长道:“你先去我办公室,我待会找你。”

        李毅心想这两个恬不知耻的兄妹,一个已经破了人家的家庭,一个正要去破坏人家的家庭,没一个好东西!我且想个法子,帮何楠一把才行。多少良家妇女,就是这般屈服在上司的淫威之下而失足啊!何楠是王海波的妻子,王海波以前待自己不薄,不能眼睁睁看着他的妻子一步步被人引诱直至失足。这个忙,必须要帮。

        想到此,李毅折回身,微笑着喊道:“你好,是师母吗?呵呵,真的是师母啊!”

        何楠转过身,看见李毅在这里,错愕交加,问道:“李毅?你怎么在这里?”

        李毅笑道:“我来这里办一点事情。师母,你在这里上班吗?”

        何楠道:“是啊,对了,李毅,昨天小月回来跟我们说了,多谢你带她出去玩啊。你王老师老是记挂你呢,叫你有空来我家里玩。”

        宫科长狠狠的冷哼了一声,对李毅道:“喂,我说你这个同志,怎么还没有离开?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你的事情,我们这里办不了!”

        李毅并不理他,只对何楠说道:“师母,好啊,我正想着去拜访你们呢,这样吧,今天下午下班后,我请你和王老师吃个饭。”

        何楠心情不好,本不想答应,但是想到女儿王晓月的事情,心想跟李毅吃个饭也好,探探他的口风。李毅这孩子看上去蛮老实的,应该不会对自己的女儿有什么非份之想吧?但愿是自己多虑了。

        宫科长见李毅完全不将他放在眼里,有些恼羞成怒,语气严厉起来:“这位同志,你当这里是你的临沂县衙门呢?快走快走。何楠,还不快回去工作?”

        何楠微皱着眉头,自己这副窘迫样子,被老公的学生看见,终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但对宫科长如此咄咄逼人,也是十二万分的不满。对李毅道:“李毅,你现在在临沂工作?”

        李毅点头笑道:“是啊,呵呵,师母,这人是谁啊?这么大个人了,怎么一点家教和礼貌都不懂,是你们科室的吗?”

        宫科长黑了脸,咬牙看着李毅。

        何楠想笑却不敢笑,只对李毅道:“这位是我们科室的科长,宫磊落宫科长。”

        李毅摇头叹道:“人的名,树的影,这话咋就说得一点都不对呢?瞧这人长得寒碜样子,哪有一点光明磊落的模样?真是白瞎了这个好名字。”

        宫磊落怒道:“喂,你存心找碴是不是?”

        李毅盯着他的脸,冷笑道:“我就存心找碴了,你能怎么着吧?”

        何楠一听这口气,生怕两人吵将起来,连忙推李毅道:“李毅,你快走吧,犯不着跟他一般见识。”

        宫磊落道:“喂,何楠,你怎么说话呢?什么叫犯不着跟我一般见识啊?我的见识很短吗?配不上这小子吗?嗯?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了!”

        李毅不想在何楠单位里闹事,况且,这种小事情,还用不着他动手打人这般严重,于是淡淡地道:“师母,你先去忙吧,我下午去南大接你和王老师。”

        何楠连声答应:“好的,你快走吧。”

        宫磊落见李毅转身要走,气焰一下子就高涨了起来,蛮横的道:“有种你别走啊?小子,别看你长得高,我也不怕你!”

        李毅霍然回头,瞪着宫磊落,俊眉一皱,冷冷地道:“姓宫的,知道什么叫因果报应吗?等着瞧吧!我警告你,别打我师母的主意,你敢动她一根毫毛,我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宫磊落见到李毅这般凶狠模样,吓了一跳,有些色厉内荏地道:“你,你吓唬谁呢!这里是我的地盘,你敢在这里闹事?”

        李毅冷笑道:“现在还是你的地盘,明天是不是,就要看老子我高兴不高兴了!”

        何楠见到李毅帮自己说话,心里流过一股暖流,心想这孩子心地还是极好的,只是这里是省乡镇企业局,这个宫磊落又是这里的科长,怕李毅吃亏,连忙推着李毅,叫他先走。

        李毅冲何楠点点头,这才转身下了楼。

        看看时间还早,李毅回到三江重工,行政秘书和悦迎了上来,微笑说道:“李董,你回来得正好,有一件大事情,需要您的决策。”

        李毅坐在宽大舒适的真皮转椅上,说道:“什么事情?”

        和悦说道:“咱们公司是重工企业,钢材的成本,占了咱们产品总成本的百分之十五多一点,但是现在咱们公司初建,生产规模还不大,那些大的钢铁公司,对我们派过去的代表都是爱理不理,开出来的价格也很高。”

        李毅躺在椅子上,微微一笑:“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来求着我们买他们的钢材了!”

        和悦不解的道:“李董,怎么这般说呢?”

        李毅清楚的记得,今年在国家历史上,将是不平凡的一年!除了香港回归祖国怀抱之外,这一年还发生了许多影响到国民生活的大事。

        据李毅猜测,新的一年刚刚开始,钢材价格还趁于平稳,但是用不了多久,这些钢材企业的效益将大幅下滑。

        这一切,都是有历史根据的。

        1997年货币发行是按适度从紧来掌握的,反映到一些企业表现为资金短缺,主要是这些企业产品不适应市场经济变化的需要,产品结构、产品质量得不到市场的认可,大批流动资金沉淀,造成资金短缺。

        另一方面企业两极分化,效益好的企业和项目资金是充裕的,差的企业和项目得不到银行贷款而更缺资金。即便放松银根,资金也不会流向效益差的企业,所以一些企业资金短缺严重,甚至工资都发不出去。由于一大批企业资金短缺,影响到钢材市场购买力的提高,致使长期市场经营清淡,成交量减少,价格下滑。

        同年,因为受到东南亚经济危机的影响,社会对钢材需求不旺。据国家统计局专家预测,1997年我国国民经济增长9%。但钢材消费量却只增长5%左右,低于经济增长幅度。造成钢材消费量偏低的主要原因是:固定资产投资项目中,消费钢材量偏大的第二产业投入偏少。

        总之,1997年国内钢材生产平稳均衡增长,进口量大幅下降,出口量适度增加,净进口减少。由于国家货币政策适度从紧,企业对市场经济尚不适应,造成流动资金偏紧,购买力下降。加之固定资产投资项目中消费钢材大户投资偏少,钢材消费需求不旺,价格下跌。

        这是国际经济大趋势使然,就算李毅拥有重生的智慧,面对这滚滚而来的历史潮流,也是无能为力!就算是即将到来的给国家和人民造成了极大经济损失的那场大洪水,李毅虽然已经做了很多工作,但是真正能起多大的正面作用,李毅还是心中无底。一切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

        和悦见老板脸上露出一种成竹在胸的自信微笑,自己也受了他的感染,莫名的有了信心,问道:“李董,我会跟钟总商量,再派几个代表出去,多跟几家钢铁公司商量。尽量拿到最低进价。”

        李毅笑道:“这个事情可以找柳钢商量一下。”李毅看了看手表,拨通了柳钢总经理袁国平秘书金铭的电话,笑道:“金秘书,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金铭听到是李毅的声音,难掩心中里的高兴,嘴上却说道:“李县长,你是官运亨通,步步高升啊!还记不记得借我们公司的那些车子和钢材?我们去找柳林镇委,他们推脱说不知道这回事情啊!你可把我给害惨了啊!”

        李毅笑道:“我知道你的难处,这不一有好事马上就想着你了。”

        金铭道:“真的?什么好处啊?”

        “有空来省城吗?我想请你吃饭。”李毅呵呵笑道。

        金铭笑道:“你在省城?巧了,我跟袁总也在省城呢!我们就住在香江大酒店。”

        李毅道:“那中午你帮我安排一下,我要请袁总和金秘书吃饭。”

        金铭道:“我的时间不用安排,袁总的时间嘛,我看看,这样吧,晚上有空,中午的话,袁总要参加一个宴会。不过,我倒是有时间啊。”

        李毅笑道:“那中午我先请你吃饭,晚上再请袁总吧。”

        金铭道:“好,我正好有账要找你算。在哪里?”

        “就在香江大酒店吧!我这就过去。”

        李毅放下话筒,吩咐和悦:“准备一下,我们去见柳钢的金秘书,钢材的事情,就包在她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