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76章 狗血的绑架事件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76章 狗血的绑架事件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抓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扳,冷笑道:“打女生算什么本事?有种跟我单挑。”

        摩托男痛得钻心,左手狠狠打向李毅腰眼,李毅左手切下,一掌磕在他手肘处,摩托男哎哟一声,叫道:“原来是个会家子!”

        李毅哪里是什么会家子,只是闲来无事,跟着钱多学了几招防身的本事而已。钱多见李毅老是感冒,还传了一个吐纳呼吸的方法给他。

        李毅没事的时候学学,闲时练练,不料几个月下来,身体竟然大有进展,精神好了,力气也大了,但打架还是头一次,料不到随便一下,就有这么大威势,两下就打得他直叫唤。心想钱多这小子,看来是有真功夫啊!回头还得找他多说几招,日后再碰到这种英雄救美的场合,多少也能用上几招,呵呵!

        摩托男求饶道:“大哥饶命,我认错了,我错了!”他也是个软蛋,欺软怕硬,更明白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

        李毅见他认错,也就罢了,放开他道:“以后别再招惹他们,否则,别怪我打得你满地找牙。”

        王晓月扶了胥楚,问道:“怎么样?要不要上医院?”

        胥楚只挨了几下拳头,都不是很重,脸上有几处淤青。她恨恨地想,今天面子算是丢尽了!拔开王晓月的手,不用她管,带着哭腔道:“关你什么事?要你来管我?你算什么东西?”

        李毅教训完摩托男,听到此言,冷笑道:“人贵有自尊,然后人恒尊之。晓晓,我们走。”

        胥楚怨恨地看了李毅和王晓月一眼,又怕摩托男报复,赶紧拉着冉苒快步走了。

        摩托男吐了一口痰,眯起眼睛,饶有趣味的看着李毅的背影,看着他上了那辆豪华的宝马车,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冷冷的哼了一声。这个人本就是社会上的流氓混混,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见到李毅如此有钱,马上就动起了歪心思。

        李毅缓缓的开着车子,跟王晓月聊着天。

        王晓月忐忑地问道:“李毅哥哥,对不起。你是不是特别生气?”

        李毅莞尔而笑:“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我的朋友惹你生气了。”王晓月担心地道。

        “你还当她们是朋友吗?”李毅反问。

        “当然啦,她们是我同学,当然也是我的朋友,虽然她们有虚荣心,也看不起我,但我还当她们是好朋友的。”王晓月认真地道。

        “哦?”李毅没想到她是这么想的,看来这个小女生,不是一般的单纯啊!唉,连他这个外人都看得出来,胥楚和冉苒并没有拿她当朋友看待,话里满满地带着挑衅和讥讽,只有这个傻姑娘看不出来吧。也许,她心里也明白,但她不在乎,仍然当她们是好朋友。这个小姑娘,还真是单纯可爱得很啊!

        正要跟她说几句话,教她为人处世之道。突然间,旁边一辆摩托车猛的擦了过来,一只手飞快的伸过来,贴了一张纸在车窗玻璃上。摩托男向着李毅竖了一下中指,加大油门绝尘而去,王晓月尖叫道:“胥楚被他抓走了!”

        李毅也看清了,胥楚被那个摩托男横放在摩托车前面,双手好像被什么绑住了。

        光天化日之下,这人居然敢如此胆大妄为?李毅摇下窗玻璃,拿进来那张纸,纸上只写了一行大字:“五十万换人!报警撕票!”下面还有一行小字:“交钱地点:城南天道茶庄。”

        李毅一踩油门,嘴角浮起一丝冷诮的微笑,很久没有玩过飙车了,喊了一声:“小月,坐稳了!”油门一踩到底,宝马车像离弦之箭,激射而出。

        王晓月只觉得身体不受控制了,像没有重心似的,飘到了半空,一颗心儿,也跳到了嗓子眼,她想叫李毅慢点开,但又怕慢了追不上摩托车,巨大的气流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发出一声声尖锐的叫喊。

        很快就看到了摩托男,摩托男的技术并不出色,加之前面的胥楚总是动个不停,严重影响了平衡,车子开起来并不快。

        摩托男透过后视镜,看到那辆火红色的宝马车,心里又惧又怒,腾出手来拍了一下胥楚的屁股:“别动,再动我推你下去!”

        胥楚难受之极,张口咬住了摩托男的大腿,死死的咬紧,差点就要咬下一块肉来,摩托男没想到她如此耍狠,脚下一歪,前轮一撇,差点撞上一辆公交车。

        摩托男怒火中烧,用力砸了一下胥楚的脑袋,胥楚哇哇大哭,大喊救命,引来行人侧目,路上的车并不多,看到一辆摩托车不要命的奔逃,都放缓了速度,生怕引发车祸。但没有一个人报警。

        李毅不敢撞过去,怕连胥楚也一同撞了,只是保持在摩托车左近,冷眼看着摩托男,缓缓把他往旁边逼去。

        附近都是大街,没有可供摩托车逃遁的小巷子,摩托男眼见李毅逼得紧,心里发急,胥楚又闹腾得厉害,这女人几乎疯了,疯了的女人都是不要命的,又张口咬住了他的大腿,这次更是钻心的痛,摩托男痛苦得大叫一声,车子又被李毅的车撞到,往一边歪去,一个把握不住,直往公交车站台撞过去,十几个正在站台上看热闹的群众,立时作鸟兽散。

        只听嘭的一声响,摩托车撞到坚固的站牌,歪斜着倒地,摩托男顾不得车子和胥楚,爬起来拔腿就跑,左腿传来一阵钻心的痛,想来是被压伤了。他低头一看,小腿被拉伤一道大口子,鲜血直流,大腿被胥楚咬伤处,也有鲜血渗出,摩托男咬牙切齿地骂:“臭婊子,有你好看的!”

        忽听一声轰鸣,原来是李毅放下王晓月去照顾胥楚后,又开车追了上来,只几秒钟便迫近过来,直对着他的身子猛踩油漆门,似乎要将他撞死当场。

        看到宝马车来势汹汹,摩托男吓得双腿打颤,两脚发软,想跑却挪不开步子。

        宝马车一个漂亮的漂移,一个完美的侧滑过弯,让车身来了个180度倒车,直接停到了他的面前,透着车前玻璃,看到李毅那张英俊的脸上,寒霜笼罩,双眸里似要射出冰箭来,发动机还在轰鸣,轮胎一阵阵抓地,像咆哮着的雄狮,正欲择人而噬。

        摩托男浑身一颤,缓缓举起右手,指着李毅嘶声叫道:“有本事撞死我啊!来啊!撞不死我,我早晚有一天叫你生不如死!我告诉你,我记住你这张臭脸了!你化成灰,我也认得你!”

        李毅熄火下车,拿起手机,拔打了一个电话,这才下车,用手指着摩托男的脸道:“你知不知道,五十万可以杀你多少次吗?”

        摩托男看着李毅手中的最新款手机,咽了一口口水。手机这玩意,虽然越做越小了,但在这两年,价钱还没有除下来,这玩意,可不是一般人用得起的,不是当官的,就是大款在用。再看看那辆红得耀眼的跑车,知道面前这个年轻人来历肯定不简单,心里没来由闪过一丝慌乱,强作镇定道:“我怕你啊!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啊?”

        李毅讥笑道:“如果不是有钱了不起,你为什么冒着坐牢甚至亡命的危险,来向我勒索钱财?你错了,你绑架的那个女生,我根本就不认识,也与我无关,我今日追你,只是想告诉你,千万别在我面前装逼!也千万别挑战我的容忍限度!”说着,狠狠一脚踢了过去,正中他下腹,摩托男呃了一声,张口吐出一口苦水,捂住肚子,蹲了下去,望着李毅,一双眼睛里似要喷出火来,却说不出半个字。

        “无论是单挑,还是车技,还是拼钱,你都不是我的对手,以后再敢在我面前竖中指,我就把你废了。十万块杀你,我相信会有很多人乐意干的。”李毅扯起他的衣领,将他拉了起来,俯身在他耳边轻声说。

        “你不是人,你是恶魔!”摩托男脸上闪过惧怕之色。别说十万,只要肯出两万块,只怕都有人抢着来要他的命,他本就不是什么好鸟,在道上的名声很臭,对杀手的行情也很清楚。

        王晓月扶着胥楚走了过来,胥楚只是有些擦伤,并无大碍,她跑上几步,狠狠一脚,踢向摩托男的下身,大骂道:“操你妹!敢绑我!”

        摩托男哎哟一声:“婊子!”挥拳欲打,但看到李毅冷峻的表情,立即蔫了。

        李毅看了眼胥楚,冷笑道:“一个女人,可以没有漂亮的外表,可以没有高深的学识,可以没有名贵的衣服,但不能没有一颗善良的心,也不能没有一口干净的言谈。”

        胥楚向李毅道:“我是怎么样一个人,关你什么事?要你来多管闲事?”

        王晓月不高兴了,拉了她道:“楚楚,别这样,他是我哥哥。”

        胥楚甩开王晓月的手,吼道:“不用你来管!你有这么一个有钱的哥哥,你当然了不起啦!你可以坐名车,吃洋餐!你还装什么低调?在学校装得比谁都寒酸,真是让人恶心!我不是你朋友,不用你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