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68章 文明执法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68章 文明执法

    作品:《官路弯弯

        陈凯明这一通好骂,骂得易玉增没有半分脾气,只是连连的应着:“是,是!”

        黄老板显然很得意,微微笑着,挑衅性的看了看站在门口的李毅等人。心想你是副县长又怎么样?还不是得乖乖的听我姐夫的话?也不看看我这里是什么地方,就敢随便前来查封!

        陈凯明的数落声还在继续,他从自家老婆那里听来的怨言,全部发泄到了易玉增身上。

        李毅正在接听左晓霞打来的电话。

        左晓霞带来的信息让他有些惊疑不定。

        据左晓霞所说,她在马红旗的审问记录里,根本就没有看到跟黄书琪有关的只言片语!

        这个玩笑开大了!

        李毅走远了一些,问道:“领导,你肯定?”

        左晓霞道:“马红旗案不是我们科室在负责,不过,我们科室有同志参加了双规马红旗的生活保障组,我特意找他了解了一下情况,也向负责马红旗双规审查的主任询问过,他们都说没有看到跟黄秘书有关的案情。”

        李毅道:“那就怪哉了!”

        左晓霞笑道:“这样不就更好吗?你也省得替他操心了!”

        李毅道:“问题是,这样一来,这事情就变得复杂了。如果只是黄处那个朋友为了某种利益关系,故意编造出来哄瞒黄处的,那也罢了。不过,这种可能性极低,要冒的风险很大,我觉得基本可以排除这种可能性。”

        左晓霞道:“怎么,你怀疑有人从中做了手脚?”

        李毅道:“不错,从黄书琪的神态来看,不像是故意做作,他在我面前也没必要演这出戏吧?可以断定的是,马红旗肯定招出了跟黄书琪相关的东西,只不过被人提前抹掉了!这个时间段,应在就在昨天下午到今天早上之间!”

        左晓霞道:“那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么帮黄秘书?纪委内部的人,这个难度很大,除非这个人是我们省纪委的高级领导。我们省纪委的高级领导,冒这么大的风险,去讨好黄书琪,我觉得不太可能。”

        李毅皱紧眉头想了想,说道:“不管怎么样,我都要谢谢你。”

        左晓霞笑道:“谢谢这两个字,听得我耳朵都起茧子了!我要工作了,再见。下次有事时,别忘了要想起我哦!”

        李毅呵呵一笑,心里还在考虑这件事情的真相是什么。想套套黄书琪的口风,就打通了他的电话。黄书琪很快就接起电话,听到是李毅的声音,放低了音量问道:“兄弟,事情怎么样了?有眉目了没有?”

        李毅听到这句话,就知道黄书琪本人还不知道纪委那边已经有人帮忙了,于是笑道:“黄处,你放宽心吧,事情已经搞定了。”

        黄书琪问是怎么搞定的?花了多少钱?

        李毅本想不讹他的钱,想了想,又说道:“我托了一个朋友,帮你把纪委那边的审问记录给改了。钱嘛,没花多少,两万块。兄弟之间,小意思啰,谈钱多伤感情啊!”

        黄书琪整个人都轻松起来,低声道:“亲兄弟还要明算账呢,再说了,这钱也是给你朋友的。我必须要出!”

        李毅假意推辞了一番,然后说道:“这样吧,我说一个账号,是那个朋友的,你直接把钱打给他吧。”

        黄书琪听了连声说好。李毅就报了一个账号,这个账号是省城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的,主要接受希望工程的捐款。李毅这几年陆陆续续捐了几十次款,对这个账号十分熟悉。黄书琪听了后,拿笔记下来,说道:“兄弟,多谢你啊!要不是你,我这次肯定翻船了!”

        李毅嘿嘿一笑,挂了电话。

        现在可以肯定了,是有人在背后帮黄书琪做了手脚,而且并不想让黄书琪知道这一切!如果是有意结交于他,想从他那里得到什么好处的话,绝对不会学雷锋做好事,不欲人知。温玉溪?不可能,温玉溪要是能帮他,黄书琪也不会如此害怕了。

        李毅想到了一种可能,并被自己的这种想法吓了一跳,他猜测的是,有人之所以要保住黄书琪,只是因为不想黄书琪这么快就离开现在的岗位!那么,黄书琪在现在的岗位上,会对谁产生很大的作用呢?

        难道,黄书琪是无间道?是谁安排在温玉溪身边的?

        想到这里,李毅就没有再深入思索了,上层的斗争,还轮不到他去关注。但是,他觉得有必要把整件事情向温玉溪做一个汇报。自己在南方省的官途,已经跟温玉溪紧密联系在了一起,有温玉溪在上面遮风挡雨,自己的路要平稳得多。

        李毅跟温玉溪通话时,黄书琪正好进来给温玉溪续水。温玉溪一边嗯嗯的应着,一边不动声色的打量了黄书琪一眼。黄书琪泡好茶就出去了。温玉溪这才对李毅说道:“我知道了,这件事情,不要再跟任何人提起。”

        令李毅困惑的是,温玉溪并没有十分震怒,也没有大发雷霆,仿佛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在今后相当长的时间里,温玉溪也没有表现出对黄书琪的讨厌,更没有流露出要更换他的意思。这一切,都令李毅这个初窥官场门道的人十分疑惑和不解。

        且表当下。李毅慢慢走回到悬壶大药房门口,看到易玉增已经挂了电话,正跟骆峰谈话。

        易玉增见到李毅走来,就说道:“李县长,陈书记刚才打电话过来,叫我们文明执法,不要大动干戈。你看这怎么办好?”

        李毅道:“陈书记说的并没有错啊,你们是人民的公仆,当然要文明执法了。难道你粗暴执法了吗?”

        易玉增一时不明白李毅的意思,摇头道:“我们一直是遵守相关规则,文明执法。”

        李毅道:“这就对了,你们食药监局的人,一定要深刻领会陈书记的指示,对待犯了错误的同志,也要文明对待,不能粗暴无礼,就算是封店抓人,你们也要文明的封,文明的抓,不能破坏了人民的财产,更不能伤害到人民的身体!明白了没有?”

        易玉增笑道:“我明白了!”

        骆峰听得一阵阵的冷笑,这个李毅,真是会歪解别人的意思,又偏偏能叫人无话可说!

        黄老板满心以为,自己抬出了表姐夫陈书记来,这些小官吏们一定会打道回府了,没想到那个年轻帅哥跑过来说了两句话,药监局的干部们又再次动起手来,不一刻,就把所有的违禁药品全部没收了,抬上了停在外面的执法车。

        工商部门和公安部门很快就派了人来,依法对悬壶大药房的仓库进行了查处,并对他药房的营业资格证等相关手续进行查核登记。随后,执法人员对悬壶大药房贴上封条,雪白的封条,乌黑的文字,血红的公章,让人触目惊心。黄老板等相关涉案人员被带回去接受审问。

        这一天,县城里那些卖假药的个个风声鹤唳,吓得噤若寒蝉,连后台这么硬扎的黄老板都被带走了,他们这些升斗小民,哪里还敢顶风作案,一时之间,所有假药全部在临沂县街头销声匿迹。市食药监督局的执法人员走到哪里,都有人拍手称好。

        陈凯明再次接到妻子打来的哭诉电话,这才知道当时有李毅和骆峰在场。他也知道,自己包庇亲戚从事非法活动,这是不对的。可是,李毅和骆峰公然不顾他县委书记的脸面,在他打过电话之后,还要一意孤行的秉公执法,这就让他有些恼羞成怒了。你要查就查,没收违法物品就行了,何必一定要封店抓人呢?这不是公然打我陈凯明的脸吗?

        听着妻子在电话里不停的发牢骚,又是哭又是闹,又骂陈凯明没有用,当了这么大的官,连自己家里几个亲人都保不住,堂堂一个县委书记,连一个小小的副县长也治不了!

        “够了!”陈凯明发火道:“我自有分寸!你一个长头发的婆娘,你知道什么厉害?人家李毅虽然只是一个副县长,但是人家有靠山呢!你也是,也不管管你那个表弟,什么德行啊!天下赚钱的生意那么多,偏偏要做这门坑人的事!这次,你们把我都给害惨了!”

        女人一听把他给害惨了,就不哭闹了。陈凯明可是他们两家人的骄傲和主心骨,也是他们两家人的保护伞,这把伞千万不能倒。抹着眼睛,关切地问他怎么回事。陈凯明道:“好啦,说了你也不懂,一会我关照一声,叫他们先放了人,你领回家去,好好教育他们。”

        女人弱弱的问了一声:“那这事情就这么完了?”

        陈凯明怒道:“完了!”哐啷一声扔了话筒。

        陈凯明掏出烟,吸了一支,然后慢慢的往李毅办公室踱去。

        李毅见到陈凯民走了进来,连忙起身相迎,笑道:“陈书记有什么事情,喊我一声,我过去就行了嘛!”

        陈凯明绷着脸,说道:“李县长,有这么一个事,经开区的省级牌子已经挂上了,我们是不是议一议省级经开区的人选问题?这个事情早就应该讨论了,只是市里前段时间有些不安宁,给搁置了,现在市委也安定下来了,我们也该尽快把人选报上去,请市委批复。免得夜长梦多,被外来人占了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