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67章 把你当枪使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67章 把你当枪使

    作品:《官路弯弯

        骆峰迟疑了一会,说道:“我已经不分管这一块了,这不好吧?”

        李毅笑道:“不瞒骆县长,食药监局现在遇到难题了,我想请骆县长前去帮忙,莫非骆县长不肯帮我?就算骆县长不肯帮我,帮帮你以前的手下,也不算过分吧。”

        骆峰明知道李毅找他是办什么事情,有心不去趟这趟浑水,但李毅话赶话的逼到了这个份上,易玉增又眼巴巴的在旁边盯着,如果真的不去,只怕在易玉增心里就会留下不好的印象,还以为自己真的不愿意帮他的忙。

        心想去就去呗,我袖手旁观就行了,管你们怎么去处理呢,反正现在这摊子事情不归管自己管,李毅能不能处理好,那要看他的本事,去瞧瞧热闹也好啊!于是笑道:“好吧,早就听说李县长手段超凡,对付这种无赖还不是手起刀落,三两下就能顺利解决?呵呵,我跟去观摩学习一下也好。”

        李毅等人赶到东丰路悬壶大药房时,县食药监局药品稽查股的和市场监督股的同志已经到了门口,三个男人正跟药店老板交涉,另有两个女同志走到药店里面去,挨排检查货架上的在售药品。一个烫着卷发的胖妇人,一路跟着两个女同志,态度很是蛮横,她们拿起什么药品检查,她就从中阻挠,有时甚至伸手去抢夺。

        李毅等人站在药店门口,冷冷的看着这一切。只听到药店里一个矮胖子大声喊道:“你们还有完没完?前两天刚检查完,今天又跑来,还让不让人做生意了?这般三天两头的来,我的顾客都被你们吓跑了,这几天生意就淡了许多,我要告你们无故扰民!”

        药品稽查股的同志说道:“黄老板,你这店子里销假严重,如果再不听从规劝,我们就只好封你的店铺了。”

        黄老板果然跟易玉增描述的一致,长得粗胖,像个啤酒桶,脸上肌肉虬结,样子很凶恶,他大声嚷道:“你们只是小小的科员,顶了天去,也就是一个股级干部,就算是你们局长在这里,也不过是一个科级干部,就算是他也要怕我姐夫三分吧?我告诉你们,你们要是再这般胡来,我就到姐夫面前告你们去!叫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易玉增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说道:“李县长,你看看,就是这么一个无赖,你叫我们怎么办好?”

        李毅望了骆峰一眼,问道:“骆峰同志,以前碰到这种顽固抗法分子,是怎么处理的?”

        骆峰不知是计,据实答道:“一般来说,直接封铺查处,情节轻的,限期整改。情节重的,追究其法律责任!穷山恶水出刁民啊,不用非常手段,他们是不会害怕的。”

        李毅哦了一声,语气一厉,对易玉增说道:“你没听见骆县长的话吗?对这种刁民,还讲什么客气?封铺查处!”

        易玉增呀了一声,偷眼去看骆峰。

        骆峰猛然醒悟过来,李毅这是拿他当枪使呢,到时陈凯明怪罪下来,李毅就会说,这是骆峰同志的建议!当即叫苦不迭,想要收回刚才的话,一时之间不好措词,只道:“李毅同志,我刚才说的,只是一般情况,具体情况具体分折嘛!不能一概而论的。”

        李毅道:“哦,那依骆峰同志的意见,现在是什么情况?是一般情况呢?还是特殊情况?如果是特殊情况,又怎么个特殊法?”

        骆峰期期艾艾的,说不出话来,一着不慎,就落入了李毅的圈套啊!这个家伙,真是会算计人!只得苦笑道:“李毅同志,你不是不知情,还装什么糊涂呢,这位黄老板,是陈凯明同志夫人的表弟,这事情不大,可是后面的人不好得罪啊!”

        李毅冷笑道:“天子犯法,尚与民同罪,他一个小小的药店老板,知法犯法,知假售假,情节十分严重,这等人如果不严加处置,还设置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做什么?人们生病才来买药,结果买到假药,浪费了钱财,病治不好不说,只怕还要把命给搭进去!如果这些药不幸被你的家里人买去吃了,你还会觉得这种情况很特殊就不去管理吗?”

        骆峰皱眉道:“这个,理是这样说……”

        李毅道:“占理就行了!易局长,怎么了?还用得着我来教你怎么做吗?”

        易玉增见到李毅虎着一张脸,心想这年轻的李县长好大的官威啊!连忙点头:“李县长,我知道怎么做了!”快步走了过去,大声说道:“黄老板,请你们配合我们的检查!如果拒不合作,我们立马就封店抓人!”

        黄老板道:“哟,易局长,你怎么又来了?封店抓人?你有没有请示过县委陈书记啊?”

        易玉增道:“黄老板,别怪我没警告你啊,今天不只是我们来了,我们的分管副县长李毅同志也亲自到了现场,你要是再这般推三阻四,妨碍我们执法的话,李县长就会下令封店抓人!”

        黄老板听到有副县长到来,气势立时就矮了几分,小眼睛往门口睃,看到一个高高的帅小伙负手站在门口,还有一个青年男人站在身边,说道:“就算是副县长,也要归我姐夫管吧?哼,我才不怕你们!你们要是敢抓我,我马上就打电话给我姐夫!”

        两个药监局的女同志已经检查出了一些违规药品,说道:“易局,还是有很多违禁药品,还有一些明显是假冒伪劣产品!”

        易玉增现在有李毅在身后监督鞭策,也不敢打马虎眼,挥手道:“强制执法!”

        几个男同志听到局长下了命令,就走过去,打开事先准备好的一个大纸箱,把那些涉嫌违禁的药品和假药都给搬下货架,放进纸箱里。

        黄老板和那个妇女尖叫着上来阻拦。黄老板大声道:“喂,易局长,你前两天才搬走一箱,今天又来搬,心也忒黑了一点吧?”

        易玉增怒道:“什么叫我搬走一箱?这些都是违法药品,我们药监局的收缴上去后,是要集中销毁的!你放开,别扯我的衣服!喂,你怎么咬人啊!”

        那个妇女见易玉增帮着缷货,心里发急,伸手去抢,抢不过就扯,扯不过他,张嘴就咬。

        易玉增用力一推,将她推开。她就势往地上一倒,哎哟哎呀的叫唤不停,嚎叫着说易局长打人了!

        易玉增道:“喂,你别想讹我!我轻轻一推而已,你装什么装?黄老板,你屡教不改,再三犯罪,我也保你不得了。小周,把假劣药品全部收走,通知工商部门和公关局,对悬壶大药房封铺抓人!”

        那妇女听了这话,一骨碌爬起来,对黄老板道:“你快打电话给你姐夫啊!叫他过来帮帮忙!”

        黄老板哪里敢真的打电话给陈凯明啊?不过是扯虎皮拉大旗,吓唬人罢了!自己做的勾当,他自己心里清楚,陈凯明要是真的知道了这件事情,根本不会保他!苦笑道:“堂客,这不好吧!表姐夫现在正在上班呢!”

        他堂客道:“你表姐夫在上班,你可以打给你表姐啊!她又不上班!”

        黄老板福至心灵,醒悟过来:“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一层呢!”马上跑到收银柜台前,抓起固定电话,拨通了表姐的电话,急忙把自己这边的事情说了一遍。

        他表姐也是个护短的人,当即给正在上班的陈凯明打去电话,好一通哭诉,把事情说得十分严重,说药监局的执法人员又是打人又是摔货,在表弟的药店里大闹天宫呢!又说表弟卖的都是正经药,整个县城的药店都是卖这些药,药监局的人为什么单单跟她的表弟过不去呢?这不是存心找碴,看不起他这个县委书记吗?

        陈凯明本不想管这些烂事,但老婆后面那句话刺到了他的痛处。这事情虽小,可是却关系到他这个县委书记的脸面和权威,更加受不了老婆三番五次的哭泣,于是说道:“好啦好啦!我试试看!”

        嘭的挂了话筒,陈凯明拨通了悬壶大药房的电话,叫黄老板请易玉增接电话。

        黄老板一听是陈凯明亲自打过来的,马上就得意起来了,板着脸,拖长了腔调,叫道:“易局长,陈书记叫你接电话!”

        易玉增心想真的假的,陈书记还真管这摊子烂事?完了,今天这事情踢到铁板了!向门口张目一望,只见李毅正在接听一个电话,而骆峰则面无表情,仿佛这里的事情与他无关,他不过是一个看热闹的市民。

        易玉增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发走过去,接起话筒,堆起满脸的笑,恭敬的叫了一声:“陈书记,您好!我是县食药监局的易玉增。”

        陈凯明劈头盖脸一通数落:“你们食药监局怎么执法的?我在年前的全县干部作风整顿大会上,三令五申,一再强调,要提高我们政府部门的服务意识,要文明执法!你这个易玉增,叫我说你什么好,转过背来,马上就把我的话当成了耳边风,不但野蛮执法,还动手打人!你眼里还有我这个书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