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66章 大领导的亲戚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66章 大领导的亲戚

    作品:《官路弯弯

        左晓霞咯咯一笑:“你问他是谁做什么?快说你的事情吧!”

        李毅把黄书琪的事情一说,问道:“我因为跟他有些交道,他又死缠烂打的纠缠于我,叫我给他找关系求人情。我推辞不过,只好来找你。你帮忙想想办法,如果实在为难,那就算了。”

        左晓霞想了想才回答道:“这个事情吧,我觉得办法还是有的,但是不能抹去记录或者更换名目,那就更加欲盖弥彰了!也不能跟温书记去说,一说出来,这事情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温书记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名声着想,也不会留一个背里地拿人钱财的秘书在身边。”

        李毅道:“你想得很周到。所以说,隔行如隔山,做什么事情,一定要专业!专业人士,你既然看得这般透彻,分析得条条是道,想必有什么好办法吧?”

        左晓霞道:“要救他也容易,只是得费一点手脚,另外,你要确定他值得你去救。”

        李毅道:“什么值不值的,就是帮一个朋友而已。总不能眼见人家溺水而不伸援手吧?快说是什么办法?”

        左晓霞道:“你可以叫黄秘书去捐一笔钱给希望工程或者红十字会,就算是孤儿院啊敬老院啊什么的都好,然后叫人家开一张收据,收据的日期一定要写上他收到手机的那个月份,以证明他收到人家的礼物后,确实不好处理,这才折成货款,捐了出去。有了这张收据,我再帮他活动一下,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大碍了。因为他受贿所得的钱财并不是据为己用,纪委一般都会从轻处理。这比起那些越描越黑的办法来,要好得多。黄秘书开好这个收据后,要装作什么都不知情的样子,等到纪委反应上去了,喊他去谈话时,这才拿出收据来,才能收到奇效。”

        李毅听了这个办法,觉得可行,笑道:“人家说当过警察的,反侦查能力特别强,干你们这一行,反纪检能力也特别强啊!那些有志于在千古贪官史上书写浓墨重彩之笔的人,先要到你们纪委去做几年官,把纪委那一套摸清了,日后必有用武之地啊!”

        “你这是损我呢?”左晓霞道:“跟你说话就是没个正经!我都被你给带坏了,整日里就在那算计来算计去的。累不累啊。好啦,我要去洗澡睡觉了。”

        李毅道:“那我就这样跟他说了啊!”

        “嗯,你先别一个猛子扎进去。我明天上班后,先帮你打听一下具体的情况,看看水深水浅再说不迟。就算是为朋友两肋插刀,也不能把自己给搅和进去吧?”左晓霞道:“好啦,冻死我了,不跟你聊天了,再见。”

        第二天,李毅上班后,正处理公务,黄书琪的电话又打了过来,李毅想起左晓霞的嘱咐,便说道:“黄处,我已经跟省城的朋友联系过了,他们愿意帮忙,你先别急,我有信了,自然会通知你。”

        正说着,一个穿着夹克衫的中年男人站在门外冲里面笑了笑。李毅办公室的门很少关上,一般都是敞开的。李毅点点头,觉得这人很面熟,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中年男人走了进来,胁肩谄笑道:“李县长好,在忙呢,我来向你汇报工作。”

        李毅听到他鸭公嗓子一般的声音,马上记起他来,此人是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局长易玉增,去年自己刚上任时,去县食药监局视察过一回,跟他见过面。食药监局虽然归李毅分管,但这个易玉增却很少主动向自己来汇报工作,今天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易玉增居然来向自己汇报工作。

        李毅神情淡淡地,略微点头,说道:“易局长,稀客啊!”

        易玉增脸上一阵发烧,很快就镇定下去,赔着笑脸道:“李县长,过去一年,我们食药监局在您的带领下,各项工作平稳有序地开展,咱们县的食药监局,成立才一年多时间,很多工作,我们都是摸着石头过河。我们临沂药监人在临沂县委、县政府和李县长的领导下,克服了基础薄弱、队伍新,工作量大等诸多困难,高质量地完成了党赋予的使命,临沂药监人以求真务实、对全县人民高度负责的精神,顽强拚搏,向党、向人民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李毅听着他八股文似的工作汇报,心想你这是来我这里表功呢?还是来做报告的?等他说完之后,说道:“易局长,你的理论水平不赖啊!不去搞理论研究,真是大材小用了。”

        易玉增知道自己刚才的话有些假大空的嫌疑,李县长是个务实的人,不喜欢手下搞这些虚头八脑的东西。于是说道:“李县长,我这次来,是有事情要向您汇报。”说着看李毅的反应,李毅端坐着,眼光放在桌面上的文件上,没有看他,也没有回应他。

        易玉增只得继续说下去:“春节前,为保障春节期间群众用药用械安全有效,我们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开展节前执法大行动。此次检查,重点是药品的购进渠道和储存养护等关键环节,执法人员在执法中边检查边指导边宣传,药品稽查股的同志们在检查过程中,发现了不少问题。有几家药店不同程度的销售假劣违冒药品,被我们的执法人员依法没收,并责令其限期整改。没想到,春节一过,他们又照样把假货上架销售。”

        李毅还是认真在听他的话,皱眉道:“你们食药监局的执法力度不够吧!这种严重危害到人民群众安全的事情,绝对要零容忍!一查到底,拒不整改的,依法吊销他们的营业资格,查封他们的经营场所。”

        易玉增道:“我们药品监督股和药品稽查股的同志们再去那里执法时,被他们暴力抗法,还抬出县里的大领导来压我们,叫我们难以开展工作。”

        李毅道:“县里的大领导?什么领导?”

        易玉增看了看门口,这才小声说道:“那个药店的老板声称是陈书记的亲戚。我们不敢得罪啊,这才来请李县长的示下。”

        李毅心想,陈凯明的亲戚?你们食药监局也真是会做人啊,平常没事时,都躲着不见我,出事了就请我的示下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谁走得近!

        食药监局在李毅来之前,都是归骆峰分管,这个易玉增,是骆峰的人。

        李毅上任之后,易玉增对李毅阳奉阴违,表面上恭敬异常,实际上根本没把李毅放在眼里,有什么事情从来没有向李毅反映过,逢年过节,也不曾来李毅家里走动,更不曾送过礼品。

        领导都是这样的,你来送了礼,他不一定收,也不一定记得你,但是你如果不来送,领导就会把你记在心里了!

        食药监局在县里还算是一个油水衙门,各大医院、药店和食品行业都要看他们脸色吃饭,冰敬炭敬少不了,但是李毅从来没有过问他们这些事情。水至清则无鱼,御下之道并不在于明察秋毫,而在于难得糊涂,让下属吃点甜头,却又让他们心怀忐忑,这样管理起来,才能恩威并施,令人信服。

        问题是,他们太平无事时,不来找自己,一旦出了篓子,搞不定了,就把这些收拾不了的烂摊子推到自己头上来了!这种做法,令李毅很是不悦。

        李毅很想训斥他一顿,然后质问他怎么不去找骆副县长。但是想了想,何必呢?跟自己的属下治气,不值当,而且,这何尝不是一个机会,一个让自己收服易玉增的机会?

        李毅装出很惊讶的样子,反问道:“真的?”

        易玉增道:“我们背里地调查过,这个人还真是陈书记的娘家人,是陈书记老婆的一个表弟,来我们临沂开药房,也只有半年时间。他的药房开得很大,里面的药品,真真假假都有售,叫人防不胜防。药品本身就是暴利,他们还要贩卖假药,这不是贪得无厌吗?”

        李毅不动声色地问了一嘴:“骆县长知道这个情况吗?”

        易玉增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顺嘴就答道:“知道……呃,我刚才在走廊里碰到骆县长,他问我来做什么,我就告诉了他。”

        李毅嘿嘿一笑:“那他有什么高招没有?”

        易玉增道:“骆县长说他现在不分管这一行了,叫我来找李县长。”

        李毅心想这皮球踢得有水平啊!收拾起东西,说道:“叫上你们稽查股的人,我们去一趟,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六臂哪吒!”

        易玉增笑道:“什么六臂哪吒啊,就一矮冬瓜!人长得特别寒碜,但口气大,脾气冲,动不动就甩膀子。”

        李毅打电话叫钱多备车。易玉增也打电话回局里,召集稽查股的和监督股的同志到东丰路悬壶大药房会合,突击检查悬壶大药房的药品。

        刚出办公室的门,看到骆峰正好从门前经过,李毅笑道:“骆县长,请留步。”

        骆峰驻足,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李毅笑道:“骆县长,我和易局长正要去悬壶大药房执法检查,你在这方面经验丰富,可不可以请你一同前往,给县食药监局的同志们掠掠阵也好啊,他们毕竟都是你的老下属。”说完,似笑非笑的看着骆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