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61章 得罪人的工作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61章 得罪人的工作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一直以为,温玉溪并没有可用之人,然而,他错了。温玉溪马上就提出一个人选。看来,温玉溪在西州人事问题上,是真的照顾到他了!

        温玉溪提议省水利厅副厅长张庆林外放三江市市长。

        唐春强没料到,温玉溪居然还要来争夺三江市市长!他脸上虽然还是淡淡的表情,但心里实在有些生气了,心想你还想吃独食吗?什么好处都归了你,那干脆搞一言堂算了!他平静的笑道:“我还是提议西州市的副书记常同文同志。常同文这个同志,在副书记位置上已经有些年头了,是时候往上升半格了。再这样无视下去,会寒了同志们的心呐!”

        他后面那句话,明显是说给温玉溪听的。温玉溪脸上还是带着淡淡的笑意,说道:“同志们都谈谈自己的想法吧!”

        曹永泰眼珠子一转,笑道:“我没想法。”

        “我提议蓉城市市委副书记柳忠全!”雁阳市委书记蒋则立还是旧话重提。

        省委统战部长庞红华说道:“我还是提议鹤城市常务副市长齐来山同志,齐来山同志在副市长位置上工作八个年头了,也是时候提一提了。”

        组织部长欧阳吉说道:“我有个合适的人选,我们组织部的副部长蔡民亮同志。民亮同志有专科学历,在组织部工作多年,有口皆碑,他跟我提过很多次,说想放到下面市里去历练历练,趁着今天这个机会,我就推荐一下他吧!”

        十三个常委,提出来五个人选,只为了争一个位置!

        李毅微微有些讶异,这般搞法,谁也不服谁,怎么决定这个市长人选呢?如果还是采用举手投票的方式,只怕会更加惨烈!很显然,这几个人对这个职位是要争一争的,不会轻易相让。

        温玉溪环顾众人,说道:“这次有五个人选啊!呵呵,这样吧,我们大家先议一议,条件明显不符的,就不进入下面的投票程序。这个事情就要先问问斯和同志了,有没有对其中那个有印象的?”

        严斯和没想到,刚才自己一句玩笑话,现在却成了风口浪尖上的人物,他一手抱胸,一手撑着下巴,陷入了沉思。在他思考的过程中,几个有提名的常委都有些紧张的看着他。那几个被提名人的命运,就掌握在严斯和的一念之间,如果他说出哪个人存在着某些污点,那这个人的前途基本上就完蛋了。

        严斯和身为省纪委书记,为人公正耿直,他也知道自己手中握着的权力,对那些人意味着什么,可是,他更清楚,如果不排查仔细了,安排了一个贪官污吏去当市长,害的是三江市的百姓,日后查处出来,只怕会有更多的人担责遭殃。因此,他很认真的想了想,说道:“你们还别说,我对其中的某个人,真的有些印象。”

        几个常委都很心急,想马上知道这个人是谁,庞红华道:“斯和同志,你但说无妨。如果我提议的人本身有问题,我收回我的建议。打铁还要靠自身硬,我们在这里讨论的是一个市长的任命,不是随便开玩笑的,那是要对三江市百万百姓负责的。如果是有问题的干部,我绝对不会选他!”

        温玉溪道:“红华同志说得在理,有些同志隐藏得很深,虽然犯过一些法纪,但因为隐藏得深,我们无法看到,外界也就无从得知,都以为他是清官。你们纪委如果有这方面的资料,只管说出来。当然,我们要的是实事求是,可不能搞些莫须有的罪名出来唬弄人。”

        严斯和表情很严肃,以烘托自己说话的真实性,说道:“我是管纪律检查的干部,组织纪律我当然清楚,并且一定遵守。不该说的我不会说,我只说那些立案侦查过,但又因为某些原因没有结果的事情。这些事情,因为没有结果,也就不了了之,外界也就不会听说。但是并不代表这些事情就是捕风捉影。只是暂时还没有找到足够的证据而己。”

        唐春强道:“既然如此,斯和同志,请说吧,我们都相信你。”

        严斯和沉声道:“蓉城市市委副书记,柳忠全同志,曾经被人举报贪污公款,利用出差的机会,旅游、吃喝玩乐,而且极其奢侈,回去后就把所有的消费全部公款报销,一次出差的费用,比正常的要多出来三万多块钱。这件事情我们纪委接到的是署名举报,而且署名人是蓉城市相关部门的负责人,直接经手了这件事情,所以说得有板有眼。我们纪委立案侦查,可是这件事情已经事隔好几个月,追查起来颇有难度,很多的账目,被举报人都换成了正规的差旅发票,我们没有证据,最后不了了之。”

        柳忠全是雁阳市委书记蒋则立提名的人,他听了之后,问道:“斯和同志,既然是没有根据,也没证据的事情,你们纪委也应该销案了吧?一次差旅费,多出个三万块钱,这是很正常的消费啊!你又不是不清楚,现在在外面跑事情,哪一样不花钱?就连上个公共厕所,还要花钱呢!有些小钱同志们肯定不会记下来,也无处可开发票,累积起来的话,也是个庞大的数字。不能为了区区几万块钱,就否定一个好同志吧?”

        严斯和木然如雕塑,表情跟刚才一样,但多了几许严厉,**的说道:“则立同志,我之前就已经说清楚了,我只是陈述事实给常委们听,并没有掺杂自己的主观色彩,我既没有肯定某个人,也没有否定某个人!难道我就事论事也有错吗?要这般说的话,这工作就没法开展了,大家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了!”

        蒋则立道:“你为什么只针对忠全同志?你编造这样的故事,难道不是别有用心?还是在替某人呐喊助威?”

        蒋则立这话说得过分了,严斯和拉下脸来。

        温玉溪怕争吵起来,那就不可开交了,连忙说道:“斯和同志只是在阐述一些事实上已经发生了的事情,既没有添油,也没有加醋,为什么不能说出来?只要身子正,就不怕影子斜!今天是常委会,不是批斗会。柳忠全同志有没有问题,不在我们本次会议讨论之列,自有纪委的同志会去调查清楚。如果忠全同志确实清白无辜,总有还他清白的时候。晋升的机会,以后还会有的嘛!好了,斯和同志,你继续吧!不要在意个别同志的意见。”

        严斯和说道:“我们纪委做的工作,就是得罪人的工作!既然已经说开了,反正也得罪过人了,我也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有什么我就说什么!”

        看着他一副豁出去了的态度,常委们都是哭笑不得,庞红华等人未免就要埋怨蒋则立了,心想你没事做去惹那个铁面包公做什么?你难道不晓得,客气一点的人叫他严公,不客气的人,背地里都喊他叫做阎罗呢!

        严斯和好整以暇的喝了一口水,指着自己那颗干干瘦瘦的小脑袋说道:“不是我吹牛,全省副厅级以上干部,只要在省纪委立案侦查过的,我全都装在这脑袋瓜子里!哪天要是反贪局打算严打了,要整治干部作风了,只要找到我,需要什么档案,只要报上名字,我立马就能说出他的案卷来!比专人去档案室翻找还要快!”

        李毅微微一笑,心想这个严斯和表面看上去很平和,其实是个躁性子,受不得半分激。不过这种性子的人,对上味了,那是很好相处的,也最能拿出真心来。

        严斯和说道:“我下面再说说鹤城市常务副市长齐来山!”他看都不看庞红华那副尴尬的嘴脸,继续说道:“齐来山同志在现在这个位置上的确工作了蛮长时间,我记得我还是纪委副书记时,齐来山同志就已经是常务副市长了。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们省纪委处理过他的一桩案子。”

        唐春强说道:“斯和同志,你当副书记那会?那起码有四五年时间了,你还记得清楚吗?”

        严斯和道:“会后你们都可以去纪委档案室查案卷!我若是说错了半个字,甘愿受罚!”

        唐春强笑道:“斯和同志,这么说来,你就是咱们南方省的一部活档案啊!你继续,我不打扰你了。”

        严斯和挑出刺的人越多,后面竞争的人就越少,留下来的人成功机会就越大,这个道理,谁都能想得明白。唐春强自己是欢迎严斯和多说多批评,最好把温玉溪和欧阳吉提的人选也给毙了,这样一样,自己的人选,不就不战而胜了吗?

        严斯和说道:“那一年,有人举报齐来山同志操纵鹤城市下面的一个小镇,叫什么名字,我还真忘了,我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我实事求是,记得就是记得,忘了就是忘了!反正就是操纵这个小镇的人大代表选举,在对一个副镇长进行差额选举时,他使用手段,把当地县委定的人选硬生生刷了下去,把他自己的人选上了!后来有人告他搞暗箱操作。我们纪委也曾经下去调查过,还是我带的队。可惜,这种案子也是极难办的,人数多,又难以取证,当事人嘴巴又硬,怎么也撬不开,没办法,最后成了无头公案,不了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