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51章 曹唐联手 两把利剑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51章 曹唐联手 两把利剑

    作品:《官路弯弯

        熟悉的音乐响起,这支曲子是她今天一直在排练的。

        柳若思微微闭上眼睛,深呼吸。

        婉转悠扬的歌声缓缓流淌而出。

        偌大的体育场里,四万多人一齐安静了下来,他们倾耳聆听这悦耳动听的声音。

        温柔处,宛如又绿江南岸的春风,轻拂人面。

        舒缓处,如朗照松间的明月,清幽明净。

        让人身在浮世中,却有皓月当空,清风徐徐之感。优美的音乐旋律,让听众沉醉不知归路。

        柳若思优美的迈着步子,渐渐进入了忘我的表演境界,就当这是一次排练!用心的唱好!这首歌是李毅帮她挑选的,她第一次唱,就被这首歌的歌曲吸引住了:“浮生似梦洗不尽铅华轻狂年少且付此间花夏……如何舍得一生只换刹那尘嚣散尽寂满目喧哗只手覆扰乱谁的天下……待岁月谢了桃花却怨作命运一卦……情之一字讳莫是相思卿不语依旧若初识”

        一曲歌罢,全场皆寂。

        原本应该在此刻打亮全场的灯光,因为灯光师的入迷而忘记了。

        没有听到期待中的掌声,就好像一个小孩卖力的做完了作业,却没有得到老师的表扬一般。此刻,她有些惊慌,心想是不是唱得很不好听?完全失败了?她无措的在台上四处张望。

        刘天王毕竟是舞台上的明星高手,头一个反应过来,拿起自己的话筒,高声喊道:“好不好听?不管你们醉没醉,反正我是听醉了!掌声在哪里?前排的,你们拿出VIP应该有的精气神来好不好?”

        “哗啦啦!”

        跟爆炒豆子似的,体育场里响起震天的掌声。

        啪,灯光在这一刻打亮,场里一片明亮,柳若思轻轻提着衣裙的一角,微微施礼,走到舞台中央,随着升降机谢幕!

        “惊为天人!”朱枫拍得手掌都痛了,还在用力的拍,啧啧有声地道:“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啊!天籁之音!”

        李娟一个劲儿嚷嚷着要这个神仙姐姐的亲笔签名!并说要不到她的签名,今天晚上就不睡觉了!

        李毅伸出双手,轻轻的击打三下!为柳若思贺!

        柳若思退下台来,再也忍不住激动的泪水,所有的辛酸与委屈,在这一刻,尽情的发泄出来。

        所有的工作人员一齐鼓掌祝贺柳若思演出成功。

        柳若思拉住饶若曦问道:“造梦者是谁?”

        饶若曦笑道:“你猜不到吗?”

        柳若思道:“是不是李毅?他在哪里?”

        饶若曦道:“这么容易就被你猜中了?太没有悬念了,连我表演的机会都直接省略了!老板就在外面看你表演。”

        “若思!”李毅微笑着走了进来:“怎么样?”

        柳若思好想扑入他的怀里,好好的哭上一场,但这么多人看着她,她还是放不下这个矜持心的。她走到李毅面前,仰头看着这个实现了她梦想的男人,用力的点头:“我很好。谢谢你,李毅。”

        “我说过要帮你的。”李毅微微一笑:“这个舞台,才是属于你的!相信自己,你一定能成为华语乐坛最惊艳的女歌手!”

        柳若思还是用力的点点头,她有千言万语,此刻却无语凝咽。

        第二天,全国所有的娱乐报刊杂志的头条新闻,都是柳若思的巨幅海报相片。

        一夜之间,红透大江南北!

        柳若思以清纯玉女的形象惊艳歌坛。随即,思艺传媒方面传出消息,柳若思将与巨星刘天王一起出演新片。柳若思的人气指数再度攀升。

        既帮助了别人,又成就了自己,这就是李毅赚钱的手段。

        这天,李毅正陪着方芳游京城,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李毅走到一边,接起电话。

        “喂,李县长嘛。”

        声音有些嘶哑,李毅一时间没有听出来是谁。

        “我是李毅。你哪位?”

        “我姚鹏程啊!”

        “哦,姚局长,新年好哇,你声音怎么这般沙沙的?”

        “李县长,这两天我忙得连眼睛都没合上过!”

        “怎么了?”

        “三十晚上,洪天贵死在看守所里。初二早上才被人发现。我一直在调查这件案子。知道你在京城,就没敢打扰你。不过,现在案件有了一点进展,我特来向你做个汇报。”

        “什么?洪天贵死了?死因?”李毅这一惊非同小可。

        “经过这两天的摸查,初步确定为他杀!具体结论,要等尸检结果出来。但现在正是春节长假,估计得等上一阵子了。”

        “嗯。陈书记和孙县长都知道了吗?”

        “他们都知道了。”

        李毅嗯了一声,聊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李毅心想,看来,有人坐不住了,蠢蠢欲动了!

        李毅的猜测没有错,一场酝酿已久的政治风暴,随着春节假期的结束,正在南方省悄然兴起。

        李毅回到南方省,去温玉溪家里拜了年,走访了省城的几个朋友后,回到了临沂县城。

        新年的第一场省委常委会议,正在省委常委会议室里举行。

        东方墙壁上挂着巨大的金黄色的“为人民服务”的主席题词,题词的两边,插着鲜红的党旗和国旗。

        宽大的红木椭圆形圆环状会议桌旁边,整齐的摆放着十几把红木软垫靠背椅。

        这里的每一把椅子,都象征一方权势。南方省的所有党政要事,都在这里讨论决议,形成红头文件,发送以全省各地,布置施行。

        此刻,南方省委的十三个大佬们,围坐在会议桌边。

        商议完一些常规事项之后,省委副书记曹永泰抛出来一个重磅炸弹,他神情严肃的说道:“春节之前,我收到很多举报信,不知道诸位有没有收到过?”

        温玉溪道:“举报信这种东西,每天都有不少,永泰同志说的是哪方面的?”

        曹永泰道:“关于西州市委书记马红旗的!这个问题,在过年之前我就想拿出来讨论,但是又一想,同志们过年都希望有个好心情,就没有拿出来咶噪大家。现在年过完了,工作也正式开始了,这个事情也时候解决一下了。”

        常委们的脸色顿时凝重起来,省长唐春强则是不动声色地说道:“有关马红旗的举报信,我也收到过不少。不过,马红旗这个同志一向敬党爱民,在任上也是颇有建树,有誉才有毁,恶意中伤之语,不足为怪。我也就没放在心上。”

        曹永泰叹道:“我也知道,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如果只是一般的举报信,我也多半置之不理。只是这一次的事情有些严重哇!我当然是相信我们同志的。只是为了澄清事端,还下面同志一个清白,我这才跟省纪委的有关同志进行了沟通,让他们调查一下事情的始末,如果查无实据,我建议纪委对那些恶意举报之人进行诫免谈话!我这种做法,也是出于对下面同志的一种爱护之心,我相信大家都能理解吧?”

        这番话说得冠冕堂皇,仿佛他叫省纪委的人暗中调查马红旗,还是为了马红旗着想,是为了替他洗脱冤情!

        众人虽然明知他是在粉饰自己的卑鄙行径,却又无话反驳。

        这种高深的说话技巧,真是令人赞叹。

        温玉溪一直保持着端正的坐姿,双手很自然的摆放在腿部,微微靠着椅背,目视前方,让人捉摸不透他此刻内心的想法。

        一号没有发言,其它人一时之间也不好接口。唐春强却不想让这个难得起了个好头的局面冷场下去,呵呵笑道:“曹书记真是爱护下面的干部同志啊!不知道省纪委的调查结果怎么样了?是不是洗清了马红旗同志的冤屈?”

        曹永泰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惋惜表情,说道:“我也想啊,党和国家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尤其是正厅级干部,还是牧守一方的市委书记,更是我们党的一笔财富啊。马红旗同志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好同志,为我们南方省的发展建设做出了巨大贡献,可惜的是,在成长的道路上,他经受不住某些诱惑,变质了!”

        最后三个字,他是咬牙嘣出来的。

        看着他们两个一唱一和,配合得完美无缺,常委们都是神情一凛。听到这里,大家都听出来点眉目,敢情曹永泰和唐春强正在强强联手,对温玉溪发难呢!

        这出戏来得好不突然!其它常委各怀心思,脑筋急速的转动。

        这个会议室,庄严典雅,每个座位都是一样的材质,一样的购价,似乎是一样的,没有区别的。然而,只有坐在这上面的人才明白,这里的每个座位,价值各有不同,其代表的权势也各有高低。温玉溪坐着的那把椅子,当仁不让,是一号位置,这个位置的权力最重!左右是二号和三号位置,也就是唐春强和曹永泰的位置,这两个位置的权势略次于一号。

        现在,这两个位置的主人都想坐在中间那把一号位置上去,但是仅凭个人的能力,显然还不够分量去争夺,于是两个人结成了某个方面的利益同盟。这种同盟只是暂时性的,一旦把温玉溪挤走了,他们的同盟就会顷刻瓦解,为了这个位置杀得天昏地暗。也许,根本不用等到那个时候,只怕这两个人现在就开始了两手准备,两把利剑,一把刺向中间的一号,另一把刺向对方!

        不管怎么样,温玉溪这一次都要面对两把利剑的左右夹击!

        他会如何应对?他能不能凭借自己的政治智慧和掌控能力,狭路相逢勇者胜,杀出一条血路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