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45章 替身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45章 替身

    作品:《官路弯弯

        前面的车子,先往南边驶去,经过蓟门桥,转往东边,驶过马甸桥,又沿着三环线前进,一直开到了朝阳公园。车上的人下来后,往公园里走去。

        李毅跟着停了车子,不远不近的跟着。

        公园的湖边,搭起了棚子,摆满了设备,外景摄制组的工作人员正在布景,看来是要在这里拍一出外景戏。

        一个导演模样的人一边抬腕看表,一边在大喊:“怎么回事?还没找到替身吗?这戏还拍不拍了?”

        领着柳若思的人正好赶到,大声应着:“来了,来了!替身来了!”

        他叫柳若思站在不远处等着,走到导演身边,指着柳若思说道:“就她,导演,你觉得咋样?我觉得她气质相貌,比女主角还胜上几分!”

        导演瞄了柳若思一眼,点头道:“叫她准备吧!”

        那人道:“导演,这人条件好,出价很高,我跟她讨价还价,还到了一千块。”

        导演挥手道:“一千就一千,只要她肯!快去吧。”

        那人转手就赚了五百块,高兴得很,屁颠屁颠的跑到柳若思身边,说道:“我跟导演说了不少好话,导演同意了,你跟我去换衣服化妆吧。”

        柳若思问道:“要演什么戏?难不难?”

        那人笑道:“待会你听导演吩咐就行了,导演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柳若思道:“床戏和吻戏我是不演的。我来跑跑龙套,只是来赚点外快,不会出演那种戏。”

        那人道:“那种戏你想演还轮不到你上呢!你在乎的这些东西,偏偏是女明星最不在乎的。走吧。”

        柳若思点点头,跟着他来到化妆棚里。

        这部戏的女主角,是一个还算入流的香港明星,正穿着戏服,披着红色的羽绒服,优闲的翘起二郎腿,摆着兰花指,夹着一根摩尔香烟,自以为优雅的吸着。

        “关雪姐,你的替身找来了。”

        关雪坐姿不变,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柳若思,随即扬了扬眉毛,冷哼了一声:“还行吧!反正是替身,将就着用啰!”

        柳若思微笑说道:“关雪姐,我早就听说过你的大名,请多指教。”

        关雪脸色一变,吐出一口青烟,说道:“我比你大吗?嗯?没大没小,懂不懂规矩?”

        柳若思道:“刚才这位大哥不是叫你关雪姐吗?”

        “他是我们的工作人员,叫我一声姐,那是尊重我的意思!你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跟我姐妹相称?难怪只能做替身,长得好看又有什么用?哼!”

        柳若思以前对这个关雪印象还不错,此刻却是破坏殆尽,心想自己只是来赚五百块钱的,没必要跟人治气,就忍着没有回嘴。五百块钱在当时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心想什么镜头的替身,一场演下来就能给五百!这个剧组还真是大方啊!

        工作人员过来,叫柳若思过去,指着用布挡着的一小块空间:“进去换衣服,小心一点换,别扯破了。那衣服都是订做的。”

        柳若思应了一声,撩开帘子走进去,里面搭着一套戏服,跟外面关雪穿着的一模一样。这是一部古装戏,从服饰上来看,可能是宋朝或者明朝的。戏服很薄,柳若思换上之后,立时就感觉到了寒冷。

        化妆师见到柳若思出来,喊了一声:“过来!”柳若思走过去,化妆师指了指座位:“坐下。”然后开始帮她化妆,每次说话都不超过两个字,譬如:“抬头!”、“别动!”之类的,都是带命令意味的祈使语句。

        化的妆也很简陋,只是发型弄得跟关雪差不多,从后面看上去,观众就会分不清楚是明星还是替身。

        很快就化好了妆。剧务过来通知马上拍戏,笑着请关雪出去。

        一个长了满脸青春痘的女子,领了柳若思到外面。

        柳若思问道:“不要背台词吗?”

        青春痘女子答道:“你没有台词。这么冷的天,你怎么会答应来做这个替身啊?冻死人咧!”

        柳若思道:“我爸爸病了,需要钱买药吃。”

        青春痘女孩道:“哎!那你待会利索点!速度要快,不然会冻僵的,今天外面的气温是零下几度呢!”

        柳若思感激的说了一声谢谢。

        这场戏是在湖中的船上面,一艘古老的乌蓬船就停在岸边。几个主要演员都上了船,有人就来给柳若思说戏:“你先躲在船舱里,我叫你出去,你就像平常一样走出去。”

        柳若思道:“出去之后呢?”

        那人道:“出去之后,会有几个黑衣大汉前来劫财,抢夺你手中的包袱,在争抢中,你被推入水里。这就OK了!后面的戏,就该关雪姐来演了。”

        柳若思大惊失色,心想难怪这么贵,原来是跳水,现在可是零下几度啊!她打起了退堂鼓,说道:“要掉入水里?我不会游泳!我不演了。”

        “不会游戏?没事,我们有专门的工作人员,第一时间就会将你救上来。”

        柳若思抱紧了身子,冷得有些发抖,说道:“太冷了,我演不了。”

        “这个镜头肯定会一次过,而且只需要十几秒钟,咬咬牙就挺过去了。坚持一下!现在换人已经来不及了,你如果要退出的话,要赔偿误工费和化妆费的,那要好几千块钱呢!你付得出吗?”那人显然得到过指点,拿话来吓柳若思。

        柳若思无奈的摇摇头。

        “那就是啰!就当锻炼身体呗,现在不是流行冬泳吗?人家冬泳,没有钱,你在这水里泡几秒钟,还可以得到钱,多划算啊!导演喊开始了,快准备,我叫你出去你就走出去,剩下的事你就不要多想了。”

        李毅看着柳若思上了船,也走到旁边去看,旁边挤满了看热闹的群众。

        李毅摸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给郝美丽,问道:“柳若思在吗?”

        “思思出去了。”

        “我给她的钱,你给她了吗?”

        “给了,她也收下了,不过都寄回家里了。”

        “哦,我知道了,谢谢。”

        李毅在打电话的当口,柳若思从船舱里走出来,几个黑衣大汉挥着明晃晃的钢刀,逼近她,去抢她手中的一个蓝色包袱。

        “啊!”一声尖叫,柳若思手中的包袱被黑衣大汉抢走,那人用力一推,就把柳若思推入冰冷刺骨的湖水里。

        李毅刚好挂断电话,看到这一幕,吓得心儿直跳。

        柳若思在湖水里挣扎,岸上的镜头对准了她。没有工作人员下去救她,因为导演觉得她演得很逼真,要多拍几十秒。

        李毅飞快的冲破了警示线,冲到湖边,想也没想,纵身跳了下去,游过去,抱紧了柳若思,喊道:“若思!若思!是我。”

        溺水之人摸到了救命稻草,柳若思紧紧箍住李毅的脖子,两条腿夹紧李毅的身体,嘴里不停的呛着水。

        李毅一手抱住她,游到岸边,这时几个工作人员过来帮忙,把他们两个给捞了上来。

        柳若思呛了几口湖水,脸色冻得发紫。

        青春痘拿着一床薄薄的棉被过来,盖在柳若思身上。李毅对她说道:“麻烦你,帮忙把她的衣物拿过来。”青春痘应了一声,飞快的把柳若思的随身衣物拿了来。李毅一把接过来,抱着柳若思往车子上跑去。

        先前领柳若思来的那个男子追上去,塞给李毅五百块钱:“这是她的替身劳务费。她很敬业,我们导演说,很有兴趣邀她进来演一个配角。”

        李毅叫道:“没兴趣!让开!”

        “喂,戏服!我们的戏服!”那人大喊。

        青春痘走过来,说道:“没事,我去拿回来。”追了上去。

        李毅抱着柳若思跑到车边,打开车门,抱着她放在车后座上,钻进车里,马上打开车里的空调。

        柳若思冻得浑身发颤,脸色惨白,头发上沾了许多湖水里的藻类。李毅拿那床薄被子帮她擦干净身上的脏污,说道:“感觉怎么样?快把湿衣服脱了,把衣服换上。”

        柳若思牙关打颤道:“不行,我手脚都是硬的,不听我使唤。”

        李毅道:“事急从权,嫂溺援手,我来帮你吧。”

        柳若思本想说:“不好!”但因牙关打颤,那个不字有些语音不详,李毅只听到了一个好字。微笑道:“我闭上眼睛,你别害怕,我不会趁人之危的。”

        李毅果真闭上眼,摸索着去解柳若思的戏服扣子。但那戏服有些特别,李毅摸了一阵,不该摸的地方倒摸了几把,却一直没找到扣子。

        柳若思羞得低着头,看着他的双手在自己胸前左撞右碰的,时不时的磕碰到自己的胸脯,急道:“还是我闭上眼睛吧!你睁开眼睛好了。”说完紧紧的闭着眼睛。

        李毅睁开眼,看到她这个行为,心想这个样子,不是掩耳盗铃吗?跟那些遇到危险就会把头埋进翅膀里装作不知道的驼鸟一样。

        但他来不及细想,也无心挑逗她玩,飞快的把她的戏服剥下来,看到那洁白细嫩的肌肤,盈盈一握的小腰,情不自禁的咽了一下,赶紧拿被子给她盖上,说道:“内衣内裤没有脱,你自己动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