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42章 那些错过的美好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42章 那些错过的美好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拉着柳若思出了门,只见马跃程正在向那些保安打听李毅等人的来历,便冷笑道:“你回去好好收拾了,等着吧!”

        他这句话说得没头没尾,叫马跃程捉摸不透,又被李毅等人的气势所慑,不敢动问,只是眼睁睁看着李毅拖着柳若思的手,往电梯口走去。那个美若天仙的柳若思,温顺的跟在李毅的身后,就像一只被驯服的小绵羊。

        潘世杰追出来,却见老板马跃程的脸色有如吞了一只绿头大苍蝇般难看,打手说道:“啊哎,马老板,我不是跟你说过吗,这些人都是太子,我们得罪不起的!”

        马跃程道:“京城这么大,太子多了去了,走路不小心,嘭一声撞上一个人,说不定就是一个太子!我哪知道这几个人是什么来路啊!”

        保安们就摇着头嘻嘻哈哈的笑了,其中一个保安说道:“马老板,你真应该庆幸自己命大啊!连这几个人你都不认识,你还想在这京城混?”

        马跃程道:“京城市里面的高官子弟,我个个都打点到了,他们我都认识啊!可这几个人,我还真有些面生,还以为是什么破落户太子呢!”

        保安叹道:“破落户?我告诉你,你认识的那些市里面的太子爷,要搁在这些人身上,给他们提鞋都不配呢!这些人,才是京城里真正的太子!人家的老爷子,都是开国的元勋,手握大权,门生故吏遍布天下!不过,这些人轻易不露面,也不轻易惹事,那是人家低调,但那不代表他们怕事!我告诉你,就是我们的大老板,见了里面那几位,都是毕恭毕敬,大气不敢出的。你说的那些市里的高官子弟?哈哈,马老板,我真替你悲哀哟!赶紧的,回去收拾收拾吧!”

        马跃程这才知道,自己这一次不止踢到了铁板,更是踢到刀尖子上了!

        他扯住潘世杰的手臂,说道:“你这杀千刀的,怎么不早跟我说?”

        潘世杰苦笑道:“马老板,我已经一再跟你说过了,我们惹不起,可是你偏偏还是要去惹啊!”

        马跃程道:“可是,我也没去招惹他们,是那个姓李的先来招惹我的啊!”

        潘世杰道:“马老板,你还看不明白,毅少对那女的有意思哩,从她一进门,毅少的眼睛就没从她身上移开过!”

        他在心里唉叹,跟了这样的大老板,自己何其不幸!

        华泰集团以前一直在沿海城市发展,最近几年才转入到京城来。潘世杰辛辛苦苦在华泰集团打拼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将多年的媳妇熬成婆,一步一个脚印的,坐上了现在影视传媒分公司的老总宝座。

        费尽心机接触到刘天王,并说动他担纲自己公司下部戏的主演,满想着可以凭借这部电影来一个华丽的转身,完成自己事业上的凤凰涅槃,可惜,这一切只怕都要毁在这个意气用事的马老板手里了。

        不知道听哪个学者说过这么一句话,先跟对人,再做对事,然后离成功就不远矣!潘世杰自认为做事认真,为人勤奋,可惜的是,前提错了,跟错了人啊,于是不论你做了再多的对事,也是在离成功的道路上背道而弛!

        且不表马跃程和潘世杰如何商量补救,只说李毅拉着柳若思的手,进了电梯。

        两个人都不说话,柳若思站在李毅身后一点,看着紧紧握住自己左手的那只右手,没有动,她怕自己轻轻一动,他就会被惊跑。

        每次在她人生最需要人拯救的时候,这个谜一般的男人,就会脚踏五彩祥云,出现在她面前,救她出水火。

        难道,他真是自己前生种下的一棵树?今生前来为自己遮风挡雨?

        此刻,她的手被他紧握在手心里,他的手掌宽厚而温暖,她的手凉凉的,还在轻轻的颤抖。

        李毅静静的站在她前面,略微显瘦的身体,刚毅的脸部轮廓,让她觉得这一切是那么的真实而安全。

        电梯很快就到了一楼,李毅带着她走到车前,拉开副驾驶室的门,请她上去坐下,关上门,然后转到驾驶室,开门上车,沉声问道:“去哪里?”

        柳若思道:“我原来住在公司的集体宿舍,不过现在已经失业了,也就是说没地方可去了。”

        “你在京城就没有一个朋友吗?”

        “朋友……唔,你有电话没有,借给我打一个,看她那边方不方便。方便的话,我就去借宿一宿。”

        李毅把手机递给她。她接过来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很开心的说:“我朋友说她的室友正好搬走了,我可以过去住。真是太幸运了。你不知道,在京城要一个可以住的地方有多难。”

        李毅笑道:“京城的房子很多吧?没你说这般难找啊。”

        柳若思道:“房子是有,可是贼贵。大一点的套间,除非三四个人合租,不然连房租都付不出来。”

        李毅无语了。问道:“你爸爸的病,好了没有?”

        柳若思神色黯然道:“动了手术后,好了一段,现在身体还是那么差,要靠吃药来养着。你那些钱,我只怕短时间内是还不上了。”

        李毅道:“别老跟我提钱啊钱的。我那点钱,根本就不要你还的。怎么不接你爸爸到京城来治病,这边大医院多,好大夫也多,治愈的机率就要大很多。”

        柳若思道:“你给我的钱,我已经用完了。我毕业后,到处找工作赚钱,除了必要的开支,其它的全寄回家里给爸爸买药吃。明天开始,我又要开始找工作,不然,这个年我只怕连年夜饭都没钱开餐。”

        李毅没想到,她居然窘迫到了如此境地!而她就算到了这步田地,还依然固守着自己最后的防线,不向钱势低头,这种精神,真令李毅感佩。可是,她前世也没有这般落魄啊!以前她跟那个金总在岭南省发展,前途虽然并不十分看好,但生活应该还算富足吧?看来是自己害了她啊!把人家的饭碗端掉了,却扭过头去不管人家了。一时的意气,却害了这个可爱可敬的女人。

        “你头先说,你到我学校里去找过我?”李毅问道。

        “嗯。”

        “可我没见过你。”

        “我见过你,你跟一个扎着马尾辫的漂亮女孩手牵手在散步,我没敢打扰你,就回去了。”

        柳若思的声音细细的,伤感而多情。

        她没说出的话是,那天,她无限的失落,无限的悲伤,踏着林阴归去,心事零落,有如满地的秋叶。

        “哦!她叫郭小玲,现在是我女朋友,嗯,是在和你分手后交的女朋友——如果我们那天的离别,也算是分手的话。”李毅偏过头,看着她。那天,如果他的手落在了她的脸上,轻轻抚过她隔世离空的红颜,那天,如果她没有躲闪,任由他的手牵住了她的手,那么,一切都将不同。

        只不过,世事没有如果,如果也不可能变成现实。

        李毅静静的看着她,她俏丽的容颜,一如记忆中那般姣好。

        若是能偶尔这般地静视她,偶尔能这般的轻牵她的手,那便是世上最美的风景,也必定能变成他此生最甜蜜的向往和回忆。

        万能的时空之神,能改变她今生的人生航向吗?

        他淡淡地说道:“你会找到幸福的,相信我。”

        柳若思嗯了一声:“我有时也会这般想。人总要往好处想嘛!”

        李毅道:“如果你需要钱……”

        “不,我可以赚钱。我不能再要你的钱了,我已经欠你太多了。”她像受了惊吓的小鸟,扑愣着翅膀,摇着双手拒绝。钱这个字,对一个贫困的人来说,有如泰山般沉重,既想要,又怕承受不起太多。

        李毅道:“你记下我的联系方式,你有任何困难,只要你打给我,无论何时何地,我都会来到你的身边,帮助你。”

        “好,等我赚了钱,我也好有个方法能找到你,可以还钱给你。”柳若思嫣然一笑,掠了掠秀丽的黑发。

        柳若思朋友租的房子,只是一间单房。她那个朋友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名叫郝美丽,父母的本意是好的,可惜女大十八变,并没有朝着她们理想的方向变成美丽。她是柳若思在一家文化公司上班时认识的,挺单纯挺友好的一个女孩。

        郝美丽见到送柳若思回来的李毅,热情的请他进来,倒了白开水给他喝,笑道:“我这里没有茶叶,只有开水。”

        李毅笑道:“谢谢,若思今后住在你这里,请多多照顾她。”

        趁着柳若思上洗手间的空档,李毅掏出皮夹子,拿出所有的现金,交给郝美丽,说道:“我给她她不会要,请你帮我转交给她。”

        郝美丽捧着那么多的现金,有些吃惊地道:“这不好吧?”

        李毅道:“拜托你了,先收起来,她要是看见了,肯定不会要我的。你不知道,她现在身无分文呢。你也不想她白吃白住你的吧?”

        郝美丽笑道:“白吃白住我也不介意的。呵呵,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帮你一次忙吧!”

        “谢谢你。”李毅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