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33章 陌上谁家年少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33章 陌上谁家年少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笑道:“事发前三天,杨市长就已经出差在外,这事情怎么说也怪不到他头上去。就算负上一点责任,也是无关紧要的。而且,这事情根本就闹腾不起来,这一点我也是才想到,临沂县的县长和县政法委书记都是杨烈的人,事态完全在他们的可控制范围之内。或许,他们就是想不停的制造事端,给曹永泰一个攻击温书记一系人马的借口!”

        温玉溪点头道:“小毅,你眼光很毒辣啊!”

        李毅谦虚地道:“一家之言。”

        温可嘉马上就沮丧着脸,轻轻叹息一声,自己又输了!但他不是心胸狭窄的小人,很快就抬起头来,向李毅竖起大拇指:“李毅,我服了你!”

        李毅笑道:“可嘉,不是这般说啊,你毕竟不在临沂,许多事情你没有亲身经历,感受和体会也就不如我深。我只不过占了一个地利的便宜罢了。”

        温玉溪看到儿子败而不馁的胸襟,比他胜了还高兴。一个男人的胸怀,就是要宽广如海,要能装得下委屈,要能受得了失败。

        在温家待了一个下午,教温可妮学唱了一首后世的歌曲,李毅告辞离开,跟省城的一些朋友聚了聚,回到三江重工时,看到钟秀居然跟方芳在一起,两个人聊得挺开心的。

        “你怎么来了?”李毅问钟秀。

        方芳笑道:“秀秀给我们送机票来了,她送到这里就要走,我见她长得甜甜美美的,就拉了她说话。李毅啊,我看秀秀这套衣服很漂亮啊,赶明儿你也给小玲做一套吧。”

        李毅睁大了眼睛,说道:“妈,她那是空姐服!是职业装!我倒是想做一套给小玲穿,那也得她愿意啊!”心里想象着郭小玲穿着空姐制服跟自己在床上翻滚的模样,有些情动了。

        钟秀似乎看穿了李毅的想法,俏脸晕红,起身告辞。

        方芳道:“不要怕他,他是我儿子,他不敢欺负你。李毅,你一回来她就要走,你快留下她,不然没人陪我说话聊天。”

        李毅笑道:“不是有两个秘书吗?”

        方芳道:“你那两个秘书啊,就知道说:‘好,欧克!’要不就是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李毅无奈地对钟秀道:“钟小姐,赏个脸,留下来陪我妈妈吃个饭吧。”

        钟秀笑道:“真的不行啊,今天是我妈妈生日,我必须回去陪她老人家。”把机票往李毅手中一塞,摊开一只洁润的手掌,说道:“报销!”

        李毅掏出皮夹子,数出钱来递在她手心。想了想,说道:“你等等。”从办公室的抽屉里拿出一个红色的长方形盒子来,递给钟秀:“送给你妈妈做生日礼物。”

        钟秀道:“什么东西啊?”打开来一看,却是一条钻石项链,那颗大钻石,在灯光下闪耀着耀眼的光芒。钟秀惊讶了一声,合上盖子,还给李毅:“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可不能收。”

        李毅道:“这又不是给你的,是送给你妈的!这条项链我本来是为我妈妈准备的,这么巧遇到你妈妈生日,就先送给她吧。等到了京城,我再给我妈妈买新的就行了。妈,你不介意吧?”

        方芳笑道:“不介意,这种石头东西,也就城里人戴个时髦,我住在乡下,戴不戴都无所谓的。秀秀,你就拿着吧。”

        钟秀不好再拒绝,收下来,对方芳说了声谢谢,然后离开。

        第二天,李毅和方芳到红花机场,坐飞机前往首都机场。

        前来接机的是李世龙,二伯的大儿子。

        李世龙对李毅有着一股天然的亲切感,见了面就呵呵笑道:“小叔说了,等你来到京城,就带我们去玩好玩的!”

        李毅笑道:“好啊,我还没有在京城好好玩过呢!正好去玩玩!”

        方芳说道:“小毅,我想到你爸坟头上去看看。”

        李毅道:“不急这一时三刻吧?等正月初一再去也不迟啊。”

        方芳道:“我就想去陪陪他。”

        李毅知道母亲之所以同来京城,最大的目的就为了陪父亲,便说道:“那现在就去?”

        方芳点了点头。

        李世龙道:“没问题,这就带婶婶去。一应香烛纸钱,墓园门口都有卖的,简便得很。”

        方芳道:“麻烦世龙了。”

        李世龙憨笑道:“婶,你要这么说,我就无地自容了。我可是您亲侄子!为您跑腿,那是我的本分!”

        方芳展颜一笑,直夸世龙懂事。

        来到郊外墓园,李毅买了香烛纸钱,来到父亲李政元的坟墓前。李毅点燃香烛纸钱,上了香,三个人并排着拜了数拜。

        方芳看着墓碑上面那张小小的相片,情绪忽然失控,扑倒在墓碑前,抱着墓碑失声痛哭。

        李毅看着方芳悲恸欲绝的样子,心里十分难受。心想,李政元是不幸的,死得太早,但他又是幸运的,他有一个像方芳这般深爱他的妻子,如花年纪就守了寡,为了他情愿终生不嫁,抚养幼子长大,这份深情,如今这世道,有几个人能做得到?或许正是方芳的这种执着的爱,感动了上苍,上苍不愿让这个饱受悲痛的女人再度失去唯一的儿子,这才让自己的灵魂,重生在她死去儿子的身上吧!

        他蹲下身子,用力扶起方芳,说道:“妈,都这么多年了,你还忘不了他吗?”

        方芳拉着李毅的手,对着坟墓说道:“阿元,你如果在天有灵,你睁开眼睛看看,这就是你的儿子李毅,这是你的儿子李毅啊!他现在长大成人了,有出息了,当了大官了!你安心在下面等着我,我百年之后,一定下去陪你。我们说好的,来世还要做夫妻。”

        李毅的眼睛有些湿润,为这个女人的多情,为这个女人的执着。今生能有母如此,算是老天的垂怜吧!

        自己这一生,如果也能找一个像方芳这样的女子,甘愿为自己奉献出一切,那就死而无憾了。林馨?郭小玲?随即又想,李政元为了方芳,连李家这样的世家子身份都能舍下,连李老爷子那样的雷霆之怒都能扛下,他为了她,放弃了一切,放弃了前途,放弃了事业,甚至放弃了生命,甘愿从一个王子做回平民,只为了守候一段真挚的爱情,这份情感,何尝不令人感佩?李毅自问,不管是为了林馨,还是为了郭小玲,自己都无法做到这一地步!

        李政元和方芳的爱情故事,虽然不显山不露水,也不会流芳百世,更不会写进书里永传后代,但他们俩的这种爱情,的确称得上轰轰烈烈,坚贞不渝。

        李毅忽然想起一首古词:“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

        方芳或许根本没有听说过这首词,但她却用自己的一生,给这首词做了最好的注解。

        回到李家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一大家子人围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吃了一个团圆饭,李老爷子的身体日渐消瘦,虽然精神还好,但是身上的肉却是越来越少,尤其是两只手,瘦得皮包骨头,简直不堪忍睹。

        用过饭后,李老爷子喊了李毅和方芳到自己房里,语重心长的说道:“小毅啊,有一件事情,你或许觉得我做错了。但爷爷明知是错的,却还是帮你做了。你要怪,就怪爷爷吧!”

        李毅知道他说的是与林馨订亲之事,当下说道:“我知道爷爷这般做,必有这么做的道理。我并不怪爷爷。”

        “好孩子,你比你爹要孝顺得多啊!政元他媳妇,你也知晓了吧?”

        方芳平静的说道:“我知道了。小毅跟我说过了。在毅儿的婚事上,我没有意见,只要他自己满意就行。”

        “嗯。我喊你们进来,就是要跟你们说说我这么做的道理。”李老爷子话一说多,就有些喘不过气来,休息了一下,这才说道:“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只怕活不了多长时间了。在我离开之前,我最难舍的,就是小毅。”

        李毅听到一个开国元勋如此平静的叙说自己的百年大事,毫无讳忌,心里有些触动,一个人的一生,无论多么闪耀,无论多么显贵,最终也逃不过那黄土加身的命运。

        听到他这般爱怜自己,心里又有些感动,深情的呼唤了一声:“爷爷,你不会死的,你一定会长命三百岁的!”

        李老爷子道:“小毅,林家丫头是个好女孩啊,爷爷看中的,不只是她林家的背景。你有了这个贤内助帮忙,再加上李、林两家的家世背景,你在仕途上才能走得一帆风顺,才能走得更高。这也是爷爷对你的寄望啊!”

        “我明白爷爷的苦心。”

        “那你会顺从爷爷的苦心安排吗?”

        “爷爷……”李毅这次来,本来是要跟爷爷摊牌的,说什么也要说服爷爷,退了林家的婚事。可是,此时此刻,当他看到老人家脸上那殷切的期望,那深深凹陷下去的眼窝里,昔日精光闪烁的双眼,此刻却是那般的混浊。说到底,他也只是一个老人啊!

        “你要是实在不愿意,那就算了。”老人忽然重重的躺了下去,无力的摆了摆手:“我失去了一个好儿子,不想再失去一个好孙子。退婚的事情,我来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