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28章 姜浩交待了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28章 姜浩交待了

    作品:《官路弯弯

        郭小玲呀的一声,双手情不自禁的捂住了脸,眼泪再次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李毅!李毅!李毅!”郭小玲放声大喊。

        “怎么?你在找我吗?”李毅从路下面的小径走了上来,微微一笑,手中还捧着一朵翠绿的西兰花。

        “你没事?”郭小玲跑过去,拉着他左看右看。

        李毅扯着她的胳膊,让她面对着自己,笑道:“哭得两个眼睛都肿了!像个国宝了。”

        “你怎么会没事?那个民警说你受伤了!”

        “呵呵,这是我设计的一个局,恭喜你,成功的落入了我的圈套。”

        “什么?车祸是假的?民警也是假的?”

        “车祸是假的,民警也是假的,不过是我请人来演了一出好戏,还有那些雪人和这些用西兰花排成的字,都是我请人连夜赶做的。”

        “你发疯了!”郭小玲捶打着李毅的胸口:“你吓死我了!你没事整这些玩意做什么?都老夫老妻了,还用得着这么浪漫吗?浪费钱财,要遭天谴的!”

        郭小天嘿嘿笑道:“姐夫,你整这么大动静,花了不少钱吧?”

        李毅笑道:“雪人一百块钱一个,请人堆的。西兰花是从大棚种植户那里连夜买来的,然后一百块钱一个字请他们帮我铺好。前前后后,连一万块钱都没有花呢。一万块赚回一个老婆,值了!”

        郭小天嘿嘿一笑,偷偷竖了竖大拇指。

        郭小玲道:“就知道骗我!我再也不理你了!”

        李毅笑道:“我知道你是在气我。你在车上跟小天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小天偷偷开了手机,让我听到了你们的对话。”

        郭小玲银牙暗咬,指着郭小天道:“好啊,连你也一起来骗我?你的手机不是在我这里吗?”

        郭小天笑道:“姐,就不许我有两个手机啊?呵呵,是姐夫叫我跟他合作的,你要怪,就去怪他吧。不关我的事啊!我先回去了,啊哈,这么冷的天,陪着你们两个疯子疯了一晚上,我都要困死了!回去补觉去,姐夫,我姐就交给你了啊!再见!”一溜烟的跑上车,掉头开走了。

        李毅捧着西兰花,递给郭小玲:“对不起啊,时间太紧,我买不到玫瑰花,只好用西兰花来代替了。西兰花也是花嘛!呵呵!”

        “你还笑!你还笑!我都要被你吓死了!”郭小玲接过那朵大大的西兰花,扔了过来,打在李毅身上。

        李毅抓住她的手,用力一拉,把她拉入怀中,柔声说道:“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我就算赶了过去,你也不会见我的面,所以只好取巧,用了这么一个计策,把你骗过来。”

        郭小玲任由他抱着。经过刚才情绪的大起大落,此刻再见到完整无缺的李毅,心里的感情喷涌而出,抱紧他就是一通大哭。

        李毅搂着她上了车子,哄道:“好啦,不要哭了,你以后不许不理我哦!小玲,人生真的很短暂,还有数不清的意外发生。这一次我是骗你的,下一次说不定你真的看不到我了。所以,你如果真的要去外国,你可要想清楚了。”

        “你少臭美,好像谁离了你就活不成一样!”

        “好啦,是我离开你就活不成了,好不好?乖哦,别哭了。都说了我没有学还我漂漂拳的哦!”

        “你!”郭小玲气得牙根痒痒,趴在他肩膀,对着他的脖子咬了下去。但落在他的肉上,就变成了轻轻的吻。

        李毅道:“走啦。”

        “去哪里?”

        “去省城红花机场买机票,然后陪你去外国啊!”

        “你真的假的?”

        “这可不是假的,我已经辞职了,这鸟官,不当也罢!”

        “你疯了!你要真的辞职,我就不鸟你了!”

        “呵呵,不去外国了?”

        “去你个大头鬼。”

        “那去找间酒店睡一觉?”

        “睡什么觉啊,都天亮了。你快回去上班吧。”

        “你呢?”

        “我叫小天来接我就行了。你快回去上班。”

        李毅不理她,启动车子,往西州方向开去。

        “你开到哪里去?”

        “开到有房开的地方去。”

        “……”

        年底放假之前,县里的领导是很忙碌的,各种会议要开,各种年要去拜,各种关系要去跑。

        忙到最后一天,县里召开了本年度最后一次常委会,陈凯明对本年度的县委工作做了一个总结,说了一些春节放假的相关事项,最后说道:“市纪委对姜浩同志的双规审理结果已经出来了,姜浩同志的问题十分严重。”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引起大家的注意后,说道:“姜浩已经交待了他所犯的罪行,在临沂县政法委书记任上,他利用职权,逼迫良家女子与自己发生不正当男女关系,还有猥亵幼女的行为。更为严重的是,他收受了洪天贵的巨额贿赂,为洪天贵在东沟子乡横行霸道提供保护。”

        这些事情,常委们事先都已经知晓,心里已经有底,听了陈凯明的话后,都没有什么特别的惊讶。他们关心的事情是,既然姜浩已经伏了法,那就不可能再回临沂来当官了,那这个政法委书记的位置,会花落谁家?

        陈凯明捧着保温杯,喝了一口茶,接着说道:“同志们,姜浩还交待了一些事情,这些事情牵涉到我们县的个别同志……”

        他刚说了这句话,常委们就马上表情各异,有的甚至是大惊失色!

        陈凯明扫了一眼众人,不动声色的说下去:“当然啦,市纪委并不会听信姜浩的一面之词,就对我们的同志采助行动。有些情况,市纪委的同志会进行核查,如果确有其事,将对这些同志采助必要的强制措施。在这里我重申一遍,大家不要到处乱传,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混乱。”

        郑春山道:“陈书记,会不会是姜浩自知不保,所以故意乱咬人呢?这种情况在审案中经常出现啊!”

        陈凯明道:“不排除这种可能,我们要相信市纪委的同志,他们自会甄别筛选,会进行前期线索的摸排,完全没有根椐的事情,纪委是不会立案侦查的。”

        郑春山又问道:“陈书记,姜浩都供出了什么人?不会谁跟他闹过别扭,他就举报谁吧?他这个人,很有可能像疯狗一般乱咬人的。”

        这个问题在座常委都很关心,只不过其它人不敢问出口而已。现在郑春山把这个问题问了出来,大家都正了身子,看着陈凯明,希望他能说个明白。

        陈凯明向郑春山笑道:“怎么,春山同志很紧张吗?”

        郑春山摸了一下头,嘿嘿笑道:“我这个人不太容易相处,得罪过不少人,尤其是姜浩同志啊,他在任时,我没少跟他唱过对手戏,我怕他发起疯癫来,把我给拉下水去!我有这个担忧,也是很正常的嘛!”

        陈凯明双手放在保温杯上,轻轻的摩挲,用以取暖,嘴角浮起一丝冷笑,心想你跟姜浩不对付?整个临沂县,就你跟姜浩最对付了!

        因为东沟子乡和严塘村的冲突,陈凯明怀疑是郑春山在背后耍了诡计,所以对他常怀三分戒心,心想我要是知道姜浩的供状中有你郑春山的名号,看我怎么整死你!

        他微微笑道:“对不起,关于这一点,我无可奉告。”

        他既不说自己知道,也不说自己不知道,就是不说出来,吊着你的胃口,让你心怀忐忑,坐卧不宁!

        其它常委跟着陈凯明嘿嘿笑了一声。

        陈凯明道:“同志们,不该打听的,我们就不要去打听。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请大家放心,市委对这件事情的态度,是尽量控制在小范围之内,稳定压倒一切,经济工作放首位!”

        众人紧张的表情忽的放松下来,有了市委定的这个调子,证明这件案子不会无限扩大。

        解明珍说道:“其实姜浩同志初来临沂时,还是做了很多具体工作的,也曾扎实的破过很多疑难案件,他的功绩是有目共睹的,这一点无可抹杀。可惜的是,他没能经受住金钱美色的诱惑啊!后来居然发现了质变!变成了我党内部的一颗老鼠屎!这一点,我们都要引以为诫。

        为进一步转变机关作风,我们组织部建议,在全县干部中开展一次‘整风肃纪’活动。采取五项措施,严肃机关党风政纪,努力营造一个干事创业的良好氛围。从抓学习、抓勤政、抓责任这三点入手,以这次‘整风肃纪’活动为契机,全面提升干部综合素质!”

        陈凯明点头说道:“解部长这个建议很好,我同意!尤其是县直单位工作人员思想作风的建设,一定要抓好!对我们的政府干部,一定要严明纪律,提高服务意识和办事效率,切实体现‘勤政、廉洁、务实、高效、文明’的机关形象,有效推动明年各项工作!”

        孙正阳道:“作风的整顿那是必须的。现在的问题是,姜浩已经离开,那这个政法委书记的位置由谁来坐?我们是不是尽快拿出一个方案来,交由上级部门审批?”

        陈凯明显然也早就想到要讨论这一点,马上就点头说道:“还是按以前议定的吧,由县政法委副书记袁俊兵同志担任政法委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