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27章 谁许一世浮华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27章 谁许一世浮华

    作品:《官路弯弯

        郭小玲任由父母数落,并不回嘴,五内如焚,只推着郭小天快穿衣服。

        郭小天也担心李毅情况,飞快的穿好衣服,对郭兴国和梁萍道:“爸,妈,你们在家里等消息,我跟姐去一趟。”

        郭兴国道:“我也去!多个人多份力量。”

        郭小天道:“爸,你就别去凑热闹了!你陪妈妈在家里吧”

        郭小玲也已经换好衣服,拉着弟弟就出门了。

        一路上,郭小玲不停的催促弟弟开快一点。郭小天道:“姐,路面都结冰了,开快车很容易打滑的,你不想你弟弟跟姐夫一样摔进沟里去吧?”

        郭小玲听了,只得说道:“那你尽量稳中求快。小天,李毅是不是我害的?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我也不活了……”

        郭小天道:“姐,你不是都打算跟他分手了吗?你还这么在乎他干吗?照我说,死就死了,正好一了百了,你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

        “小天,你说什么胡话呢!他可是你姐夫!”郭小玲瞪他。

        “你爱他,他就是我姐夫,你都不要他了,那他就不是我姐夫了,他是生是死,还与我们有什么关系?姐,你是不是还爱着他啊?”郭小天嘿嘿一笑:“你也就嘴皮子厉害,说不要姐夫了,其实你还是放不下他的吧?一听说他出了事故,比谁都急!”

        郭小玲红着眼,伸手拧了弟弟一把,说道:“他都出车祸快死了,你还在说这种风凉话!你还笑得出来?就算他不是你姐夫了,他对你的好,你就不念着?”

        郭小天道:“我这不是安慰你吗!姐弟要同心嘛!不管我多么喜欢姐夫,只要姐姐你决定离开他,那我就离开他,不再去给他打工了!姐姐你不知道吧,滨海那个四海集团,幕后大老板其实是姐夫呢!这么大的企业,这么多的资产,花不完的钱啊,啧啧,可惜了,姐姐,你怎么不早点跟他结婚呢?在他死之前,你们要是结了婚,现在我们还可以分很多财产呢……哎哟,我不说了,姐,我知道错了,呵呵,我就是逗你开心呢!”

        “你再说这种胡话,我就不认你这个弟弟了!喂,你开快点!”郭小玲急道。

        郭小天看看外面灰蒙蒙的天,再看看时间,说道:“还不到六点钟,还早呢。不能开快了,天亮时分赶到那里正好。”

        郭小玲也知道路滑,不能开快车,只是急得跟什么似的,脑海里一遍遍回想起跟李毅相识相恋的过程,想着他对自己的宠爱,想着他晚上那通电话里说过的话,眼泪就再一次流了下来,用纸巾擦都擦不干净。

        郭小天轻轻一叹,说道:“姐,如果姐夫没死,你还出国去念书吗?”

        郭小玲执着的道:“只要他没死,就算他瘫痪了,我也照顾他一生一世!”

        郭小天道:“这么说,你还爱着他啰?”

        郭小玲道:“我当然爱着他了!笨蛋啊,我什么时候说气话,什么时候说真话,你这个弟弟都听不出来吗?我只是,只是很气馁罢了,原来我以为我的条件算是不错了吧?以前还是学校里的系花呢!谁知道跟那个林馨一比,我都羞得无地自容了!她什么都比我好,我就觉得我留不住李毅的心了,我就想冷他一冷,看看他心里究竟还有没有我。”

        郭小天道:“姐,这两个人谈恋爱,都这般纠结吗?说得我都不敢跟女生约会了!这么说来,你是在吃那个林小姐的醋啰?你不是不爱姐夫,而是太爱他了,由爱生恨,是吗?”

        郭小玲唉叹一声,把目光投向窗外。

        郭小天道:“那如果姐夫没死成,那个林小姐也愿意照顾他的后半辈子,你又怎么自处?”

        郭小玲抹着眼泪道:“我不知道。”

        郭小天道:“姐,你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男女之间除了夫妻关系,还有情人关系?”

        郭小玲道:“越说越不靠谱了!我才不做他的情人!他想得美!”

        郭小天道:“姐,这就是你不懂了,我听说男人心里真正爱着的人,恰恰是那个娶不到家里的女人,得不到的才弥足珍贵呢!娶到家里了,天天都对着她,每天晚上都是同床共枕的,久了就腻了!你看看咱爸咱妈,多少年没牵手逛过街了?早没有那个激情了呗!我觉得吧,做情人挺好的,我以后要是喜欢上哪个女孩子了,我就不娶她,只跟他做情人,老婆呢,娶一个老实本分的放在家里就行……哎哟,又打我?我胳膊都青紫了!呵呵,我说着玩呢,你听不进去就别听了。”

        郭小玲道:“小天,你别尽说些风言风语的,不管我日后跟不跟李毅在一起,他对咱家的恩情,对你的好,你都要记着,将来要想着回报人家,懂吗?”

        郭小天道:“我记着呢,你没见我一直就劝你回心转意吗?姐,如果姐夫愿意跟你在一起,而放弃所有的前途和理想,你愿意吗?”

        郭小玲斩钉截铁地道:“我不会答应他的。那样就不是爱他,而是害了他了!”

        郭小天默然了,他算是明白了,男女之情,实在是不可捉摸得很!他永远也猜测不到姐姐心里的真实想法。

        其实,郭小玲心里又有个什么一定的想法?她也是无法决定。她既爱着李毅,又不想只做他的情人,她既想跟李毅双宿双飞,又不想他为了一份情而放弃大好前途,那样的话,自己岂不是太自私了?

        就在这种担担忧忧,纠纠结结中,郭小天以龟速往汇口镇方向驶去。

        三江市离汇口镇,也只有四十多钟车程,郭小天开得再慢,一个多小时也就赶到了。

        清冷的省道线上,偶尔有货车呼啸而过,道路两边的田土里,满是荒芜的一片雪白。郭小天叹道:“姐夫真是个好官,拿我们三江市跟西州市来比,就明显看得出来,临沂那边,田地里全是大棚,你看看咱们市里,一到冬天,地都荒了!这样的官要是死了,那就太可惜了。”

        郭小玲拍了他脑壳一下:“叫你提死字!叫你提死字!你就不能开快一点?这都多久了?急死我了!”

        郭小天道:“快了,去早了也没用,他还压在车里面,没出来呢,你也看不到他。总要等人家把他救出来了,弄醒了,你去了才能跟他说上话不?”

        “你!我怎么会有你这种弟弟?”郭小玲气得脸色俏白。

        郭小天用一只手掌着方向盘,抬起右手摸了摸头。晃眼的车前灯照耀着前方的道路,郭小天一边看着前方,一边说道:“大概就是在这一段了吧,姐,你仔细盯着,千万别错过了!”

        郭小玲嗯了一声,说道:“你看那边,我看这边。”一双眼睛眨都不敢眨,专注的看着路边,生怕错过了李毅。

        前面路面边忽然出现了雪人,很多的雪人!隔个三五米就有一个!

        这么大的雪,有雪人并不稀奇,奇怪的是,这些雪人都堆在马路边,仔细看看,这些雪人还各有姿势呢!堆得很有趣味。

        郭小天道:“什么人这般无聊,没事做在马路边边堆雪人玩儿?”

        郭小玲道:“奇怪了,你看那些雪人,怎么这样子啊,胸口上面好像有字!”

        郭小天将车速放慢了,运足目力一看,说道:“姐,真的有字,每个雪人心口处都贴了字,好像有个郭字哟!什么来着,不行,我得下车去看看。”

        郭小玲急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下车去玩?喂!”

        郭小天道:“不急这一时半刻,这么多的雪人,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呢!我去瞧一眼。”

        郭小天将车子靠边停了,下车走到雪人旁边,说道:“姐,真的是你的名字,姐,快下来!”

        郭小玲听到这句话,也满心的疑惑,也推门下车,跑了过去,问道:“怎么了?”

        郭小天指着那些雪人,一边走一边读给她听:“亲、爱、的、郭、小、玲!我、爱、你!哇,姐姐,这是谁在向你示爱呢!不会吧,这么浪漫的事情都做得出来?前面还有!”

        郭小玲被郭小天拉着往前走,前面忽然出现在一辆车子,这辆车子郭小玲很熟悉,正是李毅在临沂县的车子!

        她心口一阵狂跳,大步向着车子跑去,一边大叫道:“李毅!李毅!”

        车子静静的停在路边,四周空旷,不见一个人影。

        这时,天已经蒙蒙了,一缕晨曦从东方的天际透着云霞照耀下来。

        有了阳光的大地,变得明亮了许多。

        “李毅!李毅!小天,怎么办?他是不是被送到哪个医院去了?我们快去找。”郭小玲沿着车子转了一圈,没发现里面有人,急得又要哭出眼泪来。

        郭小天指着路边的田地,欢声大叫道:“姐,你看,我快看!神奇啊!奇迹啊!”

        郭小玲顺着他的手指一看,只见晨曦下,路边的那片广大的田野里,排满了翠绿色的东西,映着周围的雪景,是那般的醒目,是那般的惊喜!

        田地比省道要低上许多,站在上面看下去,可以看到那一片绿色,好像堆成了什么字形!

        郭小天叫道:“是西兰花!全都是西兰花!这是一句话:谁许一世浮华,此生最爱郭小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