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23章 软硬兼施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23章 软硬兼施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微微一笑,拍了拍一个男子的肩膀,说道:“你!”又连续指出了七个人,一共有八个人。

        看似随意指指,实则正好把那几个带头的人给指了出来。

        那几个人没想到李毅会看穿他们的身份,一个个都是一副深以为荣的样子,并对村民们保证一定如实反应情况,脸上甚至还有些许暗暗的得意,心里一定在想,这个李县长够意思,随便指指点点,就把我们几个人都给拉了出来当代表,正好大煽妖风啊!

        就算他们看出苗头不对,也不可能逃跑了,因为姚鹏程就跟在身后,李毅每指点一个,马上安排民警过来,请那个人出去。

        李毅飞快的转移阵地,在方南县那边的潜伏者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之前,如法炮制,来到那边的村民当中,高声说要选出几个村民代表来商谈处理事宜。那边的村干部们马上就跳出来支持李毅的做法。

        李毅不会给他们自己选择这个代表的机会,在村民中穿梭来去,手指飞速的指点,把那七个闹事的带头人也给指了出来,由临沂警方带到一边去。

        这十五个人分别被带上了两辆警用中巴车,姚鹏程看到这些人,心里对李毅的敬佩,真提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因为他自己观察出的也是这十五个人!来不及细想,马上组织人员对这些人进行控制并现场突审。

        李毅回到临沂县东沟子乡这边。他知道问题的症结,还是在自己这边,只要东沟子乡的人愿意撤退,那这场事故就闹腾不起来。像袁俊兵那种一上去就仗势欺人的做法,是行不通的!不过,如果不是他的这般无能,又怎能突显出自己和姚鹏程的厉害之处?就是要让这帮子常委们看个清楚明白,这样接下来才能更好的拉姚鹏程上位。

        这些村民的主心骨,是那些精壮的后生男子!只要一个家的男人做了主,这家人就会一起撤退。所以李毅劝说的重点,就放在了这些当家人身上。

        李毅举着喊话筒,边走边说,吸引大家的注意力:“东沟子乡的乡亲们,我想请问你们一件事情,请你们据实回答。你们到山上去挖煤,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

        村民们面面相觑,都不说话,那几个调皮捣蛋的人被喊走后,剩下的大都是老实本分的农民,叫他们跟一个副县长如此近距离的对话,还是有些心理障碍的。

        李毅指名让其中一个年轻人来回答。

        年轻人道:“赚钱娶老婆!”

        周围的人就一阵哄笑。

        李毅道:“大家不要笑,你们的目的也差不多!这位兄弟说得好啊,大家冒着严寒和危险,付出汗水和辛勤,上山采煤,都是为了一个钱字!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人生在世,可不就是为了这个钱字在奔波劳碌?”

        李毅顿了顿,又说道:“可是,大家想过没有,你们赚钱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我相信,这里的人,没有一个人这么辛苦赚钱,只是为了花天酒地,只是为了图自己一时风流快活的。我相信大家都是为了娶妻生子,是为了盖瓦房,是为了让娃娃有个好环境,是为了让妻儿父母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是为了争一口气,证明自己活在这个世上,还算是个有用的人,对不对?”

        “对!”这一次,很多年轻后生都哄然回答。

        李毅说道:“可是你们想过没有,私自挖煤,这是犯法的!而且,你们应该知道,煤矿的风险系数有多高?每年死在窑洞里的生命有多少?你们顶着犯法的名头,冒着丢命的风险,进山挖煤,如果一招不慎,把一条鲜活的生命交待在了那黑洞洞的煤堆里,你们新娶的娇妻谁去拥抱?你们刚生的儿子谁去抚养?你们白发苍苍的老父母,哪个去赡养?”

        李毅见他们有些情动,继续煽情:“你们是男人,是家中的顶梁柱,如果你们倒下了,或者是你们犯法被抓进局子里了,这个家怎么办?叫年轻漂亮的堂客去改嫁?叫年幼的儿子无人管教,在外面打二流子跟着你们进局子?叫老迈年高的父母无人供养,百年后无人送终?你们于心何忍!如果你们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是个有担当的男人,就给我滚回去!世界这么大,赚钱的活计海了去了,还能把你给饿死?”

        有些中年男人就开始低头沉思。

        李毅又开始做堂客们的思想工作:“东沟子乡的广大妇女同志们,你们现在的家庭幸福不幸福?你们想不想一夜之间失去在枕边疼爱你的男人?你们想不想让他们死在没有完全保障的矿井下?想不想让他们犯法坐班房?想不想你们的孩子从小就没有爹,或是让他们被同学指着后背骂他爸是个劳改犯?如果你们现在的生活很幸福,如果你们不想孩子他爸惨死在山底或坐牢,就把你们的男人给我劝回去!”

        有些堂客们就开始拉扯丈夫的衣服,叫他们回家去。

        有人就喊道:“李县长,你说得都对,可是,我们要钱过生活!”

        又有人大喊道:“对!我们受伤的人也要讨个公道!”

        李毅厉声道:“公道?什么叫公道?你们拿刀子把人家给剁了,就叫讨还公道了?我告诉你们,你们再这么闹下去,你们都得进牢房!你们辛苦维护的家庭,就会一拍两散!

        你看看这些受伤的人,你们不送他们去医院,却抬到这里来,天寒地冻的,让伤员们受这苦罪!你们这叫讨公道的方法吗?如果公道靠匹夫之勇就能讨得回来,还要我们这些政府部门做什么?还要公安机关做什么?还要法院做什么?大家回到原始社会,快意恩仇得了!”

        “那,李县长,你给我们出个主意吧。”

        李毅道:“如果你们信任我,信任我们的人民政府,你们就听我一声劝,赶紧回家去,把伤者送医院去就诊,别落下什么后遗症。这件事情怎么处理,交给我们政府来办!该你们负的责任,我不会手软,该方南县那边负的责任,我也一定替你们讨个公道!我们人民政府是干什么的,就是给老百姓主持公道的!”

        “那山上的煤真不能挖了?我们靠什么赚钱养活一家人?”

        李毅道:“你们要赚钱,门路多得很,只是你们心眼太死,没转过弯来罢了!现在全市都在搞大棚种植和畜牧养殖,你们乡为什么没有人搞?你们去别的村别的镇瞅瞅瞧瞧,他们现在的生活,过得多么的和美!

        我告诉你们,把地种好了,地里照样也能长出黄金来!这些黄金,可比山上那些乌金来得容易也来得干净,还没有生命危险,也没有进局子的担忧,更没有患尘肺病的隐忧!

        说到这里,我要提醒大家,你们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和护尘措施的条件下进矿挖煤,就算不死,也会落下很重的尘肺病,这个病隐藏得很深,要十几二十年才能显现出来,显出病根来后,也不会立即就要人命,但会吸干你们的血,枯干你们的肉!让你们吃不下喝不下,痛苦至死。而要治这个病,只怕把你们一生挖煤赚来的钱花光了,也并不一定能治得好!

        大家不要以为我在吓你们!尘肺病是一种职业病,煤矿尘肺病是煤矿工人在生产中长期吸入大量呼吸性粉尘而引起的以纤维组织增生为主要特征的肺部疾病,一旦发病很难彻底治愈!

        尘肺病有三个时期,就跟癌症一样,也分为早期,中期和晚期!

        初期的临床表现是这样的,你们仔细听听,没有没这种病症:重体力劳动时,呼吸困难、胸痛、轻度干咳!中期时,中等体力劳动或正常工作时,感觉呼吸困难,胸痛、干咳或带痰咳嗽;到了晚期,做一般工作甚至休息时,也感到呼吸困难、胸痛、连续带痰咳嗽,甚至咯血和行动困难。

        如果你们中有人有上述表现,那就不幸得很,那是得尘肺病的先兆!乡亲们,不要拿自己的命去赚钱,只怕有命赚没命花啊!”

        有些人听了李毅的话,本来没感觉有什么异样的,此刻也觉得身体很不舒服了。

        有些人大声的咳嗽,有些人觉得胸口发闷,有些人感觉呼吸困难!

        李毅软硬兼施,用亲情感动他们,用死亡和病疼镇吓他们,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临沂县的一干领导们看在眼里,听在耳里,都觉得李县长真的是手段高超!就连死对头郑春山也不得不暗暗竖起大拇指,心想这个李毅,虽然年轻,人也讨厌,但本事还真不是吹的!

        等村民们都感到有些恐惧时,李毅大声喊道:“大家都不要慌,有没有这个痨病,去医院检查一下就明白了。这样吧,现在大家都到县里的医院,去做个检查,这笔检查费用,还有这次受伤人员的医治费用,我来帮大家向县里申请,都由县财政来报销!

        我们县委的陈书记和孙县长都在这里,我现在就帮你们问问,看县里愿不愿意帮大家报销这个费用,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