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22章 琢磨人,琢磨事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22章 琢磨人,琢磨事

    作品:《官路弯弯

        陈凯明的眉毛猛然峰聚,随即缓缓松开,说道:“姚副局长有什么高见?”

        姚鹏程马上啪的一个立正,大声答道:“请领导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孙正阳道:“这可不是单靠决心就能把事情办好的。你得说出你的计划来,我们看看可行不可行。”

        李毅笑道:“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姚局长,你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说出来。我相信,只要你出色的完成这次任务,常委们对你的印象将大为改观,因为这是很多人都无法完成的事情!”

        陈凯明和孙正阳相互一望,都抽了抽嘴角,这个李毅,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不忘给自己人捞资本。不过,袁俊兵都搞不定的事情,姚鹏程却能完成的话,那也就是说明,姚鹏程比袁俊兵要强上许多。

        谁叫袁俊兵是扶不起的阿斗呢!

        姚鹏程知道,接下来就轮到自己来表现了,李毅已经给他创造了这么好的机会,如果他再不知道抓住时机,征服这些常委们,那么,自己短时间要在仕途上再进一步的可能性就很小!

        他说道:“其实很简单!两个字:抓人!”

        陈凯明扬眉道:“抓人?”他看了看李毅:“适才俊兵同志说要抓人,李毅同志可是一力反对的。姚副局长,你怎么也口口声声说要抓人啊?这个方法可行不通。”

        李毅淡淡一笑,说道:“我并没有反对俊兵同志抓人,我只是反对他乱抓人!因为俊兵同志根本没有看清楚,这件事情的本质!”

        “本质?”陈凯明道:“这件事情不是很简单吗?方南县有人故意害我们县的人,我们县的人就去找他们理论,然后就起了冲突!”

        李毅笑道:“这只是表象!至于本质嘛,呵呵,要等抓到人,进行审理之后才能揭晓答案。”

        刚才,李毅一直在冷眼旁边那些闹事之人,发现真正闹腾得厉害,嚷得最凶的,其实也就那么十几个人,这十几个人分别藏在两个县的人群中,煽风点火,却又缩头缩尾,不敢露脸。

        第一次用雪球打陈凯明,还有用强力弹弓射出石子打人,打击袁俊兵等动作,都是由这些人带的头。

        李毅虽然还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他能肯定,有人又在刮阴风了!至于这一次是针对谁,跟上次的事情是不是有联系,只要仔细推敲一番,就不难得出结论。

        上次洪天贵的事情,被李毅横插一杠,破坏了某些人的阴谋,他们一计不成,再生二计,借这个机会挑起两县群众火拼,这一架如果真的打起来了,那后果是相当严重的!别说县里相关领导要被问责,就连市里的主要领导也会被问责!

        整件事情如果发生了,那么最后得利的会是谁?

        这种群体**件一旦发生,首先追究的就是党委一把手的责任!

        而这两个市的党委一把手,都是温玉溪的人!

        最后得到利益的,将会是省委副书记曹永泰或者是省长唐春强!

        或许,他们两人都将得利!

        如果这真是他们两人共同谋划的,那是不是意味着,他们打算联吴抗曹?这个曹操,自然是现在的省委一号温玉溪。

        不管是曹永泰还是唐春强,势力都被温玉溪越削越弱,他们两个要想与温玉溪对抗,联手抗敌是最好的途径。

        西州和莲州是温玉溪的两块根据地,又紧紧相连,更有南岭煤矿这个导火索,成就了联吴抗曹的第一仗!

        这一切,都是李毅的猜测,身在官场,他现在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琢磨。

        琢磨人,琢磨事!

        他发现,越到高层之间的斗法,越是不动声色,越是让人出其不意,捉摸不透!就好比一汪平静的海水,看似无风无浪,却不知道下面早已经暗流涌动,磨刀霍霍!

        现在,李毅已经跟林馨订了亲,不管自己愿意不愿意,这个结果只怕很难改变了。

        这件事情导致了他同温玉溪的官途紧密联系在一起。温玉溪上次主动请他到家里吃饭,也是他看明白了这一点后,对李毅或者说京城李家发出的示好信号,而省级经开区,也是温玉溪对李毅或者京城李家的再一次示好。

        当然了,温玉溪也不能孤家寡人作战,他也要发展自己的人脉,培养自己的忠诚下属。

        李毅不论从家世还是个人能力上来说,都是上上之选,入了温玉溪的法眼,也就是情理之中了。

        李毅把这一切看明白,想通透后,就知道这事情看起来吓人,其实处理起来很简单。

        他当然不会把这些想法说出来,别人能不能看懂那是他们的事。

        同时,他也要考验一下姚鹏程,看姚鹏程能不能透过现象抓住本质!

        李毅抓住的是最基本的本质,姚鹏程不了解高层的斗法,不会看得那般透彻,但只要他够聪明,应该可以从事情的另一个角度来分析,从而揪出源头!

        姚鹏程说道:“我以前处理过类似事件,当然规模什么的都没有这么大。其实说起来,都是一颗老鼠屎搅坏一锅粥!俗话说,蛇无头不行,这么多的村民,平日里都是老老实实的,今天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胆大包天?还如此的齐心协力?我觉得这事情肯定是有人在背后组织!”

        “有人在背后组织?”陈凯明显然也想到了某些东西,他想的是,哪果真的有人在背后组织,那这个人是谁,其用心是什么?难道是针对我陈某人?

        想到此,他怵然一惊,不动声色的瞄了孙正阳和郑春山一眼。

        如说果县里有人想对付他的话,这两个人的嫌疑是最大的。

        其中,又以郑春山的嫌疑为大,因为这场架要是打了起来的话,陈凯明固然要负主要责任,但孙正阳也是在家的常委之一,更是政府方面的主官,也难逃问责,这种伤故一千,自损三百的事情,估计孙正阳不会做。

        只有郑春山可以安然的坐收渔人之利!

        而今天郑春山一直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神态,更让陈凯明平添了几分怀疑。

        姚鹏程道:“是的。刚才我已经仔细观察过了,东沟子乡有八个带头人,那边方南县也有七个带头人。每次的嚷闹和争端,都是他们挑起来的。那个拿雪团砸你的男子,我记得特别清楚!这个人十分活跃,每次干完坏事就躲到人群中间去煽动群众。”

        李毅微微点头,果然,姚鹏程从他自己的角度分析出了这件事情的关键所在。

        陈凯明恨声道:“挑唆村民闹事,其心当诛!抓!”

        姚鹏程再次啪的一个立正,说道:“是!”

        孙正阳说道:“鹏程同志且慢,你们这样去抓人,其它村民要是闹将起来怎么办?”

        姚鹏程笑道:“我自有办法。”

        这时,袁俊兵也明白过来了,自己在这些方面的处事能力,的确不够经验不够成熟啊!

        姚鹏程走到公安民警中间,喊过几个心腹人来,安排了一番,吩咐他们见机行事。

        李毅走了过去,对姚鹏程道:“现在我来讲话,吸引大家的注意力,你看我的眼色行事,我点到谁,你就安排人把那人给带出来!”

        姚鹏程喜道:“这样更好,我的本意是想制造混乱,再混水摸鱼。”

        李毅点头道:“制造混乱固然好,但也要防止他们利用起来,造成更大事件,那就反为不利了。还是我来演一出好戏吧!”

        姚鹏程道:“李县长,谢谢你!你要小心。”

        李毅道:“你把事情给我办漂亮了,就当是感谢我了!”

        姚鹏程嘿嘿一笑:“李县长放心!”

        李毅转身拿了喊话简,却没有走到那个土坡上去,而是走到了临沂县东沟子乡的群众当中,一边走,一边说道:“乡村们辛苦了!这么大冷的天,让你们在外面受这风寒之苦,是我们政府工作没有做好哇!”

        李毅以一个朋友的身份,亲切的问候村民。

        村民们都不认识他,有人就问:“你是谁?”

        李毅道:“我叫李毅,是临沂县的常务副县长!分管工业和政法维稳工作。”

        有村民就说了:“哦,李副县长,听说你招了不少的工厂进来?”

        李毅道:“是啊,看来你们东沟子人除了挖煤,也还关心县里的大事情嘛!”

        村民们哈哈大笑。

        有人说道:“你既然是我们的县长,就该为我们做主,向方南人讨一个公道!”

        这个提议得到了众人的一致同意。

        李毅道:“我是你们的副县长,当然要为你们主持公道!可是,你们这么多的人,你一言我一语,大家一人说一句,就要说到明年去了!大家还过不过年了?”

        “当然要过年,李县长你说咋办吧?”

        李毅道:“我选几个代表出来,由他们代表你们到县委领导面前去说个明白,把你们所受的委屈和要求都说出来。我再到方南县那边去,找他们商量怎么个处理方法,好不好?”

        有村民就喊:“好吧,这样下去,闹到明年也完不了事情!家里的孩子要放中午学了,还等着我们开饭呢!”

        这一来,其它村民就都说好。

        李毅笑道:“那好,现在我就开始选代表了!这样吧,我选八个人,八字吉利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