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13章 时候一到一切都报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13章 时候一到一切都报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对这三个家伙,那是恨根早种,只不过那个时候,自己尚在学校,又没有回归京城李家,无权无势,不能尽兴报仇。后来一直想找到这三个家伙好好玩玩,但总因政务繁忙而耽搁了下来,没想到,这三个家伙居然联袂而来,向自己讨虐来了!

        这种好机会,李毅哪里肯轻易放过?

        “唔,我听说你们有个外号,叫做猥琐三人组?是不是?”李毅嘿嘿一笑。

        虽是笑,却令人毛骨悚然。

        三人不敢说话,陈翔替他们回答了:“是有这么一个称号,呵呵,挺操蛋的吧!”

        李毅哼了一声,说道:“你们今天到这里来,又是为了什么?是不是看中了这里的老板娘秦思媚?”

        伍彬慌忙摇头摆手道:“不是,不是。我们是来向毅少认错的,请求毅少的原谅。”

        秦思媚展颜一笑,亲自帮李毅端了一杯茶过来,说道:“李先生,莫拿我开玩笑。”

        “原谅?你们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李毅接过秦思媚端过来的茶,看到她向自己抛了个媚眼,那种媚入到骨子里头的性感,让人心神一荡。

        伍彬从鼻子里用力的哼出一声来:“知道错了!”

        “既然知道错了,怎么今天才来道歉?”李毅吹着那杯滚烫的茶水,轻飘飘的问道。

        伍彬透过水雾,看到李毅那张有些朦胧的俊脸,心里恨不得扑上去撕烂它!但他也只是敢在心里生出这么一个念头而己,想到如果得不到李毅的谅解,可能产生的后果,所有的怨恨和恶毒,都化成了东流水。

        “我们,我们一直找不到你……”伍彬声音弱弱的道。

        田伟忽然指着李毅大声道:“姓李的,你要怎么样才肯原谅我们?摆出道儿来就是!怕你的不是好汉!”

        李毅端起杯子,走到田伟身边,眼神一厉,左手作势欲抽他的脸,田伟本能的伸手去挡李毅的手,不料李毅右手端起杯子往田伟领口里泼了进去。

        “嗤!”的一声响,滚热的茶水淋入他胸口,烫得他火烧屁股似的弹跳了起来。

        “哇!”田伟尖声高叫。

        伍彬和胡斌心胆俱寒,这个李毅下起手来毫不容情啊!

        田伟怒从心中起,挥拳想要打向李毅,不料李毅身边的三个大汉同时动手,钱多第一个欺近他的身边,伸手扳住了他的手腕,用力一扭,田伟哎哟一声,手被扭到了背后,身子随着手臂关节的提升扭动而深深的弯了下去,身子不停的扭曲,嘴里哭爹喊娘。

        胡斌胆子小,看到钱多动手时的快速狠准,吓得双腿直打颤。

        李毅逼着胡斌,问道:“老老实实回答我,我可以放过你。”

        胡斌鸡啄米似的点头:“好!好!毅少请问,我知无不言。”

        李毅冷冷的看着他,看得他头上都冒出冷汗来了,这才缓缓问道:“告诉我,谁是主谋?”

        胡斌道:“上次抓走你女朋友那件事?是张昕怡出的主意,伍彬带的头。毅少,我真的就是被他们拉下水的。不关我事啊!您大人大量,放了我吧!就算借我十个胆子,我以后再也不敢跟你作对了。”

        李毅道:“还想着以后报复我呢?我也不怕你。我说的不是那件事!你应该懂的!”

        胡斌眼神闪烁,说道:“是不是在香江大酒店那件事?那都是陆俊起的头,我们都是帮他做事的。真的,我没有说一句谎话!毅少,那次我被带回家里后,被打了个半死不活啊。我真的很冤啊,我什么都没有做呢,都是陆俊和伍彬做的。那个姓谈的妞,也是陆俊的人。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啊。”

        李毅皱了皱眉头,冷喝道:“胡斌,你再跟我玩躲猫猫,我就把你从这里扔下去!”

        胡斌慌得牙齿打战:“毅少,我说的都是真的,没有半句谎言。”

        李毅道:“我知道你没有说谎,这些事情的原委,我心里早就有数了。但是,我问的并不是这件事情!你懂的。”

        胡斌明显慌了神,手足无措,眼神闪烁,嘴唇抖颤,就是说不出一个字来,李毅也不着急,就这般冷冷的注视着他。

        汪洋说了一句:“奶奶的,做了这么多对不起我兄弟的事情!真该从这里扔下去!”

        李毅淡淡的道:“不,从这里扔下去,也摔不死他,那岂不是太便宜他了?还不如剁了他一条腿,让他终生生活在无能与自卑之中!慢慢受折磨至到终老。”

        胡斌吓得完全没了主见,问道:“毅少,我真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件事情啊!我做的事情我全认,我不耍赖。”

        李毅伸手拍了拍他的脸,厉声说道:“我提醒你一句吧,柳林,邱童!有印象了吧?”

        胡斌的瞳孔忽的放大,骇然道:“你怎么知道的……不,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伍彬更是惊慌,他没有想到,连这件事情都被李毅查出来了!这么说来,今天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李毅冷笑道:“柳林那起车祸,是不是你做下的?”

        胡斌艰难的道:“不是我,是伍彬,是他!我只是听他说起过,我不敢参加,为了此事,伍彬他还打了我一巴掌,骂我是胆小鬼。”

        伍彬尖声道:“胡斌,你胡说什么?我几时跟你说过这种事情?我都不知道柳林是什么!更不认识什么邱童!”

        胡斌道:“你睁眼说瞎话!你明明跟我说过的,你敢不认账?你说要雇个司机,把姓李的撞死在去柳林赴任的路上!”

        众皆哗然,陈翔更是震撼,怒道:“竟有这等事情?那不是故意杀人罪吗!就算是未遂,也要判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伍彬一听,吓得脸色苍白,大声道:“不是我做的,我没有做!胡斌你个狗杂种,你敢污蔑我!我跟你没完!”

        李毅对胡斌道:“他不是打过你一巴掌吗?现在给你一个机会,打回他一百巴掌!你要是把他打得连他亲爸都认不出来的话,我可以考虑从轻处罚你。”

        胡斌眼神里闪过一抹兴奋和邪恶的光芒,扭了扭脖子,大声道:“好!”

        李毅向钱多使了个眼色。钱多本来还在扭着田伟的手臂,这时用力一推,田伟就重心不稳,向前扑倒在地,手臂因为被钱多扭得变了形,放在背后,半晌使不上劲。

        钱多一闪就到了伍彬身边,双手紧紧箍住他的双臂,双腿夹紧他双脚,令他动弹不得。

        胡斌双目放光,脸上跟打了鸡血似的,红艳艳的,抬起右手,在嘴边呵了一口气,猛然扇在伍彬的脸上。

        啪的一声脆响,跟放了个炮仗似的。

        伍彬本就是小白脸,挨了这一下狠掴,脸上立时现出五条红印子。

        伍彬吼道:“斌仔,你吃错药了?你敢打我?”

        “我为什么不敢打你?你平素动不动就扇我耳光,我今天一次就扇个够本!把你以前打我的全给补回来!反正你马上就要进局子里待上十年八载的了!我还怕你做甚么?”

        胡斌说着,抡起手掌,又是一巴掌扇了下去。

        他本性凶恶,因为平素颇受伍彬欺负,此刻发泄起来,状况近似疯狂。这般打下去,估计不用一百巴掌,姓伍的爹娘就会认不出自家儿子来了。

        汪洋连连对李毅作揖道:“对不起啊,毅少,我不知道他们还犯了这等恶劣行径,早知道我就不会替他们做说客了!我错了!该罚!”说到该罚二字时,拿起手掌轻轻在自己脸上抽了一巴掌。

        李毅问道:“你怎么又替他们当起说客来了?上次在香江大酒店,我就差点被他们害惨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汪洋道:“今天上午,他们几个人联手找到我,哭爹喊娘的叫我帮忙,要我帮他们找到你。我当然是不肯帮这个忙了,可他们说,他们知道错了,特意来向你认罪的,并说任由你处罚。我一想这么好玩的事情,我还不帮着你点?所以就答应了他们。”

        李毅心想,这些人在哪里受了刺激,为什么要来向我道歉?瞪眼道:“你说的特别的礼物就是指这个?”

        汪洋嘿嘿一笑道:“本来就是极好玩的一件事情嘛!任由你处置啊!呵呵,你看,你要他跳楼,他就跳楼了,他叫他扇耳光,他就扇起来了。”

        李毅摇摇头,拿他真是没有办法。

        汪洋笑道:“我真不知道他们这般无法无天啊!叫陈局长带回局子里去,好好审上一审,关他个十年八年的!方才解恨!”

        李毅看向陈翔。在他心目中,陈翔还不能算是真正的兄弟或者盟友,因为两个人还没有经历过什么大事大难,也没有共同的秘密,更没有互相担当过什么事情。

        说到友谊和兄弟,有一句顺口溜说得好: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分过赃,还有一起那个啥,大家都知道,我在这里就不说明了。

        而他和陈翔之间,还没有过真正能产生兄弟友谊的事件!

        陈翔只知道李毅有些背景,但这个背景大到什么程度,他并不知情。现在,这几个人,随便哪一个都是大有来头的人物,而陈翔只是一个小小的区公安局局长,他敢接这桩案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