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03章 声讨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03章 声讨

    作品:《官路弯弯

        姜浩嚣张的气焰,暴戾的表情,不可一世的语言,恣意的在县政府常务会议上的叫板。惹得所有与会政府常务委员和各部门负责人,人人蹙眉。

        这里坐着的,还有很多退居二线的人大和政协的县政府元老人物,都是霍然变色。

        人大副主任陈田野,是涟水县的老县委副书记,年龄到限,升迁无望后,就退居二线,在人大发挥余热,这人年轻时也是个火爆性子,听了姜浩威胁的语话,当即拍案而起,怒声谴责道:“姜浩,别人怕你,我可不怕。我一把年纪了,也不怕你唆使你姐夫来撤我的职。有些话,我不吐不快了。”

        姜浩自然认得陈田野,望了他一眼,冷笑道:“陈主任,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

        陈田野推开椅子,走到前面来,指着姜浩道:“我虽然不是临沂人,但我在临沂工作了一辈子,我把青春和热血都洒在了这片土地上。人民公社那阵子,我就和临沂人民一起劳动,一起生活了。我对这片土地和这土地上的人民,都有着无比深厚的无产阶级情感!今天,我就代表临沂人民,好好数落数落你!”

        李毅等人听了老同志这番饱含感情的话语,都是一震,又怕姜浩撒野使粗,伤了老同志。李毅和李国良等年轻干部都站了起来,围在陈田野身边,随时准备应变。

        陈田野越说越理直气壮,说得唾沫横飞:“以前的临沂,天是蓝的,云是白的,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哪里有什么狗日的帽子帮,更没有人敢自称王八霸王!自从你来了,当了这主管政法工作的书记,又兼了公安局长,这天就变灰了,这云也变黑了!你做的那些龌龊事情,别以为没有人知晓,我告诉你,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这话说得正义凛然,几乎是戳着姜浩的鼻子在大骂。

        姜浩一张脸涨成猪肝红,脸上的那道刀疤也突了出来,凶恶得有如魔神临世。

        他指着自己脸上的刀疤,说道:“陈主任,你是不是老糊涂了。你看看我的脸上这道疤!这可是来到临沂后留下来的!是剿灭临沂的匪徒时留下来的!你居然骂我是黑社会?嗯?你说话有没有过脑子?”

        陈田野毫不畏惧,说道:“姜浩,你别服气,我还真没有冤枉你。不错,你刚来临沂之时,的确满身正气,铲除了几个社会上的大毒瘤,也赢得了临沂人民的好感,不然,我们也不会同意你担任这个公安局长!可是,你变了,你被毒水侵蚀了,你变得比那些明目张胆行凶作恶的人还要坏了。”

        姜浩怒不可遏,喝道:“老家伙,你血口喷人!”

        李毅见他面临崩溃边缘,又向上一步,护在陈田野身边。

        陈田野抖着手道:“别以为你的事情我不知道,我只是懒得出来咶噪。我问你,城南包子巷有个姓吴的人家,那家的男主人在外面挖矿,死在矿下了,只留下一个寡妇和一个上初中的女儿,你知也不知?”

        姜浩明显的眼神闪烁,回避道:“不知道!”

        陈田野冷哼道:“你健忘的话,我来提醒你。吴家的寡妇,名唤张秀荷,他家的女儿,名叫吴媛媛!你可记起来了?”

        姜浩挥手道:“老头子,你别胡说八道啊!”

        李毅冷笑道:“姜书记,有话好说,请不要动粗。话不讲不明,理不辩不清。既然你对陈主任说的话有异议,你可以反驳,但不能动手打人。你身为政法委书记,应该知道打人是犯法的。再说了,陈主任还什么都没有说呢,你急忙上火的做什么?做贼心虚吗?”

        姜浩竖起眉毛道:“我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我能怕什么?我只怕这老不死的栽赃与我!坏我清誉名声!”

        李毅道:“在座的都是政府干部,我们都有自己的是非判断能力。如果是离谱得没有根据的事情,我们也不会相信。再不济,还有公检法司各个部门可以主持公道呢,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姜浩这一下无话可说,只是瞪着陈田野,但一双眼神里,满含怨恨。

        李毅对陈田野道:“陈主任,有话慢慢说,别气坏了身体。我们都洗耳恭听呢!”

        陈田野嘴唇有些发颤地说道:“我实在无法镇定啊!这件事情,我早就知晓了!只是我也有我的顾虑,一直不敢光明正大的提出来,更没有勇气去告这个畜生。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老头子豁出去了,就是不当这个官了,我也要扒下你一层皮来。”

        孙正阳知道陈田野绝对不会无的放矢,他既然说出这番话来,必定有其缘故。他固然看不惯姜浩的为人,但姜浩毕竟是市长杨烈的亲戚,古人说打狗还要看主人呢!如果陈田野真抖出什么震撼人心的事情来,自己这个主持会议的县长,就会变得尴尬无比,主持正义吧,总不能当场审问姜浩,更不能申报上级纪委前来查处这个姜浩吧?那就会把杨烈得罪了。如果偏帮姜浩吧,那就更不行了,一旦落下个包庇罪犯的名声,那自己的一世官声就全都毁了。

        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叫陈田野当众说出来,马上说道:“陈主任,你是前辈,我们十分敬重。有什么案情,有什么冤情,都可以到公安机关去申诉,我们县政府一定为你做主。但是现在我们召开的是县政府常务会议,这么多的同志都在等着开会呢。耽搁了大家的宝贵时间可不好哇。”

        李毅听了孙正阳的话,就明白了孙正阳的想法,他的意思是,要商量撸掉姜浩的公安局长可以,就算真撸了也行,他并不会十分反对,但要置姜浩于死地,叫他不得翻身,那就不能答应!心想人都是有私心的,身处各种利害关头,很少有人能够真正的做到完全公平公正啊!

        陈田野倚老卖老起来,说道:“今天这事情,我非说不可!孙县长,你不要拦我,你也不要劝我,更不要担心我。我不怕他!我一不怕死,二不怕丢官,我怕他做什么?”

        他还以为孙正阳是在为他着想,怕他吃了姜浩的闷亏呢!

        孙正阳苦笑了笑,拿这个老同志也没有办法,再劝了两句,不起任何效果,只得嘿了一声,由得他去喷了。

        陈田野这才说出他所知道的事情来。

        他神情十分激愤,右手一直抬在空中,指着姜浩,大声质问道:“姓姜的,你刚才说你不认识张秀荷和吴媛媛?她们母女可认得你。当初,吴家的男人死于非命,矿上只赔了五千块钱,张秀荷不服,到处找人理论,但矿上就是不理不睬,仗着手上有些势力,公然指使打手殴打张秀荷,并威胁她,再敢来讨钱,就打断她一条腿!”

        李毅等人听了,都是愤怒的啊了一声。

        陈田野说道:“张秀荷没有办法,就找到了公安局,那天正好姜浩同志在局里办公,无意中见到了张秀荷的模样。那张秀荷虽然有三十多岁年纪,但长得眉清目秀,身材苗条,又因为新近死了丈夫,有孝在身,俗说话女带孝,三分俏!这个姜浩同志,见色起意,就装作好人,上前扶起张秀荷,带到自己办公室里去了。”

        姜浩怒道:“陈老头,你胡说什么?我那是在查案子!”

        陈田野冷笑道:“你刚才不是还说不认识张秀荷吗?这会子怎么不否认了?”

        姜浩气急败坏道:“你!你!”

        陈田野撇过头,对着众人说道:“大家不要以为我在胡诌。我也是听苦主亲口诉说的!苦主走投无路,求到我头上来了,把她的遭遇都告诉了我,但我懦弱,一直不敢为她做主,今天我说出来,也当是给自己的良心一个安慰吧!”

        李毅道:“陈主任,请继续说下去。”

        陈田野道:“据张秀荷所说,当日,姜浩同志带她进了办公室,她还以为碰到了青天大老爷,跪在地上,又是拜又是求的,要姜浩同志为她孤女寡母做主,讨个公道。姜浩同志假意去扶她,双手却很不老实,在她身上的羞人部位摸来摸去。”

        “咳!咳!”有些人轻轻的咳嗽起来。

        姜浩双手捏紧了拳头,若不是这么多人在场,他早一顿饱拳暴打过去了。

        陈田野无视他的愤怒,继续说道:“后来,姜浩同志对张秀荷说,他可以为她做主,但是她必须陪他睡一个晚上。张秀荷是个良家女子,几时做过这种对不起良心对不起丈夫家人的事情?抵死不从。姜浩恼羞成怒,又是威胁又是利诱,但张秀荷就是不肯答应他的无理要求。姜浩同志对她又是搂抱又是强吻,张秀荷一个弱女子,哪里挣扎得过,当时又是炎热的夏天,身上穿着本来就少,一番拉扯之后,张秀荷就被姜浩同志剥掉了上衣。”

        姜浩再也忍不住,冲上前来,暴吼道:“老不死的,你敢诋毁我!我打死你!那都是张秀荷自愿的,你别血口喷人!”挥起拳头,就往陈田野的脸门砸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