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01章 削权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101章 削权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着重的用了两个“黑恶势力”,一个是指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一个是指为这个团伙提供保护的官员。

        在场很多人都是脸色一变。

        副县长骆峰发言道:“李毅同志,你的意思是说,姜书记涉嫌充当你所说的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一片哗然!

        李毅连忙澄清道:“大家听清楚了,我说的是某些同志。在没有确凿证据可以证明这些人的罪行之前,我们还是不要胡乱猜测吧。”

        副县长洪伟明冷笑道:“那你为什么提出来要换掉公安局长?你这是什么意思?姜书记既然没有涉黑,你凭什么提议换掉公安局长。”

        李毅道:“我首先要申明一点,我并没有怀疑我们任何同志的意思,更没有质疑姜书记的能力和党性。我之所以提出要任命一个新的安公局长,恰恰是为了减轻姜书记的重担,同时也为了更好的开展我县的打黑除恶工作。”

        李毅说到这里,略微一顿,继续说道:“这几年来,我们县的公检法司各项重担,都压在姜书记肩膀上,虽说能者多劳,但我们也不能总欺负能人吧?现在临沂县的治安形势,到了一个非整治不可的程度。姜书记管理不过来,我们只好考虑任命一个新的公安局长,担纲大任。借着临沂经开区申报省级经开区挂牌的这股东风,我们乘势大举扫黑除恶的大旗,一举荡平危害临沂县经济健康发展的牛鬼蛇神!”

        伴随着最后那句话,李毅高举右手,用力的在空中一劈,表情冷峻,含着一股不可抗拒的威势。

        坐在李毅身边的孙正阳,感觉到了李毅身上忽然之间弥漫出来的杀气!他心神一凛,不由自主的想起上午听到的一个小道消息,这个小道消息一瞬间就传遍了整个临沂县机关大院,说李毅把涟水县的张县长给撸了。

        孙正阳当时听了,觉得好笑,张列是市委书记马红旗的爱将,而马红旗更是省委书记温玉溪一系的,可以说,张列虽然和自己是平级,但张列的背景,还要硬过自己。自己这边,市里的靠山是市长,省里的靠山是副书记,都比对方要低上一点,虽只一点,却是很多人一辈子都跨不过去的鸿沟。

        李毅一个副县长,敢跟那样的牛人掰腕子?还能掰赢了?

        那得多大的能量?

        李毅来临沂县的前因后果,孙正阳多少有些耳闻,知道他是被贬来的。

        当然了,一定要说贬,倒也不见得,毕竟是升职了,还入了常,等于是连升了两个级别。

        从乡镇到县委常委这段路,搁在别人身上,没有个五年七载的磨练,是不可能实现的,更多的公务员们,都是老死于这一段的攀爬路上,终生无法升迁,郁郁而终。

        而李毅只在柳林呆了一年多时间便轻松的实现了!这个二十郎当的年轻人,给人的感觉是运气太好,然则仔细一想,单靠运气,是很难爬得这么快的。

        官场之中,一讲实力,二讲实绩。

        实力拼的是后台,是圈子,是派系,是上层的博弈。

        实绩则是实打实的埋头苦干,用无法抹杀的政绩,铺成一条灿烂官途。

        这两者一旦结合起来,提拔便成了一个只是走程序的过场。

        李毅的升迁,似乎暗合了这两者,既有背景,又有实绩。

        李毅的实绩,有目共睹。那他的的背景在哪里?孙正阳不明白,但是连省委书记一系都敢硬碰硬的打击并能获得成功,这个背景的力量不可小估。

        现在,李毅再次举起杀猪刀,要宰姜浩这头野猪了,自己该站在哪一方?

        姜浩的那些个事情,瞒得了别人,瞒不过孙正阳。

        一则孙正阳和姜浩同属一路人马,姜浩做事,也就不会刻意避开孙正阳。

        二则,孙正阳是掌管财政大权的正县长,姜浩要做的事情,很多都逃不过孙正阳的眼睛。

        再者,孙正阳是政府这边的主官,公安局和财政局,要算政府的两大利器,也是象征着权力的两大神兵。看哪个不顺眼了,掐紧你的钱袋子,祭起政法这把大剑,谁还不乖乖的就范?所以,孙正阳对公安系统历来很是关注。

        但姜浩身为党委政法委书记,同为县委常委,对孙正阳这个书生县长便有些不听招呼了,左使不动,右喊不动,令得孙正阳很是恼火,若不是看在同为曹系人马的面子上,早就下黑手了。

        所以,当李毅提出要变更公安局长人选时,孙正阳很爽快的同意议一议。他也想借李毅这把剑,杀杀姜浩的威风。

        孙正阳既想杀掉姜浩的傲气,但又不想置之于死地,姜浩是曹系的人,就算不怎么听自己使唤,好歹是自己人,关键时刻,不会掉链子,不会故意为难。

        处于这两难境地,孙正阳有些伤脑筋。

        这时,副县长洪伟明冷哼道:“李毅同志,你未免欺人太甚了吧!”

        李毅皱眉问道:“伟明同志,此话何解?”

        洪伟明道:“少跟我掉书袋子。你的狼子野心,何其歹毒!”

        他叫别人少掉书袋子,自己转过背就掉上了。

        李毅舒展开眉头,平静的道:“伟明同志,这话你说得太过了吧?今天你要是不解释清楚,我可以告你诬蔑罪。”

        洪伟明不怒反笑:“哈哈,你当大家都是瞎子呢?你刚来临沂之初,就趁机火中取栗,安排司婧那个小丫头当了县财政局局长,夺取了县财政大权。现在你又想趁乱夺取公安局局长位置吗?你这是想架空孙县长的职权吗?”

        李毅一愣,倒没有想到这方面去,他瞥眼去瞧孙正阳,只见孙正阳果然尴尬无比,板着一张脸,脸上黑气弥漫。

        洪伟明这一招挑拨离间实在高明!

        李毅还在酝酿反驳的说词,邵玉香发言了:“伟明同志,你这话就说得不对了。财政局局长是县委常委会议定的,是经过常委们投票表决的。难道伟明同志以为,李毅同志能左右常委会的投票结果吗?至于这次讨论公安局长的人选,李毅同志只是一个提议,连人选都没有提出来,就算他提出来了,常务会上通不通得过还两说呢。就算这里通过了,还要报请市里批准,市公安机关如果不同意,还是白瞎。难道伟明同志以为李毅同志是万能的吗?还能左右市公安局对县局的人事任免?”

        有人就发出一声善意的笑声。

        这些笑声,冲淡了紧张而尴尬的气氛,孙正阳也从最初的错愕和愤怒当中恢复过来。

        刚才洪伟明的话,还真的说到了孙正阳的心坎上。灯不点不亮,话不说不明。被洪伟明这一捅破,孙正阳有一种汗流浃背之感。

        常委会上,李毅出奇兵,让司婧占据了县财政局局长的位置,搞得现在全县上下,都说司婧是李毅的人。官场中说某某是某某的人,并不说谁他们之间有什么暧昧关系,而是一种派系或者圈子的从属关系。

        财政局局长成了李毅的人,叫孙正阳这个执掌财政大权的县长,情何以堪?

        虽然实际工作中,司婧并没有不听招呼的情况出现,可是,这是因为自己跟李毅没有起冲突,没有利益摩擦,司婧范不着得罪自己。

        如果有朝一日,自己跟李毅闹翻了,司婧要是听了李毅的怂恿,在背后耍点诡计什么的,那自己就太过被动了!

        现在,公安局也要被李毅掌握在手心里的话,那自己这个政府的一把手,只怕真如洪伟明所说,要被架空了!

        一语点醒梦中人!

        原本就陷入两难境地的孙正阳,此刻更加的纠结。

        李毅淡淡的一笑,说道:“刚才玉香同志把话说得再明白不过了,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司婧同志和我之间,不过数面之缘,我们两个在一起说过的话,加在一起,还没有我今天跟在座各位说的多。至于公安局长的人选,更是无稽之谈。现在我们连要不要任命新的公安局长都还没有开始表决呢,遑论什么人选了!”

        李国良说道:“我要说句公道话啊。这段时间以来,公安局的副局长姚鹏程同志,任劳任怨,抓肖玉莲,打帽子帮,捕洪天贵,每次都是他在忙里忙外,正可谓劳苦功高啊!这样的好同志,我觉得是时候提拔一下了。姜书记工作繁忙,为他分忧也是应当的嘛!”

        洪伟明冷笑道:“什么叫为姜书记分忧,我们坐在这里讨论人家的职务,姜书记知情了吗?他要是知道了,会做何想法?我以为不妥!咱们县一直以来都是政法委书记兼任公安局长,我们现在冷不丁要下他的权,他能同意?姜书记那脾气,出了名的火爆,使起性子来,那可是六亲不认的。”

        李国良道:“我们现在讨论的只是公安局长一职,姜书记还是咱们临沂县的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嘛!就算公安局长让别人当了,姜书记还是公安局的领导,新任局长还是要听从他的领导和指挥啊!这怎么能算夺他的权呢?明明就是分忧嘛。”

        孙正香正要说话,会议室门外响起一阵吵闹声。

        孙正香拂然不悦,心想哪个这么不晓事,政府常务会呢,也敢来捣乱?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里面正说姜浩呢,外面就传来姜浩的一声暴吼:“让开!我知道里面那帮人在商量着削我的权呢!再不让开,信不信我把你脑壳打到你屁眼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