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九十七章 振聋发聩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九十七章 振聋发聩

    作品:《官路弯弯

        陈凯明听到李毅喊出温书记三个字,表情凝结了,随后堆出满脸的笑容来,仿佛李毅接听的不是普通电话,而是可视电话,电话那头的温书记可以看到他现在的模样似的。

        李毅并没有回避陈凯明的意思,有些时候,就是要炫耀一下自己的本钱,不然有些人还真不把你当回事!

        李毅亲切的问道:“温书记,您还在南岭煤矿忙碌呢?不知道救援工作进行得怎么样了?”

        温玉溪语气很温和,说道:“救援工作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已经有八十五个矿工被成功的营救上来了。只有三个人还被埋在深处,等待进一步的救援。小毅啊,刚才可嘉打电话给我,说他遇到麻烦了。”

        李毅心里一阵窃喜,心想这通电话来得好快啊!怎么不是温可嘉打过来,却是温玉溪打来的?

        看来三舅已经来到西州,并且已经跟涟水方面取得了联系。

        自己布下的局,现在到了收网的时候了。

        于是呵呵笑道:“遇到什么麻烦了?”

        温玉溪道:“他们涟水县来了个农产品收购公司,把其它乡镇的农产品都收走了,偏偏不收他们柳林镇的,这是怎么回事啊?”

        李毅一脸苦笑道:“温书记,这事情我管不着啊。我现在在临沂县,分管的也是工业工作。”

        温玉溪哦了一声,说道:“我记错了,我以为你是在涟水当副县长呢!那就这样吧。”

        李毅怎么可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马上说道:“温书记,虽然我现在不在涟水县,不过,我可以想想办法,帮帮忙,一定把那边的事情办妥。”因为陈凯明在旁边,李毅并没有说出柳林和温可嘉的名字来,也没有提具体是什么事情。

        陈凯明却是尖起了耳朵,很想努力听清楚那边的温玉溪在说些什么,一个省委书记居然有麻烦要找一个副县长帮忙?

        这听起来太过匪夷所思啊!

        温书记遇到什么麻烦了?跟涟水县有什么关系?

        任他陈凯明再聪明,也猜不透这其中的原委!

        温玉溪说道:“你真能想办法?我听可嘉说起过,他们镇现在的农产品产量可不是小数目。”

        很显然,温玉溪可不以为李毅是万能的。

        李毅笑道:“我什么时候在您面前夸过海口了?”

        温玉溪道:“你啊,总是出其不意,给我惊喜啊!还有啊,我刚才问过可嘉了,他说根本就没有跟你打过什么赌,你那个龙印章,还得拿回去!”

        李毅道:“那可不行,送出去的礼,哪还有拿回来的理?顶多这样吧,将来我结婚了,您送我个大红包吧!”

        温玉溪哈哈大笑道:“好!这个红包我一定给你存着!”

        李毅道:“南岭的事情快了结了,您也该回省城去好好休息休息了。身必躬亲,对您的身体可是一种巨大的压力。”

        温玉溪笑道:“你这孩子,比我儿子还心痛我啊!好啦,可嘉的事,你费心了。”

        李毅说道:“温书记,这事情吧,可能是他平时比较刺头,得罪了人,那人又不知道他的身份,所以故意为难他。我可听说了,涟水县的县长张列,以前是市委马书记的秘书,自从放到涟水县后,听说很是嚣张跋扈,对下面人尤其严厉,会不会是他从中作梗,有意为难?毕竟,这事情都是政府方面在主导。”

        李毅提了这么一句,就理智的闭上了嘴巴。

        温玉溪那边传来一声冷哼,然后挂断了电话。

        李毅嘴角扬起一抹浅笑,心想自己这算不算告刁状啊?君子所不为啊!

        挂了电话,李毅神色如常的对陈凯明道:“陈书记,我们刚才说到哪里了?”

        陈凯明一时还没有从李毅刚才的话里反应过来,还在想着李毅居然在省委书记面前把一个县长给告了!这个县长还是市委书记的爱将!

        这个李毅,是不是在做秀给自己看,想吓自己呢?

        李毅又问了一句,陈凯明这才回过神来,说道:“刚才我们聊到临沂县的治安工作。”

        李毅说道:“对,你瞧我这记性。陈书记,临沂县的治安工作,非整顿不可了,这么下去,别说外商不敢进来,便是咱们本地的商人,都要跑到外面去发展呢!已经有好几个粮油公司的老总跟我反应过这个问题。若不是我苦留苦劝,他们早就搬走了。”

        陈凯明一时弄不清李毅的话里有几分真实性,说道:“这事情,我们可以找姜书记一起商量一下,来一次全县范围内的严打!”

        李毅嗤笑道:“陈书记,连肖玉莲那样的帽子帮老大,还有洪天贵这样的乡里霸王,姜书记都舍不得抓了人家,严打?他能同意吗?”

        这话说得很露骨,陈凯明不可能听不明白,但不知道他心里有什么忌惮的地方,始终就是不松口。

        李毅早就领教过这个陈书记的举棋不定,当下也不逼急了他,只说道:“陈书记,明天我还要去趟省城,省级经开区的事情,我还得继续跑。姚局长扶正的事情,我希望你能认真考虑一下。要是省级经开区的考评调研小组下来后,看到我们县里治安环境如此之差,能不能通过考评,那可真的很难说啊!”

        陈凯明还是笑道:“我找姜浩同志再商量商量吧。现在东沟子乡的事情,你打算怎么解决?”

        李毅心想,什么叫我打算怎么解决啊?说道:“陈书记,这案子该怎么审理,法院怎么判决,这都是司法机关的事,我一个政府副县长,可不会去妨碍司法公正啊!”

        他这话的意思就是要严格按法律程序来办事。

        笑话,连我女朋友都敢抓,不整死那丫的,就算他命大了!

        姜浩居然还想保他出去?

        陈凯明道:“李毅同志啊,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姜浩同志的意思,是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李毅冷笑道:“姜浩同志想怎么做,那是他的事情!我相信,他身为党的政法委书记,应该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

        陈凯明本也是一番好意,想要调解李毅和姜浩之间的矛盾,现在看来,这个老好人是做不成了。

        他微微皱着眉头,说道:“李毅同志啊,有时候太过刚强未必是好事啊。满齿不存,舌头犹在!这个故事你不可能不知道吧?”

        李毅道:“多谢陈书记教诲。我知道这是老子对弟子们说过的话,意思是说牙齿虽硬但它寿命不长;舌头虽软,生命力却更强。”

        陈凯明笑道:“就是说嘛!刚则易折的道理,你我都是明白的嘛!大家都是同县为官,都是好同志、好同事,没必要为了一点小事就闹僵吧?”

        李毅嘿嘿一笑,说道:“陈书记,但是我也听说过一件事,人死后,最容易腐烂的恰恰是最软弱圆滑的舌头,铮铮铁骨,保存的时间要久远得多!就算是火化之后,也还能留下一把洁白的骨灰存留天地之间!”

        陈凯明凛然一怔,李毅这番话振聋发聩啊!

        李毅说道:“陈书记,洪天贵和肖玉莲是什么样的人,你在临沂的时间,比我要久,你就算不熟识他们,也必定有所耳闻,如果这样的人,也能一而再、再而三的逍遥法外,那我们党的事业,我们临沂人民的安居乐业,靠什么来实现?”

        陈凯明脸色很难看,李毅也知道自己刚才的话说得很重,让陈凯明这个县委书记下不了台。语气一缓,说道:“陈书记,是非曲直,善恶分际,我相信临沂人民心里自有一杆秤!我也相信陈书记你心里自有一杆秤!”

        陈凯明良久没有言语。

        李毅的电话再次响起来,趁此机会,李毅起身告辞。

        出了陈凯明的门,李毅这才摁下接听键,一听对方的声音,就笑道:“薛姐,这么得闲,打电话给我啊。”

        薛雪道:“你还有心思开玩笑!你真的不打算收购柳林的农产品?农户们都闹到县里来了!”

        李毅笑道:“有没有闹到你这县委衙门来啊?”

        薛雪道:“那倒没有。你三舅带人来收购农产品,一直在县政府那边,逢人只说张县长叫他来收购的,现在农户们都认准了是张县长不收购柳林的产品,冲进县府大院,把张县长给堵住了。”

        李毅道:“只要他们不来找你闹,你管别人瓦上霜做什么!”

        薛雪道:“这都是你出的主意吧?再闹下去,这事件就闹大了!你跟你三舅说说,叫他们也把柳林的农副产品都收购了算了,我看他那财大气粗的样子,也不缺少这点子钱。”

        李毅道:“话不能这么说,他是我舅,他钱再多,也是他的,他爱怎么花,我可管不到。”

        薛雪道:“好啦!李毅,把事情闹大了,对我也没有好处。这一次,你就饶过张县长吧。”

        李毅道:“现在已经不是我饶不饶他的事情了。”

        薛雪问道:“怎么了?这事情不是你安排的吗?你现在还摆不平了?”

        李毅道:“明天再看吧!如果明天一过,姓张的还能坐在涟水县长的宝座上,我就看你面子上,饶过他这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