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九十章 神仙打架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九十章 神仙打架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这通电话打完,刚一挂断,就有电话进来,但李毅刚想接听,手机却因为没电关机了。

        这个时候打电话进来的,都是非常重要的电话,好在他知道工作电话很多,手机十分耗电,又不能长时间停机,所以多备了几块电板,他赶到车子那边,把手机电板换了。

        换回电板,连后盖都来不及盖,先开了机,信号条刚显示出来,电话就欢快的鸣叫起来。

        这个时候的电话还没有来电显示功能,李毅连忙接听,自报家门后,听到对方说道:“李毅同志,你怎么才接电话?”

        虽然声音有些小,但李毅还是听出来了,是黄书琪打来的,连忙问道:“黄哥,我刚才手机没电了,有什么事吗?”

        黄书琪道:“首长现在正接见西州市的领导,我刚才进去倒茶水,听到了一嘴,可能跟你有关。”

        李毅道:“是什么事情?”

        黄书琪道:“具体是什么事情我也不清楚,我只能把听到的消息告诉你。首长问起失踪记者的事情,莲城市委的领导回答说绝无此事,又提起来说,记者们在这边采访时,听到很多人说起临沂那边乱采煤矿的事情,是不是有可能跑到那边去采访了?至于是不是在那边出了什么事故,那就不得而知了。我听了后,心想你不是在临沂那边当副县长吗?搞不好这事情会牵扯到你,所以就赶紧通知你一声。”

        李毅心里暗暗吃惊,自己刚刚猜测到这个方向上去,那边果然就又搞起幺蛾子了。

        黄书琪还真是够意思啊!居然在这个节骨眼向自己通报。这个情,自己必须记下。

        黄书琪也是想明白了,自己跟了温玉溪这么久,都不能成为温家的席上宾,而李毅却能受到温玉溪的亲自邀请,前去温家吃饭,光是这份荣耀就远非自己所能达到的。也就明白了自己跟李毅之间的差距,并不是一星半点,也不是离首长的远近和时间的长短所能弥补的。

        既然李毅这个人背景非同一般,而且自己的地位已经稳固下来,就算首长要换人,自己也能得到一个妥善的安排了,对李毅的心态也就大为改观,有意缓和同李毅之间的关系,今天听到这个消息后,就卖了一个人情给李毅。

        李毅果然承他的情,问道:“黄哥,真是太谢谢你了。方不方便透露一下,正在跟首长做汇报的那个莲城市领导是谁?”

        黄书琪沉默了一下,显然在权衡这件事情的利弊。

        他很快就做出了决定,放低了声音对李毅说道:“是莲城市周市长。李毅同志,我先挂了。”

        李毅连忙说了一声再见,黄书琪已经挂了电话。

        李毅消化刚刚接收到的信息,周军鸿这个人李毅只闻其名,未见其人,跟他也没有什么交集产生,更加谈不上什么恩怨情仇,周军鸿堂堂一个正厅市长,也不会如此这般处心积虑来对付自己这样一个副处级县长吧?

        那么,周军鸿的目标显然不可能是自己,那么他此次剑指西州,究竟是要对付谁呢?

        反过来再一想,周军鸿就算想对付西州的某人,也不会傻到自曝家丑,以揭开南岭矿难的丑闻来打击对手,这一着固然厉害,但是也十分之危险,搞不好政敌没有打击到,自家已损三千兵甲!

        李毅涉及政治的时间毕竟还太短,能考虑到的问题也十分有限,暂时能想到的也就这么多。

        接下来,他就必须面对自己的处境。

        不管周军鸿想对付的人是哪个,李毅都被不可避免的牵涉进来了,一个是郭小玲的事情,李毅肯定要一管到底,就算郭小玲这次没有受到人身伤害,李毅也决心要出手惩治一下这个幕后黑手。

        再者,李毅现在是临沂县分管工业工作的常务副县长,虽说南岭并不属于临沂范围,这上面的私窑煤洞,并不归属李毅分管,但政治上的事情,十分微妙,黑的不一定是黑的,白的也不一定是白的,关键在于你这方的势力能不能主导话语权!

        这件事情,如果有心人利用起来,也可以用来对付李毅,毕竟采煤人都是临沂人。

        至于南岭这座大山的归属界定,也就是人家一句话的事情,他们想害你时,就会说这山有一半在你们临沂县,自然要归你们临沂县管理。

        他们想拿回南岭山上的采煤权时,又会说这山一直以来就归属他们莲城市,你们西州凭什么掠夺他们的资源?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就看哪方强势了!

        枪杆子里出政权,这话诚不我欺。

        何静殊和钱多见李毅一直不回来,也跟了出来。

        李毅沉声道:“何记者,失踪记者有消息了,可能在临沂县那边。”

        何静殊讶道:“怎么跑到那边去了?”

        李毅当然不会跟她说实话,只道:“南岭的那一边,是临沂县界,有个东沟子乡,这个村里的很多人,都到山上乱采乱开,引起了方南县人的嫉恨,趁着有记者下来,就指使记者们跑到那边去采访了。”

        说到这里,李毅心想,莲城这边的人为什么剑指西州?

        会不会是西州市先有人将矛头对准了莲城市?

        这么说来,这场争斗,还是西州这边先燃起的烽火?肯定是西州某人得知了南岭矿难的事情,就想拿来做文章,以知情人身份通知了省城晚报,想把这个盖子揭开。

        记者下来后,又派人暗中通风报信,把矿难真相告诉了记者们。

        记者们采访到了真相后,这些人以为大功告成了。

        殊不知记者采访这么大的动静,莲城市方面不可能不知道,肯定会有相关人员汇报上去,莲城市的领导也不是吃素的,肯定不会被动挨打,自己这边的盖子反正已经被揭开了,干脆光棍一点,主动一点,由王高阳亲自出面,到省委自请处分,争取主动权。

        另一方面,莲城市又暗中派人指点,在记者面前捅出西州临沂县乱采煤矿的事情来,好让记者们去采访,去揭西州的盖子。

        这种搞法,哼哼,说得好听一点,这叫做神仙打架,高层斗法。通俗一点说,其实就是狗咬狗,争骨头!

        再往深里挖掘,李毅怵然一惊。

        西州市和莲城市都是地级市,也都没有进入副省级城市序列,两者的地位是完全平等的,两边的市委高层斗什么法?争什么利?

        只有一个解释,这场争斗,是由上面发动的!

        市委的上面就是省委!

        省委的代表人,自然是温玉溪,还有两个次要代表人,就是唐春强和曹永泰。

        这件事情,很可能是其中三个人中某个人主动发起了攻击!

        现在的南方省局势,益发复杂多端。

        据民间组织部的说法,明着投靠了温玉溪阵营的,除了西州的马红旗,另外一个地方大佬,就是莲城市委书记王高阳。

        听说王高阳早在温玉溪刚到南方省不久,就暗暗拜访了温玉溪,两人做了一番长达一个半小时的谈话。

        省委层面,跟下面地市领导谈话,时间上的长短,基本上说明了两者间的亲密程度。

        由此可见,王高阳跟温玉溪的那次谈话,很能说明王高阳投向了温玉溪。

        这两个市的市委书记虽然都是温系的人马,但这两个市的市长,却都不怎么听命温玉溪的指挥棒。

        西州市的市长杨烈,风传是省委副书记曹永泰的人,而莲城市市长周军鸿,则是省长唐春强的人。

        至于其它市委副书记副市长,各种派系更加错综复杂。

        这么大一张网,李毅身为局外人,是无法理清的。

        可以想见的是,不管是曹某人在背后弄鬼,还是唐某人在耍诡计,他们的目标,都是一致的。

        温玉溪的压力,山一般大啊!

        李毅进入官场日久,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也不论是不是自己的事情,都爱代入的去想一想,好从中学到很多知识和处理官场斗争的法门。

        此刻,他就在想,温玉溪会如如何面对这种复杂的局面?又如何来处理这种斗争?

        温玉溪的政治敏感度十分强大,王高阳一向他汇报了南岭矿难,就敏锐的捕捉到了丝丝危险气息!马上决定亲自下来视察,名义上是要坐镇指挥救援,实际上,是要给那个幕后人一个信号:你们这些打闷棍儿的注意了!我温某人接招了!

        何静殊急道:“李毅,既然知道小玲他们在临沂县,我们快过去吧!”

        李毅道:“好!钱多,马上去临沂东沟子乡。”

        不管这场斗争怎么开始怎么结束,李毅首要任务,是摆平临沂那边的事情,保住自己人不受伤害!

        千万不能因为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让自己或者临沂县成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上了路,钱多道:“李县长,你睡一会吧,到地头我喊你。”

        李毅看看时间,已经是深夜十一多钟了。

        新的一天就要来临!

        李毅摆摆手道:“我睡不着。”目光望向窗外,窗外闪过黑蒙蒙的山岭。

        空山大雨后,夜晚的林间,弥漫出一股特别的味道,弥漫在空中,织成了一张巨大的网,把所有的景物都罩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