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八十八章 剑指西州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八十八章 剑指西州

    作品:《官路弯弯

        温玉溪看似温和的表情下,蕴藏着令人胆颤心寒的能量,他的双眼并不大,却炯炯有神,他从左到右扫视一遍,目光并没有具体落到谁身上,但每个人都觉得他在看自己,那慑人的眼神,带给在座之人很重的威压,有些心虚胆小的,就情不自禁低下头去。

        负责此次矿难救援工作的副总指挥聂荣光,也是南岭煤矿的矿长,负责具体的救援事宜,经过煤矿党组成员推荐,由他来向省委做这个汇报工作。

        聂荣光站起来,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缓缓说道:“首先,我要向省委和市委领导做深刻的检讨,身为矿区主要负责人,我没能……”

        温玉溪雄厚的声音响起来:“聂荣光同志,你先不要急着做检讨!事故责任报告书出来后,该追责的,我们自然不会轻饶!现在,我只要你回答我刚才提出来的三个问题!井下一共有多少人?已经死亡的有多少人?井下还有生存希望的还有多少人?当然啦,你有两种选择,你可以如实回答,或者对我瞒报欺哄。”

        聂荣光额头冒着冷汗,不敢不说话,更不敢说谎,语音有些发颤的道:“事故原因初步认定为瓦斯爆炸,下井人数实为一百三十八人,逃生十六人,已知死亡人数,已知死亡人数……”他连说了三个已知死亡人数,就是说不下去了。

        温玉溪脸色铁青,双眉峰聚,目光如电,看定聂荣光,良久才道:“说!”

        聂荣光艰难的挤出几个字来:“三十四人!”

        他说这话时,何静殊的照相机闪光灯正好闪起,把他那冒着冷汗簌簌发抖的表情记录了下来。

        会议室里一片哗然,王高阳阴沉着脸,低头看着主席台的桌面。省里来的人则在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据国务院发布的生产安全事故调查处理条例规定,死亡三十人以上,就算特别重大责任事故,相应的处罚也最为严厉。

        聂荣光继续说道:“现在井下面还有八十八人等待救援。事故发生后,现场幸存人员报告给了调度室,调度室立即通知煤矿领导和相关业务部门。业务主管部门,安全质量检查科和调度室的科长,都到了现场进行勘查和处理。随后,我们召开了事故分析会,初步得出结论,是瓦斯泄漏引发爆炸。我们当日连夜展开巷道清理和遗体清运工作,开始并不顺利。在改善通风条件后,救护队员分组下到工作面包裹好部分遗体,但在发现巷道内还有险情后,救护队员一度撤出工作面,后经多方努力终于排除了险情。”

        接下来,莲城市矿务局的相关负责人也做了他们做出的调查报告,所说与聂荣光基本一致。

        温玉溪道:“事故已经出了,该谁负的责任,当然要追究。但是当务之急,是要想办法救出陷在井下的工人同志,我在这里拜托大家了,请大家务必齐心协力,把八十八个矿工解救出来!”

        报告会并没有开多久,温玉溪等省委领导就在莲城市相关人员的陪同下,来到了事发矿井。

        一大群人围在矿井周边的安全区域,观看正在紧张进行的现场救援工作。

        这时候,暴雨已经停了,几盏巨大的探照灯,从高空打下来,把救援现场照得亮如白昼。

        李毅担心郭小玲安危,找到当地的负责人询问,连问了几个矿领导,他们都说不认识这三个记者。后来问到一个老矿工时,老矿工回答说,昨天晚上是来过三个记者模样的人,在这里明查暗访了很久才离去,不过,今天一直都没有看到过他们。

        李毅拿出郭小玲的相片给他认,老矿工确定她来过。

        李毅心想,郭小玲傍晚时分还打过自己的手机,证明她今天一天都是安全和自由的,那么,她后来遇到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没有来这里采访了,是转移到了别的地方采访,还是另有重大发现,去了更加凶险的地方?

        何静殊等记者在现场进行拍照和采访后,也在四下查找失踪记者的下落,结果跟李毅一样,昨天晚上,有人见过失踪记者,但今天一天都没有人看见他们来过这里。

        几个人会合在一起,商量之后,向当地警方报了案。当地警方答应尽快帮助寻找。

        从当地派出所出来,何静殊说道:“李毅,你有没有觉得,整个南岭矿区,有一种异常的氛围?”

        李毅道:“死了这么多人,他们中很多人都要负责任,气氛当然不同了。”

        何静殊说道:“矿难年年有,像这种特大矿难,几乎每年每月都在发生,上面的领导人早就麻木了,最多也就是省里的煤炭集团公司来人处理善后。反正嘛,出了事故,罚一笔钱,处理一批人,再赔一笔钱,也就完事了。可是,这次的矿难,省委领导却是高度重视!来了那么多的领导人,你说其中是不是另有隐情?”

        “另有隐情?”李毅当然相信她一个记者的敏感,肯定比自己强,可是,一起矿难,就算再严重,也是矿难,能有什么隐情?

        其它几个记者却笑道:“小何啊,你总是这般古怪,凡事总爱钻牛角尖!能有什么隐情啊?”

        何静殊道:“如果小玲他们真是被当局暂时扣押起来了,现在省委领导都来了,事故也已经揭开盖子了,我们连案都报了,他们进行完批评教育后,是不是也该放人了呢?”

        宋宇飞道:“你有什么猜测吗?”

        何静殊摇头道:“我猜测不出来,但是有一种直觉,这事情背后,一定还隐藏着什么事情!”

        宋宇飞道:“别瞎猜疑了,我们此行的目的,一是要如实报道这次的事件,二是要找到三个同事的下落,我建议我们分头行事。我留下来继续关注事件的进展,你们四个人兵分两路,去寻找同事们的下落。”

        何静殊冷笑一声,说道:“我无所谓!我一个人一组都行!我福大命大,不怕人抓!”

        李毅也看出来了,这个宋宇飞可能是这个采访小组的临时组长,但其它几个人都不服他。尤其是何静殊,跟宋宇飞更是冤家级别的。当下对何静殊说道:“我也要寻找小玲的下落,你跟我们一起走吧。”

        何静殊道:“好!”也不管其它人如何分组,跟着李毅和钱多走开了。

        南岭矿区地面设施并不多,矿工们都不住在矿区,只有上班的时候才赶来这里。矿区也只有临时的休息室和食堂。招待所和酒店等设施,都建在山下面。

        李毅三人走访了山下几家小酒店和招待所,都没有发现三名记者入住的记录,只有一家酒店的老板娘说,这三个人来她这里吃过晚饭就离开了,行色匆匆的。她还指着郭小玲的相片说,她对这个姑娘印象十分深刻,因为这么漂亮的人儿,在这山里矿区,十分罕见。

        何静殊哎呀一声,变了脸色。

        李毅以为她有什么发现,紧张的问怎么了。

        何静殊说道:“会不会有歹徒见色起意,把他们都给绑走了?三个人中,郭小玲是个大美女,自不必说,另外还有一个男记者,一个女记者,另外那个女记者,也是年轻漂亮啊!这矿区的男人都饿疯了,猛然间见到这么好的白菜,还不争着抢?”

        李毅的脸唰的就拉了下来,这种情况不是没有可能。在这荒山野地里,真要绑几个人藏起来,实在难寻啊!

        南岭山脉矿藏丰富,到处是私人煤窑和无证经营者。

        这些人以前大都是南岭煤矿的职工,在矿里有着这样那样的关系,靠着这些关系,出来私立门户,偷采国家资源,屡教不改,屡禁不止。

        如果郭小玲等人心血来潮,想要去捅这个马蜂窝的话,那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这些私窑主,可没有矿上的人那么好相与,他们才不管你是什么记者或是什么大官,只要挡了他们的财路,就能跟你红刀子进白刀子出!

        一想到这里,李毅浑身就有些发冷。

        三个人在小酒店里坐下来,休息一会儿。

        连绵的南岭群山,隐藏在黑暗之中,这座宝山,给当地人民带来了财富,也给他们带来了数之不尽的噩梦和灾难。

        多少青壮男人的尸骨,埋葬在这乌金之中?多少倚门而望的白发亲娘和黄口小儿,早上看着亲人离开家里,晚上却再也盼不到他们归来?

        李毅望着绵绵的青山,深深一叹。

        何静殊忽然问酒店老板娘道:“煤矿这么大,在山的那边是不是也有煤矿呢?”

        老板娘道:“有啊!那边的煤虽然没有这边多,但靠挖煤致富的人也不少。”

        李毅抬起头来,问道:“老板娘,那边是什么地方?还是方南县吗?”

        老板娘笑道:“不是了。南岭的那边,是西州地界。”

        李毅道:“西州了?是跟哪个县交界?”

        老板娘道:“临沂县啊!翻过这座山就到临沂县了。走小路的话,一个多小时就能到,便是从公路绕过去,也就两个多小时的路程。我们小时候经常走小路去那边赶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