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八十七章 要你们讲句真话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八十七章 要你们讲句真话

    作品:《官路弯弯

        雨势太大,领导们都安坐在车中,用电话进行指挥。只有莲城市的几个公安交警围在那辆倒霉的运煤车边,每个人都穿着宽大的雨衣雨靴,撑着大大的黑伞。

        黑黑的煤炭,经雨水冲洗,漫流得到处都是乌黑一片,马路上,农田里,到处是脏乱的黑水。

        汽车的灯光投射在路面上,豆大的雨点落在黑水里,溅起黑色的脏水,李毅穿着皮鞋,一把雨伞要遮住两个人,在这么大的雨势下,根本就是顾头不顾尾,裤管很快就湿了,冰凉的水侵得肌肤生痛。

        现场十分可疑,第一,没有见到肇事司机。如果煤车是不小心侧翻的,那么司机应该喊人来帮忙才对,这么大一车煤,还有一辆价值不菲的大卡车,搁在谁身上,都不会轻易抛弃,置之不理。

        第二可疑点,是车子的翻身姿势,这辆车是横着躺在路中央的,这么长这么大的卡车,横在县级公路上,别的车子是无法通行的。如果是侧翻,不可能横得这般巧。

        而且这段路面十分平整,连坑洼都很少看到,这条县级公路,来往车子也很稀少,这辆运煤车又是常走这条线路的,它怎么会平白无故的侧翻呢?就算是一个不会开车的新手,一脚油门踩下去,顶多陷入到路边的良田里,真想要达到这个侧翻的效果,除非是事先有意安排的。

        李毅只看了几眼,就得出了这么多结论,那些公安交警不可能看不出来,省委等领导也不可能看不出来!

        做作的痕迹太明显了!肯定是安排这场戏的人,得到省委领导要下来的消息时,时间已经十分紧迫,来不及做周密的部署,只能这般草率的安排。

        何静殊举起照相机,对着现场就是一通乱拍,炽白的闪光灯晃得人眼睛发花。

        公安交警见到有人拍照,马上就有人过来了,一个胖子手里提着一把铲子,在地上拖着走,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他大声喊道:“什么人?谁允许你拍照了,快把胶卷给我,不然我就没收你的相机了!”

        何静殊毫无惧意,从胸口领子里扯出一条蓝色带子,带子上吊着一张记者证,她拿起记者证在那个胖交警眼前晃了晃,说道:“我是南方晚报的记者。我的采访权和拍照权,是法律和国家赋予我的!”

        胖交警拧紧眉头,说道:“记者?怎么又来了记者?你们还真是阴魂不散哪!”

        何静殊道:“同志,你刚才这个‘又’字用得妙啊!请问你这个又字的前半句话里所指的那些记者,他们现在在哪里?我们是他们的同事,这次奉命出访,需要立即和他们取得联系。”

        胖交警无意中失了口,但他的补救能力很强,马上说道:“我昨天是看到过几个记者,之后一直没见面,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兴许早就采访完毕离开了。”

        几个交警过来,挥手赶两人:“快走,这里没有什么好报道的。”

        何静殊却不放过这个机会,端起相机对着这些交警拍了两张,正好把他们凶神恶煞赶人的威武姿态拍了下来。

        她一边拍,还在一边问:“交警同志,请问这辆车的事主在哪里?这里的交通堵了这么久了,何时能得到恢复?”

        交警们恼羞成怒,伸手来夺何静殊手中的相机,胖交警大声道:“你这个记者,怎么不识好歹呢!叫你不要拍照,偏要拍,把我们的话当耳边风呢?赶快把胶卷拿过来。”

        李毅护住何静殊,说道:“省委温书记和你们莲城市委王书记都坐在那边的车上,你们不怕被他们看到,就放肆过来抢吧!”

        交警们愣住了,另外一个高大的交警问道:“你们是跟省委领导一同下来的?”

        李毅道:“当然了!省委很重视这次矿难,这次下来的,还有很多记者同志,你们抢得了这们这一个胶卷,却堵不住我们的铁口直言!”

        高大的交警脸色一整,马上就换上一副笑脸,主动的把手中伞举过来替两人遮风挡雨,笑道:“误会,误会!记者同志,主要是这两天假冒记者前来行骗的人太多了,我们还以为你们也是那种江湖骗子呢!”

        李毅道:“怎么,你们抓了很多这样的江湖骗子吗?”

        交警马上说道:“没有,我们只是把人赶走。”

        何静殊道:“我们是南方晚报的记者,有几个同事在采访你们南岭矿难时失踪了,请问你们知不知道?有没有看到过他们?”

        “没有,没有。记者同志,这样吧,等这里道路通顺了,我请你们到县城里去,陪着你们仔细找找。”

        这时,莲城市的交通救援队赶来了。队员们冒着滂沱大雨,开始清理事故现场。

        方南县的交警也都投入到了清理队伍当中,不再管李毅和何静殊。何静殊抓紧机会,对当前场面进行拍照。

        拍完照,两人返回车上。

        路边,一溜停着几十辆黑色的小车,前面七八辆车是省委的车,后面跟着的是莲城市委的车,再后面是方南县委的车,显然是得知省委领导出巡莲城的消息后,各方面负责人紧急行动,加入了这个车队当中。

        李毅看到,在方南县委的车队后头,还有两辆公安和武警的车子。

        经过省委一号车前时,一号车的后车窗摇了下去,温玉溪探出脸来,喊道:“小毅!你那个记者朋友有消息了吗?”

        李毅连忙靠近车窗,回答道:“温书记,您好,暂时还没有消息。”

        温玉溪道:“我已经责成莲城市委,全力搜寻记者朋友的下落!”

        这话无疑给李毅吃了一颗安心丸,连声道谢。

        何静殊很快就反应过来,大声道:“温书记,您好,我是省城南方晚报的记者,我可以问您几个问题吗?”

        后边省委办公厅的车子上,下来一个青年男人,打开伞跑过来,大声喊道:“你们是什么人?快快离开,不要打扰首长。”

        温玉溪道:“回去告诉景雄同志,不要紧张!”

        李毅知道,省委秘书长叫做俞景雄,刚才那个人,可能是俞秘书长的秘书。果然,那人听了温玉溪的话后就跑了回去。

        温玉溪对何静殊道:“要采访我可以,但现在不行,你们快回车上去吧,雨太大了,身子都淋湿了。”

        何静殊心有不甘,还想多说几句话,但李毅拉着他就走。

        “你跟温书记很熟吗?”何静殊问。

        “认识而已。”李毅淡淡的道。

        何静殊道:“李毅,看来你和我还是交浅言不深啊!我对你可是坦诚相待,从无隐瞒,你却对我处处防范!”

        李毅嘿嘿一笑,说道:“我以前在省府工作过一段时间,跟温书记打过交道,就是那时候认识的。”

        何静殊道:“你以前在省府工作过?哪个部门?”

        李毅没想到她的政治敏感如此强大,只得说道:“水督办。”

        何静殊偏过头来,问道:“真的假的?水督办可是新衙门,听说那个地方,没有过硬的关系是进不去的!”

        李毅笑道:“我运气好。”

        说着话,两人回到车上。

        又等了大半个小时,前方这才清理出一条道路出来,供车辆通行。李毅的车子经过事发地点时,看到那辆大卡车还没有被吊走,只是被吊到了路边,恰好让出来半个路面,让车子通过。

        南岭煤矿是莲城最大的国营煤矿之一,在方南县的最南边,道路很不好走,通往煤矿的简易公路,根本经受不住来来往往的运煤车的折腾,路面坑洼不平。就算是钱多这种开车高手,也颠簸得车上人左摇右摆。

        好不容易进入了南岭矿区,这时雨势小了很多,李毅等人下车后,跟着省市领导们进入到矿区办公楼。

        原来的职工大会议室,现在成了临时的井下救援指挥部。

        矿区早就得到命令,相关工作人员全部等在指挥部的会议室里,温玉溪等一行人到达之后,马上就进行工作汇报。

        温玉溪被一众省、市、县、矿领导人簇拥着,进入会议室,一时坐定,温玉溪说道:“我人已经到了这里,现在只要你们讲一句实话!井下一共有多少人?已经死亡的有多少人?井下还有生存希望的还有多少人?”

        下面的矿区领导们都望向县委领导,县委领导望向市委领导,市委领导一时也拿不准主意,这个数字该如何报。

        温玉溪用手指敲击着桌面,疾声厉色的说道:“你们不要心存幻想!以为瞒报、少报就能逃过责任!我告诉你们,我会责令省煤矿安全监督局和相关部门,对这个事情进行彻查!你们知道瞒上欺下的后果!”

        莲城市委书记王高阳紧接着说道:“同志们,现在省委温书记就在这里,你们必须如实上报事故经过和伤亡数字,如有瞒报者,一律严惩!”

        这样一来,就给整个汇报定了调子。有人悄悄跑到王高阳身边,说道:“会场有记者,要不要赶出去?”

        王高阳请示省委秘书长俞景雄。俞景雄也拿不准温玉溪想把此事扩大到什么范围,只得请示温玉溪。

        温玉溪大手一挥,说道:“有记者朋友在场,更好啊!就让这些记者朋友对我们的政务来一次实时的监督吧!好了,你们开始回答我刚才的提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