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八十五章 省委震怒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八十五章 省委震怒

    作品:《官路弯弯

        陈慧笑道:“你还想瞒着我们呢,馨儿都跟我们说过了。”

        李毅道:“馨儿?说过什么了?”

        陈慧道:“你们不是一对吗?你们结婚后,你跟我们不就是一家人了。”

        李毅的脑海飞速的运转,自己认识的人中,只有林馨名字里有个馨字,也只有她的身份,能跟陈慧的家世相吻合。

        陈慧说的莫非是她?

        自己什么时候跟林馨成一对了?

        但是李毅并没有追问,只是把这些事情记在了心头。

        难怪温玉溪今天突然对自己这么好,原来以为自己是林馨的男友呢。

        只是不知道林馨和温家有什么关系?

        陈慧见他迷惑,笑道:“林馨的妈妈,是我的妹妹。”

        李毅哦了一声,笑道:“看来我这声阿姨,没有喊错啊!”

        陈慧道:“呵呵,真是好孩子,你刚才说小妮的事,你能帮忙?”

        李毅笑道:“阿姨要是相信我,就交给我吧!”

        这时,外面客厅的电话响起来,温可妮去接了电话,对厨房这边喊道:“妈,爸爸打电话回来,说有急事要下莲城,不回来吃饭了。”

        陈慧唠叨道:“天天都有事!合着整个南方省,离开他就不转了!没见过这么忙的省委书记,便是国务院总理,日理万机呢,也要跟家人吃饭吧?”

        李毅道:“阿姨,今天的事情真的很重大,莲城下面一个煤矿,发生矿难,死了十多个人,还困了三十多人在井下呢!估计温书记也是担心百姓的安危。”

        陈慧啊了一声,满脸的怜悯神色,说道:“阿弥陀佛,出这么大的事故了?那可不得了啊!是该去看看。”

        李毅问道:“阿姨信佛吗?”

        陈慧道:“信一点吧。人总得有个精神寄托不是?”

        一时做好了饭菜,三人围着桌子坐了吃饭。陈慧问李毅要不要喝点酒,李毅连说不用了。

        刚吃一会儿,李毅的手机响起来,李毅接听电话,里面传来郭小玲的声音,她显得很慌乱和惊惧,连喊了几声:“李毅!李毅!”

        李毅起身走到厨房里,说道:“小玲,怎么了?”

        然而,电话那边却猛然挂断了,没有了任何声音。

        再打过去,对方已经关机。

        李毅凭直觉,感到郭小玲出事了,一边拨打钱多的手机,一边出来,对陈慧道:“阿姨,临时出了点事,我必须走了,下次再来拜访您!”

        温可妮正要说话,钱多的电话通了,李毅快速的道:“马上到门口来接我!车子加满油!带上你的家伙!”边说边往门口走去。

        钱多并没有走远,就在不远处一家菜馆里吃饭。

        他跟了李毅这么久,还从来没见他这么气急败坏过,心想肯定是出事了,不敢怠慢,摸了摸腰间的手枪,飞快的结账,出门跳上了车子,以最快的速度开到了省委常委大院门口。

        李毅已经在那里等候,见到车子来了,不等他停稳,拉开车门就跳了进去,说道:“马上去莲城!”

        上了车,李毅让自己冷静下来。

        每临大事有静气,这是爷爷教他的。有些时候,事情其实并不像我们想的那般难以应付,只是我们忙中出乱,自乱阵脚了。

        李毅先拨打孙薇的电话,问她事情办得如何了。

        孙薇笑着回答,要送礼的人太多,一天肯定是忙不完的,明天会继续,又问李毅在哪里?

        李毅说道:“我现在有急事要赶去莲城,暂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你们在省城自行安排吧。”

        孙薇还想问是什么事情,但李毅已经挂了电话。

        李毅又打电话给南方晚报,想问问其它记者的情况。因为每次出采访任务,尤其是这么远的重要采访,南方晚报都会派出两三个人一起行动。

        这么晚了,办公室里居然还有人接电话,这一点令李毅更加深信,出事了!

        南方晚报方面给出的回复是,暂时联络不到去莲城采访的小组成员,他们也是在十几分钟前忽然接到采访小组成员的求救电话,才知道小组成员出事了。但对方没来得及说清事情原委,便挂断了电话!

        晚报已经做出预案,再次派出一个五人采访组,深入莲城寻人,在未得到准确情报之前,他们也不好采取太过强烈的措施,只能先派人下去摸一下清楚再说。

        李毅挂了电话,又打给黄书琪。

        黄书琪正跟温玉溪坐在车上,前往莲城。接到李毅打来的电话,轻声问道:“李毅同志,有什么事?”

        李毅问了莲城出矿难的煤矿名称,所在地。

        黄书琪一一答复,问李毅:“你怎么关心起这个来了?首长正往那边赶呢。”

        李毅不想瞒他,说不定还得借助他,便说道:“我有一个朋友是晚报的记者,下去采访这件事情,我刚才接到她的求救电话,刚说两句话就挂断了,再也打不通。”

        黄书琪道:“有这种事情?”

        温玉溪坐在车后座,铁青着脸,问道:“李毅的电话?什么事情?”

        黄书琪挂了电话,回过头来,如实汇报道:“李毅同志说,他的记者朋友在采访煤矿事故中,无缘无故失踪了,出事前,他接到过求救电话,报社方面也接到了类似的求救电话,但都是只说了一两句话就被人掐断了。报社方面已经再次派人下去。”

        “什么?”温玉溪身子一正,脸上渐渐布满一层杀气,向黄书琪伸出手来。

        黄书琪一时没能反应过来,不知道首长是什么个意思,便也抬起手来,温玉溪一把拿过他手中握着的手机,拔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高阳同志,你们莲城市真是出了几个不怕死的人啊!”

        王高阳的莲城市委一号车就跟在省委一号车后面不远处,闻言大惊失色,吓得脸色苍白,颤声问道:“首长何出此言?”

        温玉溪冷笑道:“去你们南岭煤矿报道事实真相的记者们,都被你们的人给抓起来了!”

        温玉溪的话,有如当头泼下一盆冷水。王高阳顿时全身冰凉,恨得牙根暗咬,心想这些不成器的蠢材们,真是不省心啊!事到如今,连省委都震怒了,你们还能捂住盖子吗?

        王高阳小心翼翼的解释道:“温书记,这事我毫不知情啊!是不是那边的人做的?您也知道,南岭煤矿地理位置十分特殊,它一半在我们市的方南县,另外一半……”

        温玉溪冷哼道:“你毫不知情?你身为莲城市委书记,是代表省委在莲城执行党的监管职责,你要负责掌舵莲城市的宏观大计,更要监督政府部门,管理好辖区内的一切事务!你敢说你没有半分责任?”

        王高阳伸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低声道:“温书记,我……”

        温玉溪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继续说道:“你身为一个市委书记,底下的人难道不是你提拔起来的?你提拔上来的人犯了这么严重的错误,你还敢在这里推卸责任?你的脸皮有够厚啊!”

        “我错了!”王高阳只来得及说了这么一句,温玉溪已经挂了电话。

        王高阳马上打电话回莲城,但连着找了好几个领导人,他们都回答说毫不知情。

        车窗外是冷冽的寒风,车窗内,王高阳却是满头的虚汗。坐在前排的秘书递过来一块汗巾,王高阳也没有伸手去接,只是望着车窗前,怔怔的出神。

        刺骨的寒风中,乌云压城,漆黑的夜晚里,伸手不见五指,只有一溜儿小车,打着明亮的车灯,像一条幽暗深处游出来的长龙,行驶在国道线上。

        李毅的车子和报社的车子几乎同时出的城,在上国道不久后,两车便相遇了,李毅摇下车窗,向着报社的采访车挥手,大声喊道:“晚报的记者朋友,我是郭小玲的朋友。”

        良久,报社的采访车上面坐的记者看到了李毅的举动,车子也随即放缓了速度,车窗打开,里面探出一个美女的头来,她戴着一顶红色的针织帽,围着一条红色的围巾,露出一张俏白的脸,喊道:“你是李毅吧?”

        李毅大声应道:“我是李毅。”

        美女喊道:“我们这边车子太挤了,你们车子宽松不?”

        李毅道:“很宽松!你们过来两个人吧!”

        双方把车子停了,采访车上下来一男一女两个记者。

        李毅也推门下车。

        女记者上前跟李毅握手:“李毅同志,我叫何静殊,跟郭小玲是一个部门一个组的记者。我常常听小玲谈起你。”

        李毅道:“外面太冷了,快上车吧。”

        男记者拉开副驾驶位置,先上去了。

        一般人都以为前排的位置尊贵舒适,其实真正做领导的,都是坐在后排的。

        副驾驶位,是秘书位。

        李毅原本为了方便看路,也方便跟钱多聊天,才坐上副驾驶位置。

        刚才这个男记者明明看到李毅是从这个位置下的车,但他居然抢先钻进了李毅的坐位!

        李毅由此得出结论,这个家伙不仅不懂礼貌,而且有些恃才傲物!

        这也是这些无冕之王们的通病,便是郭小玲,自从当上记者后,看人看物也自觉高人一等了,真是近墨者黑啊!

        李毅也不介意,和何静殊上了后排座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