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八十三章 重大矿难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八十三章 重大矿难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同志,你这是做什么?”温玉溪板着脸,瞪着眼睛,严肃地问道。

        李毅脸色如常,拿过来一张空白复印纸,放在面前。在古玩店时,刻完字后试过印章,上面还沾着印泥,李毅双手拿起龙印章,在上面哈了几口热气,然后用力的在白纸上面压下去。

        洁白的纸张上,立时现出一方精美的红印,两个古篆字典雅端庄,笔力浑厚,一看就知道出自名家手笔。

        温玉溪只瞧了一眼,说道:“这是吴师成的作品!光这两个字,就值一千块钱!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可不能要,你快快拿回去。”

        李毅笑道:“什么吴师成不吴师成,我不认识。温书记,你看这上面两个字,可是您的名字,我拿回去也没用啊。再说了,这就是一个玩意,我觉得只有像您这样的领导,才配用这方印章。我祝您龙行虎步,龙腾天下!”

        温玉溪拿起印章,触手温润,便知是玉石中的极品。他是爱石的行家,空闲时光,常在文后街那边逛,对这方龙印章并不陌生,自己心里实在是喜爱得紧,但这个标价太贵,一直舍不得出手,没想到却被李毅给买来孝敬了自己。

        李毅见温玉溪把玩不舍,就知道这东西没有白买,说道:“温书记,我深知您的为人,为官清廉,从不收受别人的钱物。但是这个东西是我欠你们温家的,你必须收下。”

        温玉溪道:“胡说!你这个同志啊,以前就蛮实在的嘛,现在到下面去受了些不好的熏陶,也变得这般的油腔滑调,人情世故了!”

        李毅道:“温书记,你且听我说来,可嘉跟我在柳林时打过一个赌,结果我输了。答应送给他一份礼物,可巧我得了这个东西,就给您送来了,所以说,这份礼物,等于是您儿子送您的,您再清廉,不会连自家儿子的礼物都不接受吧?”

        温玉溪道:“你跟可嘉打了什么赌?”

        李毅笑道:“就是酒桌上说段子,猜谜语,入不得温书记的法耳。”

        温玉溪道:“你且说来听听。”

        李毅道:“可嘉问了我一个谜语,我记得是这样的,什么事情一个人无法做,一群人做没意思,两个人做却恰恰好,请问是什么密事?”

        温玉溪问道:“你当时是怎么回答的?”

        李毅不好意思的搔头笑道:“我当时脱口而出,说是男女干那事呗。”

        温玉溪难得的哈哈大笑,伸手点了点李毅:“你这孩子,看来也不纯洁!这个谜语,小嘉考过我,答案是说悄悄话!”

        李毅苦着脸道:“所以我说嘛,早知道我就先打个电话问问您了,您是不知道,当时我窘得无地自容啊。”

        温玉溪也拿过一张纸来,在上面压了一个印章,欣赏了一下,笑道:“这么说来,愿赌服输,你这玩意,我可要收下啰!”

        李毅笑道:“原本就是可嘉送您的,我只是帮您捎过来。”

        这时,黄书琪装作续水,进来走了一圈,给李毅续水的时候,向他使了个眼色。

        李毅知道时间到了,温玉溪下面还有安排,便起身道:“温书记,你先忙着,我走了。”

        温玉溪道:“这就走了?你这次到省城来,是专诚给我捎这玩意呢,还是办公事?”

        李毅道:“不瞒温书记,我现在临沂县,分管经开区那摊子事情,这次来省里,是来跑省级经开区的指标。”

        温玉溪嗯了一声,说道:“你今天要是没事,晚上到我家里吃饭吧!”

        黄书琪还没有走,闻言浑身一震,他这个秘书当了这么久,连温家的大门都没进去过呢!更别说吃饭了。整个南方省,能到温玉溪家里吃饭的,能有几个人?那是多大一种荣幸?

        李毅自然不会放过这种好机会,说道:“那我在外面等您。”

        温玉溪笑道:“你不用等我,你先过去,我给家里打个电话,叫他们来门口接下你。”

        李毅应了,心想温玉溪为什么突然要喊自己去吃饭呢?难道有什么事情要跟自己说?

        出门的时候,碰到莲城市市委书记王高阳。李毅认得他,便喊了一声:“王书记好。”

        王高阳并不认识李毅,只是匆匆一点头,便进去了。

        李毅低声问黄书琪:“黄哥,王书记看上去脸色不好啊!”

        黄书琪道:“莲城发生重大矿难,听说死了十多个人,还困了三十多个人在井里。王书记能有好脸色吗?这事情温书记到现在还不知晓呢!王书记这一次看来是顶不住了,这才赶过来讨计策呢!”

        李毅暗暗吃惊,心想郭小玲多半是下莲城采访去了,这种重大矿难,关系到一大堆官员的顶戴,下面市县一般都会采助欺上瞒下的作风,不会随便就由着事态扩大,现在居然闹得省城的晚报记者都下去采访了,看来这事情是难以捂住盖子了,王高阳这个时候赶来,想来也是知道事情大条了。

        官场中事,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莲城发生这么重大的矿难,如果捂住了盖子,什么事情都没有,给死难者家属赔偿一点钱,也就完事了。这件事情既然被揭出来了,那么可以想见,幕后一定有推手在进行推动!

        这个推手是谁使出来的?目的又为是为了什么?是想针对王高阳,还是想打击莲城市市长周军鸿?

        李毅的思索被里面传来的一声暴喝打断了,只听得温玉溪摔了一只杯子,大喝道:“混账东西!你们莲城市委都是吃屎的!王高阳,你真是狗胆包天啊!这么大的事情,也敢瞒着我!”

        黄书琪耸了耸肩膀,无力的笑了笑。

        李毅告辞出来,想起左晓霞来,既然到了省委这边,总得去看看她吧?

        李毅掏出电话,给她办公室打过去,却无人接听,再打她手机,也是无人接听状态。李毅心想她可能有事情在忙,就打消了去看她的念头,看看时间,给孙薇挂了个电话,问她那边的情况。

        孙薇回答说正在忙着,已经送出去了一部分,这部分人中,大部分领导都收了红包,有些领导没有收红包,但是收了送过去的烟酒。

        李毅心想,官场风气如此,能有几个人可以免俗?

        李毅上了车,吩咐钱多去省委常委家属大院。

        省委常委大院跟省委机关家属大院不同,是一排排独幢的别墅区。

        这里面住着的,都是现任或者离任的省委常委。

        最初的省委别墅区,只有十三幢房子,每个常委一幢,是在职省委常委们的专门住所。离任的常委,就会搬出去,腾出房子来给下任住。但这个常规被某一任领导给打乱了。

        这任领导在职时十分强势,从一线退下来后,没有搬走,就在杜鹃市定居了,他不走,也没有人敢赶他走,省委办公厅没有办法,只得在旁边另建了一幢别墅,给新任领导居住。

        世人都恨始作俑者,不是没有道理的。这个先例一开,后来的领导也就有样学样,没有好地方去的,就占着房子不搬家了。只有那些调职的、高升的或者是中央派下来的任期满了的才会搬走。那些直接退休的,或者退入人大政协发挥余热的,就占据了房子不搬家。

        于是,别墅区的房子越建越多,渐渐的就成了一个别墅群,成了南方省权力集中的一号公馆。

        李毅只去过机关大院,这个一号公馆还是头一次来,看到门口笔直的站岗武警,钱多自觉的停下了车子。

        武警走过来询问。这里管制很严,没有通行证的是不能入内的。

        李毅向外面张望,希望看到来接自己的温家人。

        不知道钱多给那个武警看了一个什么证件,武警居然给放行了。

        车子进了小区里,在一号别墅区停了下来。

        李毅刚刚下车,就看到一个穿着白色羽绒服,扎着两条马尾的女孩从门里出来。

        女孩看到李毅和车子,问道:“你是不是李毅?”

        李毅见她模样,跟温可嘉有几分神似,但那张白里透红的俏脸,却比温可嘉耐看多了,知道是温可嘉的妹妹,笑道:“你是小妮儿吧?我是李毅。我常听你哥提起过你。”

        温可妮道:“我爸爸刚刚打电话给我,说你要来,叫我到门口迎一下你。我也常听我爸爸提起你!”

        李毅嘿嘿一笑,说道:“谢谢你啊。你今天不上学吗?”

        温可妮道:“我生病了,在家养病。哎,你车子怎么进来的?”

        李毅笑道:“随便就进来了啊!”

        温可妮也不追究这些,请李毅进去。李毅叫钱多先回去,到时自己打的回去就行了。跟着温可妮进了房子,却没有看到其它人,便问道:“你一个人在家?”

        温可妮道:“对啊,我妈还没下班。你请坐,我给你泡茶。”

        李毅便有点尴尬,说道:“你人不舒服,我自己来吧。”

        温可妮调皮的一笑,说道:“我骗他们的,我只是不想上学罢了,学校里又没有空调,冷死人了,少上几天学,我也照样能考上名校。”

        温可妮比温可嘉小上好几岁,现在还在读高中,个性任性顽皮,古灵精怪,跟他哥的性格完全相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