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七十八章 弄权高手
  • 第四卷 临沂故事 第七十八章 弄权高手

    作品:《官路弯弯

        大门外,李毅的车子旁边,一溜停着四辆车子。三辆是涟水县里的桑塔纳车子,一辆是枫林镇的吉普车。

        李毅看到县委一号车,知道是薛雪来了。李毅走出大门,看到小寒秘书已经开门,正准备下车。李毅不等她下车,快步走到一号车后门处,拉开了车门,一手伸在车门顶端,护着薛雪下了车。

        薛雪笑道:“李县长,我和镇里的同志到乡下检查工作,回来经过你家门口,看到你的车在这里,料到你回来了,就过来看看。未请自到,多有打扰啊!”

        李毅伸手跟她相握,一语双关的笑道:“早就想请薛书记过门来喝茶呢!只是一直不得机会!”

        薛雪握他的手紧了紧,然后抽出手来。

        另一辆小车上下来的是鲁有贵。鲁有贵主动的上来跟李毅握手,笑呵呵的道:“李县长,我们可有一阵子没有在一起喝酒了!今天上门来讨酒喝了。”

        李毅笑道:“鲁县长是贵客啊,平时想请还请不来呢!”

        鲁有贵终于如愿以偿,当上了涟水县的副县长,主要工作是分管农业。农业工作在现在的西州市,是一个重点产业,分管农业的副县长,还是很有分量的。

        还有一辆小车上,坐着的是新上任的涟水县农业局副局长,邓巧巧。李毅笑道:“邓局长,恭贺高升啊!”

        邓巧巧见到李毅,大方的伸出双手来,跟他相握,笑道:“李县长,我也来讨杯茶喝。”

        李毅笑道:“茶没有,酒倒有几桶!”

        邓巧巧娇媚的一笑,想起那天去给李毅送礼,结果被李毅戏弄了的事情来,笑道:“李县长还是这般的风趣!”

        吉普车上下来的就是柳林镇的几个老熟人,镇委书记刘富强,镇长方家兴,还有一个是镇派出所所长邱峰。

        李毅看了这阵势,就明白今天来者不善。摆明是来找自己谈农产品销售事宜的。

        方家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大领导,方家人既高兴又有些惶然失措。

        方振是当村支书的人,还懂得礼数,一一上前跟领导们打招呼,请他们入内看座奉茶。

        正好是饭点,领导刚在乡下检查完工作,肯定没有用餐,方家人忙着张罗饭菜。好在因为李毅要回来,准备了一些好菜在家里,正好派上用场,至于各种蔬菜,大棚里多得很!随便去摘上几篮子就够吃了。村里还有搞生态混和种养和各种肉禽养殖的,再去买了些来,随便一弄,就是十几个菜出来了。

        薛雪来的路上已经问过方家的情况,知道方家还有两个老人,进了房间后,先问老人在哪里。方振就带了众人去方有德夫妇住的房里。薛雪等人亲切的向两位老人问了好。

        方有德这两年身体不太好,一直在家养病,正在火炉边烤火呢,看到家里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客人,就要挣着身子起来,被薛雪按住了,大家问候过后,就到客房里去坐。

        好在方家重修了房子,又添置了新家具,有的是桌椅碗筷。

        就在堂屋里摆了四张桌子,十几个人分四桌坐了,每张桌子底下塞了一个煤球炉子,桌子用一块遮火布盖了,把手脚伸往在里面烤火,全身都暖和。

        方家人除了方振三兄弟外,其它人都不待在客房里,婆娘们一律进了厨房,泡茶斟酒。小孩们都很懂事的在外面院子里玩耍。

        虽然是家常聊天,但在座的都是领导,这座次也是不可乱的。

        如果是农村人,一张桌子可以坐八个人,但是领导就坐,就只能安排四个人,一面只坐一人。

        两张桌子放在神龛下,算是上席,又以面对门口的左边桌子为尊,薛雪和鲁有贵等领导就在这桌坐了,薛雪自然是坐在首位,李毅奉陪在主位,鲁有贵坐在李毅对面。还有一个位置,是邓巧巧坐了。

        按级别来说,本该轮到枫林镇党委书记刘富强,但刘富强不肯坐,说县里来的邓局长坐吧!刘富强不肯坐,方家兴也不好坐,只得由邓巧巧坐了。

        邓巧巧是副局长,只是一个副科级,但她是县里的干部,下面的人自然要给她面子。这样坐也还合理。

        第二桌上,刘富强和方家兴,加上邱峰,还有一个位置,论级别应该由小寒坐,但小寒也不坐,请了方振坐着陪席。

        小寒和另外一个农业局的干部坐了一桌,方兴和方华陪席。

        四个司机正好坐了一桌。

        看了茶,上了酒水,端上瓜子果点,众人就一边聊天,一边等着开席。

        薛雪开门见山的笑道:“李县长,你上次在电话里头可是亲口答应过我,说我们涟水有多少菜,你就收购多少。这话还算数吧?”

        李毅心想果不其然,说道:“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在薛书记面前,我几时吹过牛皮了?”

        鲁有贵双眉一展,端起杯子笑道:“李县长帮了我们涟水这么大的忙,我自敬三杯!”说着,真的倒满三杯酒喝下去了。又说道:“李县长,你有所不知啊,我们刚刚还在乡下的大棚种植户里走访,差点没被他们的唾沫给淹死!”

        薛雪道:“是啊,为了销售的事情,农业局的同志们已经很久没休过假了,今天是周末,又天寒地冻的,也不得休息啊!农业局的张局长,现在还带着人,在外面跑销售呢!”

        李毅笑道:“新任县长呢?也在加班加点,奋战在前线吧?”

        鲁有贵嘿了一声,端起杯子一饮而尽:“他?一有空就往市里跑!他还当市委是他娘家呢!真是个没断奶的孩子!”

        薛雪连忙说道:“有贵同志喝多了!”

        鲁有贵道:“我有两斤的量!这种家酿米酒,便是喝个三四斤,也醉不倒我!说他两句怎么了?你们看看他上任之后,做干了些什么事情?整天里就知道开会,整治人事!一忽儿把这个换了,一忽儿又把那个给换了,这不是在抢薛书记的权力吗?这个人啊,跟书记身边太久了,总想着自己是一把手,要把人事大权抓在手里呢!”

        李毅听出音来了,看来张列当上县长后,仗着有以前的大老板马红旗撑腰,又欺负薛雪是一个女流之辈,就在县里弄权耍横,想要架空薛雪,把党政两权抓于自己手心。李毅离开柳林镇,就有这个张列从中使诡计的嫌疑。

        薛雪脸色微微一变,说道:“有贵同志,你这张嘴真是贱,连这么好的酒都封不住你!”

        鲁有贵道:“怕什么,在座的都是自己人。不是自己人,还不叫他一起下来呢!”

        邓巧巧也低声道:“张县长实在太过强势了,现在的涟水县,差不多是他的天下了!”

        李毅剥着瓜子吃,忽然说道:“薛县长,我答应你的事情,当然应该做到,但是有一个地方的农产品,我是绝对不收的。”

        薛雪蹙了眉,问道:“哪个地方?”

        李毅道:“柳林镇!”

        薛雪问道:“为什么?你不是从柳林走出去的吗?连老根据地你也不帮不管了?”

        李毅笑道:“我不是不帮柳林镇,我只是想帮你一把。”

        薛雪更加不懂了,加重语气道:“李毅同志,你这不是在帮我,是在害我!柳林镇也是我的地盘,你不管柳林,怎么帮我?柳林镇的干部群众要是闹到县里来,我怎么回答他们?这不是将我架在火上烤吗?”

        李毅道:“为什么要来找你?你做为一个县委书记,能把治下的绝大部分农产品卖掉,已经是超过自己能力范围的创举了。县里除了你这个书记,还有一个话事人吧?他身为政府主官,难道连一个镇的销量都保证不了?”

        薛雪有点明白过来:“你叫我推到张县长身上去?”

        李毅笑道:“这怎么能叫推呢!这本就是他的职责啊!这可是市里分配下来的任务啊,他身为一县之主,难道就可以袖手旁观,坐享其成?”

        邓巧巧道:“这样也难不住他啊,就算他卖不掉,柳林的干部也奈何不了他。顶多在背后骂他几句娘罢了,见了他面,还不得毕恭毕敬的?”

        李毅笑道:“天机不可泄漏!今天之事,出得我口,入得尔等之耳,不可再传与外人知晓。”

        薛雪道:“你还卖起关子来了。连我也要保密吗?”

        李毅笑道:“说出来就不好玩了。你只要信我的,就算弄不走姓张的,起码也要削掉他一层皮。”

        鲁有贵眼珠一转,说道:“那最好弄走他。”

        邓巧巧跟鲁有贵关系很好,就开玩笑道:“鲁县长,这山望着那山高了哦!”

        鲁有贵道:“人往高处走呗。我就知道李县长足智多谋,听他的准没有错。薛县长,这一次怎么着也要整他一次,不然,你在县里连坐的地方都没有了。”

        薛雪端起酒杯,轻轻泯了一口,没有出声。

        李毅却知道,她已经动心了。薛雪是那种事业心很强的女人,也可以说是权力欲很强的女人,做为一个老资格的涟水领导,当然不希望被一个新来的外来户压得抬不起头来。

        她只是在思量,李毅这么做的根据在哪里?难道张列那家伙,真能如李毅所料,败在这一仗上?那这个李毅,岂不是真正的弄权高手?轻轻几句话,就能算计到一个县长。